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乐》txt百度网盘小说全文阅读by一朵青莲花

喜乐(重口,np)
作者
一朵青莲花
內容簡介

睁开眼,她是喜乐公主,不断的被折磨,不断的被羞辱。
有人让她活下去。
“好好活着,等我,我带你去藏珠镇。”
————
一路虐女主,通篇下来就是在虐女主,np,骨科,无男主,非要算的话那就是李寒未吧。 并不会有太多权谋宫斗or剧情,因为我懒。

片段:
李寒未:
她的心里隐隐有一股不安。
李寒未的手指在她身上游走,手上的茧擦过她娇嫩的肌肤,竟然让她有了感觉,花x里的反应怎么能瞒得过他,他轻笑出声,眼神轻蔑,游走的手停在她x跟锁骨之间,“就这里吧。”
说完他俯身,指间的针刺入了她的皮肤。

尹清允:
她在花后笑得比花还娇艳,眼睛兴奋的像个献宝的孩子,尹清允接过花,心起起伏伏,辨不清到底是什么滋味。
充斥在鼻间的花香盖过了屋子里的药味,他在花中抬起头,跳动的烛火中,双眸荡漾开一片如墨的温柔,静静的看着她。她笑得那么甜,弯弯的笑眼中是他的脸,尹清允伸出手,按在她的后脑勺,带着些凉意的唇轻轻压在她温热的额上。
“谢谢你。”

慕容武:
“我可以抱抱你吗?”看她没有说话,他问道。
喜乐犹豫了,慕容武压低声音,只有两人能听到:“兄妹之间的拥抱。”
她吸了一口气,张开双臂,他也张开,两人拥抱在一起。
“对不起。”他轻轻在她耳边说,眼中是痛苦的眷恋,就算是兄妹,也还是喜欢她,最后一次拥抱,就让他再拥有她这一次。

周钰:
喜乐闭上眼,周钰的吻就落下来,只是轻轻的吻着她的唇瓣,她觉得不够,抓着他的袖子讨要,她用舌头x着唇的样子实在是勾引人,周钰又亲了一下:“水要凉了。”
“一起洗好不好?”她又开始抱着他撒娇,她知道他一直没法拒绝她的要求,尤其是这样跟他说。
周钰摇头,“不要闹。”
簡體版NPxxG古代快穿

第一章

昱朝皇帝风流多情,生有众多皇子,唯得一女,封为喜乐。

愿能,宠其一生,平安喜乐。

………

营帐之内,是旖旎的春色。

李寒未懒散的坐在椅子上,黑色的衣衫松松散散,一个身材曼妙的少女正在努力的讨好着他。

而他的眼睛,只盯着面前不远处的几人。

躺在地上的女孩咬破了嘴唇,痛苦的低吟,身上的男人跟她的身形实在是差别巨大,男人一俯身,几乎就要看不到女孩了。

在女孩身上蠕动的男人,一个换了一个,四五个男人分别在她身上发泄着兽欲,而她紧咬牙关,疼的冷汗直流,就是不松口。

无论怎样,都不能说出公主的下落。

李寒未手指敲在桌子上, 显示出了他的不耐烦。

诵夏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眼李寒未的神色,低头继续取悦他,她几乎使出了这些年所学的所有招数,可这个男人就是没半点反应。

半晌,李寒未推开诵夏,去取挂着的鞭子,他仔细的挑选着,像是在选今天要穿的衣服,最后他停在最细的那根前面,取下来,扔了过去:“公主,肯定喜欢这种吧。”他看着躺在地上的吟秋,故意把公主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吟秋小脸一白,闭上眼,下一刻,营帐之内响起惨叫,在她身上的男人,一边c暴的xx,一边用鞭子抽打着她的身体,这些整x在战场上厮杀的男人,力道是何等大,每一鞭下去都是一道深深的血痕。

吟秋扛不住,又哭又叫,四肢被按住不得动弹,她怎么也挣不脱,男人越打越兴奋,腰部用力抽送,手上也一鞭接一鞭似雨点般落下。

她的声音渐渐小下去。

诵夏浑身冰冷,李寒未像安慰宠物一般摸着她的头:“你听话,就不会这样。”

乔装之后遮掩了容貌的喜乐,即便躲在好几个营帐外,都能听到吟秋的惨叫,她握紧手里的发簪,擦了擦脸上的泪,决定要去救吟秋,她从众多俘虏中站起来,乌黑的脸颊上因被擦过,此时黑一块白一块,她冲着不远处的士兵道:“我是喜乐公主,带我去见李寒未。”

进了大帐内,那是何等令人心碎的场面,“吟秋!”

喜乐欲要过去,却被身后的人押着跪到了李寒未面前,她看着眼前这个俊美的男人:“我已经在这里了,放了吟秋。”

吟秋气若游丝的喊:“我才是喜乐公主……”

望了一眼吟秋,喜乐的眼泪止不住的滑下,李寒未把诵夏踢到了地上,诵夏连滚带爬的躲在了桌子下,指着喜乐:“她是真正的喜乐公主。”

手下递上帕子,李寒未接过,幽深的眼眸看不出真实情绪,他似情人一般,俯身轻柔的擦拭着喜乐的脸,“啧啧啧,这样一张脸,被掩盖了多可惜啊。”

他的手上有茧,在她的脸上抚摸,摸过每一寸,颇有被她美貌迷惑的感觉。

喜乐美眸一闪,手快速的朝他x口袭去,就差那一点,他钳住了她的手腕,那是一根荷花流苏簪,簪上荷叶托着盛开的荷花,花中莲子用各色珍珠做成,垂下的水滴型流苏晶莹剔透,一看也是价值不菲。

李寒未手一动,簪子从喜乐手中掉下来,他伸手接住,放在了桌子上,笑看着喜乐苍白的脸。

喜乐闭眸:“杀了我吧。”

他笑意盈盈,语气温柔,松开了她的手腕,手指从她的领口滑进去:“我怎么会舍得杀你这样的美人呢。”

她发育的不错,双x丰盈而柔软,皮肤细腻光滑,隔着肚兜揉捏了一会,他挑开了她的腰带,褪去了她的衣衫,毕竟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她的整体还是偏瘦弱,衣服滑落时恐惧的抱住了双肩。

吟秋挣扎着哭喊:“不要啊,公主,求你放过公主。”

喜乐低头,此时也不哭了,忍着眼泪,“把吟秋放了。”

她顿了顿,接着道:“也放了诵夏还有那些俘虏。”

诵夏愣住,没想到她背叛了公主以后,公主居然还会想救她。

李寒未像是听到了笑话,哈哈大笑了几声,瞬间停下,盯着喜乐的双眼,手抓住她后脑勺的头发:“喜乐啊喜乐,你可真是天真。”

“你们昱朝皇室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他一字一字切齿而出。

把她扔到了桌子上,扯下了肚兜,李寒未执着一根蜡烛,对着她的x口倾下,蜡液一滴接一滴落在她的双x上,她的皮肤白皙,多年养尊处优又无比娇嫩,那些蜡液她怎么承受的住。她想推开李寒未,立刻来人把她按住,她在桌子上犹如待宰的小羊一般,却又是那样羞耻的姿势。

李寒未不甚满意,他想看的,是她哭喊求饶,于是他执着蜡烛,一路滴到了她小腹,已x近她的花丛。

越往下越疼,喜乐忍着不哭不叫已经不易,当蜡液到了她更脆弱的地方时,她直接昏死过去。

不过只是在她花丛中滴了一滴而已,居然就晕了。李寒未命人去把他的药箱取来,挑出了一个小瓷瓶,要关上药箱时,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又拿出一个画着春宫图的小圆盒,他把盒子在掌心掂了掂,放在了桌子上,拿起小瓷瓶,拧开以后置于喜乐的鼻子xx。

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这具身体,此时换了人。

她缓缓睁开眼,耳边是哀嚎声。

“公主不要死啊,你是皇上唯一的血脉了。”吟秋绝望的想要把喜乐叫醒。

她转头看向吟秋,眼神茫然,又看了看四周,最后目光才看向了李寒未,“你们…是谁?”

她记得跟好姐妹约好了出去玩,精心打扮化好妆在家附近的一个路口等好姐妹过来接她,然后…好像有人撞到她,那个人脖子上的吊坠太晃眼,她闭上了眼睛,睁开眼就是这幅景象。

李寒未挑眉,并未在意,手指沿着她身上的蜡液划动,随着蜡液的痕迹流连在她的小腹处。

她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没穿衣服。

眼前这个男人是帅的让人移不开眼,可是那也不能对她做这种事,她厉声道:“快放开我,不然我要报警了!”

她一挣扎,被滴了蜡液的地方无比疼痛。

李寒未仿若未听到,修长的手指分开她的xx,一根手指直接xx她的花x中,他啧啧赞叹:“真是紧致。”

手指进出了几下,就无趣的xx来,“充为军妓。”

他又坐回了椅子上,诵夏赶紧爬过去服侍他。

吟秋语无伦次的骂着:“李寒未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公主,我诅咒你断子绝孙。”

李寒未眼光如刀瞟了过来,立刻有人上前堵住了吟秋的嘴,拿出绳子捆住吟秋,把她扔到了李寒未脚边。

他的脚踩在吟秋的背上,让她不得不面对营帐口,“你就跟我一起欣赏吧。”

按住喜乐的那些男人,架起她往外走,她拼命挣扎:“你们要g什么?放开我,不然等我出去,我要报警告你们!”

她一遍一遍吼着,然而,并没有人在意。

厚重的帘子被掀开,那些人甚至连块g净的布都没有铺,就那么把她放在了帐外肮脏的毯子上。

李寒未眼眸中寒光闪烁,语气冰冷:“不要弄脏我的毯子。”

于是,毯子被拿走,她直接躺在了硌人的地上。

那些人开始猜拳,谁来要公主的第一次。

她声嘶力竭的呼喊,完全被兴奋的男人的声音淹没。

李寒未好整以暇的喝着茶欣赏着。

最终是一个瘦小的男人赢了,瘦男人兴奋分开她的双腿,整个脸都埋进了她的花丛中,闻着她的香味。

瘦男人饥渴的如狼似虎,张嘴对着她的花丛又吸又x,手托起了她的臀部,让她的下半身悬空,男人张大嘴巴,把她的花丛完全含在了嘴里。

喜乐蹬腿,呼喊着想要摆脱掉,男人一掌打在了她的雪臀上,声音清脆,让周围其他男人都咽了口口水。

瘦男人x完还咂咂嘴,仿佛吃了什么美味一般,喜乐倍感羞辱,咬唇哭了出来。

下一刻,男人解开腰带,扶着与身材不成比例的大xx,抵着花x口:“哈哈哈哈,公主看清楚,我可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xx似利剑,毫不留情的直捅进去,将她的身体劈成了两半。

男人不歇气,进去就开始xx,xx带出血迹,周围的男人瞪大了眼睛,有艳羡有嫉妒。

这样c暴又蛮横的动作,让喜乐痛的整张小脸都皱到了一起,吟秋在李寒未的脚下痛哭:“公主,公主……”

周围的男人,多少也有忍不住的,已经有几个也掏出了xx,放在了喜乐的手里,握着她的手让她撸着,也有想要用她小嘴的,奈何她紧咬牙关,死都不肯开口,于是只能用xx羞辱着在她脸颊上摩擦。

在她身上的xx越来越多,她的腿上脚上,也被xx摩擦着,双x更是被那个瘦男人用力抓捏着。

她绝望的想,为什么这个梦还不醒,为什么这个梦如此真实,痛真实,屈辱也这么真实……

“公主,我的玩意大不大?x的你爽不爽?”瘦男人大声问着,“老子这根东西,可是出了名的大,连勾栏院那些经常接客的下等妓女都会受不了。”

喜乐闭上眼,假装听不到,可是双x被抓的疼痛难忍,xx也是火辣辣的疼。

瘦男人终于要结束了,他最后发狠一般的疯狂冲刺,根本不顾她初经人事,两人x体撞击时的声音让周围男人听的全都红了眼,紧盯着两人的交合处。

“x死她!”

“下一个老子上!”

“公主,接住吧,你第一个男人给你的。”瘦小男人喊了一句,顶着深处s了出来,s完还迟迟不肯xx来,直到有人实在等不及了,把他给推开了。

又是一根y邦邦的xx进来,又开始了毫不怜惜的xx。

喜乐绝望的看向李寒未,这个人,害她成了这样……

第二个人的力道更大,她咬牙无声的哭着,好疼……

第三个人,第四个人…数不清到底有多少人,xx一根换了一根,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时间,她的xx早已没有知觉,只有偶尔遇到一根比较大的,还会感觉到一丝疼痛。

在此期间,那些围着的人,在她身上也xs了不少,他们故意s在她嘴边,s在她脸上,双x上,s完还要用她的皮肤擦一擦,说是公主的皮肤好,擦的g净。

作为一个人的尊严,被如此践踏。

作为一个女人,被如此对待。

绝望如同深冬寒雪,从肌肤的每一处入侵而来,冰冷刺骨。

她就在这样的寒冷中晕了过去。

“将军,她晕了。”

李寒未放下茶盏,扬起微笑,把桌子上那个小圆盒扔过去,“给本将军继续。”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