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软》txt百度网盘全文阅读by月亮是你

内容简介
NP文 请不要代入三观哦!!!看得开心就完事哦!
作者的写h原则:每一个h都有花头!有搞头!不重复!不单调!都不一样!

女主:苏阮 娇柔金丝雀/甜甜水蜜桃
男人们(目前有五个)
兄弟团
老大:秦征 金主/性冷/洁癖
xx:程墨 斯文败类/喜金丝眼镜/喜欢各类道具
老三:申明东 军队历练过/简单c暴/猛男/古铜色腹肌
老四:凌淮城 总裁/邪气/霸道温柔/喜欢禁忌关系 (PS:xx老三对动秦征的女人还是有分寸的,没秦同意之前只是挑逗亵玩下女主不会来真的。但凌淮城可以直接开搞兄弟的女人且毫无心理负担 (不过他确实也是看上了我们人间甜甜小酥软~) )

编外的男人:何以风 纯情小x狗/无条件宠女主

随剧情出场的女孩子们
青青 纯情小白花 挣钱养全家/小可怜
于诗义 女大明星 一切为了上位

“喝牛x吗?”(给金主口交+深喉h)
一室微暗,早晨七八点的阳光透过定制窗帘,泛着隐约的暖光。房间里的中央空调开的很足,会根据室内的x度和温度自动调节,不会让人察觉到一丝沉闷。豪华舒适的大床上,覆盖着丝绸质感般柔软蓬松的被子。
虽然一切看起来静谧舒适,但秦征还是醒了,被爽醒的。
他睁开眼的时候还有点迷惑,微微蹙了下眉头,伸出修长的指尖碰了下额间,有那么几秒晃神,但是清明的很快。
怎么大早上就有人这么主动积极了?秦征不动声色,低垂下视线打量着这个正偷偷趴在他下方的被子里,小xx拱起来不停扭啊扭的一大团。秦征不由得发出一声轻笑,被子都快被她扭成麻花了。
不过很快,他也无暇顾及这些细枝末节了,因为被口的快感越来越强烈了。秦征把被子一把掀开,眼前呈现出苏阮光溜溜的身子,脂香凝露,皮肤白的晃眼。她正埋头苦g地在他腿间奋力耕耘。他喜欢裸睡,腿间原本沉睡的巨龙有着晨勃的加持,大小已经很可观,被她这样x吮撩拨一番,涨得更大了,x体上的青筋都快爆出来。苏阮也很专心,没因为突然暴露在空气中就抖了手下的动作。她也没抬头,而是一直在用舌头围着秦征的巨龙忙前忙后。
妈的,他记得昨晚x完她,洗澡睡觉的时候她是有穿睡衣的,但现在那两块布料早不知道飞哪去了,这是铁了心要勾引他。思及此,秦征微微压了心口的悸动,倒也不着急询问了。他微微眯眼,慢条斯理地看着苏阮动作。毕竟,一个漂亮的女人跪拜在男人的下半身,做着极致x乱的事,这是一番给任何男人看了都会y到爆的视觉盛宴。
苏阮今天真的很卖力,她先是用舌尖x着秦征的巨龙尖端,在马眼处轻柔地点x,逗弄得马眼激动地冒出一点灼白的液体,她也直接吃了,舌头再慢慢悠悠地游走到xx,把整个x体都给细致地吮吸,到蛋蛋处更是花样绕着圈,似亲吻似吸血的吃着。沿途有很多杂乱黑y的毛发,扎到她嫩生生的脸颊,她也不在意,全部大口大口地吃着,整个巨龙被她的口水搞得x漉漉的,她的手也没有闲下来,纤细的指尖在他的蛋蛋处轻柔地搓捏比划。吃着吃着,苏阮终于忍不住偷偷笑起来,因为她听到秦征吸气了,他快要受不住了。
马上,她的后脑勺就被男人的大掌完全抓住。苏阮把头微微想上抬,试图看秦征的反应。他的脸在半昏半暗的光线里,轮廓显得更加深邃,他闭着眼,好一副端坐在床头只顾享受的大爷姿态。不知怎的,他像是察觉到了她的注视,突然睁开眼来与她的视线相汇。
苏阮不由自主地陷入他的点漆星墨里,好英俊的男人,她的脸有点不争气的泛红。这点红晕似乎又完美地取悦了秦征,他的眼神立马变得邪气幽深。他用手抓着苏阮的头,手指缠绕在苏阮乌黑浓密的发间,触不及防地用xx在她的喉咙里来了几次冲撞。前几次都比较浅,大概存了好心肠想让她再适应适应,最后一次直接深喉,xx顶到了苏阮的喉处最软的x,苏阮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被他撞的神智都有点散,不由自主地发出几声呻吟。
“唔……嗯……呜…嗯…嗯……”
秦征也听到了苏阮的娇吟,这份呻吟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婉转动听,像是最好听的催情剂,惹得秦征心里像有把尺子不上不下地挠着。他微微喘气,捏起苏阮的下巴,看得出来折腾了这么久,她有点累了,额头有汗珠点点,红唇又被撑得大大的,塞满了他的兄弟。苏阮为他口交的时候确实够乖巧浪荡,比直接x她来得还要媚态横生。看见她吃不下还要勉强吞吐掉他大半数巨龙的样子,就真的想不管不顾,把xxxx来拍打她娇嫩白皙的脸蛋,再狠狠地xx她的xx,大开大合地xg,越深越好,x烂最好,看她完全沉沦在情欲之中,变成只属于他一个人能品尝到的x娃荡妇。
秦征又开始用手大力的抓着她的头,往他的xx处撞,他力度抓得不错,既不会让苏阮太受不了,也能让自己爽到不行。整条xx在苏阮的口中一进一出,紫红发黑的x体颜色和嫩白的脸蛋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秦征看得眼直发红,后期渐渐有点失控,次次都控制不住变成深喉。苏阮也在这样频繁的xx里勉强接受了秦征的节奏,并且一直乖顺的任他动作,甚至还在他深喉的时候努力再多吃掉他一点x体,她知道秦征入的深,他的快感聚集的会更快更多点。
“牛x喝吗?”低沉的男声在苏阮头上响起。
“!!!不……唔…不………喝!”
苏阮听到他声音,反应过后几乎是立马条件反s,即使现在嘴里还x着他的巨龙,导致说话含含糊不清,也要表达自己强烈不愿意的心声,她还试图用自己最大的幅度摇头,让秦征知道。
xx又腥又咸,犯一股难受的味,虽说平时或多或少都会吃掉一点,用来调调情还好,全部吞掉真的会恶心想吐,到底哪里来这么多恶趣味?但这时候又必须得服服软,因为精虫上头的男人往往都只图自己开心,攒着劲使劲折腾女人呢。苏阮在心里翻了个巨大白眼,但是表面上一定要显得有多楚楚可怜,就多可怜。入戏太深,她的眼睑处还真的微微红了,可能也是被太过猛烈的口交动作给刺激的。总之,她现在看起来目泛秋水,眼眶微红,是有一副可怜佳人的模样。
不过其实秦征的床品很好,一般不玩强迫这一x。比如口交这回事,秦征最激烈的动作也就是到最后多搞几次深喉,接下来就能释放完事了,毕竟深喉这一口交姿势足够让他真正的爽和放松,并s出来。虽然苏阮喉咙会被撞的有点疼,牵连之后的好几个小时,说话都轻微沙哑,但为了让男人舒服,她也是乐于乖乖听话的。
秦征想她喝自己的xx,无非就是想获得一种成就感和征服欲。不过,看这次苏阮这么乖,整个人臣服在他这里,这次口得也够爽够刺激,他身心愉悦,也就不再加些让她感到不舒服的举动了。
啊,这次真的舒服得直让他叹气。
“好吧。”秦征遗憾地摸了摸她的头,没有再提起这个话题了。
最后s的时候,秦征把xxxx来,全s在苏阮雪白的x口上,也没碰到她的脸和头发,她的小脸蛋依旧是漂亮精致的,而且刚刚尝过情欲滋味,更是泛着春意,像一个面带桃光的瓷娃娃。
嘴角还是留了几滴xx下来,苏阮眨巴眨巴眼,下意识给x了,秦征也见着了。
“想要什么?”秦征裸着身体下床,此时他的巨龙已经安静地低垂在他腿间,虽然尺寸看起来还是有点惊人。他拍了拍苏阮嫩滑有弹性的xx。拿起床头柜的纸巾,随意给自己的兄弟擦擦,又拿点给苏阮,把她身上不停往下淌的xx给抹掉。再丢掉纸巾走去洗手间,到洗手间门口的时候他停下来,回头看向苏阮。
“我想要那个Dior早春花卉刺绣的托特包包啦!好漂亮!我看上很久啦!”苏阮在床上趴着,抬起眼来对着秦征,笑眼弯弯。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