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欢》by李卿卿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长欢(1V1)》作者:李卿卿 1V1
內容簡介
四年前,顾长欢对东陵皇帝的三儿子战天策一见钟情。
在他们成亲四年后,因奸人陷害,他从手握重军的东陵三皇子、镇国大将军变成了一个只能活在面具之下的无名之人。而在他失势之后,她却从此杳无踪迹。
在第三个四年,亦是两人重逢之时,“他”不但要杀了她,还要挟她委身于人……
1V1 | xE | 强强 | 重生 | 剧情流 | 复仇 | 安全科学地炖x
PS: 后期小虐,男女主有黑化的倾向。背景架空,考据党勿入。男强女强,直男癌勿入。
高x1V1古代甜文重生
长欢(1V1,剧情x)罚站

罚站
“你听说了吗?那两人好像今x便到达边城了。”
“我大哥今早就跟我说大队已到边城了。”
“那看来他们必会出席后x的牡丹宴了?”
“是太后今年举行的牡丹宴吗?”
“那是自然的,那人可是镇国将军……”
“这我当然晓得的,但那女人不过是被父母丢弃认马匪作父的贱民,她又凭什么!”
“你小声些,可别让人抓到把柄了。”
“她说的难道不对么,我们这些贵族之女见了她竟然还要行礼。她还真当自己是皇室之人了,哼!”
那些结伴春游的贵族子弟口中的“贱民”,此时有点忙。
驿站门外,一群身着奇装异服、身材壮硕的男子零零散散地蹲在房外。有的正在抓头挠腮,有的 拿着树枝在地上画画,有的就被另一个男子推搡着去敲门。
正当大头抬手敲门时,众人突然听到了里面的顾长欢怒吼,“战天策,你给我老老实实站好了!”
众人骤然跳了起来,不约而同地趴着门外,耳朵整齐地贴着木门。
我的乖乖!
难不成,将军在被夫人罚站!
此时此刻,顾长欢单脚踩在凳子上,单手捏着战天策的耳朵,咬牙切齿说:“你给我好好讲讲,这几夜你都是如何偷偷溜出去的。好让我也学习学习啊?”
正在站军姿的战天策嘿嘿笑了两声,“我这不是怕我动作大吵醒你吗?”
“你如今是在嫌我觉浅咯?”
闻言,战天策连忙讨好道:“哪敢哪敢,我们长欢睡觉可比谁都安静。”
“这么说来,你还跟很多人都一起睡过?”
“长欢,你可知你睡觉时的模样吗?”
顾长欢疑惑地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一翻身,你便也跟着我翻过去。然后,紧紧地抱着我……”
战天策忽然在她耳边感叹了一句,“我竟不知长欢也会有如此粘人的时候啊。”
x出的气息就像一把羽毛,把她撩得心痒痒的。
“你别靠我这么近……”顾长欢推了推战天策。
“夫人可是累了,想歇息一会儿?”
“战天策!”
“好好好,我不闹了。”
被战天策这样一打闹,顾长欢却怎么也生不起气来了。她发现每当遇到战天策的事,她就总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
见顾长欢一脸深沉,他把她紧紧拥入怀中,“怎么了?”
“回京后,我能不能只待在府里啊?”顾长欢闷声道。
“嗯?”
“我不喜欢出席那些什么劳什子晚宴。”因怕战天策担心,她随便地解释,“闷。”
“你若不喜欢京城,我们后x祭拜完母妃后便启程回边关去。”
“别……”
想到一路上的舟车劳顿,要是一回去就走,老胡可不会只用刚刚幽怨的眼神盯着她了。而且,老胡他们都已经筛选好回京后要去喝花酒的窑子了。
“我只是不想应付那些人罢了,因为我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会把他们狠狠揍一顿……”
闻言,战天策在她额上印上一吻,“没事,你尽管地揍,尽情地骂,你夫君这几年挣的军功就是让夫人挥霍的。若发生了什么,为夫都给你兜着。”
顾长欢突然灵机一动,“行,实在兜不住了我们就连夜溜回边关去。那老头子腿脚不利索,肯定跑不过我们的。”
“长欢真聪明!”
在门外守夜的大头不小心听到了顾长欢那一番偷溜回边关言论,摸着下巴想了想,真不愧是马匪的女儿啊!
大头从来没想此时此刻这样认为,战天策一向荒唐的行事风格跟顾长欢的匪气实在是太般配了!
一个时辰后。
见到战天策安然无恙地从房出来后,老胡忍不住感慨了一番。
“将军不过半夜偷偷跑出来批改公文罢了,又不是跟我们去喝花酒。如今的女人,脾气可真大啊!”
“老胡。”
“是,将军。”
“看你这几天挺闲的啊,还带着兄弟们去喝酒。我们后天就要到京城了,然这京城可不如边关那随意行事。你下去把三字经抄五遍,静静心,回京前我要批阅。”
“……”
大胡子的老脸留下了两行泪。
我都没说夫人的坏话,将军你就让我抄书,还不如让我去跑十圈呢。
大胡子从书架拿了本三字经……而且,让我抄的还是三字经,这不是拐着弯污辱人吗。
看到老胡拿着书一脸嫌弃地离开,众人默。
难道你是想抄像裹脚布长的内经?

长欢(1V1,剧情x)回京
回京
顾长欢仰视着东城门上迎风飘扬的东陵旗帜,原来都已经四年了……
她放下了车帘,躺回到战天策的怀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开始闭目养神。待会还有一场y仗要打,不,有一群人要修理。
马车在战天策在南城的府邸停下,林管家一早就在府门外候着。如今看到了牵着顾长欢下马车的战天策,发现小姐的孩子这次回来仿佛又长大些了,不竟百感交集,x了眼眶。
“呀,林伯怎么又哭了,每次都这样。”顾长欢忙走过来,正想要喊林婶出来。
林管事赶紧擦了擦眼泪,制止了顾长欢,要是让那老婆子看到自己这样子,还不得笑掉那几颗大牙。
“将军和夫人平安回来就好!”
林婶是服侍在战天策母妃宁妃的老人,自宁妃逝世后,林婶和林管事在回乡路上却被战天策留了下来。只因林婶膝下没有孩子,而战天策也不放心他们,于是便让他们留在京城看着宅子。
在顾长欢与战天策重逢后,林婶林伯待她就像待战天策那样,把她当成自家的孩子般。顾长欢是个受了别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的人。自那以来,除了战天策和她g爹,林婶林伯就是她在东陵仅有的家人了。
“林伯,林婶今天做了什么菜啊?这么香!我得去厨房瞧瞧!”
“夫人等等,将军待会儿还要去宫里的接风宴。婢女们都备好热汤了,您快……”
顾长欢一溜烟地跑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见自己的话。
“就由她去吧,她想林婶也想得紧了。先随我去书房吧。”
“诶,好。”
顾长欢正要偷吃第二个狮子头的时候,就被婢女从厨房抬回房间梳妆去了。虽然是接风宴,但毕竟是宫宴,穿的还得是宫装,打扮起来确实得花不少时间。
两人到达皇宫后,战天策便独自去给太后和东陵皇请安了。
顾长欢知道因她马匪之女的身份,宫里的人一向都看不起自己。但她也不想去用热脸贴冷xx,于是她便朝女眷所在的一处不起眼的小亭走去。
顾长欢在凉亭里寻了一个安静的位置坐下,兴致索然地顾盼着开满园的她叫不出来的花。
无聊。
早知便呆在家里看兵书了。
正当顾长欢在计算他们何时可以溜的时候,一群珠围翠绕的贵女徐徐走来。
“我瞧像是谁呢?原来是顾姑娘啊!怎地独自一人坐在这儿呢?”
刚刚说话的女子是东陵陈皇后的嫡侄女,陈嫣。这几年来,陈家的势力在朝廷越发壮大,所以后宫的人皆以陈嫣为首。
“大伙儿好像都去太后那边了。”陈嫣的胞妹陈娇接道。
“若宫里的人有所怠慢,三皇妃莫怪啊。”
虽然陈嫣与陈后是亲戚,但顾长欢却是东陵皇的儿媳妇。所以,陈嫣这话说得倒有点反客为主了。
“见惯了三皇妃着男装,今x这一见倒让人快认不出来了。”
“是呀是呀,想不到三皇妃这一打扮竟跟寻常东陵女儿不相上下呢!”
这句话明着是在赞美她,实际上却是在嘲讽她马匪之女的身份。
陈嫣和陈娇两人双剑合璧,不仅仅把她当成不被太后垂青、不知宫廷礼仪的外人,还拐着弯把她的马匪老爹都嘲笑了一遍。
顾长欢眼底冷意骤现。
她把手搭在凉亭的木栏上,直直对上陈嫣陈娇的目光,开玩笑般道,“我说呢,这一群飞虫不去叮花,怎么突然来叮人呢?”
还未等陈娇出声,她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啊,陈妹妹不是经常说姐姐笨吗?这次还真是姐姐糊涂了,蚊子又怎么会赏花呢?她们只会嗡嗡地叫,扰人清梦。”
“你好大的胆子啊!”陈娇忍不住斥道。
“陈妹妹啊,你说你们就没别的消遣方式了?天天就想着怎么嘲笑别人穿什么,把别人比下去,你们要是有力气无处使,要不姐姐带你出去跑几圈马?”
陈嫣一脸蔑笑,“果真是马匪之女,穿上了价值千金的衣裳,还是改不了低等人的习惯。”
顾长欢从以前起就被贵族的人用顾青马匪的身份嘲笑,虽然跟难听的话她都听过,但直到如今,她依旧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
顾长欢把茶盏重重地摔到桌子上,不屑道,“这华衣首饰,不过是限制女子行动一x华丽的枷锁,何必说得那样引以为傲。”
话毕,顾长欢做了一个自己很久后还是觉得很匪夷所思的决定。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