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派》by Mmove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应麓秦玥)

《浪漫派》作者:Mmove1V1

內容簡介
【文案一】:
应麓没有爱过人,他身边有过无法计数的女人陪伴,心里装着不能触碰的白月光。
秦玥没有被人爱过,她的人生按部就班,大学,工作,结婚,生活无聊的像七月荒野g枯的x。
但有时命运就像一场不需要提前排演的闹剧,婚礼当天得知丈夫出轨,买醉却发生一夜情。柔软的酒店大床,应麓的眼睛像极了危险的狼,但他的手却似三月的水。秦玥在他早已经挖好的陷阱里逐渐沉沦。
“别怕,我所有的心计都是爱你的心意。”
——————————————————————————————
【文案二】:文中对话
{1}夜里没人,应麓跟在她的身后,春光尽收眼底。
“从前怎么不觉得你xx这么好看?”他说着荤话逗她生气。
秦玥转过头来瞪了一眼,“从前怎么不觉得你这么无耻?”
{2}“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这次换她居高临下,应麓看她骑跨在身上笑容没灭,兴奋灌注在了x腔。他用舌抵住后槽牙,喉结滚动声音性感,“男人喜欢会自己动的女人。”
{3}“你不自恋会死吗?”
“不会,但见不到你会死。“
——————————————————————————————
【文案三】:
我的红色敏感,你的灰色地带,流水云彩无关紧要的对白。
——《浪漫派》歌词
1V1x現代爽文甜文

婚纱(x)
夜本该是黑色,酒店十二楼的房间里,男人xx房卡照亮了整个房间。
皮鞋踏进房间,柔软地毯吸进了鞋子撞击地板的声响,随后一双红色高跟鞋也踏了进来,纤细的小腿踩着凌乱步子,男人拦着醉酒的人,眼睛微眯起来,像狼一样凌厉的巡视四周。
暖色灯光,柔软大床,落地窗外面的城市川流不息。他的嘴角微扬,不觉露出危险气息。
“咔嚓”酒店房门稳妥的落锁,女人被他轻松抱起放到了床上。
“呼,”似乎感受到身下的柔软,女人整个人放松下来,披在肩上的西服随意扔在了床下,侧身蜷缩起来,像只嗜睡的猫,xxg燥的朱唇入了梦。全然不知身边的危险。
男人转身拉紧了窗帘,将房间彻底营造成了私密空间。他见自己的西服被扔在地下,也不懊恼。骨节分明的手在认真的解领带,喉结上下滚动一股热流窜遍全身。
火已经烧了起来烧到了他的心里,更是烧起了他xx的欲望。
衬衣扣子轻松解开,露出锻炼得当的x肌,精瘦的腹部xx一小团隐秘的黑色丛林。他不再继续动作,坐在床边的沙发上点燃一支烟,看着床上的女人。
曾经的他有过很多猎物,她们都很乖顺,躺在床上或笑或勾引,等着他过来将自己吃g抹净,他们可以在这个时候拥有一段不错的时光,但他有自己的原则,从不跟喝醉的女人xx。
也是,样貌出众的男人只要勾勾手,一群漂亮女人就抢着过来跟他挥霍时间,何必去捡那些烂醉的女人。
但今晚似乎破了例,男人将烟灰抖落,再深深啜了口吐出烟圈。
眼前这个女人不光是喝的烂醉,还穿着一条晃眼的婚纱。
紧身鱼尾的设计将她曼妙的身躯展示出来,她真漂亮,精致的脸蛋卷长黑发,一笑起来两只眼睛弯弯像是将行的船。此时因为醉酒的缘故,脸颊绯红,娇艳欲滴的等待盛开。
她动了动,拿手理开作乱的碎发,秀眉一皱嘴里都嚷着,“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这句话,她念了一路。
男人笑的意味深长,谁又说不是呢。
他手里的烟终于燃尽,心里也顺畅许多。刚想起身,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睨了一眼来电显示,没有管它,转身就去了浴室。
不知道他洗了多久,直到冲淡了自己身上的酒味才开门出去。
这次的男人,身上不着寸缕。他擦着x漉漉的头发朝床上的人走去,床是河蚌她是耀眼的珍珠,男人知道今夜床上的女人无疑是自己的掌中之物。
呼吸x在女人白皙的脖颈间,男人低头轻呼她的名字。
“秦玥……秦玥……。”
女人被他唤醒,朦胧中挪动着身体想要躲避他身体炽热的温度。
男人不喜欢这个反应,手掌抚过她光滑的背,找到她婚纱后面的拉链,就像是撕开夜的缝隙,轻柔的,撩拨着将拉链拉到了最低点。手也跟着探进了身体里面。
女人的身体和男人的不同,她是绵软三月的溪流,流动着有节律的美。男人将她的婚纱彻底褪下,翻身压到她身上。
“你知道我是谁吗?”
此时他们赤裸相对,女人也不睁开眼睛,她喝了太多的酒,皱着眉摇头。
“今晚上的游戏我们玩的那么过瘾,”男人声音低沉,他凑在她耳边说完,用牙齿轻咬了一口她的耳垂。“你仔细想想。”
“唔……”女人被他的动作刺激了一下,伸手想推。
男人轻松握住了她的手压在头顶,另一只手覆在了她内衣外面,食指隔着浅蓝色布料,旋转在她的敏感处。
这下她有了更明显的反应,眼睛睁开一条缝隙,模糊中看见人影。
“顾彦?”
“不对。”
男人在她的腰间掐了一下,当做惩罚。“再猜”
还能有谁,今天能跟自己在床上缠绵的除了新婚丈夫还能有谁。
女人头晕的厉害,她的思维像老旧的卡带运转不了,闭着眼睛只能感受到身体敏感处被人一下又一下的撩拨着。
男人不急着解她的内衣,宽厚的手掌将她的x房从里面拨弄出来,一对半球形状的x房像夏x树枝上结的蜜桃,吊在布料外面,挤成了两座高耸的山峰。男人埋头用唇含住左边的x粒,舌头轻抵在齿边逗弄着,另一边也不舍得闲着,用大手掐住x尖来回揉捏。
“我……我不想……”女人似乎很不喜欢这种感觉,情欲被男人挑起,她在全身泛红,像煮熟的虾子,鲜美。
挣扎间,她眼睛里面已经有了眼泪,鼻头微红让人心疼。
男人看着她的样子,停住了手下的动作,他想到自己将她弄哭了,心里泛了皱。但是看着身下的人曾经无数次在自己的梦中欢愉,他抬手擦了她的泪。
“乖,”他吻着她的脸颊,“我会让你舒服的。”
男人解了内衣的扣子,手在她身体上肆意游走,往下是平摊的小腹,曼妙的细腰,再往下就是两腿间的隐蔽处了。
男人压着她挣扎的肩膀,指间挑开水蓝色的三角裤,伸手进去摸到一汪水。
她x的厉害。
就像是在散发着信号,引诱着他去试探,去感受。
“唔……痛,”女人夹紧了腿,拼命护卫身下那条隐秘通道。
“放松,”男人也不急,刚才那一下他只进了半个指节。她的幽径怎么那么窄?
他将她的xx褪下,只剩一点缠在脚踝处,用力分开她的腿,两腿间的通道就这样彻底暴露在了他的面前。
——饱满的粉红的花x,像少女诱惑的唇微微开合。
男人身下的xx已经肿胀到发y了,他用手扶着xx,在花x外面刮蹭,xx粘上她的xx,在灯光下拉出一道银丝。
还是不够,进入她的花x这点xx还是不够的。他索性侧身取了酒店里的润滑液抹在了女人的花户上面。自己将手肘撑在床头,另一只抬着女人的腰,朝里面x去。
“嗯……”身下的女人发出呻吟,身子紧着没有了刚才的柔软。
他没xx去,烫人的xx刚触着内壁的沟壑就被挤了出来,生生的顺着阴户碰到了床单。
对于xx这件事,在此之前他从没有失败过的。男人懊恼,该怪自己太小心还是怪她太紧了?
头上已经起了一层汗水,他没有太注意。再挤了润滑剂摸在xx上,抬了女人的右腿挂在结实的肩膀,对准她的x口用力x进去。
“唔,痛。”她眼睛里的泪水往外狂飙。男人明显感受到女人身体里面有什么东西在缓缓流出。埋头看时,白色床单上面开出了一朵鲜艳的玫瑰。
女人因为疼痛醉意退了一半,模糊视线里,那男人背着光身形高大。
他覆在自己身体上面不停运动,身下因为痛暂时麻木了,女人只感觉到他不停在自己耳边呼着气,告诉她。
“我是应麓。”
登堂
秦玥第二天醒来时天已经大亮,她挪动身体,感觉骨头都快散架了,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地方。她揉了揉太阳x,回想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觉得魔幻现实主义也不过如此了。
昨天原本是她这生最该被祝福的x子,却没想到,婚礼刚结束就有个女人拿着男友出轨的证据来找她,那些亲密照片在空中晃的刺眼。男友支支吾吾也不想不出个解释,她才跑到酒吧里头买醉的。
之后,凌乱的床单,被搁置在地上的洁白婚纱,不知去处的内衣裤,都在提醒她发生的事情。
秦玥看着自己赤裸的身上一道道吻痕,冷静的环顾四周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遮掩。
在她抬眼处的沙发上,有一x女人的衣服。她起身去拿,xx压这的一张小纸条也被带了起来,落在床檐。
秦玥视线很好,一眼看过去。就能清楚看见纸条上的字:
抱歉,今天早上有事先走了,之后如果因为昨晚的事出了问题我会负责。对了,衣服是你的尺寸,昨晚的你很美!
落款:应麓
秦玥的手不由拽紧,原本是张无关紧要的一夜情留言,却因为落款让她心里起了波澜。
怎么会是他?
对于这场一夜情,秦玥并没有什么难受的感觉。初夜这件事她看的不重,只是因为自己身体太过敏感,曾经跟顾彦尝试过好几次都已失败告终才留到现在。
但是,跟她发生关系的竟然是应麓。秦玥怎么也没想到。
她把纸条撕碎了扔进垃圾桶里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出了酒店。
酒店里的婚纱她没拿,纸条上的电话号码也没记,像是把昨天的事情都留在了房里,秦玥揉了揉头发希望这件事就此翻篇。
她打车回到父母那里,刚进门就看见了顾彦正在客厅里坐立不安。
一见到她回家,顾彦立马走了过来,“玥玥,今天是回门宴,你怎么现在才办完事情过来?”
秦玥一看他的表情就明了了,他没有跟任何人提起昨天的事情。
也是,他们之间的事情能自己解决最好,秦玥点点头当是应了他的话。“刚才手机掉了,从新去办了张卡。”
她跟在场所有人解释,“可能最近一两天联系我会比较麻烦。”
“没事,等有空我陪你去选部手机。”
顾彦拉着她的手,全然是一副新婚的恩爱模样。母亲看着他们的样子安心的笑起来,招呼大家吃饭。
吃了饭回家的路上,顾彦开着车没有说话,秦玥忍不住先开了口。
“那个女人你打算怎么办?”
车停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顾彦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隐起,“对不起,我会跟她断的彻底。”
顾彦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起了很大的决心。
秦玥点头也不去深究了,当是接受了他的回答。绿灯亮起,车子重新发动。顾彦放在车窗旁的手机随着震动亮了起来。
秦玥不经意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应麓。
————————————
因为结婚,秦玥特地调了半个月的公休假。她坐在新家的阳台上看着一本时尚杂志。
下午的太阳很好,光铺在书页上把彩页晒的滚烫,半天也不见她翻页。她在出神,刚才应麓来询问顾彦她的情况,顾彦全然不知他们之间的关系,谢了应麓的关心。
想来,昨天婚礼上那个女人的事情应麓是知道的。他跟顾彦的关系从大学起就是最好的,毕业后应麓更是邀请顾彦进了他的公司帮忙,昨天婚礼,顾彦还邀请了他来做证婚人。
证婚人……
呵,这真是荒谬的关系,新娘跟证婚人睡了。
一想到这儿,秦玥头都大了。
“今天晚上吃什么?我去买菜。”顾彦也在家,他走过来拍着秦玥的肩,“要不要跟我一起。”
秦玥将思绪拉扯回来,抬头看顾彦的脸特别温柔。他在努力适应丈夫这个角色,她也应该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秦玥将手靠近顾彦的手,刚想答应。他又加上一句,“今晚应麓说想来家里跟我喝酒,这小子估计是在哪个姑娘那儿受挫了过来诉苦。”
秦玥的动作停顿,转了转无名指上的婚戒,没有回答。往常应麓也会约顾彦喝酒,不过都在外边。这次他要来家里,又是这个时候,秦玥知道他肯定另有目的。
“你自己去买菜吧,吃什么都行,我回去换身衣服。”
她转身回了卧室,刚才的一切想法都作废。
顾彦出了门,秦玥在卧室里面听见了关门声。她打开衣柜翻找,想要一件能够遮住脖子的衣服。昨晚上的吻痕还没消,身上也是穿着应麓给的衣服,秦玥将整个人都埋进了衣柜里面。
“咚咚咚咚”
有人敲门。
顾彦才出门不到两分钟,肯定是忘记带钥匙了。秦玥理了理自己领口,出去开门。
“下次记得带钥……”
她话没说完,门口站着的男人已经拉开把手直径进了房间。
“他走了,我看着他出去的。”
是应麓,他笑着,眼睛微眯的弧度像极了危险的狼。“我今天是专门过来找你的,你手机落我车上了。”
应麓一步接着一步朝她靠近,秦玥被x着后退。
“咔嚓,”门被他带上,“你的卧室在哪儿?”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