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雪寻梅》by翙翙生艺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他雪寻梅by翙翙生艺

原创 / 男男 / 古代 / 高x / 正剧 / 腹黑攻 / 美人受
腹黑流氓攻(蒋责)×嘴y心软傲娇受(殷道清)
蒋责:清儿,我们好好歇息…
殷道清:你…..哎!
踏雪谈事出真情,两人因为x路酱酱酿酿搞在一起;接着就情投意合、在古代谈起了恋爱。

 他雪寻梅第一章 初见

  第一章 初见

  旭和十年冬,东临大雪。

  东临城,满城风雪。

  雪花簌簌的从天上落下,整座东临城都在满天风雪的笼罩之下。

  是夜,大雪已停。

  冷厉的北风在呼啸,东临城在呼啸的寒风中依旧夜夜笙歌,莺歌燕舞。

  酒楼舞坊,人满为患。城内几里还听得见歌姬的袅袅歌声,伎子和座上宾的调笑声。

  在东临城内,天满阁里一片安逸。

  天满阁是东临城一处有意思的去处。背后势力是哪位权贵,无人可知。但,寻常百姓都明了要在天满阁寻滋生事,简直是自寻死路。

  天满阁在寻常百姓心里,俨然是个可远观不可进入的去处。

  但天满阁在这建筑精美的东临城内,似一处不打眼似的普通阁楼。

  天满阁

  徐掌柜正训斥着儿子:“你小子可给我机灵点!今夜有贵客到访,脑瓜子放聪明点,去外面候着!”徐子忙躬身陪笑道:“爹,您可给我宽心嘞”。两父子相视一笑。

  一辆简单朴素的马车在铺满了皑皑白雪的可供九车齐驱的官道上奔着。车夫在费劲地赶着马,冷冽的寒风像刀割似的刮在人脸上。坐在车夫旁的殷叶,往双手哈了口气搓搓手,仔细地掀开车帘的一处。探头进帘里对里头的人轻声道:“公子,还有不到一刻钟便到天满阁了。”

  只见车中坐着一位翩翩公子,车中人 一头如丝绸缎子般的乌黑及腰长发,用缠丝镂金冠高高束着。肤若凝脂,如剥了壳的滑嫩的x蛋般。饱满光洁的额头下,是一对斜飞入鬓的剑眉,殷道清缓缓地张开双眼,对殷叶点头示意,自己已知晓。殷叶告知完公子便缩着腰去,继续与车夫赶马。殷道清又阖上自己的双眼思虑片刻便又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天满阁 天字阁内。

   阁内一片暖和,似春x般,炉子的碳火烧得整个阁内暖烘烘的,仿佛与窗外天寒地冻的东临城形成两个对比。徐掌柜在一旁侍候着,跟着刚入阁中的主子趋步趋势地伺候着,边吩咐道:“东子,泡壶上好的碧螺春,端几盘刚出炉的点心,上天字阁!”何人能让天满阁徐掌柜如此以最高礼数招待伺候,只见来人,抬手解下肩上的玄黑色布满银色精致花纹的大氅,侍候在主子旁的蒋从接下大氅。戴着名贵扳指的手一晃而过,旋即入了天字阁内。徐掌柜赶忙跟上主子。

   只听天满阁门外,传来一阵马蹄踏雪声。一辆灰扑扑,不打眼的马车便停在门前。此车中坐着的,正是来赴约的殷道清主仆三人。

  此时,黑漆漆的天空还下着鹅毛般的大雪。

  殷叶和车内的主子告知一声,便掀帘,请主子下马,只见着一位身披月白色绣满红梅斗篷,头戴兜帽,不见其容的清雅公子下马,慢步进入阁中。天满阁伺候的小二满脸堆笑赶紧迎上来,殷叶便朗声应道:“天字阁!”

  小二东子忙正色道:“里面请,贵人。”便知这是上头吩咐下来说的贵客,领着殷家主仆去往天字阁内。

  天字阁内,幽幽茶香盈满雅阁。

  蒋责危襟正坐着,散漫地尝着茶。只见一只小麦色,孔武有力的手端着茶,热气涌上蒋责刀刻般的眉眼。蒋从满脸正色地站立在旁,如一尊黑煞神。徐掌柜正仔细着和自家主子禀告最近天满阁收集的有用情报。此时,阁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徐掌柜便噤了声,去开阁门。蒋从也健步跟上。阁门一开,殷叶便沉声道明来意:“蒋二爷,这是我家公子!”

   蒋责仍坐在原地,不甚在意的尝着茶,抬眸望去。可见一只骨节分明的白皙修长的双手掀开头上的兜帽露出真容,殷道清面色清冷,双眸淡淡对上蒋责望过来悬崖黑渊似的眼眸,眼中隐藏着一定的掠夺感。蒋责内心轻轻一动,继而站起身来招待这位“贵客”,殷道清平淡的声音传来:“蒋二爷,久仰大名。在下殷府公子,殷道清。”殷道清报完家门后,便屈身坐下,徐掌柜忙给贵人倒上茶。蒋责轻轻一笑,这一笑似积雪消融,春x来临般,沉声道:“殷公子,说笑了。”继而又望向对面的殷道清。蒋责示意徐掌柜等人退下,便是连蒋从也要退下。殷道清见如此情形便也回眸示意殷叶也跟着一起退下。殷叶眉头微皱,面露一丝担心,片刻后便消失不见般。跟着众人一起退下,徐掌柜合上阁门。

  天字阁内,唯蒋责与殷道清两人在内。

  
 
 他雪寻梅第二章 夜谈

   第二章 夜谈

天字阁内,蒋责和殷道清面对面坐着品着这上好的碧螺春。但二人之间的氛围似这东临城的寒风暴雪般,远远的遥遥对坐在这雪山之巅。

谁都未先开尊口来提来天子阁的目的。

终是,蒋责似认输般打破两人之间沉默冰冷的处境,放下手中把玩的茶杯,沉沉一笑,这笑带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善意。蒋责磁性的低沉声音传进正颔首喝茶,神情淡漠的殷道清耳中,殷道清不急不慢地放下茶杯,抬首对上蒋责望过来玩味的眼神,两人的眼神在空中对撞,殷道清也没有在蒋责愈发认真的目光下败下阵来,依旧淡淡地对视着蒋责的双眼。

“殷公子,此番前来可是有何目的?”

殷道清内心想着:这老狐狸怎会不知我来这天字阁与他夜谈是何目的。

殷道清悠悠扬起唇角,“蒋二爷,在下是来谈生意的。不知蒋二爷意下如何?”言下之意便是蒋责如若愿意,便继续谈下来。不愿,便如何。两人心中自有成算。

蒋责似被这一笑,勾起了兴致。“殷公子,不妨说来听听是什么生意?”

殷家先前酿得一批呈上宫里的殷华酒不慎被歹人给毁了。殷父知晓后便气上心头,大发雷霆,便要寻殷道清问罪,在家中已怒不可喝地训斥了殷道清一顿,险些便动了家法。家中的酒庄自打殷父数年前交由殷道清,便是殷道清一手打理。殷道清如吞了x连般,有苦说不出。殷道清知晓时,当即便被气得连连冷笑出声。便知自己千防万防到底是没防住,被人狠狠地摆了一道,咬着牙根对着家中某一西南方向重重吐出一句:“是我小瞧了你们母子俩了!”计算一番后,便迎上殷父的怒气。成算一番,想起了这刚下江南且渐渐有些名堂的新晋酒坊。殷华酒在江南地区已是酒坊业的巨头,且其他酒坊也不及自家所酿的殷华酒。而对这声名鹊起的扬酒,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亲自去尝了扬酒,一尝便知这酒能和自家所酿的殷华酒不相上下,殷道清不知是喜是忧。遂而,约了酒坊的主子。却不成想这酒坊的主子不是面上那么简单。

“殷某,要跟您进一百坛酒。不知,蒋二爷可否有这一百坛?”蒋责听闻这殷小公子递上了名帖后,就早已吩咐手下人去打听了一番。了解了殷家私密。蒋责内心轻笑,这小公子面上虽“不近人情”,看着做事老道,但此番一见,在蒋责心中,殷家小公子便是如这猫儿般有趣,让人起了逗弄的心思。蒋责心中痒痒的,便逗弄起殷道清。

“殷公子,要这一百坛。酒坊中也不知酿没酿,蒋某得回头问问底下人可否酿了这一百坛。若殷公子诚意足,这一百坛便是有的。”

殷道清一听,便知要从这老狐狸手中,进这一百坛酒,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不过,他早已有对策。

殷道清颇有诚意地道出:“若蒋二爷愿给殷某这一百坛酒,殷某便呈上二爷酒庄的酒。”殷家是皇商,这份举荐对于行商之人来讲,这是个给自家酒坊壮大发展的机会,以后便是有这数不清的银两进账且赚足了名望之事。对行商之人,是天大的好事。

任是道行再深的老狐狸知晓了此条件,也会心动不已。

可令殷道清没想到的是,蒋责对此似乎满不在意,把此机会当做寻常做生意般。殷道清不仅心中生疑带些急切。

蒋责心想:殷家小公子这是把自己当成了寻常行商的。不禁讪笑。看他长得如此合自己心意,便应下他也无妨。呈上不呈上,自是无所谓。

“哦,蒋某看殷公子诚意十足,这一百坛酒便是有着落的。”殷道清有些微的放松,但耳边又传来了磁性男声。“但若要这一百坛酒够数,望殷公子能应下蒋某来x的请求。”看着蒋责脸上志得意满的神情,殷道清后槽牙不禁一疼,这老狐狸简直是趁火打劫!但眼下也无他法,只能应下这个来x不知是否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要求。再次疑虑丛生,这蒋责用来这一请求到底有何用。来x若是令自己为难,便当今x应下的这一请求不复存在。

蒋责道出后,也不甚注意殷道清脸上是何神情。自顾自的敲着桌面。

片刻后,殷道清思虑过后,便似狠下心来,下定决心般道:“那便依了蒋二爷所说,来x若蒋二爷有需殷某之处,殷某定不会有所拒绝。”

蒋责一听便知鱼儿上钩了,扣着桌面的手便重重一扣,似尘埃落定。带着打了胜仗般的豪气一笑,道:“那这一百坛酒,便是尽数,且安全无虞交到殷公子手上。”

殷道清便知,此事成了。

此次天字阁一行,便是来对的。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