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爱》by景川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偏爱by景川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正剧 / 美人受 / 腹黑受
哥哥因为身体畸形一直被父母冷落,弟弟却受尽宠爱。某天意外得知弟弟竟然是父母抱养的,哥哥崩溃自杀却被弟弟救下,还收到了弟弟的表白。
「你不是喜欢我吗?那就和我xx吧。
我想知道爸妈眼中的好儿子,和我这具讨嫌的身子做了,他们会怎样呢?」

伪骨科年下,xx大美人
 01哥哥绝望自杀

早上的超市最热闹,很多蔬菜水果都刚进货,还散发着新鲜的泥土气息,蔬果区更是挤满了人,手慢一步好的就被人挑走了。

李玉芝拿起一串巨峰葡萄,惊叹道:“这葡萄真漂亮,又大又圆。”说完回头看向身后高大的少年,“凛凛想吃吗?”

季凛还没回答,一旁的季春松就飞快地瞥了眼标价牌说:“这葡萄一看就酸,还是吃别的吧。”

李玉芝本想说什么,最终却只是默默放下了手中的葡萄,转到前面海鲜区,又问:“凛凛喜欢吃小龙虾,要不买点小龙虾吧?”

“还是……”季春松本想拒绝,突然看到小龙虾那边挂着促销的牌子,立刻笑着改了口:“买吧,乖儿子都考上川大了,还不得好好犒劳犒劳嘛!”

他们三个有说有笑的挑起虾,季凡推着购物车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像个融不进去的外人。

直到季凛向他招手:“哥,哥!你再走慢点就要被人贩子拐跑啦。”

“对不起。”季凡习惯性道了歉,连忙推着购物车跟上去,李玉芝把刚称好的活虾放进车里,虾精神挺足,仍然负隅顽抗地想要逃跑,塑料袋被撞得簌簌响,几滴水珠溅在季凡的手背上,散发着河水的腥臭味。

“我来推吧。”季凛从季凡手里抢过购物车,“我口袋里有纸,哥你拿去擦擦手。”

前面一直没反应的季春松闻言突然回了头,眉毛皱起,“你手还没好透,让季凡推。”

季凡手刚伸到季凛口袋边,听到季春松这话瞬间缩了回去,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让他没有反驳,只是平静地对季凛说:“还是我来吧。”

“医生都说我手好了。”季凛坚决抓着扶手不放,“哥你不是有洁癖么,快把手擦g净。”

季春松一脸不赞同,盯着季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妥协了,看似强y实则关心地对季凛说:“你小心点,别毛手毛脚的,再弄骨折没人照顾你!”

“知道啦。”季凛转头对季凡小声嘀咕:“本来也都是你照顾的我。”

季凡垂下头没接话,因此错过了季凛那一瞬间变得幽暗的目光。

他们回家的时候碰上了一个邻居,那人在外省做生意,一年半载才回来一次,看到季凛不由惊叹:“哟,小凛怎么还蹿个儿呢?都比你爸高出一个头了,长得还这么帅,马上就能给你爸妈带回来个儿媳妇喽!”

季春松心里得意,客气地笑:“我们凛凛现在还是以学习为主。”

邻居一拍大腿,“那是那是,听说小凛考上川大了?不得了啊,将来不愁找不到好工作。”

“也不好说。”季春松嘴上谦虚,却笑得见牙不见眼,直到听见他又夸道:“小凡也越长越好看,比小姑娘还漂亮了,你们家真会生啊!”

此言一出,季凡倏地绷紧了牙关,季春松的笑声也戛然而止,就连李玉芝都有些不自在,动了动手指,手里的塑料袋哗啦哗啦地响。

季凛不着痕迹地侧步挡在季凡身前,笑着岔开话题:“我听陈阿姨说雨璇期末又考了第一,以后肯定比我成绩还好。”

这话果然很是受用,邻居笑着说:“嗐,能和你一样考上川大我就谢天谢地了。行了不耽误你们了,我送孩子去上辅导班,回见啊。”

别过邻居,原本还算和谐的气氛急转直下,一路上都喜气洋洋的季春松变得沉默不语,连季凛去接季凡手里的袋子都没开口阻止。

季凛趁着拿袋子的机会,短暂地碰了一下季凡的手背,担心道:“你手好凉,没事吧?”

季凡摇摇头,把手xx口袋里,默不作声地将掌心抠出了血。

晚上季春松出去跑夜车,李玉芝陪着他,家里只剩下季凛和季凡两个人。

窗外夜色黑沉,小区里安静极了,只听见树叶被风吹动的沙沙声,不知道什么品种的景观树在昏暗的路灯下像一团结块的浓墨,仿佛藏纳了无数的阴暗与污浊。

季凡站在窗边看了很久,他打算等季凛入睡,然后安静地走向他的死亡。

这些年季凡想过很多次要了结自己的生命,却一直踌躇着不敢下手——他还是怕死的。

其实不该说怕,怕死只不过是因为不想死罢了。

不想死,说明对这世界还没绝望,而今天,他终于下定决心了。

从出生至今一直被爸妈冷眼相待,他那么努力地学习,从来不让他们x心,这么多年向他们开口提要求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唯一一次提与学习无关的要求,是初中时因为长相被同学霸凌。他忍了很久,实在忍不住那些人的侮辱才怯怯地跟父母请求想去点掉泪痣,这样同学就不会嘲笑他像女孩子了。可李玉芝却说家里准备买房没有钱,季春松也完全没当回事,甚至说出“点了也没用”这种话。

后来他才知道,点痣根本不要多少钱,更讽刺的是,就在不久后,他们便带季凛去点了脚后的x眼。

说到底还是不在乎他罢了。

可季凡却始终对他们抱有一丝期望,憧憬着某一天父母可以突然悔悟,不求和季凛一视同仁,只要对他稍微好一点点就足够了。

他却等不来那一天了。

季凛只是刚过了川大投档线,被调剂去了一个冷门专业,他去年可是考上了川大王牌专业,也没见爸妈开心成这样,刚知道录取结果就广而告之,还要给季凛庆祝。

而他呢,很多亲戚甚至都不知道他上了大学。

季凡曾经无数次怀疑过自己不是爸妈亲生的,这样似乎一切都顺理成章了,季春松和李玉芝对他冷淡是理所应当的,他还得感谢他们的养育之恩。

偏偏天意弄人,他昨天才知道,不是爸妈亲生的那个人,竟然是季凛。

昨天他陪季凛去医院拆石膏,拆完季凛想顺道献个血,却意外发现他的血型是O型,然而李玉芝是Ax型血,绝对不可能生出O型血的孩子。

季凛似乎没发现异常,季凡便没有说出来,而是压下心底的极度震惊,尽量表现得若无其事。

其实这个结果并非无迹可寻,季凛个子很高,和他们这一家人格格不入,样貌也跟爸妈一点都不像,反倒是他常被人说长得像李玉芝。

曾经季凡把爸妈对季凛的偏爱归结为对小儿子的疼宠,现在才知道,季凛原来连爸妈的儿子都算不上。

那爸妈到底是有多厌恶自己,才会连血缘亲情都弃之不顾了,生下他后没几个月就迫不及待地抱回了季凛?

——一切都只不过是因为他的身体缺陷而已。

……明明他也不想的。

他恨不得自己缺胳膊少腿,哪怕是个瞎子哑巴,至少那样还能激起爸妈一分怜爱,也好过现在这样,多长了一x畸形的器官,让他们一想到就恶心,恨不得从来没有过他这个儿子。

那就让他们如愿吧,从这世上彻底抹杀掉“季凡”的存在。

你看,连名字都起得这么随意,原来他从出生时就已经被父母遗弃了。

季凡回顾完自己可悲的一生,听到一声轻响,季凛门缝底下的光终于熄灭了,世界彻底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

季凡笑了笑,他很少笑,自然不知道自己笑起来有多好看,眼尾的红痣似针扎出的血珠,宛如一株盛开在撩人夜色中的曼珠沙华,极尽绚烂后便迎来凋零。

季凡从厨房拿了把水果刀走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拿着刀子在手腕上比划,思考该怎么下手才最痛快。

他特意挑的这个时间,季凛睡下了,不出意外他能睡到明天中午,因此他的第一死亡现场会由凌晨回来的季春松和李玉芝看见,估计那时他刚刚死透,血还没凉,应该挺有冲击力的。

可惜了,看不到爸妈的表情。

算了,说不定他们震惊过后就开始庆幸他终于死了。

季凡摇摇头,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攥紧刀把扬手就要砍下去——突变就发生在那一瞬间,他的手腕被一只手死死勒住了。

季凛冷着脸,用前所未有的森寒语气说:“哥,你在g什么?”
【作家想说的话:】
新文,应该不会虐,我命令弟弟往死里宠哥哥。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