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养》txt百度网盘小说全文阅读by逍遥客Akira

驯养 限
作者/逍遥客Akira

却雁在她22岁生x那天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生x礼物。

原创小说 – Gx – 长篇 – 完结
xE – 高x – x/C – 正剧
xDSM

却雁从来没想过,会在家门口捡到失忆的仇家继承人

于是她将他养在了家里,将他当作了自己的狗

大概算是双A

Chapter 0 送上门的礼物

却雁从没想过自己竟然有一天会在家门口捡到一个男人。

22岁生x那天早上,她像往常那样昏头昏脑地从床上爬起来,随便抹了一把脸就准备一头栽进书房,Alpha足够灵敏的听力却让她察觉到家门外传来的一些奇怪的动静。多年生活在中立地带的本能让她瞬间就清醒过来,抽了把枪别在腰上就轻手轻脚地过去开门。

却不料门外居然是一个棕色的大箱子,方方正正的,还细心地打了个蝴蝶结,看上去是个大号的生x礼物。红色的丝带xx压了一张卡片,她xx来看看,上面写的无非是祝她生x快乐一类的官样话,连落款都是空的,只有最后的附注写着:

听说您一直想养一只狗,特意送上门来,如果您不喜欢我们的自作主张,可以随时扔掉,我们不会介意的。

你就算要介意也不可能,却雁翻了个白眼。她有点奇怪,要是只是送了一只狗的话没必要用那么大的箱子啊……不对,送狗的话就不应该用箱子,不怕闷死了吗?

想到这里,她挑挑眉,立刻蹲下来伸手去扯丝带,她不是什么好心肠的人,但也不喜欢莫名其妙就见到动物死在自己门口。开箱子的时候她还在想,一直没听见箱子里的动静,不会已经死了吧?

她倒是不担心里面会是什么危险物品,毕竟既然这东西能躺在她门口,必然已经通过了覆盖整栋住宅与周边的检测系统。不曾想里面的东西根本不是什么宠物狗,那根本就是个彻彻底底的,从头到脚都在大声告诉她自己性别的,男人。

——一个浑身赤裸的,被红绳绑在箱子里的男人。

就算在温带地区,深秋的早晨也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寒冷,箱子的纸板一翻开,寒气就顺着敞口一气儿地灌进去,里面赤身裸体的人被冷风一激,立马就醒了。他哼了两声,眯着眼睛向光亮看去,露出了之前一直被双臂遮挡的脸。

却雁看清那张脸的时候心里顿时重重一跳。

竟然是他。

莱安家族的少主、未来的继承人,克拉伦斯·莱安,一个强大的Alpha。

听闻四个月前莱安家族动荡,高层势力洗牌,不久后又平息下来,除了莱安高层,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却雁本以为只是一次寻常的夺权之后被平叛一类的戏码,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却雁垂下眼看着箱子里的男人,面无表情,莱安似乎被她的表情吓到了,露出了一点瑟缩的神色。

看来其中还有什么蹊跷……被称作“孤狼”的克拉伦斯怎么会露出这样的神态?她将克拉伦斯上下打量了一番,还有这身装扮,简直像是黑市里最廉价的男妓。联想到手里那张贺卡上所谓的“送来的狗”之类的话,她感觉更有意思了。

不过这都不是最重要的,却雁的脸色冷了下来,重要的是现在她要怎么处置这个男人,这个出身于莱安家族——那个杀害了她养父母的家族——的前继承人。

Chapter 1 收留

却雁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她很小的时候就被收养了,她的养父母靠开画廊赚钱供她上学,然而他们却在她18岁的那年被人杀害。刚上大学的却雁从那时候开始就在追查凶手,最后查到了莱安家族的头上。

而现在,曾经莱安家族的继承人,克拉伦斯·莱安就在她面前,而且看上去没有任何反抗能力,送他来的人已经为她完成了绝大部分前期工作,最后只需要亲自凌辱或者手刃他就行了。这种滋味异常美妙,却雁几乎都要动手了。

但她还是忍住了。莱安家族太大了,在中立地带扎根已有百年之久,从核战争时候开始发展的家族势力盘根错节,其中派系林立,她不能确定养父母死亡一事中是否有克拉伦斯的参与;甚至不能确定莱安家族就是真凶所在,因为她也不能排除受到第三方误导的可能性。

而却雁本身并不是无所谓他人生死的那种人,尽管比起其他地域的人来说,常年生活在中立地带的人堪称冷血,但她的确会因为有人无辜枉死在自己面前而感到难受。而且现在这个克拉伦斯……看上去似乎在认知上出了一点问题。

却雁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男人。经过一番心理斗争,最后她还是把人带进了门,用某种“不正常”的方式。

就在刚才,她的脸色沉下来不久,克拉伦斯小心翼翼地从纸箱里坐了起来,随之而来的叮叮当当的声音吸引了却雁的注意力,她的目光落在了男人的x口,那里被穿上了两个x环,劣质的金属材质,似乎已经锈蚀了一些,沾着看不出来是什么成分的污渍,一根同样材质的链子连在上面,声音就是那根链子碰撞发出来的。看那两颗xx的损伤程度,大概已经被穿环好一阵子了。

克拉伦斯没有在意她打量的目光,这种目光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非常常见,他已经习以为常了。他只是尽量温顺地坐正了身体,像只真正的大狗一样,轻轻x了x却雁的手,然后“汪”了一声。

却雁的眼神顿时就变了,她几乎瞬间就抽回了手,盯着那双不知所措的绿眼睛,然后问他:“你在做什么?”

克拉伦斯说:“奴隶已经被送给您了,是您的狗,自然是做一只狗该做的事,狗狗是不是有哪里做得不对,让您不满意了?”说到这里,他又有点慌乱,急切地试图靠近却雁,“对不起,狗狗以后会乖的,您不要把狗狗赶走……”

说话的时候声音还有点生涩和沙哑,大概是之前嗓子受了伤的缘故。

却雁无言以对,她之前确实有说过她想养一只狗,但并不是这种人形犬,而是那种真正的,毛茸茸的狗。要是让我知道了是谁自作主张,他就死定了!

“行了,我不赶你走,进来吧。” 说完她转身就进了屋。可怜成这副模样,却雁一时也下不了手把他怎么样,只能暂时妥协,之后再想办法。

房子里暖和的空气立刻就让却雁舒了口气,虽然她生x在深秋,但她真的一点都受不了这个季节的天气,她刚才穿得又少,被冻得肺都快凝固了。她正盘算着去找件厚一点的外x,就听门口传来一声“咚”的闷响,她吓了一跳回头去看,就见克拉伦斯在门口的鞋柜上狠狠地撞了一下脑袋。看样子撞得不轻,但他甚至没有去捂,在察觉了却雁的视线后,他立刻就忍着疼在玄关跪正了:“对不起,主人,外面太冷了……”身体被冻僵了一时没法控制。后半句没说出来,因为这根本就是他自己的原因,不能成为犯错的理由,而他又没有别的说辞来解释,只好吞下去,换成了请罚,“对不起,您罚狗狗吧。”

却雁啧了一声,感觉有点棘手,不了却被克拉伦斯误解成了不耐烦,吓得连脑袋都埋了下去,磕在地上发出了比之前更响的声音。

赶在对方继续做出什么过激行为之前,却雁赶紧说:“没怪你,过来吧。”

男人这才微不可察地松了口气,不甚熟练地慢慢膝行过去,跪在却雁脚边,垂着眉眼。

却雁皱皱眉,抓着他项圈上的链子强迫他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问道:“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克拉伦斯眼中流露出迷茫,道:“狗狗只是您的狗而已,名字这种事应该由您来决定。”

“由我来定?”天可怜见,却雁文能设计武能群架,可惜是个取名废,她支着脑袋想:克拉伦斯,Clarence,Larence,Laren,Laney,“叫Laney怎么样?莱尼。”

克拉伦斯当然不会说不好,他立即道:“谢谢主人。”于是名字就这么定下来了,却雁看着他仰着脸跪在自己脚边,那头灿烂的金发毛茸茸地,忽然就嗤笑一声:“真像只金毛。”

克拉伦斯不明所以地眨眨眼,大概也知道是在说自己,便轻轻蹭了蹭却雁的腿。

却雁挑挑眉,道:“莱尼,既然你要做我的狗,那我需要你记住几个要求。”克拉伦斯立刻就坐直了,专注地看着她。

“第一,不能进我的书房,就是二楼走廊右边的尽头的那间房间。”作为一个莫名其妙被送上门的“礼物”,克拉伦斯还不值得她的信任。

“第二,对我绝对的服从。”既然要做她的狗,那必须要听话。

“第三,如果你的记忆开始恢复了,一定要告诉我。”她需要知道当年养父母被杀的真相,而直接询问无疑是最直接最简单的途径。

“最后,你的xx需要得到良好的控制——由我控制。”她的目光落在了克拉伦斯的胯下,那里那根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半y起来,x漉漉地流着水,更明显的是他的后x,那里淌出来的水已经将地毯打x了一小片。

克拉伦斯的耳根瞬间就红透了。

却雁用脚尖顶了顶他的性器,问他:“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你这是怎么回事?”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