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于饥渴》by奶酪蜜桃子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正剧 / 美攻强受 / 强攻强受
美貌阴暗变态武力值爆表法医攻 X  正直敬业xx帅x警长受

三观必不能正,搞死警长是第一奥义,搞到他开花投降为止。

一个纯情变态和迟钝正直青年如何一边破案一边ghs最后搞到一起去的故事
每个人都有那个值得的人
每个人都应该有最好的结局
想到哪写到哪,努力把案子圆满完成,剧情不重要,重要的是把警长搞趴下。
解压之作,谢谢大家。
1、夜访(睡奸/指奸/潮吹/美丽小警察爱の初体验)

耽美/原创/男男/现代/高x/正剧/美攻强受/强攻强受

这篇故事就是一个变态帮一个无奈雌堕的帅气警犬(?)破案的变态故事。

闻竞拧钥匙的手顿了一下,他侧头看了一xx后。这楼道里的灯坏了很久了,但接着楼道窗户照进来的光他还是能看清楼梯上空空荡荡,几个死角也没有看见人影。嘴角微微僵y了一下,他进了家门,锁上门,然后透过猫眼看了一下外面。

没有人。

这不是闻竞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了,他相信自己的直觉——有人一直跟着他。出于职业的原因,被人跟踪的事情并不少见,但是藏得这么好的,是头一遭。闻竞脱下自己的警服挂在衣帽架上,走进浴室。

会是因为什么事呢,他站在热水下一边搓揉短发一边思索。他手头在办的抢劫杀人案可以先排除,罪犯画像不相符。那是过去的案子,他认识什么已经出狱的罪犯有这么强的反侦察技巧吗?他办过的案子中有什么罪犯会认识这样的人吗?

一直到躺在床上陷入睡眠,闻竞都没有得到答案。屋外风声大作,床上结束一天工作的疲惫警察已经睡沉了。他客厅的阳台外站起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性身影,他手头的烟燃到了头,仅剩最后几个火星在寒冷的大风中挣扎。他用拇指和食指捻熄了烟,烟蒂小心的用卫生纸包起来塞进裤兜,然后脱下鞋子放在阳台,打开了闻竞的阳台门。

闻竞会醒吗?他不会的,今夜他一定睡的很甜,办公桌上那杯茶,闻竞一滴不剩地喝掉了。陌生男人在他的客厅里走的悄无声息,他斜靠在卧室门口,看着睡梦中毫无所觉的闻竞。

可爱的小警长。他嘴边勾起一抹残忍的微笑,可爱的预备役小婊子。他走到床边,低头看着闻竞。闻竞的脸靠着他自己的手掌,无意识地x了x他有点g燥的嘴唇。闻竞有一张很端正的脸,他的皮肤不是很白,但也谈不上黝黑,看起来健康有光泽。陌生男人的眼睛贴着他高挺的鼻梁向上滑上去。闻竞的眼皮轻轻颤动着,浓密的睫毛跟着颤巍巍的看着撩人心弦。
他伸出了手。那是一双骨节分明而稳当的大手,手指长而匀称。

他一把掀开了闻竞的被子,幸好屋里很暖,而闻竞睡的很沉,竟然没什么反应。他穿着白色的背心和灰色短裤,柔软的布料贴着他的身体线条,那件白背心洗的有点松了,闻竞大片饱满的x肌和淡色的小小的xx露在外面。

陌生男人坐在床边,微凉的手揉了揉闻竞的喉结,然后探向了那个小小的xx。他不想太c暴,这还是他第一次和这个小姑娘见面,他微笑着用他剪的极g净的指甲边缘刮了刮那个小xx,又用指尖轻轻地蹭了起来,仿佛这就是闻竞的xx一样。
 
闻竞这个xx确实有那个玩意,他勾起嘴角。小小的xx已经站了起来,在空气中有点寂寞,但是男人的手指还是离开了。他顺着闻竞的腰线摸向短裤的边缘,然后像开玩笑一样用手指勾起短裤边缘的弹力皮筋,向下够到xx的高度又松开,听到短裤的边缘在闻竞x感的臀部上发出啪的一声,臀x跟着抖动了几下,他满意地笑了,然后c暴地连着xx一起拽了下来。闻竞是侧躺着的,他扒开了上面那条大腿,闻竞那根安静蛰伏着的x吧跟着挪了一下位置,他终于看到了闻竞那丰满的xx,紧紧地被夹在两条大腿中间,仿佛要放不下了似的。

他把身子探进两腿之间,用两根手指从阴部两侧狠狠捏了一下。闻竞可怜的小xx和xx像面包里的馅儿一样被挤了出来,那颗粉嫩的小xx还藏在包皮里。他笑了,可惜今天没带别的道具,他把食指凑到嘴边x了x,濡x的指尖伸过去拨弄那个粉红娇小的小x球。他把xx从剥皮里剥出来,然后指尖死死按住那个小东西,顺时针狂暴的揉动起来。

闻竞的腿瞬间颤动起来,他在睡梦中下意识想把腿合上,男人自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他半个身子压在一条腿上,空出来的手按住另一条大腿的腿根。大腿根那相对来说细嫩的皮x在他手掌下难耐的颤动。他死死盯着闻竞这粉色的肥x,时快时慢的折磨阴部顶端这个小小的x球。这朵委屈的x花很快就柔软的啜泣起来,小小的xx口边缘xx晶莹的液体,顺着闻竞夹得紧紧的臀部流进看不见的地方。

他用半个指节轻轻x了x闻竞那个火热的小入口,里面已经漫上一层液体,让他啧啧称奇,露出一个x邪诡异的微笑——什么预备役婊子嘛,你就是个天生婊子啊。我可太期待了,闻竞,看到你挂在我xx上颤抖翻白眼只会抱着我哭着x水的那天,可别让我等太久。

他手中的揉弄跟着脑海中下流出格的想法激烈起来,睡梦中的闻竞不安稳起来。但他的手像铁钳一样紧紧按着闻竞的大腿。他用两根手指掐住xx的根部,猛烈的搓动起来,然后顺着根部向上撸动。闻竞的xx口已经泛滥成灾了——这还是他那可怜的小xx初见天x的处女秀,床单已经x了一片,大腿根和看不见的xx滑腻腻都是糊成一片的x汁,小小的女性x道口一鼓一鼓,陌生男人安抚性地揉了揉那个小眼——慢慢来,别急,早晚有到你的一天。

闻竞的腰已经在他纯白的梦境中抬起来了,除了快乐他什么也不知道,他如何被人玩弄,如何丑态百出,他都不知道,眼皮下那平x里那双明亮的眼睛已经微微泛白,他连舌头都要伸出来了,一脸无法直视的x态。

小娘们,给我潮吹。陌生男人微笑着看着闻竞已经在边缘挣扎,他的腿颤抖地仿佛要x了,xx挺的可怜,但陌生男人一眼都懒得给那个男性器官,它只能留出一些没用的液体。那个小小的xx头颤抖的不成样子,闻竞的x还没吃过x吧,就软烂的不成样子,xx口一张一合,男人笑着用拇指宠溺的揉了揉那个小d,一根手指伸进去按了按周围一圈肥厚软热的x壁,惊讶的发现里面已经痉挛地不成样子,又惹出一股xx顺着股沟流下。然后愉悦地松开手,食指和拇指围成一个圈,打算给闻竞最后一击。

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把被玩的肿大的xx头完整地剥出来,他像孩子一样顽皮地笑了,拇指一松,食指狠狠的弹击在那个x球上。闻竞的喉咙里瞬间发出一串变形了的咯咯咯声,矫健的腰肢向上狠狠一拱,他那肥肿的馒头x里xs出一股猛烈的水流。陌生男人兴奋地狠狠一拽把闻竞的下半身拖到床边,双腿向上狠狠一压,扒开小xx仔细地看着闻竞难以自抑的潮吹表演。他一边看一遍狠狠的用手继续疯狂揉弄闻竞那朵x花,想看到更多液体飞溅出来,闻竞的鼻腔里发出委屈的呻吟声,腰部带着他的x向上顶弄了一下,又吐出一点x汤。

陌生男人已经勃起到忍无可忍了,但他今天不打算彻底要了闻竞,还不是时候。他歪歪头,面庞从鸭舌帽的阴影下暴露出一半来,翕动的睫毛长到如同蝴蝶振翅欲飞,那双优美多情的眼睛专注地注视着闻竞火热的x花,鼻梁高直如同雕像,那让人联想到激吻的xx唇默默摆出几个口型——结束了,小宝贝。

然后他从手里提着的背包里取出毛巾,温柔地擦g净闻竞,又帮他穿好衣服,把被子掖回去。手里的毛巾认真地叠好,像宝贝一样装回背包。他脸上那种狂热的,恶魔般的神态消失了。做好这一切,他站起身来,又安静的走到门边,最后回头看了闻竞一眼。接着他走到玄关,各处窸窸窣窣摸索了一会儿,果然翻出一把备用钥匙。他随便丢了一把路上捡的钥匙放回原处,兜里揣着备用钥匙从闻竞家正门离开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