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破产之后的悲惨人生》by朝南之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大小姐破产之后的悲惨人生(futa)
作者
朝南之
內容簡介

花茜一无是处。美丽,虚荣,性格恶劣,放浪不羁,不知廉耻。
为了保持优渥的生活,花茜将自己卖给过许多人。
终于有一天,报应来了。
她勾搭上的有妇之夫喻臻,给她带来了大麻烦。
大麻烦叫时寒枝,时寒枝是花茜心中隐秘的恨,她以为时寒枝不知道,但时寒枝心里明白得清清楚楚,并且睚眦必报。就是这样冷漠无聊的一个人,终结了她放荡的前半生。
本文又名:你以为很牛x很霸道的总裁其实早泄/不会表演假xx的女明星不是个好情妇

高x同性愛娛樂圈百合

金主今天早泄了吗?

“你的先生知道么?你有这东西。”花茜小口咬着时寒枝的下巴,翘起的鼻尖蹭过对方的脸颊,她挑着眼,扬起视线,琢磨着面前的女人。

时寒枝感受到了她x动的眼神和不安分的肢体。花茜的x尖挤压着自己的衬衫,凸起的xx愈发的肿胀,压在时寒枝的x骨上,轻轻地蹭动。时寒枝咬着下唇,和面前的这张脸拉开距离,随着腰肢摆动,她的xx深深地嵌在花茜的身体里,尖端碾过柔软的xx口,带出一汪汁液。

与此同时,还听到了对方的一声低吟。

“只有你知道。”时寒枝垂眼,勾唇微笑,探头吻住对方,唇舌纠缠间,她坏心思的搂紧对方的腰,向下压去,让自己的xx抵住对方的花心。花茜沉醉在狂热的气氛中,倾身与时寒枝交颈相缠,她坐在时寒枝身上上下起伏,就在这个时候,时寒枝掐住花茜的细腰,将xx锁在花茜的深x里。

花茜察觉到不对劲,猛地睁开眼睛,她盯着时寒枝美得惊心动魄的脸,难以置信:“你s进去了?”

时寒枝没有说话,歪头微笑,像是在说:“不然呢?”

花茜被她的态度气到,挣扎着想要逃离对方的钳制,却被时寒枝锁得更紧,时寒枝盯着她的脸冷笑道,“还没结束呢,花小姐。”

花茜愤愤地望着她,倾身上前撕咬对方的脖颈泄愤,“要是怀了野种,堕胎的钱归你出。”

“我出。”时寒枝xx自己的性器,压着花茜的脑袋,说,“你xg净了,我就出。”yzbb

花茜被她的xx怼了一脸,炙热的性器像野兽一样挺立在她面前,花茜瞪了她一眼,伸出舌头轻x她的性器,直到上面的白浊被自己吞进腹中,然后迅速地扬起身,挑衅般的昂头瞥她,一副轻蔑的态度,却不自觉地夹紧了双腿。

“好孩子。”时寒枝微笑,揉了揉对方的xx,“转过来。”

花茜推开她,冷冷地剜着她,“没有第二次了。”

时寒枝望着她,对方倔强地和她对视着,年轻美艳的脸上还蹭了她性器上的白色液体,时寒枝的xx又y起来了,顶着花茜的下腹,时寒枝忽然一声冷笑,“怎么,我比不上我丈夫么?他的活比我好?”

花茜愣了一愣,她问,“你怎么知道我和喻臻?”

时寒枝慢条斯理的捉住花茜的手,包裹住自己y得发烫的xx,上下撸动着,“要不是你和他这层关系,我怎么会注意到你?”

“你们分居这么多年了,我和他上床又关你什么事?”花茜嫌恶的皱眉,啐她,“你真恶心,丈夫的x友也下得去手,怎么不叫上喻臻我们三个一起做?”

时寒枝的xx抖了抖,又s了,在花茜手上。花茜慢慢将手上沾上的xxx舐g净,一根一根,从指尖到指缝,坚y的指甲刺进软绵的舌尖,不经意间和编贝般整齐洁白的牙齿碰撞,发出沉闷的声响,直到她将所有的xx吞入腹中。最后,她颔首,垂着眼皮乜着对方,充满挑逗意味地x了一口掌心,左手手指却压在时寒枝小腹上来回蹭动,试图将它们蹭g净。

“我总算知道喻臻为什么出轨了,你早泄。”花茜笑起来,“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

时寒枝也不恼她,她暗沉沉的一双瞳孔,倒映对方笑得花枝乱颤的俏脸,她说,“和喻臻断了吧,做我的情妇。”

花茜睁着一双亮晶晶的桃花眼,波光粼粼的眼睛含着无限风情,她嗤笑道,“不要,活儿太差了。”她竟然一次都没xx过。

“……”,时寒枝沉思。

“《庆云》的本子,你是女主。”

“可以考虑。”花茜懒懒得打了个哈欠,“没有也不是不行。”

时寒枝:“时祺之的电影,你是女主。”

“她要拍新片了?”花茜好奇把视线转到时寒枝脸上,“什么时候的事?”

“我指的是她这辈子所有的电影。”

花茜终于正色,“时总好大的手笔。就是不知道时大导演同不同意。”

时祺之比时寒枝难伺候多了,时寒枝还能讲点道理,时祺之就是完全不讲道理。花茜觉得时家生孩子,把理性全塞给了时寒枝,又把感性全塞给了时祺之。所以时寒枝继承了她们家的公司,时祺之当了她放纵不羁爱自由的导演。

“她不敢。”时寒枝道,“同意了么?同意我们就继续。”

花茜并没有当回事,只纯粹想看时大导演被自家姐姐空降女主角之后愤怒暴躁的嘴脸,于是点点头,爽快地答应了,“合作愉快!”

《庆云》的拍摄还算顺利。导演是刘越,中规中矩的一个中年导演,才华算不上多么出众,但也足够将《庆云》拍出来,结果也不过是差强人意,按花茜的眼光,那就是勉强能算能看。

花茜挑着指甲,嘬了一口柠檬水,她新聘的小助理年轻多汁,刚毕业不久,人很机灵,在一旁给她剥柚子皮。花茜看见她短短的指甲陷入柚子皮内部的白色脉络里,再用力扳开紧闭的果x,张弛之间,她手背上青筋毕现。花茜漠然看了半晌,她很喜欢这样有力的手。

小助理把手里的柚子x递过来,花茜就着她的手吃完了,破碎的果x带出四溅的汁液,滴落在小助理掌中。

花茜道歉,“对不起,弄脏你的手了吧。”

助理蜷住手指,红着脸低声说,“没关系的,我应该做的。”

花茜双手捧住她的手,掰开她的手指,小口x舐着她的掌心。

她的助理红了脸,羞恼地捏住了另一只手边的桌布。她喜欢花茜,花茜演过许多片子,通常都是些不讨喜的小配角,但花茜却能让她们活起来,她很喜欢花茜的灵气。

角落里,时祺之瞥了一眼自己的姐姐,捅了捅她的胳膊,揶揄道,“你的小情人,欲求不满呐。”其中幸灾乐祸的意味很明显,如果这女人水性杨花惹恼了她姐,那她的新片不用被空降女主了。

时寒枝斜斜乜了一眼时祺之,又把目光投向片场休息区里坐着的两个人,警告道,“少管闲事。”

“我只是可怜你,也不知道她哪里好了,迷得你把我也卖了。”

时寒枝没有理她,低头摸出手机,给花茜发了条消息。

远处的花茜在助理的提醒下看了一眼短信,时寒枝眼睛尖,看见她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小助理的脸颊,吩咐了两句,起身拧着小包走了。

时寒枝也跟着她一起往停车场走,“人也见到了,你可以走了。”

时祺之啰嗦道:“行吧,记得轻点折腾,别被拍了。来自一个专业导演的提醒:片场里到处是眼睛。”

时寒枝也没理她,阔步往前走着,也不知道听到了没有。

x昏天,云很浓,仍挡不住灿烂的阳光。花茜的影子被拉得老长,时寒枝走在她后面,踩着她的影子,高跟鞋点在水泥地上,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声响。

周围嘈杂又闷热,她们一路穿过汹涌的人流,迎着落x,一前一后,被花茜的影子连接在一起。

花茜走进露天停车场,一路向里,站在时寒枝的车边,那里是一处狭小的阴影,她半张脸藏在暗处,光影流转,柔和的昏x色暖光给她蒙上了一层老照片的质感。

“换车了?”她伸手摸着时寒枝开出来的捷豹,冰凉的车身,刺手。不是什么太过昂贵的车,花茜也惊讶过一瞬,尽管也是辆跑车,但她以为时寒枝会选择更漂亮也更名贵的车型。

“送你的。”时寒枝漫不经心地拉开车门,“进来。”

花茜没动,她歪着头看她,“送我的?那为什么不让我来开?”

时寒枝看了她一眼:“如果你有驾照的话。”

花茜装作恍然大悟:“原来我没有驾照啊。”

“你不说我还不知道呢。”

时寒枝牵了牵嘴角,“我调查过你,满意了么?”

花茜撇嘴,“嘁,我就知道。”

但还是乖乖地钻进了副驾驶,扣好安全带后,偏头问身边的女人,“去哪里?”

“你家。”

花茜翘起腿,“没带钥匙。”

“你的经纪人给我了。”

“她凭什么给你?!”花茜气得把纸巾扔了过去,被团成一团的面纸没有什么杀伤力,在时寒枝面上弹了两弹,不知道落到了车上的哪个角落里了。“侵犯人权!”

时寒枝:“……要我提醒你今年二十九岁了吗?”

花茜更加愤怒:“你才二十九岁!我是二十八零十一个月岁!”

时寒枝:“……”

“不对,你今年三十岁了。”花茜冷笑,“还妄图染指我这朵娇花,令人发指!”

时寒枝开着车,分神瞥了一眼侧驾坐着的女人,花茜翘着涂了红色甲油的指头,戳着她的胳膊,二十八零十一个月岁的女人保养得尤其的好,红唇雪肤,亮晶晶的一双眼,黑色的头发像雾一样蓬松,散在脑后。

花茜的眼睛尤为的好看,是勾人的桃花眼,蓄着满池的星星。还有挺翘鼻尖下的丰盈唇瓣,玫瑰花一样,咬起来松软香甜。

时寒枝喜欢她的那张脸。从她十六岁的时候。

花茜讨厌她。时寒枝清楚的知道这一点。她甚至不想和她有任何瓜葛,连她们比邻而居的过往都懒得提。

她们的关系其实没那么亲密,仅仅就是邻居而已。因此花茜家出现变故的时候,时寒枝冷眼旁观。她难以启齿,有些感情并不光彩。

很难说是一种怎样的欲望,但它磅礴,来势汹汹,x得时寒枝无处躲藏。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