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不乖》by沈腰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又名《宠坏》/《我有四个g哥哥》

16岁的赵海儿以为自己拿到一手烂牌
父不详,家不富,还有个视她成绩好坏为标准的母亲
当她受不了高压管教,性爱成为解放人生的第一步
再也不乖,所以她很坏,放任四个哥哥将她宠坏

提醒:哥哥们可盐可甜/有同父异母的亲哥哥、还有亲哥的小表弟/皆非处 / 因应剧情会有与其他女配上床的片段(很少)

白月光般的大哥哥:柏一潭
斯文败类的若景哥哥 : 肖若景
相看两相厌的亲哥哥: 井腾
_________的哥哥: 班烈
以上按出场顺序,各有特色。

这是一个少女在成长中挣扎的故事,所以女主角会作、会傻、会自以为聪明、会拿捏不当(画重点)
无原型、皆架空、np文、三观稍有不正
剧情+多x、如有bug请多包容

NPxNP現代狗血甜文

哥哥只是要去拯救地球 <再也不乖(1v4/h)(沈腰)|PO18臉紅心跳 哥哥只是要去拯救地球 这时候的赵海儿,做过的坏事真的不算多,说起来还可能让人笑,因为根本不够坏。 例如:早就将课业背的滚瓜烂熟,她却是故意填错几题,拉低分数,为的就是让要求甚高的赵雅如发飙。 再例如:没病装病,借机逃过才艺班、课外辅导班,起初赵雅如还会心疼,结果次数多了,大概看出端倪,亲自押着她到辅导班。 最严重的大概就是:一对姓井的双胞胎姐妹开始出现于各大媒体,姐姐弹钢琴,妹妹拉小提琴,被喻为百年难得奇才的美少女……本来这些都与她无关,然而每当这对姓井的出现,莫名给燃起恨意的赵雅如会将心中的怒火火回头烧在她身上,时间久了,明明才是亲生女儿的她心里有怨,禁不住嘴贱怼回去:"对,我就是比不过姓井的,妳那么喜欢,找她们当妳女儿去啊!" 赵海儿这些所谓的坏事,不过都是冲着挑衅她的母亲而去的小事,但是明明就是小事,依然能演变为母女之间的深仇大恨。 今晚照旧,赵海儿拿回的考卷没有赵雅如预想的满分,正巧井家双胞胎上节目宣传音乐会,赵雅如心魔再犯,她生育的孩子怎么能输呢! 只是赵雅如累积于心中的怨以及眼底的恨,都是赵海儿不能明白的。 不能明白又如何,赵海儿觉得人生太累,赵雅如才刚开骂,她便双膝着地,主动跪在赵雅如面前。 对赵海儿而言,这不是示弱,更不是认错,而是省得麻烦,反正赵雅如这x打骂孩子的流程,她已十分熟悉。 正如同赵海儿所想,才刚跪下,赵雅如顺手抓来的衣架快速且精准地狠砸在她薄弱的背上。 若说赵雅如对人生有怨有恨,赵海儿肯定不输。就算她拿满分又如何,她永远达不到赵雅如的标准,特别是那对姓井的双胞胎出现之后。 然而他妈的怎么比,双胞胎是井秦集团的千金小姐,打小开始读的便是得拥有身份地位与财力才能进的贵族学校,而她赵海儿只是住在老旧公寓的小老百姓,能学才艺都还是赵雅如省吃俭用下才拿的出来的一笔沉重开销,至于她上的是重点高中,但这乡下地方的高中成绩拿去首都的高中一比,根本不堪一击。 赵海儿怎么就搞不明白赵雅如心里真正所想。 然而赵雅如压根不想要赵海儿理解。 所以母女的心越离越远。 "我当初就不该生下妳。" "妳以为我想来吗?妳有问过我吗?" 彼此都有刺,狠狠伤着对方。 赵海儿嘴越y,赵雅如的手劲越重,一次又一次,狠心扬手再甩下,没过一会儿,拿来打赵海儿的衣架迅速变形。 原本将背挺直的赵海儿已经半弯身躯,整个人疼的颤抖,可是她牙咬得紧紧的,将泪水锁在眼眶里,要自己不能哭,要自己不能求饶。 是动静太大,隔壁林嫂唤人找来一直对赵雅如母女多加照顾的厂长王叔,最后在几个人阻止之下,才没让悲剧发生。 "雅如啊,妳这是做什么呢?海儿成绩好又乖巧,妳怎么舍得下重手?"林嫂将赵雅如拉进房里,细细碎碎的声音传出客厅。 王叔给赵海儿倒了杯水,"海儿,家里有药吗?还是王叔去给妳买,妳忍一会儿。" 坐在餐桌边上的赵海儿,一手紧紧握拳,一手撑在桌上,额头冷汗沁出,脸色苍白。 因为实在太疼了,她没给王叔回话。 这是赵雅如下手最重的一回。 也是赵海儿最恨的一次。 她恨极了这个世界。 等着王叔急忙出门买药,赵海儿也跟在后面离开这个家。 王叔下楼,她则是上楼,死撑着,紧紧抓好扶手往顶楼爬去,步伐踉踉跄跄,每一步极为艰辛,其实才爬三层的楼梯,已经去掉她大半条的命,等她偷偷从顶楼加盖屋的玻璃窗遣入,才得以喘口气。 加盖屋与五楼内部有楼梯相通,房东柏老先生住五楼,加盖屋是小儿子柏一潭的房间,前几年柏老先生让大女儿接到国外养老,柏一潭也不常回来,只是固定请了阿姨来打扫,所以明明两个多月没见到柏一潭返家,屋内仍旧维持整齐g净。 附近知道柏一潭的人都喊他是小流氓,初二那年靠着将三流高中老大的鼻梁踢歪出了名,听起来很坏,可是他就是抽烟翘课,还在身上渐渐加入刺青,却不入帮派也不收小弟,单打独斗的一头猛兽,混身是胆,可能是这种特别狠的气场让一般人见着他就怕。 跟别人不同,赵海儿压根不怕柏一潭。 她很死心踏地认定柏一潭是个好人。 何况柏一潭还是小区里长得最俊的哥哥,也是待她最好的哥哥。 无论在哪碰着面了,柏一潭会摸摸她的头顶。 柏一潭的手掌很大,力道却很温柔,她很喜欢。 他还会问她有没有听赵姨的话,只要她回说我很乖三个字,他便从口袋掏钱奖励她,可她从来没要过他的钱。 有一x他变通了,买了好几大包进口巧克力,就为了每次见面抓给她一大把。 赵海儿很喜欢柏一潭给她的巧克力,特别浓特别香。 事实上她没吃过几次巧克力,因为赵雅如不准她吃这些所谓会危害健康的食品。那时候可能她就有了怨和比较,她不知道她该如何从过于枯橾的人生里找到乐趣。 只是后来连柏一潭也没有给过她巧克力,因为看似无所事事的柏一潭终在某x出事了。 那x,下过一场雨,才刚放晴,一辆警车开进小区,下来四个警察,没说原因,也没给柏一潭解释的机会,将人上了手铐准备带走。 一时间议论纷纷,没人敢上前,唯独才十一岁的她冲上前问着:"叔叔,你们为什么要带走哥哥?" 可能见她年纪小,没人为难,留给两人最后的几分钟。 已经长到一百八的柏一潭弯腰,嘴角弯弯,似乎没给围绕在他身边的几个警察影响心情,一派轻松地举起双手,如往常,在她的头顶摸了摸。 于他手腕上的手铐在她眼前晃的头晕。 "小海儿,往后照顾好自己,哥哥没事,哥哥只是要去拯救地球。" 听进别人耳里,是番笑话,她却是非常用力点了点头,"哥哥,你也照顾好自己。" 大多数的人都以为柏一潭犯法给关了,毕竟一晃眼三年的光景,没人见他回来过,他再回来的时候是柏老先生给大女儿接出国之后。 不过也不是定居于此,只是三不五时过来,却因为早出晚归,撞见的人还真不多。 唯有几个见过的人说柏一潭似乎混的很好,开的是名贵跑车,人模人样,还有几次搂着妖娆女子上楼。 反正流言很多,说法很多,就是没有人知道柏一潭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其实在柏一潭回来后,他已经没有跟赵海儿那么亲近了。 赵海儿心里有点疼,自认那个对她说要拯救地球的哥哥不在了。 可是每回她上顶楼,都是她最后的慰藉,每当她犹豫着是不是该向下跳的时候,都是柏一潭给的回忆拉住了她的冲动。 至少,她曾经是有一个哥哥疼过的。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