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花冊:冤亲寨主》by丁大十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魏妪裴花朝)

情花冊:冤亲寨主(原名:情花冊)

內容簡介

⊚1v1,剧情为主,依情节需要炖x

#糙汉山寨大王与文弱官家千金 #强取豪夺 #菜x互啄 #先姘后爱 #裴花朝、东阳擎海

十六岁那年,裴花朝和祖母离开京城,嫁给娃娃亲的未婚夫。谁知等着她的不止是未婚夫,还有一个喜怒无常伺候难的山大王……
大王东阳擎海 上马能治军,下马能治民,唯独治不了裴家小娘子,两只情场菜x一朝狭路相逢,互啄不住

冤亲寨主 一:旧时王谢堂前燕
丫鬟支起窗户,外头晴空万里,窗外楼下远近一片平房院落。

窗旁的魏妪扭头向房内笑道:“老夫人、六娘,此处乃是宝胜县城最好的客店,我们崔家整店包下,婚礼前,供两位在这儿落脚。”

她的视线落在立于房间当心的唐老夫人,而后转到搀扶老夫人的少女身上。

少女按族中排行被称作“六娘”,鲜为人知的闺名则唤“花朝”,那x她一身布衣布履,乌鸦鸦的长发拿头绳挽着,打扮似小家碧玉,却无人能误会她出身平常。

她身量娇小,巴掌大的面孔容色清丽,肤光胜雪,这模样本来文弱秀气,更兼杏眸乌亮,转盼间流动书卷清灵。

魏妪打个邀请手势,道:“两位请来瞧瞧,这客店近傍闹市,由窗外望去,看得见几条街内店铺摊贩。”

裴花朝回以娴雅浅笑,礼貌周备,而后睇向唐老夫人,等候老人家拿主意。

唐老夫人发髻簪支木钗,身上衣衫乃上好绸缎精细裁成,光泽却已黯旧。尽管如此,她的派头仍旧很大,在那依稀看得出当年明艳的脸上,根深柢固着一股骄矜贵气。

她听毕魏妪建议,扶了扶额,转向一旁坐榻要坐下。

裴花朝见状,忙问道:“祖母,可是身子不快?”

唐老夫人道:“乏了而已,坐下歇歇,六娘莫慌。”yzbb

裴花朝小心翼翼扶着唐老夫人坐下,倒茶奉上,又问是否要服用xx。

唐老夫人微微抿了口茶,“不必,将息将息便好,”

裴花朝鉴貌辨色,心眼雪亮,将凭几挪近祖母身旁以供倚靠,转头向魏妪笑道:“请魏妪代六娘向崔伯母致意,多谢她费心安排。”

魏妪笑吟吟道:“六娘客气什么呢?咱们崔裴两家就快就是一家人了。”

裴花朝把头低了低,耳根微红,唐老夫人表情不变,眼神略现阴沉。

魏妪又道:“老夫人与六娘这一路车马劳顿,请歇息会儿,老身先回崔家向我家主母覆命。屋里有丫鬟,家丁也亦驻在前一进院子,听候两位差遣。”

裴花朝柔声道:“从京城到宝胜,千里迢迢,魏妪和其他人护送我们,辛苦了。”

魏妪笑眯眯满口谦逊,奉承裴家祖孙体念下人,吹捧了一篇话才离去。

魏妪走不多时,唐老夫人便摒退丫鬟,等丫鬟带上房门,这才不疾不徐道:“六娘,你失体统了。我乃大虞宗室,你裴家再不济,祖辈好歹出过两位宰相。你如此出身,不该对魏妪这等家奴低声下气。”

老人语调平宁,彷佛不过白说一句,裴花朝却晓得祖母极看重尊卑贵贱之别,只是出于教养,遇事不令喜怒形于色。

她恭声道:“祖母,魏妪沿路服侍咱们可谓尽心尽力,六娘以为宣慰她几句,并无伤大雅。”

“崔家能娶你为媳,门楣生光,敢不教下人好生伺候你?他们低贱商户……”唐老夫人说着,手抚x口,眉尖微蹙。

裴花朝慌忙向前倾身问道:“祖母,怎么了?”

唐老夫人摆摆手,“无事,想起你父亲而已。那逆子,当初他在圣人跟前峥嵘得意,多少好人家争相找他求亲?他选谁作东床快婿不好,居然自甘下贱,把你许给商户儿子。蠢材,糊涂种子,故以直到他死,我都不曾再和他说话!”

“祖母……”裴花朝一头替唐老夫人抚背,一头弱弱唤道,声带恳求。

她敬爱拉拔自己长大的祖母,对亡父亦有孺慕之情,不忍他受数落。

唐老夫人会意,道:“魏妪让我们赏街景,当真可笑,宝胜这山坳海沿子,有什么可观?”

其实各地风土人情不同,定有新奇处,裴花朝这么以为,却只抱住唐老夫人手臂,轻轻倚偎老人家肩头。

“祖母对下人向来不假辞色,但旅途上,对魏妪提议再不以为然,也不言语,只如方才故意露出疲态那般,变着法子不理睬。祖母这般忍耐,全是为了六娘。”

唐老夫人轻拍孙女纤手,良久道:“不能为打老鼠伤了玉瓶。崔家挑中魏妪上京接送咱们,必定极重用她。这等家奴你固然无须降格亲近,亦不好结怨,否则她使起绊子,多少要叫你吃亏。”

祖孙相依一阵,裴花朝始终担忧唐老夫人旅途劳瘁,因问道:“离饭时尚早,祖母可要小睡一会儿?”

唐老夫人点头,裴花朝便铺床展被,服侍老人家歇息。

唐老夫人卧在床榻问道:“六娘,你呢?可是又舍不得睡,要下棋?”

裴花朝低下眼,不敢便答话。

唐老夫人叹道:“凭是如何教养你以女红为务,以《女诫》、《女论语》为本,你终究是裴家的种,为棋道废寝忘食。万幸你是女娘,不会像你父亲那般,进宫闯祸。”

裴花朝低眉顺眼谛听唐老夫人言语,及至听到“进宫闯祸”,她迟疑半晌,抬头轻声道:“祖母,父亲当初行事固然欠缺考量,但……但六娘以为他并无做错。”

唐老夫人听说,沉默半晌,只道:“你爱奕棋便奕棋吧。”

“祖母?”

“不x你便要出阁,从此成x对着市井奴,纵然得闲,未必有那雅致奕棋,爽性趁此时下个痛快。”唐老夫人说完,翻身向内壁,喃喃低叹:“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裴花朝坐在床沿,心中茫然。

当年她父亲和来京买卖的崔父一见如故,定下娃娃亲,不久父亲出事,崔父病亡,两家断了音讯,今年崔家才派人叙起婚约旧盟,接她至宝胜成亲。至今她对崔家根底所知无多,魏妪那儿总是没口子夸耀,说崔家乃宝胜富家大贾,主母孟氏惜老怜贫,未婚夫崔陵年轻有为,但自家人夸自家人,究竟不能十分作准。

发了一会儿呆,裴花朝将头一摇,走到壁下轻手轻脚打开箱笼,取出一纸折叠旧纸,以及两只囊袋。

那旧纸在几案上摊开来,上头纵横交错十九路笔直棋线,正是棋枰型制。

她由囊袋取出黑子,略为思忖,将指间棋子搁落墨线交错的某一点,再取白子。

随着黑白两子挨个落在棋盘,她心神化入几上白纸墨线,心头杂念愁闷涤荡而去,x怀清明。

在那每边十九道、交错出三百六十一个交叉点的天地中,她甩开礼法束缚、现世纷扰,任意浑洒奔驰……

客店另一头,魏妪走到门面,便有家丁奉上茶水。魏妪接过茶水咕嘟喝个见底,朝裴家祖孙所在的楼房呸了声。

“死老太婆,端个屁架子,这世道皇帝都不皇帝了,你皇亲国戚算什么?”

家丁附和,“魏妪说的是,不是我们崔家,她们祖孙还在京城苦哈哈织绢挣饭吃呢。”

魏妪把杯盏递还给家丁,道:“我家去报信,你们看牢裴家祖孙,尤其那裴六娘,咱们崔家前程都在她身上,要是走漏风声走脱人,仔细你们全家老小的皮。”
二:无礼狂徒
翌x,崔家来人拜访裴家祖孙。

唐老夫人捺下对崔家的轻蔑,微笑相迎,却只见来了主母孟氏,其子——亦是裴花朝的未婚夫——崔陵不见人影。

崔家主母孟氏陪笑解释崔家祖母卧病在床,崔陵因此出门寻访灵药。

唐老夫人先头不悦崔陵不曾过来拜见,听说原故后,倒是欢喜,“好,为人子孙便该如此。忠臣出于孝子之门,大郎孝顺,异x必能报效朝廷。”

两个妇人话起家常,孟氏一力趋奉裴家祖孙,哄得老夫人笑意多了几分真。稍后两人谈及婚事正题,裴花朝不好在场听着,孟氏便提议让魏妪陪她上街转转。

裴花朝心中有意,却不言语,静待唐老夫人主张。唐老夫人初时不肯孙女无事上街抛头露面,经不住孟氏巧舌如簧,勉强允了。

魏妪领了丫鬟前后簇拥裴花朝,沿街逐一介绍街市上知名商号,其中包括崔家名下店铺,不过正在整修门面,大门深锁。一行人且说且走,渐渐行到街市僻处。

魏妪道:“六娘,再往前街市便到底了,你走了一程子路,歇歇脚吧。”她指向前方,一户店家招幌绣了“香饮子”三字。

一行人进店,裴花朝拣了临街座位坐定,点了饮子。

魏妪在桌旁侍立,道:“六娘,老身替你拿帷帽。”

裴花朝依言摘下薄纱帷帽,递了过去,不经意转眸扫过店内角落,和该处一个男客四目交投,对上视线。

她一怔,从未见过谁的眼睛比得上男客那般明亮,仅是眼风轻淡扫来,那凛凛精光便将人兜头罩住,好似天罗地网覆落。

她定睛觑了觑男客,那人约莫二十三四岁,古铜肤色,相貌颇为英俊,眉宇却是匪气横溢;他的发式更不像正经人,仅戴抹额,一头浓密短发放任外露,如狮子鬃毛冲天贲张,全然悖反束发戴巾冠的根本礼仪。

男客咧嘴露出白牙朝她无声一笑,意含挑逗招引。

没规矩,裴花朝别开脸,蹙了蹙眉头。

不多时,茶博士送上饮子,裴花朝将那绿豆冰雪凉水吃了几口,始终不自在,无形中似有股千钧力道由男客那处发出,压在自己身上。

她再三思量,回眸睇去,果然,那男客一迳直勾勾盯住她瞧。

无礼狂徒,她眉心拧得更深。

男客见她不悦,嘴咧得更开,还以更灿笑靥。

他眉宇有股历过世故的复杂厚重,这一笑分明惫赖,竟无丝毫油腻,反倒笑出一缕清爽少年气。

裴花朝却不在意这些,放下手里凉水,要起身走人。

那无礼狂徒身着胡衣,腰间佩刀,同桌三个伙伴亦是相仿行装,神气不善。这班人不是市井混混,便是江湖游侠之流,她和魏妪一g女流奈何不了对方,但惹不起,总避得起。

她略略欠身,店外那头有人喝道:“你别给脸不要脸!”

饮子店对过开了家胡饼摊子,一个中年男人正对着店家指鼻子说话。

“瑞雪,你个孤儿,命y没人敢娶,我好心说亲,你倒摔脸子不肯?莫忘了,不是我帮忙向市署中介,你哪里租得下这蓷子?”

那叫瑞雪的姑娘木着脸道:“方叔,吴市丞的儿子傻归傻,好歹是独苗,我自知命y,就不祸害了。再说了,我并非白白动劳方叔帮忙说合租摊,是纳上双倍酬金孝敬。”

裴花朝听到此处,揣度那方叔替市署和小贩双方搭桥拉线,从中谋利,而今要促成瑞雪嫁入吴市丞家。

方叔若保媒成事,吴市丞定会额外照顾他经纪生意,双方皆大欢喜,然则瑞雪何苦嫁个傻子,耽误终身?

方叔道:“敢情你还嫌弃吴家郎君傻?你撒泡x当镜子照照自家德性,没色没财,全靠g活麻利,身强体壮能生养,吴家才肯将就。”

方叔高声奚落瑞雪,行人路过胡饼摊子权当看热闹,其他小贩上前陪笑缓颊,方叔便嚷嚷对方存心坏人姻缘,要向吴市丞告诉,那些小贩只好噤声退回。

裴花朝目睹此情此状,在椅上坐稳了,向魏妪轻声嘱咐。

魏妪道:“六娘,随他们狗咬狗一嘴毛,咱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裴花朝道:“劳烦魏妪。”口气和软,然而果决。

魏妪只得清清喉咙,向瑞雪喊道:“小娘子,我们要买饼,你送几个过来。”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