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夜莺》by焦糖起司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囚禁夜莺by焦糖起司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x / 正剧 / x有 / 虐心
主攻视角/受追攻
攻无情/受偏执/有非典型SM情节/1v1/he
美攻美受/受双洁
接受以上再看

 第一章 意外

  戚砚从混乱的梦中惊醒,猛地睁开双眼,却发现眼前还是一片漆黑,缓了片刻才发现不是因为夜晚,而是双眼被严严实实地缚住了。
  “醒了?”突如其来的声音略惊到了戚砚,能听出来是来自很近的地方,甚至还能感受到对方说话时呼出的微弱气流。
  “怎么回事,绑架?”戚砚皱着眉艰难地动了动被绑住的双手双脚,庆幸对方没有把嘴也封住,“你想要什么?”
  听到这话,对方轻哼了一声,语气甚至是有些愉悦的,“我想要什么?我想要你就给吗?”
  戚砚顿住了,没有说话。
  这个说话的语气……似乎有些耳熟。
  他尝试着开口唤了一声,“祝允?”
  “这就认出来了?”祝允仿佛惊讶地啧了一声,却没什么更多的动作,“既然这样,我就不多说废话了。”
  “你到底……”戚砚这时候才感觉到,自己穿的衬衫似乎被解开了扣子。
  祝允……很好。
  戚砚从知道被绑架之后心中第一次泛起波澜。
  祝允轻笑着打断了他的话,“我要做什么,接下来你就知道了。”
  戚砚听着不远处传来细碎的声音,恍然想起了自己之前好像拒绝过祝允的追求,但当时祝允也没有更多的纠缠或伤心,表现得非常平静,后来——
  后来两人就成为了朋友。
  ——至少他单方面把祝允当成朋友。
  眼下这个情况,却推翻了他之前的认知。
  不难判断,这是一场预谋已久的“绑架”。
  戚砚感受了一下嘴里的苦味,大概是一点点剩余的安眠药的味道。不用回忆就知道祝允应该是在昨天的酒会上下手了。
  但目前为止,戚砚并不觉得愤怒或是危险,只觉得荒唐——祝允的这种行为,在他眼里就像是要不到糖吃的小孩,强行用各种幼稚的方法引起大人的注意,要为自己“讨回公道”。
  太荒唐了,也很可笑。
  戚砚几乎忍不住嗤笑出声——但他还是忍住了。
  现在还不是最佳时机。戚砚又隐晦地动了动被绑住的手。
  “准备好了吗?你应该知道我会做什么吧。”祝允凑近戚砚,压上了戚砚的身体,有些亲昵地用手指点了点他鼻尖上的一颗小痣,流连似地顺手轻抚了一下他的脸庞,几乎用气音在说话,“开始了。”
  饶是再不在乎,戚砚这时也忍不住心脏紧缩了一下。
  他一向很讨厌这种不在自己掌控中的局面。
  祝允大概是在看着自己,戚砚轻轻抿了抿唇。
  “你真的很好看……”祝允几乎用着迷恋的语气,可能是不再压抑,“你只能是我的!”
  戚砚感受到祝允的手轻轻搭了在他的x肌上,暂时没有下一步动作。
  “昨天方澜的生x会,有个找你喝酒的小妖精,你理会他了。”祝允用着威胁的语气,却又像在撒娇,“你居然理他了。”
  手缓缓下移,似触非触的感觉很是要命,即使自己没有那个意思。木由子
  戚砚仍然没有说话,颇觉无语,必要的社交礼仪也能让这个人想这么多。
  “他穿成那个样子,明显就是为了勾人。”祝允轻声说着,眯起了眼睛,“你都没有拒绝。”
  那只作乱的手强势地伸进衣服里面,抚过戚砚的腹肌,然后是人鱼线,最后顺着摸到了腿间。
  “这是惩罚。”祝允忽地握住了他的性器,然后那只手开始缓慢地动作,“你只能有我一个人,你怎么可以理别人?”
  “你只能是我的……”
  “只有我能对你做这些事啊,我这么爱你。”
  他居然敢说爱这种话。戚砚心想。
  即使再怎么拒绝,有些生理反应实在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那就太反人类了。
  但幸好——就到此为止吧。
  “够了!”戚砚似是忍无可忍地出了声,他终于挣脱开了手上的束缚,猛地一把推开了身上的人,也顺手扯下了眼睛上绑着的布条——一条领带。
  久违的光线有些刺眼,戚砚不适地眯了眯眼,看向跌坐在床上的祝允。祝允仿佛是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那样在原地没动,有些茫然地望着戚砚的方向,柔顺的栗色卷发服帖地垂在脸庞,配上那张天然带着无辜表情的娃娃脸,好像被强迫的是自己一样。
  他手上还带着一些刚才沾上的液体,身上一丝不挂。
  他们所在的这个房间很大,却只有一张床和占了一整面墙的开放式储物柜,厚重的窗帘遮住了窗外的风景,暗色调的空间里只有一盏顶灯发出刺眼的白光。
  门也是锁上的。
  想也知道,这房子肯定是祝允特意弄出来的,自己应该出不去。
  看到储物柜里放的东西,戚砚总算是久违地生出了一些额外的情绪,那情绪有些复杂,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强行压下了生理上的不适,戚砚解开了腿上的绳子,又把目光放在了祝允身上。
  祝允像是终于回过了神,调整了下坐姿,一手撑着自己的脸,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并没有意外的神色。
  “没想到你这么厉害,这么轻易就挣脱开了。”
  戚砚翻身从床上下来站直,并不想跟祝允多废话,“看起来不是没想到。”
  “是吗。”祝允语气轻快,目光还饶有兴致地流连在他身上。
  “我可以不跟你计较这件事——既然没有真的发生什么。”戚砚维持着平静,语气也是冷漠的,“现在,让我走。”
  “想都别想。”祝允忽然激动起来,“你想跟我划清界限?我绝不同意!”
  “祝允,不要得寸进尺。”戚砚呼吸略重了重。
  “阿砚,我这么爱你……”祝允又变回了微笑,目光转向戚砚的下半身,暗示道:“现在都这样了……你不想吗?我保证,会很尽兴。”
  戚砚没吭声。
  “那我答应你,好不好?和我试一次吧,只要一次,做完就可以走。”
  戚砚看了祝允片刻,眼神变了一瞬,最后又平静下来。
  “好。”戚砚一手抚上祝允的头,微微倾身凑近了他的耳边,落下一缕染成墨蓝色的长发,他用上了最温柔的语气,却在祝允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残忍的表情,“试一次。”
  祝允知道戚砚的改变是为什么。
  只要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祝允白皙的面颊就透出一片不正常的红晕。
  祝允一直都知道,戚砚长得非常漂亮,也许用这样的话形容一个还挺高大的男人不太合适,但确实找不到更准确的形容词了。
  戚砚肤色很白,自然光下都觉得有点苍白,但现在可以看到他身上那层薄而匀称的肌x,就压下了一点这种苍白带来的脆弱感。
  这是一种特别的美。祝允非常喜欢。
  况且现在这种美只对自己展现。想到这点祝允就异常兴奋。
  戚砚说完那句话就没再多说一个字,目标明确地走向了那面储物柜。
  祝允的目光追随着他,呼吸愈发c重——他在期待。
  毫无疑问,他小小地调查过戚砚,虽然这有点困难,但这点困难比不上自己想要他的心。
  他知道,戚砚有一些小癖好。
  小癖好当然没有什么不好的,他都会让戚砚满足。
  戚砚没有多看,只随手抽了一根银色的特制皮鞭,回身站到了祝允的身前。
  他看到那面储物柜的瞬间就知道祝允大概查过些什么了。
  “这么期待吗?”戚砚扬起嘴角,语气轻柔,宛若情人耳语。
  但笑不达眼底,他眼神是冰冷的,那不是看情人的表情,甚至不是看一个人。
  可能是看着一件死物。
  祝允就这样没出息地y了。
  戚砚当然看到了,似乎轻笑了一声。但那太过短暂了,祝允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听错。
  “知道说些什么吧?”戚砚拍了拍祝允的脸。
  

 第二章 小狗(h)

  “主人。”祝允跪在了床上,眼神热烈地看着戚砚。
  戚砚明明对他做着侮辱性的动作,但越是这样,他就越兴奋。
  戚砚还是那样站在床边俯视着他,没有说话,手里的皮鞭有轻微的晃动。
  “我是您的狗,我做错了事,请您惩罚我。”祝允眼里的光越发明亮。
  戚砚微眯了眯眼睛,长而密的睫毛颤了颤,就像有一只猫在祝允心里挠了一爪子。
  “啪!”
  戚砚单手拿着那根鞭子,毫不留情地挥打了祝允一下,突兀的红色鞭痕瞬间在祝允身上蔓延开来,而他的另一只手则慢条斯理地扣着衬衫的扣子。
  祝允看到他这样忍不住重重地喘息了一声。
  直到戚砚终于扣到最顶上的扣子,祝允不知道挨了多少下鞭子。
  细密的鞭痕纵横交错在祝允的身上,有一种凌虐的美。
  尤其是现在戚砚全身的衣服都穿得整整齐齐,禁欲又冷淡,而祝允全身赤裸着,被c暴对待后却越发情动,根本压抑不住身体的反应。
  “主人……”祝允说话的时候几乎忍不住呻吟。
  “主人……帮帮我,求您了。”
  “啪!”戚砚闻言却又冷漠地抽了他一鞭子。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帮你?不过是一条狗。”
  “狗是没有资格享受xx的。”
  祝允霎时抬起了头,泛着水光的眼睛紧紧盯着戚砚。
  明明是情动不能自抑的模样,眼神却是盯着猎物的势在必得。
  “主人,您说得对。”
  “但我做得这么好,是不是可以有奖励……”
  戚砚皱了皱眉,收起了鞭子,转身走向储物柜拿了一个跳蛋。
  “好,奖励。”戚砚脸上终于浮现出真实的笑意。
  不管那笑容的意义是什么,祝允看到后瞳孔紧缩了一瞬,差点就在那种目光的注视下xx。
  “自己来。”戚砚把跳蛋扔在了祝允身旁。
  “是,主人。”祝允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拿起跳蛋,想也没想地就要塞进自己的后x。
  戚砚就这样看着他,轻轻捏了捏手里的遥控。
  没想到跳蛋的塞入很顺利。
  粉色的跳蛋挤入原本并不是用来做情事的位置,在泛着红色的软x中缓缓推进,直到完全没入其中,只剩一根细线延伸出来,留在空气中。
  看来是之前已经做过了扩张……是自己昏迷的时候?
  戚砚心里泛起一种说不清的情绪。
  真是一条好狗。
  “嗯……”祝允重重地喘息着,塞入跳蛋的时候他不可避免地碰到了后x的敏感点,伴随着此刻汹涌的情欲,根本招架不住。
  他渴望着戚砚,渴望着他能怜悯自己,给予自己抚慰。
  但戚砚肯定不会随他的意。
  他只能用那种x漉漉的可怜目光凝视戚砚,浑身散发着引诱的气息。
  ——就好像在说,来贯穿我。
  戚砚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按下了手里的遥控开关。
  “不许用手碰前面。”他残忍地开口要求。
  跳蛋发出嗡嗡的声音,祝允的身体就在这震动中弯曲起来,他快要到达顶点了。
  其实也根本用不着前面吧。
  在这样连绵不断的快感里,他连眼泪什么时候淌满了脸颊都不知道。
  这对于祝允来说大概是一种与众不同的折磨。
  这既无关身体——毕竟并不算痛苦,也无关情感——毕竟戚砚并不爱他。
  只是想到戚砚在看着这样的自己,想到是他控制着自己身体里这源源不断的情热,他的心里还是会泛起细细密密的疼痛和甜意,这种疼痛诠释的是他可望而不可即的追寻,而疼痛中的甜蜜来自于戚砚的妥协。
  你要如何打动一个根本不喜欢自己的人,而这个人甚至可以说不喜欢任何人。
  祝允早就知道这一切,但他越是清楚,就越是不会放弃。
  如果不能得到戚砚的心,那就从身体入手。
  你看,现在不就是踏出第一步了吗。
  下一步,他一定会让戚砚喜欢上他的身体。
  他知道,戚砚骨子里有着深重的掌控欲,而这一点,在戚砚完美的伪装下只有他发现了。
  想到这里,祝允撑直身体,动了动唇好像要说什么。
  而同时戚砚抬起一只微凉的手抚上了他的x。
  就是这样的一瞬间,在戚砚碰到祝允的那一瞬间,祝允终于没有忍住。
  xx中祝允的意识是混乱的,那种快感无法抑制,他也不想抑制。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戚砚伸出来的那只手上沾上了自己s出来的一些xx。
  看得出来戚砚已经很快地躲开了,但距离太近,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殃及。
  这个画面让祝允又呻吟出声,如果不是在不应期他肯定又y了。
  “祝允!”戚砚的声音里隐含着怒火,是不敢置信祝允敢自说自话地xx。
  他觉得自己还是对祝允太好了。
  一条狗怎么敢在主人没有同意的情况下自作主张?
 “xg净。”戚砚伸出手,几乎一字一顿地说着。
  祝允似是不敢相信地抬起头,又近乎虔诚地吻上那只白皙修长的手。
  他红润的唇微微张开,伸出舌头一点点x去被污染的手指上白色的液体,缓慢又温柔。
  一根根被西西x过的手指在灯下泛着水光,祝允忽然含住了其中两根,舌头微动,包裹住那两根手指,推拒又吸吮,像是模拟着性交的动作。
  戚砚又露出些许不耐的神色,但并没有拒绝他。
  祝允得到了“首肯”,越发卖力地伺候起他的手。
  似乎有微微的痒意在心底蔓开,这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以前戚砚也不是没有和别人玩过这种“游戏”,但这次不同,要说到底有什么不同……他也说不上来。
  戚砚最后把原因归结于祝允异常的乖顺。
  ——以前的那些人,要么扭扭捏捏放不开,要么临到头又后悔。
  他心里很清楚,祝允不会。
  祝允的表现是在说,他几乎把自己当成了他的神。
  这让戚砚的控制欲第一次如此高涨,玩不坏的玩具谁不喜欢呢。
  于是戚砚用这些开胃小菜招待了一下他听话的小狗,表面上冷淡至极,心里却是渐渐兴奋起来。
  戚砚意识到他有些失控,没有拒绝祝允就是这种情绪的具象化,但此时此刻,他头一次默许了自己的失控。
  感觉意外的并不坏。
  偶尔的放纵有利于身心健康。戚砚给自己找借口。
  他看着祝允白皙的脸颊上露出沉迷的神色,情欲染红了他的眼角,嘴唇上沾上了一点x到的白浊,很色气,也很诱惑。
  这是一场能完全沉浸享受的盛宴。
  戚砚选择性遗忘了起初的不快,打算好好这享用送上门的美味。
  他从祝允嘴里缓缓xx手指,慢条斯理地擦拭着它们,然后无视了祝允欲求不满的眼神,再一次转过身。
  这次他从储物柜里拿了不少东西。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