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美人》txt百度网盘小说全文阅读by鸡酱

白夜美人abo byx酱

原创 / 男男 / 架空 / 高x / 正剧 / 美人受 / 温情
一句话简介:论如何劝x从良。柳昭兼职做x,但有原则,知底线,懂坚守,且爱岗敬业,从不接待熟人。身为一位omega,他深知终为人母,那为什么不在那之前尽情放纵?

关键词:诱受/万人迷/先做后爱/abo/师生/两攻一受/年上骨科/np/腺体受损/受不洁/哭包攻/年下/伪骨科/强制爱

主cp:忠犬年下学生攻/霸道变态年上哥哥攻x万人迷老司机受

如果没有遇到许致,柳昭觉得自己会做一辈子的x。可一旦感受过阳光的温暖,谁还愿意回到阴冷的水沼中?

前文序章设定

【引言】

“我有一个想法,叫你‘白x美人’如何?”
“白x美人?”
“因为你仅仅下午来……”
“如果你喜欢,行……”

——<xelle de jour>Luis xuñuel(1967)

【序章】

柳昭是在煎x的香味里醒的,窗户外的大海与蓝天近乎同色,海鸥的翅羽掠过窗前把他吓了一跳,鸟鸣声好似在嘲笑他身体上的淡红勒痕。

他找了件衬衫x上,连裤子也懒得穿,厨房里橄榄油正在x片上滋滋作响,许致没穿上衣,脊背上后腰间漂亮的肌x让柳昭想入非非,他只好猛灌咖啡,柳昭从不做亏本买卖,这人住的房子又小又挤,找自己睡一个晚上花了他多长时间的工资?两个月,三个月?

“饿了吗?”

柳昭没说话,他整晚没吃东西,看着这个男人端过来的餐盘眼睛发光,似乎连他迷人的身材也比不上这冒着油光、撒上黑胡椒粉的煎培根。柳昭爽快地大快朵颐起来,既然男人已经结清了钱款,那他也没有对其保持形象的必要了。

口中培根的x质还算不错,这人怎么还买得起x?柳昭没有多想,他擦g净嘴,问许致有没有g净毛巾,昨晚他被折腾得太累,没怎么清理就陷入昏睡,眼xx上隐约有汗水味道。

许致知道那是自己的汗水味道,但是柳昭也没有深究,这帮了他大忙。

 

许致趴在阳台上望,柳昭的影子被第二颗棕桐的树荫覆盖住时,许致大喊了一声。

柳昭不明所以地转过头,好在现在时间还早,街道上没什么人,他问你说什么?

“…..不去上班呀!”

他翻了个白眼,“不上班你养我啊!”

后面的回应柳昭没听清,但预定的接泊车到了,他打开车门坐进去,司机跟他问好:“合众国国防科技大学,是吧?”

柳昭点头,掏出手机查看今天的课表,司机往后视镜瞟了眼,柳昭刚好扣上脖颈防护圈,他诧意这么美的omega也能上国防大学?

柳昭意识到司机的目光,他并没回避,反而熟练地笑着催促:“劳驾师傅快点,我的课快赶不上了。”

“你是学生?”

“不,”他从公文包里掏出眼镜盒,“我是机甲社会学专业的导师。”

司机惊叹不已,一踩油门,直线消失在道路尽头。

 

许致看着天边的车影,电话那头的应答相当恭敬:“殿下,您的入学手续已经办好了,下周就可以…..”

“让张叔不用来接我了,我今天就去上课。”

“可是…..”

许致挂断电话,低声重复,“我养你啊,柳昭。”

【设定】
男性omega生理机构:参考同类作品,男性omega生殖腔与直肠并不相贯通,生殖腔口位于肠壁某侧,腔口前有凹陷作为保护隔膜,寻常肛交并不会xx腔口,故依然需从xx进入,仅在发情期打开腔口,o与a无xxx内s时即使不在发情期也有受孕可能,尽管可能性远不如开腔内s那么高。

AxO受孕设定:o与a受孕成功率最高,o与其他种类成功率极低,与b几乎不受孕,也不能被b标记。
AxO标记设定:一个o只能与一个a标记,不同a重复标记同一o会导致o死亡。但本文有一个稀有人种设定,与一个奇葩消除标记的方法,会随剧情依次释出。

AxO信息素设定:o在发情时才能闻到a的信息素,且只会在发情期散发信息素。本文主角受因腺体受损,一方面会屏蔽普通alpha的信息素,只能在发情时闻到与自己匹配度最高的a的信息素,另一方面会乱发出信息素,所以很喜欢xx。

a只能闻到发情的o的信息素,对与自己匹配度最高的o的a对其气味会异常敏感,o的信息素具有催情(对a)效果。

世界观设定:合众国-现代化民主共和制国家。
伊美王国-封建君主专制国家。
西阴华-君主立宪制国家。

第一章

柳昭兼职做x,但他坚信自己做x相当有原则,比如他从不接待自己的学生和同事,预约之前都要核实对方的名字和年龄,教育背景与家庭信息,确保两人露水一夜后不再可能有任何交集,他才会同意对方的邀请,他吃过找窝边x的苦头,便下定了从源头起严格把关的决心。

这固然很麻烦,而且柳昭价格不菲,可也挡不住客源络绎不绝,他深知自己的外表优势,这不稀奇,但他会利用,在他的迷惑下你会觉得他对自己的美貌毫无自知,像朵天真纯白玉兰,不明白自己有多招男人怜爱,可惜,这是柳昭最擅长编织的陷阱,比如扮演无奈失身的良家妇男,比如假装痛受情伤的迷途羔羊,他耍的把戏多了去了,没有一个不屈服,没有一位不以为自己的放浪是对方开发的功劳,他因此对男人痛恨又鄙夷。但一边体会x体的快乐额一边获取物质的奖赏的滋味实在太诱人,柳昭或许一开始的确是因为急需帮助才为娼的,但现在他更近乎沉溺于这样的双重身份人生,白天他是戴着眼镜不苟言笑的教授,晚上则在自己精心挑选的男人身下放纵,这体验让他上瘾,他还能在如此情欲中逃避多久?他不知道,也不去想,眼前的x子太惬意了,为什么不持续下去呢?

 

然而柳昭尽管生性放荡,私生活混乱,但他的确还没有发过情,实际上,他仍然没有过全身心都发毒瘾似的想被alpha标记的体验。柳昭已经27岁,同龄omega都已结婚生子,唯独他的发情期迟迟不来,他曾怀疑过是否医院填错了证明,自己可能仅仅是个有些不正常的beta?至于是否要提前找个普通alpha将就一生,从而为迎接自己摸不清规律的发情期做准备这样的事,柳昭一次也没考虑过。

当然,他有时也谦卑惶恐,害怕地怀疑自己生理功能的延迟或缺失,是否与他阴暗痛苦的少年遭遇有关。

但那都过去了,他走进课堂,宽敞明亮,窗外绿树掩映,x光琐碎。学生们稀稀拉拉坐在阶梯教室上,机甲社会学在这所大学里不是什么热门专业,就业前景渺茫,柳昭边点名边扫视着眼前的学生,有些出神地想这其中哪些人是自己未来的同事?

 

许致进来时,柳昭还在摆弄扩音器,他知道机甲人文理论学院学生少、生源差、资金紧张,可连个话筒也换不起未免太让人难以接受。他听见有学生开门,头也没抬地批评:“什么名字?平时成绩扣一分。”

“柳老师,这位同学刚从驾x院转过来,还不熟悉机理院的教学楼,你包容包容。”

柳昭抬头迷茫看向门口的院长,这老油条什么时候开始护送学生上课了?班级里窃窃私语,机甲驾驶与实际x作可是国防大学的重点学院,竟然还有人不情愿呆在那的?不去也就算了,转选这冷门专业也真够匪夷所思,可若他是个体魄和智商都不如alpha那么卓越的beta,被驾x院高强度的训练方式劝退也正常。

柳昭扶了扶眼镜,“赶快找位置坐下吧,同…….”

许致露出一口整洁的大白牙,笑意盎然,柳昭可太熟悉这笑容背后的含义了,昨天晚上酒吧里,他就是被这张俊朗脸蛋给诱骗得忘记原则和底线,浑浑沉沉爬到许致床上去的。

 

许致就坐在柳昭隔壁桌,可他没注意,投在自己身上放肆打量的目光太多了,他哪里分得清谁是谁?

一个男人凑过来,神色紧张:“做不做?”

柳昭白他一眼,谁不是出来觅食的,何必畏畏缩缩,“做什么?”

“口交多少?”男人似乎也明白他并不廉价,便选择了一项在他能力承受范围之内的服务,当然,是他自己以为能承受。

“5000。”柳昭不由思索。

“几次?”

“一次,s嘴里加3000。”

男人爆了个c口,“你嘴里镶钻石啊?”

柳昭懒得和他废话,“我嘴里镶什么你都g不起。”他起身准备离开,招手让服务生帮他叫车,岂料肩膀被猛地一拽,那个男人c鲁地抓住他大吼:“臭婊子看不起谁呢!”

柳昭是和朋友一起来的,他那天课排得挺多,原是打算回家睡觉,可朋友强烈同他推荐这家新开的酒吧有多少天菜青睐,柳昭不耐烦他喋喋不休,也就去了。到了地方才发现朋友和老板认识,朋友是拉他来给酒吧招揽生意的,天知道,朋友嘴里的天菜就是指他自己。

眼下朋友早早寻到床伴离场,柳昭一个人百无聊赖,谁也没瞧对眼,倒是被个无赖缠上。

客人们都着柳昭的x动吸引视线,纷纷落目,满心好奇,期待这个美人如何脱险。柳昭虽素来享受被注视,但绝非处于这种情况之下,他语气不善:“放开。”

无赖根本没把这个看似柔弱的美人放在眼里,扯着他手臂就往外拽。

柳昭刚要动手,一个男人的身型挡在两人前。

“请放开他。”

无赖不以为然,叫他少管闲事,给老子滚蛋。

骤然一拳落在无赖脸上,男人动作快极了,很明显不仅仅是个业余拳击爱好者,无赖瞬间栽倒,柳昭及时脱手,才免于被他带下去。

 

“谢谢。”柳昭给男人递纸巾,他手背还沾着无赖的鼻血。

男人说没什么,陪柳昭站在路边打车,尽管柳昭表示这种瘪三不会还敢回来的。

“….你还是要小心。”男人目光闪躲,看着不远处的红绿灯,仿佛在期望车快些来,又仿佛期望车永远不要来。

柳昭眯起眼睛,打量起男人的侧脸,他长得不赖,身型高大,臂膀上的肌x把袖筒都撑得微鼓。

柳昭开门见山:“想和我睡吗?”

“啊?”

他居然一时没分辨得出男人脸上惊讶的真假,但他发现男人,或者说,男孩?年纪不大,起码比自己年轻。

“你成年了吧?”他有些担忧地问,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舒了口气,“10000,去你家。”

“我不是…..”

“你长得合我心意,就允许你内s吧。”男孩这么纯情,柳昭倒是相信他身体g净。

男孩略含羞的眼里泛出奇异光线。对他的屈服柳昭简直势在必得,男孩掏出钥匙,“那,那就坐我的车。”

“你酒驾?”

“….我没喝酒。”

柳昭看着男孩递过来的摩托车头盔,脑皮发麻,他不会连许可饮酒的年纪都还没到吧?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