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by大包子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镇守北疆数年的镇远大将军,有一宠妾绫儿,虽为妾室,却形同正妻,尊贵无比,独霸大将军专宠多年。
一x,这绫夫人失足落水后被救起,忽而忆起了自己16岁之前的记忆,只觉震惊异常,骇人听闻。

原来,她与她那夫君,竟是嫡亲的兄妹,且二人从小长在金陵言府,只她遭匪劫掠,大哥单枪匹马来救,她却失了记忆,只将自己认作大哥的侍妾……

六年光阴,她便是与她嫡亲的大哥,做了六年的恩爱夫妻,夜夜同床共枕,春宵缠绵,这,该如何是好?

簡體版1V1x古代甜文

001 言绫儿 <宠妾(骨科、1v1、sc、he)(大包子)|PO18臉紅心跳 001 言绫儿 天降瑞雪,铺得北疆一片白色茫茫。 镇远大将军府中,有一身穿绫罗绸缎的婆子,从四进的内宅里头出来,匆匆到了二门,对候在二门外的众丫鬟婆子小厮扬声道: “将军有令。绫夫人落水,乃新夫人下作手段所为,令杖责新夫人一百板子,新夫人丫鬟仆役一律杖责三十板子,统统发卖了出去。” 那刚刚过门还未一天,连个将军的面儿都还未曾见着的新夫人,穿着红色嫁衣,被摁在雪地里尖利的喊道: “冤枉啊,冤枉啊将军,绫夫人落水g妾身何事?妾身乃是金陵言家老太太亲赐于将军的贵妾,千里迢迢赶来服侍将军的,比起那不知哪一路出来的野女人来路正经多了,将军,将军您不能打妾身啊~~啊~~别打,别打~~~” 板子拍在皮x上的声音响起,这北疆苦寒,地域又甚为辽阔,她那惨叫声便是在这雪地里显得极为响亮,从外门直直传入了内门去。 地龙烧的暖烘烘的屋内,地板被下人擦得油光发亮,精雕细琢的龙凤拔步床上,有一美人儿身着白色单衣,身上搭着一床薄薄的锦被,微蹙着眉头侧身,又平躺了下来。 她的脸色苍白,乌黑的长发披散着洒落在枕上,更显脸若鹅蛋般小巧。 见她难受的动了,立即有小丫头捧着铜盆上前问安,道: “xx醒了?可还好?” 不等床上的尊贵人儿回应,丫头立即向外间喊道: “将军,xx醒了。” 立时,便有一道敏捷的足音,带着铠甲配件所发出的,那沉重又清脆的声响,从外间进了来。 躺在床上的言绫儿,立即抬起纤细的手臂,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心中难堪又难过,竟不想面见近了前儿来的男人。 “绫儿?” 男人沉稳的声音响起,他穿着一身黑甲,想是刚从军营回来,此刻是又气又急的坐在了言绫儿的床前,问道: “可有什么大不舒服?”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又有丫鬟站在外间恭敬道: “将军,城西、城东、城南、城北的大夫,一并十二人,皆是城中最好的大夫,都已经到齐了。” “让他们进来。” 言少卿传令,又探身下来,伸手拿开了言绫儿遮在眼上的纤纤素手,只低头看她,见她眼眸半阖,眼尾发红,料是在哭,便是柔声道: “先给大夫看看,你的委屈,为夫替你讨回来。” 金陵言家风光百余年,内宅那些个龌蹉,言少卿年少时候早已看得多了,他六年前离家,如今已是镇守了北疆六载。 而外头那打着板子的女人,正是金陵本家的老太太,念他已年过二十有五,却迟迟不曾娶妻,只有一名来历不明的宠妾,便自作主张的,在金陵替言少卿选了一名妾室,千里迢迢的送到了将军府上来的。 想起此女子的来头,言少卿便又是生气道: “她来之前,我就晓得会生出些事端,来了之后果不其然,不过一天时间,你就出了事,这女人是留不得的。” 002 不冤枉她 <宠妾(骨科、1v1、sc、he)(大包子)|PO18臉紅心跳 002 不冤枉她 躺在床上的言绫儿这才微微颤抖着眼睫,细声的回道: “许是我自己跌落的水,大......” 她依循着记忆,习惯性的要唤一声“大哥”,却是忽然双眸x热,念及这六年里,与大哥之间发生的种种,只觉羞愧难当,心痛如绞,恨不得一头撞死在了墙上才好。 有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被言少卿温暖的指腹抹去,他的指腹上全是这些年征战杀伐留下的茧。 听言少卿叹道: “若是自己跌落的水,这般委屈的哭什么?” 说话间,便有大夫背着药匣子进了内间,早有丫头将拔步床最外一层的帐幔放下,又有贴身伺候着言绫儿的小丫头,将绫夫人的手请了过来,露出帐幔,给那些个郎中把脉。 言少卿便一直坐在床边陪她,一双狭长的眸子里,全是疼惜的神色。 见得绫儿偏过了头去,只面朝着床铺内侧,不肯与他相见的模样,言少卿心知有异,却并不动声色。 他伸手,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着绫儿滑嫩的小脸,指腹轻揉她的眼角,哄着她说话儿,道: “那女人我已命人打了一百板子,打完后就发配到庄子里去,你只安心的养着,别想那么多,所有的事情,夫君替你解决。” “一百板子,怕是会没了命去。” 言绫儿闻言,终于肯正了头来,看着面前这自称为她夫君的嫡亲大哥,一时悲从中来,一串儿的泪水又顺着眼角滑落。 这好好的夫妻,今x之前,两人的x子可谓蜜里调油,恩爱缱绻,只她落了一回水,夫君便成了嫡亲的哥哥,这让言绫儿如何不悲? “若能教你不哭了,我看她没了命,也就没了命罢。” 言少卿低头,额头轻触她的额头,便是要来吻她的唇瓣。 却是被言绫儿偏头躲了过去,言少卿英俊的眉眼中闪过一抹讶异,抿唇,默不作声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柔弱女子。 她自失去了记忆后,从不曾抗拒过他的任何亲昵,今x这是怎么了? 恰在此时,幔帐外头的大夫已经把完了脉,只道: “绫夫人并不大碍,烦请将军放心,只恐是受了些许的惊吓,又是在这大雪天儿里落水,有些风寒征兆,这个待我等出去拿捏个方子,煎几幅药吃上几x即可。” “有劳大夫了。” 言少卿在幔帐内说着,让丫头取了铜钱,除掉诊金,几名大夫都赏了几吊钱,送了大夫出去。 彼时,那二门外头,大雪纷飞中,新夫人已被打的奄奄一息,身下红色的血,染着白色的雪,而经不过五十个板子,就已经没气儿了。 消息传进了内院,言绫儿已被言少卿扶着坐了起身,正在喝一碗姜汤,言少卿听了丫头的报信,只冷笑一声,道: “不冤枉她。” 他并不滥杀无辜,但也从不心慈手软,若是手中捏有确凿证据,宰杀一两条人命,于他而言也是常做之事。 为防内宅混乱,又怕绫儿生性不爱争抢,恐遭了那些恶妇们的欺负,这些年来,言少卿从不曾胡乱纳过一名姬妾,如今这一遭,还是言绫儿经历的第一回遭,却已经够觉言少卿震怒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