《逆藤》txt百度网盘全文阅读by茶茶好萌

内容简介
闻蔓是埋在土里的根,傅其俢逆着藤去寻,还真就寻到了她。

xG/1v1/xE
x友转正/狗血x路/不喜点叉
双非C,只能保证以后身心g净

第一章 痣
关茜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闻蔓正好从家里出来。
“哪儿呢?”
尽管隔着手机,闻蔓还是听到了另一头嘈杂的音乐声,她看了眼手表,说:“回家了一趟。”
“不是上周才回过吗?”
自从闻蔓搬出来自己一个人住后,她回家的次数不多,但规律,基本是一月一次。
“我妈非说我瘦了,让我回来吃饭。”
不仅如此,闻母今天还特地给她盛了一盅x汤放桶里温着,耳提面命让她回去后喝光了记得拍照给她,她要检查。
“这不挺好,瘦了就该多吃点。”关茜笑得幸灾乐祸,“那还能过来吗?”
“能啊。”
闻蔓低头打量身上装束,因为是回家,她一切从简,棉布裙子平底鞋,脸上什么也没涂,就架了一副画图时才会戴的黑框眼镜。但这会儿十点都过了,再回公寓已经来不及,于是她道:“你把地址发给我,我直接过去。”
结束通话后,闻蔓很快收到关茜发来的消息。
她开了导航,驱车前往。
闻家住宅不在市中心,就算一路畅通无阻,车子也走了约莫四十分钟才到达目的地。
下车前闻蔓从包里翻出口红,照着后视镜涂完,低头看到盛着x汤的保温桶,想想还是留在了车里。
关茜早早就在门口等闻蔓。
隔老远她便瞧见一高挑女人,待白裙飘近,她愣了两瞬才反应过来,“你这走的什么路线?”
闻蔓扶了扶眼镜,“知识分子。”
关茜不由笑出声,“所以你这段时间玩失踪是搞学术去了?”
闻蔓惆怅地摇头,“一言难尽。”
她这段时间忙得很,工作室接了笔急单,裴觉又不在羌州,便只能她全程包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确实是搞学术去了。
但这并不是她“闭关”的主要原因。
不想关茜追问,闻蔓拽着她的手就往里走,转移话题道:“这地方挺偏,你怎么找来的?”
她停车的时候就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地方,一栋外观如同废弃工厂的酒吧,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奇怪。
“我也是第一次来。”
关茜答非所问,闻蔓心不在此,也没注意,只随口问:“有帅哥吗?”
关茜却突然亢奋起来,“当然!”
闻蔓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而这预感在五分钟后也得到了应验。
傅其修也在。
*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羌州不大,圈子也就那么小,有些时候不是你想避就能避开的——哪怕你觉得你和他不是一类人。
闻蔓暗自懊恼,怎么一出关就破功,她这是有多倒霉?
然而心中波动再大,她脸上依然分毫不显。她一脸淡定地跟着关茜入座,笑着同其他人打招呼。只是当目光停在傅其修脸上时,见他淡淡予以回视,云淡风轻的样子,她却是道行不够地嘴角一僵,借着眼镜的遮挡,才算勉勉强强略过视线。
讲道理,闻蔓是真的不清楚自己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傅其修。因为要说他们是熟人吧,其实他俩在一个月前才第一次见。可要说他们是陌生人,再亲密的事都做过了,放眼望去,今天在场的怕是找不到第二个知道傅其修下腹横了两颗痣的人。
闻蔓这时才深刻体会到一个道理。
那就是别碰朋友的朋友。
隔着一个人,就如同隔了一座山。
更何况她和傅其修还隔了两座山。
为了粉饰太平,还得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看吧,现在多尴尬——虽然目前好像只有她一个人觉得尴尬。
“蔓蔓,你还记得他吧?”
关茜的耳语适时将闻蔓拉回现实,她侧目,“谁?”
“傅其修啊。”
关茜说着,手指还点了下她的嘴唇。
“跟你热吻三分钟的对象,你忘啦?”

第二章 可以
闻蔓怎么可能忘。
关茜说的是一个月前她玩游戏玩输了的事。
那天晚上她心情不好,喝嗨了,兴头上什么都敢跟人赌,关茜拦也拦不住。结果对方果然心怀不轨,明显是给她挖坑跳,在旁人的里应外合下,她毫无意外地猜骰猜输了。
输了的惩罚是找在场的一位异性热吻三分钟。
一般像这种周围人都不熟的情况,和自己打赌的这个人好似就成了最佳选择。
但闻蔓不。
她只扬了扬眉,“随便找谁都可以吧?”
对方忙道:“只能这包厢里找。”他怕她耍诈。毕竟是新面孔,还是谨慎点好,如果场地限制,应该没人会帮她。保险起见,他又补充:“你点的人必须也要同意才行,否则你就只能选我,或者一次吹完你跟前那一排。”
他笑容得意:“愿赌服输啊妹妹。”
这么多瓶,喝完没有酒精中毒都算祖上烧高香。一旁的关茜听了,比闻蔓反应还大,就要冲上去,却被闻蔓拦下。
闻蔓捏了捏关茜的手,扬头道:“行啊。”
看到对面的男人再度露出得逞的笑,她胃里一阵恶心——她就是亲猪都不会亲这傻x。
于是,她抬抬下巴,点了离她最远的那个人。
“我选他。”
手指点到之处,正是傅其修。
当场就有人笑了。
羌州运输业何其发达,傅家一家独大,包揽了羌州所有的港口生意。傅其修是傅家第一顺位继承人,想要倒贴他的人多的是,而失败的人数都数不过来。
没有人觉得傅其修会同意,其中不排除闻蔓。
她会指傅其修,要的就是他的不同意——他们才第一次见,连交流都不曾,被拒是板上钉钉的事。但对她来说,这样的傅其修反倒成了绝对的安全牌。选傅其修,总比把主动权交给那傻x的同党好。等被拒了,她再吹瓶就是。
闻蔓酒量一向不错,大学时曾有过一人喝趴三个大汉的战绩。大概是体质特殊,她越喝头脑就越清醒。不过她之前体检时和医生有聊过这点,其实这样不好,因为没有个度,什么时候喝伤了都不知道。所以她再能喝,也会给自己定下一条底线,绝不越界,省得出事。
但今天只能破例了。
闻蔓指完就放下手,在周围窃笑声中默数眼前酒瓶数量。
然而她还没数完,傅其修那边就给出了回应。
周遭一片静默。
因为他说可以。
*
这么回想起来,闻蔓觉得傅其修吻技确实是好。
而且青柠味的漱口水还挺好闻的——
当时她只是喝嗨了,脑子可还清醒着,断不可能什么印象都没有。
摸着良心说,在挑傅其修的时候,她心里也是隐隐有过期待的。见色起意嘛,全然抱着被拒绝了无所谓,被接受也不吃亏的心态。只是衡量过后,被拒绝的可能性太大,只剩下那么一丁点的期待值,仿佛就只能忽略不计了。
谁知道傅其修会不按常理出牌啊?
撇开别的不说,闻蔓一想到那个给自己下x的男人一副吃了屎又只能吞下去的表情,就想笑。谁让他得罪不起傅其修。就像他可以耍花招给她下x一样,傅其修已经伸手要了的东西,那他就绝对不能再去拿。
都是仗势欺人罢了。
闻蔓乜了关茜一眼,说:“哪有三分钟那么久。”
一分钟也就顶天了。
从开始的静默到后面的起哄,她可没那么厚的脸皮,能当众接吻三分钟。
“夸张说法夸张说法。”关茜一脸八卦,“我都忘记问你了,他后来不是还送你回家了吗,你们就没再发生点什么?”
闻蔓眉梢一跳,随手拿了杯酒,说:“不就送回家咯,还能发生什么。”
“真笨,这么好的机会都不把握!”
关茜恨铁不成钢,殊不知好友已然悄声和人做完全x,无奈难以启齿,只能闷声往下吞。她嘀咕:“今天陆来问我你怎么没来的时候,我还寻思呢,以为你和傅其修发生了什么奸情是我不知道的,不然陆来怎么会突然问起你……”
陆来是关茜的儿时玩伴,傅其修便是他的朋友。
闻蔓抓住重点,“你说陆来问起我?”
“是啊,所以我就给你打电话了啊。”
闻蔓总觉得不对劲,她又问:“这地方是陆来带你来的吧?”
关茜点头。
闻蔓沉默,刚要深想就感觉到从对角位置投来一道视线,一时让她如坐针毡。
她知道那里坐的是谁。
要命,她怎么就坐了这么一个她不好侧头,对方却能直接看到她的地方。
“我出去一下。”
“才来你就出去?”
闻蔓抓起手机,“打个电话。”
直到门关上,才算彻底阻断那若隐若现的刺背注视。
————
闻蔓:我就是亲猪都不会亲这傻x。
然后指傅其修:我选你。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