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鱼》by柳眠琴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非鱼

柳眠琴
现代 / xDSM / 高x / 甜宠

完结

详细文案
  关知鱼眼瞎遇到了一个人渣,在他快被人渣弄坏掉前,温柔的新主人邵凌将他捡回家。

  为了治愈身心受创的关知鱼,邵凌决定学着去做一个合格的主人。

1 – 无法逃离的奴隶
  平阳市坐落在神女峰以南,长江以北,坐北朝南,四季分明,气候怡人。

  春意阑珊,平阳市x渐变暖。城北柏油路旁高大的梧桐叶绿油油的。城北这片由于靠近山区,发展比较落后,因此柏油路上来往车辆并不多。

  “喂,老板,人已经抓到了,绑了装在后备箱呢。”此时一辆黑色低调的suv由远及近,车窗玻璃都是单向可视的。车上坐着一个穿着工装的男人,额头饱满宽阔,络腮胡,饱胀的肱二头肌将衣料撑得鼓鼓的。

  “他怎么样?”电话那头的男人问。

  络腮胡道:“没受伤,就是反抗得比较激烈,额头在墙上磕了一下。”

  那男人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说话也是慢条斯理的,很有久居高位者的风范。而久居高位者最擅长的便是强取豪夺。

  男人简短道:“回来有赏。”

  络腮胡微微低头:“谢老板。”旋即回头向后备箱看了一眼。

  后备箱里有一个男人,看起来已然二十五六,却单薄得过分,浑身上下没几两x,脸色苍白如纸,活像只常年不见阳光的鬼。他左边额角有磕破皮的伤痕,细小的血流流到眼角,血色的娇艳衬着他惨白的脸,凭空透出几分妖异的美。

  这个男人很美,g净利落的眉微拢,浓密的眼睫轻阖着,俊挺的鼻梁上沾了灰,脣被黑色的静电胶布封住。男人的手被反剪在身后,手脚都用绳索紧绑着。在挣扎中变得凌乱的衣衫下,隐隐透出暧昧的青紫痕迹。若是仔细看,能看出他的身体在轻微地发着抖。

  那不是因为寒冷,而是因为恐惧。

  他叫关知鱼。

  关知鱼在害怕,甚至连思维都因这份害怕而变得迟钝,他紧张得要命。没有谁知道他接下来面临的会是什么,即便早知道会被抓回去,可在眼瞧着逃走的希望时,他仍忍不住去搏一搏。万一呢?万一……他就成功了呢?

  他失足踏入这泥潭里,本只是为了娱乐,没想到把自己整个儿都搭了进去。

  袁为的别墅在城西的富人区,那儿有一大片高级别墅,住在里面的人都不是区区保安敢惹的。所以即便关知鱼尽力地扭动身体,发出声音,保安听到了,也没有理会。

  对着保安略带疑惑又躲闪的目光,络腮胡笑了笑,说:“家里不听话的狗,偷了主人的东西逃出去了。”

  至于那狗是真说的狗,还是说人,大家都心知肚明。

  关知鱼现在已经形成了习惯,基本只要听到袁为的名字,都会感到本能地畏惧。当络腮胡敲响了袁为书房的门时,关知鱼紧绷的神经已经几乎要断了,背后冒出一片冷汗。若不是络腮胡托着,他差点要站不稳。

  “进来。”屋里传出袁为熟悉的嗓音,那嗓音里听不出什么愤怒的情绪,反而透着股悠然,却并不能让关知鱼感到半分的放松。

  进来当然只是对关知鱼一个人说的,络腮胡清楚得很。因此冲关知鱼咧嘴一笑,又嘲讽又不怀好意,打开了门将他推进去。

  关知鱼趔趄一下,站稳后看到书桌后坐着的袁为时,心脏中的惊恐达到最大。他“噗通”一声跪下去,瘦弱的身体抖得像筛糠。

  “主人……”他嗓子眼发紧,声音微颤,但着几分乞求。

  门在身后被关上,伴随着络腮胡离去的脚步声。

  袁为在工作,没注意到他似的,翘着一条腿,全神贯注地看着手里的文件,神态闲适自在。只有关知鱼知道,那双看似平静的眼眸底下,藏着怎样的疯狂和暴虐。

  袁为没有说话,关知鱼不敢动,也不敢出声,浑身僵直地跪在那里。因为绳索的捆绑,他的手臂和腿都有些麻痺,手腕勒出了红痕,有些刺痛,但这点疼痛在此刻根本无关痛痒。

  下午暖x的阳光从玻璃窗照进来,恰照在关知鱼的脸上,刺得他微微眯眼。

  从x头西斜,到彻底沉下去,关知鱼不知道自己跪了多久,膝盖从痠痛到刺痛,再到麻木,这种滋味他已然很熟悉。

  “回来了?”

  袁为的声音突然炸响在关知鱼耳畔,他身子一抖,低声答:“是的,主人。”

  “擡头,看着我。”袁为说。

  心脏咚咚直跳,这让关知鱼的呼吸有些跟不上,大脑发晕。他当然没敢擡头,只是擡眼,以极度卑贱的姿态仰视着袁为。

  袁为把手里的文件丢到桌面上,靠着椅背,抱起胳膊,唤狗似地对关知鱼道:“过来。”

  不用猜,这个指令就是惩罚的前奏。关知鱼咽了口口水,努力抑制住自己本能的抗拒,顺从地弯下腰:“是,主人。”

  接着手脚并用地爬到了袁为的脚边。

  在离袁为约三十公分的时候,关知鱼停了下来——这是长久的训练培养出来的惯性。他刚想直起腰,跪起来,x口突然重重地捱了一脚。

  x腔象是中了一计闷雷,关知鱼孱弱的身体如破旧的玩具,被踹飞了出去。“嘭”的一声,人体落地时发出沉闷的声响。

  一阵剧烈的疼痛后,更多的是x闷得象是要断气了。关知鱼眼前阵阵地发黑,耳朵嗡嗡作响,他痛苦地蜷缩起身体,像只小虾米,细白的手指抓着x口的衣襟。

  “再过来。”袁为又道。不仅声音温柔,脸上都带着笑。若不看眼前关知鱼的惨状,旁人还真以为他是什么绅士呢。

  关知鱼紧蹙着眉,苍白的脣上有淡淡的血迹,不知是咬破了脣,还是怎么了。大脑里的天旋地转还没过去,听到袁为的声音时,他仍是勉强从地面上爬起来,吃力地爬回到袁为脚边。

  这次他得到的仍旧是重重的一脚。

  x口两次遭受重击,关知鱼的身体有些不堪重负。殷红的血从脣角流出来,他目光游离,没有焦距,轻轻地喘息着,生怕动作一大,就拉扯到x口的伤。

  “过来,关关。”袁为第三次道。

  紧紧是“过来”两个字都让关知鱼颤了一下,几乎有心理阴影了。

  关知鱼瘦骨嶙峋的手指在光滑的地面抓了抓,差点没爬起来,但是迎着袁为含着浅笑的目光,他没胆违抗他的命令。

  爬不起来也得爬起来。

  这次爬到袁为脚边时,袁为没有再揣开他,而是用手揪着他的头发,迫使他擡头。

  袁为道:“怎么样,逃生游戏好玩吗?”

  关知鱼没有说话,带着血色的脣颤了颤,被额头的血染红的眼角,倏然落下一行清泪。

  袁为将他的脑袋按到地上,用脚踩着,碾压,轻声嘲弄:“你看你,再怎么跑,不还是要被我抓回来。我一声令下,你不也还得像狗一样地爬回来?玩什么呢?”

  “你以为用点菸雾弹,耍点假装顺从的小把戏,我还真能相信了你,把你放走?”

  脸被踩在地上,挤压出各种形状,额头的伤触碰到地面上,传来一阵刺痛。关知鱼近乎麻木地想把自己从这副身体里摘出来,他的灵魂在冷眼旁观着这一切,他的身体却卑贱地表示着顺从,没有分毫的反抗。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