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落尽春欲暮》by Marie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繁花落尽春欲暮(x)》作者:Marie

內容簡介

回忆里的情缘是若有似无的淡淡梅香,遥不可及,如影随形。旧x缱绻的爱恋每每在午夜梦回时寸寸鲜活,永远是心口的朱砂痣,天边的白月光。

十年后再相见,他的父亲已成了她的杀父仇人。她对他百般算计,他对她一往情深。前尘往事从来都不如梦,虚情假意不妨碍x身赤裸缠绵。

华南暮春的细雨簌簌落下,世事更迭都在命运触手却不能及的指尖。终于这一切都变成徒劳,于是繁花落尽,只有x影狭长。

高x1V1xE都會狗血

蓉岛之春
华南暮春,细雨永远不停。晦涩不明的天色暗沉沉地压下来,淡青色的海面上弥漫着整月不散的雾气,风起时浪潮翻涌不尽,一时间涛声滚滚,倒将那漫天的簌簌雨声全都压了下去。

一身黑衣的许宝姿立在飞机舱的门口,遥遥地眺望着雨中无尽凄清萧索的海面,只是沉默不语。这个时节的海风尚有几分凉意,十分清冷,当年她离开蓉岛的时候,也像今天这样下着雨。身侧的保镖撑起宽大的黑色雨伞,雨点密密地打在伞面上,有一种迟疑的忐忑。宝姿踏出舱门去,一步一步地走下舷梯,黑色缎面的细高跟鞋踩在机场的柏油路上,/赤羽/雨水飞溅起来,瞬间就打x了丝袜。

早有大队人马等在停机坪上,为首的正是许家老宅的管家宗九。见到她下来,宗九立刻迎上前来,低下头恭敬地叫道:“大小姐。”宗九的年龄与父亲相仿,跟在父亲身边也有许多年,见到她本不必这般庄重,可见今时确实已经不同于往x。数年不见,宗九也苍老了许多,宝姿伸出手来,还像幼时那般唤他:“九叔。”宗九双手握住她的手,闻言反倒将头垂得更低,再开口时声音已经有些哽咽:“大小姐节哀……如今老爷不在了,一切全仰仗大小姐做主。”

她已经有十年不曾回过蓉岛,只觉得今x这潮x的天气格外阴冷,海风越吹越烈,冰凉的雨丝被冷风携裹着吹到面上,更是平添了三分寒意,而x气渐渐漫上身来,几乎要浸入骨髓,宝姿不由得紧了紧衣领。雨中默默侍立的一众兄弟都是熟面孔,她一一看过去,认得大部分人都是父亲旧x的亲信。许家如今只是式微,并不曾分崩离析,旧年的生意和人手都在,算不得风雨飘零。宝姿郑重地点一点头,说道:“九叔辛苦了。”

风势缓和了一些,远处汹涌的海浪声也随之低了下去,有嗡嗡的机械噪音响起,宝姿转过身来,看见那小型飞机的后舱门缓缓打开,披着雨衣的工人将父亲的棺木用雨布盖好,小心翼翼地自舷梯上抬了下来。

十年前这架飞机载着母亲与十六岁的她飞往欧洲,十年后却只有她一个人独自回来,带着父亲的棺木。

风彻底地安静了下来,可是雨却越下越大,连天色都慢慢地暗了下去,四下里一片寂静,只听得到刷刷落下的雨声。父亲的棺木已经被抬上了汽车,宝姿抬起头,看见飞机舱门重新合起,一滴雨正犹豫地滚落到伞骨的金属边缘,将落未落,宛如一滴清泪。宗九站在她的身后,此时忍不住问道:“夫人……不与老爷合葬?”宝姿摇了摇头:“她不愿意。”

母亲的一生不过是一个简单的伤心故事。东南亚富商的幼女,在伦敦留学时遇见蓉岛世家的公子,彼此情投意合,家世又门当户对,两个人一毕业就结了婚,母亲带着外祖父赠予的大笔陪嫁,跟随父亲回到蓉岛生活。重病的祖父在不久之后去世,彼时只有二十几岁的父亲继承了家业,成为许氏的家主。婚后的第三年,母亲在生下宝姿时出了意外,从此再也不能生育。

许家人丁并不兴旺,父亲是独子,连兄弟都没有。之前的几代家主都是长子,而宝姿不过是个女儿。亲戚们私下里想必有许多议论,她不知道父亲是否介意过,隔了几十年漫长而久远的岁月,爱恨都已经变得不甚分明。举案齐眉的夫妻也摆脱不了相敬如宾的宿命,宝姿十岁时,母亲带着她迁居澳门,只有在以许夫人的身份出席隆重场合时,才会偶尔回到蓉岛。

澳门的大宅没有许家老宅那般庄重气派,可是设施与装饰皆是彼时最时新的,住起来十分舒适。父亲时时过来,不管生意再忙,也总能搜集到极有心意的礼物带给她和母亲。有时宝姿深夜醒来,听见隐隐约约的细碎乐声,她在黑暗中悄悄地摸下楼去,总是能看见一楼的书房中,母亲与父亲紧紧相拥着旋转的身影。父亲的手每每切切地抚摸着母亲瘦削的肩头,那姿势里分明是无限的爱怜。如今回想起来,住在澳门的那些年,也许母亲也不是不快乐的。

可惜这般小心翼翼的平衡最终在她十六岁那年被打破。一x,有已经怀孕的年轻女子寻上澳门大宅,宝姿躲在二楼的栏杆背后,听见那女子直言腹中骨x是个男孩,若是生下来,便是父亲唯一的儿子,求母亲给这孩子一个嫡出的身份。

母亲年纪渐长,身体愈发不好,当年那次凶险生产所遗留的隐疾也已经有了复发的迹象。父亲多年来风流韵事不断,母亲早有耳闻,只是没想到避到澳门竟也躲不开。那女子隆起的腹部成了压垮母亲的最后一根稻x。当天深夜,听到消息的父亲匆匆赶来。母亲对他说,前半生夫妻缘分已尽,后半生,相见不如怀念。父亲无论如何也挽留不住,母亲不久就带着宝姿远走欧洲。

在那之后,母女二人长住在法国的南部。母亲嫁妆丰厚,父亲每年亦转来大笔现金,衣食自是无忧,可是母亲一年比一年消瘦。几年之后,宝姿才辗转听说,当年那女子不知因何故小产,并不曾生下孩子。个中缘由讳莫如深,父母二人都不曾再提。尽管相隔万里,父亲也依旧经常前来探望,可惜每一次都只能见到宝姿一个人。母亲直到一年前在瑞士病逝,也不肯再见父亲一面。

如果母亲还在,今年刚好是她与父亲相识的第三十年。一个月前母亲的忌x,父亲孤身飞到法国,在母亲墓前坐足一x一夜。宝姿在凌晨时分寻到墓园,看见他颓然地倚着墓碑,两侧的鬓角都已经灰白。当年风流倜傥的世家公子,如今也终于有了衰老的疲态,而墓碑照片上的母亲却依旧笑靥如花,不见一丝哀伤。近三十年的夫妻,到头来只落得生死两茫茫的终局。

宝姿无言,只能轻轻地为父亲披上一条毛毯。那天她在母亲墓前答应父亲,今后随他回蓉岛生活,却不想先行启程的父亲竟在途中遇刺身亡。父亲后来不曾再有任何子女,宝姿始终是许家唯一的大小姐。到头来,也只得她一个人,带着父亲的棺木,回来接手他经营多年的产业。

一世安稳喜乐太重,父亲陡然丢下的半生心血压在她的肩膀,叫人承受不住。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