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寒》by小声点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校园1V1纯情治愈。
女主:体弱多病学霸。男主:体育生受伤转行。

——好好学习,抓紧时间早恋。

1V1xG校園女性向

开学了 <大寒(校园1v1)(小声点)|PO18臉紅心跳 开学了 高二暑假结束,高三来临。 又开学了。 徐听寒进入教室,走进门口就停住脚步。 走不进去,她的座位上围了一群人。 更准确的说,是她的同桌虞响,身边围了一群人。 拐杖和轮椅,摆在过道上。 “响哥,这可怎么办啊……是不是以后你不能再跑了……”有个男生在抹眼泪。 “闭嘴!”另一个人呵斥他,“响哥很快就会好的。” 徐听寒皱眉,偏头张望,透过人群看到虞响。 长年室外运动晒成小麦色的皮肤,过了一个夏天却白了不少,虞响正单手撑脸,靠着窗台:“哭什么,再过不久就拆支架了……” 她渐渐听明白了。 高三之前的暑假,体育生虞响在比赛中意外受伤,跟腱断裂。 永远告别了体育赛场。 其实,自从高二下学期和虞响做同桌起,徐听寒就一直挺害怕他。 他是全校公认的风云人物,是传说中打架很凶、无人敢惹的体育生,长相出众性格好,朋友遍布校内外。 但他唯独挺讨厌她。 徐听寒觉得,虞响讨厌她,大概是因为她总生病。谁也不喜欢一年四季都咳嗽打x嚏的人。 她三天两头感冒,坐在虞响身边,总是发出令人不适的动静,经常吵到他。她一咳嗽,他就皱眉,吓得她不敢出声,两个人做了一个学期的同桌,关系越来越僵y。 但…… 他不该受伤。 他是顶优秀的体育生,省赛第一,资质出色,有大好的前途。 她曾经在大课间去x场散步时,看过他训练,那还是暑假放假之前。 他身姿挺拔,身高腿长,模样出众,只往那里一站,x场上大半的人,都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不停地看他。 晶莹的汗水布满额头,他的肌x运动后充血,轮廓饱满优美,随着奔跑起起伏伏。他矫健的姿态像豹,又像夏天带着暖意扑面而来的大风。 阳光把他的瞳孔照成剔透的琥珀色,闪闪发亮。 他是这样出色的一个人,锋芒毕露,朝气蓬勃,耀眼夺目。 他不该受伤。 徐听寒非常不舒服,不知道这感觉来自胃里还是肺里。 在铃响后,人群才终于慢慢散去。 徐听寒入座。 开学第一天是自习,班主任老王来开了班会,说了些让人耳朵生茧的话。 老王走后,暑假作业开始漫天飞舞。 明天就要交作业了,今天必须抓住最后的机会,赶快抄一抄。 小纸条从徐听寒前面传过来,她打开看,上面写着一行字:“英语,数学,求求了!人命关天!” 后面还画了一个下跪的火柴人。 她犹豫了一下,抓紧作业,却头一回不想爽快给出去,下意识看了一眼虞响。 虞响正在睡觉,背对着她,后脑勺上那个发旋毛茸茸的,翘起一缕头发。 看起来像以前一样。他总是上课睡觉,每天都运动量极大的体育生,总是筋疲力竭,无法控制疲倦和困意。 可腿受伤后,他应该很久没训练过了。 为什么他会这么困? 徐听寒本来想问他要不要“看看”她的暑假作业……顺便,她想趁机跟他说句话,安慰、或者鼓励她的同桌。 可他好像睡得很沉。 作业没有及时传出去,又一张小纸条传来催促:“求求了!大神!救我狗命!汪!” “……”徐听寒看着纸条,叹气。 虞响迟迟不醒,她把作业传出去了。 过了一节课,右边隔着过道的男生搬着桌椅,怼在她桌边:“王老师让我和你换位置。” 徐听寒愣了一下。 “换位置?”声音有点大,睡个不停的虞响终于醒了。他好像没听清楚,重复了男生说的最后三个字。 “响哥,你的腿不是不方便吗?”见他搭话,男生立刻解释,“我换过来,平时能扶你一把。老王这个决定真是太英明了。” 太英明了。 徐听寒点了点头,配合地把桌子上的书归拢好,推走摆满了书的课桌,铁桌子腿在地上摩擦出刺耳的声音。 睡了好久的虞响盯着她的背影看,眉头紧皱。 “哈哈,我早就想跟响哥一起坐了。”男生乐滋滋地说着,把桌子塞进徐听寒腾出的空地。 她把桌子推到过道另一侧的空位上,回来搬椅子。刚抓住椅背,有人把手搭上去,抓住另一边。 是虞响。 他的一条腿还被支架固定着,却往前倾身,手臂肌x一鼓,轻而易举把椅子抢了过去。 椅子腿悬空,他抓在手里不放。 “……”徐听寒吃惊地望着他。 男生怪叫:“小心你的腿!” 徐听寒随着他的喊叫看虞响的脚。 那只脚被固定住动不了,另一只完好的腿缩了一下,藏进椅子下的阴影中。 虞响慢慢松开手,椅子腿落到地上。 他看了看自己的腿,求助道:“李侠,麻烦你帮她搬一下。” 李侠说:“这么一丁点远,还需要搬啊?好吧。” 徐听寒还没有回神,他已经把徐听寒的凳子,从左边搬到右边一米外。 虞响撑着额头,脸藏在手指的阴影中,好像又要睡过去了。 徐听寒识趣地闪开。 做了一个学期的同桌,离开时没有告别,她有点遗憾,不过,老师的决定,也是为了他的身体。 而且,他们的关系也是真的不好,没有必要依依不舍。 她到了新位置,站在桌子旁边收拾快要掉下来的书。 新同桌程紫正托着脸照镜子,瞥了一眼虞响,哼道: “万人迷。” 徐听寒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这样描述虞响,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这一声咳嗽吸引了程紫,她又看了徐听寒一眼,说:“快坐下吧,大学霸。千万别累病了。” 徐听寒乖乖坐下,心想:糟糕。 新同桌似乎也并不友好。 她坐在新位置,往左边看。李侠挡住了虞响,她只能看到过道中间的轮椅和拐杖。 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照在课桌上,制冷的空调嗡嗡作响,纸张翻动的声音不绝于耳,沙沙轻响。 高三上学期,就这样开始了。 大多数人的生活一切如常,有人失去了飞翔的翅膀。 抄作业 <大寒(校园1v1)(小声点)|PO18臉紅心跳 抄作业 只过了半天,徐听寒就发现,新同桌程紫比虞响更好相处。 起码她有话直说。 而虞响,徐听寒回想起来,做了一个学期的同桌,他都没跟她说过几句话。 徐听寒说的最多的是:“对不起。”在她咳嗽把他吵醒之后。 虞响说的最多的是:“没关系。” 现在他们分开坐,就更没有说话的机会了。 课间休息,李侠站起来,搬开凳子,腾出足够大的空间,扶虞响起来。 他撑着桌子站起来,换到过道的轮椅上。 轮椅就在徐听寒左手边,他坐上去刚好和她肩并肩,她能闻到他身上洗衣液的g净香气。 时隔两节课后,再一次近在咫尺。 徐听寒下意识转头看他,对上了那双琥珀色的眼睛。 写字的右手一顿,笔尖按在纸上,氤开一团黑色。 只是一个对视,虞响立刻匆匆转开了视线。 李侠把他推走,很快,他们两个消失在教室门口。 ……李侠坐在他身边,确实比她更有用。 他们两个的关系真好。 “起来,我去卫生间。”程紫敲了敲她的桌子。 徐听寒站起来给她让位。 说起来,关于让位置这一点,她和程紫两个人还需要磨合。 以前和虞响坐一起,他没说话,她就知道他要进去还是出来了。 ……或许也是因为她比现在更小心,太过注意他,所以才能提早就知道。 程紫越过她的位置出去了。 徐听寒愣了一会,才发现自己在走神。 她今天不像她自己,想东想西,全都是虞响。 ——他不该受伤。 叹了口气,她低下头把习题册收起来,拿出单词书背单词。 attachment. 名词。 连接物;附属品;依恋…… …… 她把单词书合上了。 程紫腿脚好,她比虞响和李侠回来的更快,站在她桌子边:“学霸,醒醒,让我进去。” 徐听寒赶紧站起来。 程紫一边进去一边说:“我站这里半天了,你完全没看见我。” 她扫了一眼徐听寒的桌面:“你也没有沉浸在知识的海洋,怎么就陷入沉思,神游四海了?” “……”徐听寒还没接触过程紫这样的人,一时答不上话,有些尴尬。 不过程紫也是随口一问,不要她的回答。 “你比李侠好多了。你话少,脾气好。”说着,她深深吸了一口气,“闻起来还这么香。” “……”徐听寒尴尬地一笑,缩了缩肩膀。 “男生啊,就是一身臭汗。”程紫感叹。 正说着,李侠推着虞响回来了,轮椅再一次停在她身边,徐听寒的手突然自己动起来,翻了一页书,好像很忙。 一只手突然搭在她桌面上。 修长的五指,g净整齐的指甲,手背上有青色血管,骨骼清秀。 虞响在她的桌子边一按,借力站起来。他抿着嘴唇,浓密的睫毛一颤,快速看她一眼:“借我扶一下。” 徐听寒屏住呼吸,小声说:“好。” 她觉得……程紫说的也不完全对。 虞响身上才真的是好香啊。 “徐听寒!” 有人从前排跑过来,把一瓶可乐摆在她桌子上,双手合十:“还有物理,化学,生物。拜托了!” 程紫斜眼冷笑:“一个暑假,除了字多不好抄的语文,你的各科作业全都没写。” “关你什么事啊,我又没抄你的。”梁宾道,“大神,发发慈悲!” 程紫翻了个白眼。 徐听寒又看了一眼虞响,他正准备坐回座位,可不知道为什么,梁宾一来,他就不动了。 她心里那个念头更清楚了。 她不太想借给梁宾,她想借给虞响。 “快点……”梁宾催促道。 “给我吧。”虞响突然转过身,打断了梁宾的话。 他对她说:“徐听寒,你的暑假作业都给我。” “啊?”梁宾眉毛耷拉下来,一脸悲痛,“响哥……” “数学和英语也给我。”他转向梁宾。 梁宾往后退了一步:“……我传出去了,现在不知道在谁手里了。” 徐听寒的作业,向来是全班传阅的,不光没写作业的学生要看,成绩好的学生也要借来对答案。 “下节课课间给我,你负责找回来。”虞响说。 “……好吧。” 徐听寒拿出那一叠作业,递给他:“给你。” 他怔了一下,伸手接过,半晌才道:“谢谢。” 他重新回到座位上去了,李侠往两个人中间一坐,把虞响遮得严实,徐听寒只能看到虞响放在桌面上的手。 他的手指在封面上滑动,触摸底部写着的名字,在那里停了许久,然后慢慢翻开第一页。 他翻看她的作业,像在翻看一本装帧精美的图画书。 这还是虞响头一次看她的作业。 他还是体育生的时候,并不和其他学生做同样的功课,他的专业是体育。现在,他需要和他们一起学习了,作业也不能不交,她才有机会借他作业。 只是,明明是她想把作业给他看,徐听寒却忐忑极了。 她不会有错得离谱的答案吧?没有错字和笔误吧? 真是煎熬。 “哎……” 程紫跟她说话。 徐听寒收回目光,看着她。 程紫古怪道:“……我只是告诉你,你脸好红。” 徐听寒本能捂住下半张脸。 “现在,耳朵也红了。” 她松开手,拿起笔,快速默写元素周期表,还小声说:“太热了。” “……”程紫看着她默不作声地默写了两遍。 徐听寒脸上的神情随着化学元素渐渐镇静下来,程紫摇头感叹:“我服了。” 她不再理她,拿起小镜子照起来。 第二天早上,徐听寒到达教室时,她的作业已经完好无损出现在桌面上。 除了数学英语两科皱得厉害,一直在虞响手里的剩下那三门作业,一个角都没有折。 她去看虞响,他已经在位置上坐好,正全神贯注地看语文课本。 …… 徐听寒觉得挺失落。 作业借给他了,他也还回来了。 可是,还是没能有机会,跟他说上话。 李侠风风火火进了教室,跟虞响打了招呼。他收拾桌子,翻了翻抽屉,猛地一声怪叫,一个信封掉在地上。 他捡起来一看:“徐听寒……” 虞响手里的书砰一声掉在桌面上。 李侠说:“这人不知道你换位置了……这是给你的……”他挤眉弄眼拖长音调,“信。” 情书。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