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熬》by蓬舟客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难熬(校园abo)by蓬舟客
原创 / 男男 / 架空 / 高x / 正剧 / 校园 / 暗黑
划重点:本文主救赎向,先走x,后xx走情节。1V1,双洁。

“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今天告诉你,只是想做个了断,不求别的。”
余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计划外的话,他想要伸手摸摸自己的喉咙和嘴唇,但是两只手像是被人死死摁住一样,怎么也抬不起来。
他像是一只案板上的鱼,被动地等着面前的司季决定自己的去留。
事已至此,他只求司季说一句“我不喜欢你”就够了,然后继续各自的生活。
前尘往事万万不能再提了。
可偏偏司季摸着下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吐出一句:“真巧,我也喜欢你。”
一颗炸弹轰的一声落在余意的梦里,砸的余意头晕眼花。
余意觉得自己像是跌入一个万花筒,只是这万花筒不管怎么转,都是司季的样子,上下开合的嘴唇, “我也喜欢你”这四个字在万花筒中回荡、反复刺激着余意的耳膜……

满嘴x话变态alpha司季 & 阴郁克制(不是)没安全感omega余意

双向暗恋终成眷属,俩神经病互相救赎。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he,he,这篇文一定he

 01怎么,想x我吗

【“我喜欢······你······啊,哈,轻一点······”余意承受着来自身后的撞击,断断续续地说。

“宝贝儿,我也喜欢你,嗯哼······不喜欢你,为什么要x你······哼······别夹那么紧。”司季右手掐着余意的腰,伸出右手啪地打在余意xx上。

余意被那一声脆响打得浑身一颤,身前的xx一抖······】

余意一边听着自己隔壁房间的水声,一边紧盯着自己面前的电脑核对自己的稿子。

没错,omega余意用了自己和自己喜欢的alpha的名字写了小x文,而且这个alpha现在正在旁边的屋子里洗澡。

“喂,余意,我洗完了。”隔壁房间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余意慌忙地点了发布,随后关上界面,合上电脑,他抬起头,正看见倚在门边的司季。

这家伙现在浑身赤裸,从头到脚都x漉漉地,头发上的水滴顺着发丝落在鼻尖,又从鼻尖滴在身前的x肌上。

余意顺着司季x前的两点向下看,他身下尺寸惊人的那活儿经过了浴室里温水的撩拨还在空气中挺翘着,xx上一滴可疑的液体被颤巍巍地举在空中。

x,真想x他。

司季勾着唇一笑:“怎么样,意意想x我吗?”

“我······开什么玩笑?我可是个omega。”余意慌忙移开自己粘在司季身上的视线,把手边的电脑放进电脑包,起身走到窗前拉上窗帘。“在我回来之前,麻烦你穿上衣服。”

说完,他逃也似的拎起自己的背包走出寝室。

余意和司季从高中开始就是室友,大学进了同一个学校的不同专业,还是室友。

“余意,这是惊人的缘分,我们必须打一x庆祝一下。”余意第一次在宿舍门口看见司季的时候,司季说。

当然没有打一x,但是自从上了大学,余意做春梦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从前高中一个寝室的时候,至少屋里有四个人,除了余意和司季,屋里还住着两个beta,中和了不少暧昧的空气不说,司季顾及着另外两个人也不那么放肆——至少洗完澡不会光着身子在其他人面前瞎逛······

想到这儿,余意的双腿又夹了夹自己x漉漉黏糊糊的x口,跺跺脚朝着生物系的教学楼走去。

A大的生物系作为校内最有存在感的学科整体散发着一股高贵冷艳、生人勿近的气质,包括系内的教授。

“下次,让余欢给我就可以了。”

x昏实验楼的楼道里空荡荡,一个没被标记过的omega和一个alpha,被人看见难免要说点什么。

秦骋端着胳膊,木头一样的脸纹丝不动:“欢欢最近有个论文要交,怕是没时间,哥还是直接过来拿吧。”

他用食指顶了顶眼镜,看着余意的表情活像是在看一堆实验数据。

余意被秦骋的一声“哥”吓得猛地一激灵,攥了攥手里的牛皮纸袋:“那个······我妈说让你周末回家吃饭,你跟余欢商量一下。我一会儿还有课,就先走了。”

“喂!”

“嗯?”余意转身看看秦骋“有什么事儿吗?”

“没什么,用药的时候注意点,找个安全的地方,毕竟······这药不合规定。”

余意莫名其妙地看了秦骋一眼:“放心吧,我也不是第一次了。”

 02首次发情

余意分化成omega已经有三年了,但是他至今还是个xx。

十七岁至今,每半年一次的发情期,余意都是靠药物和xx度过的。

上了大学以后,余意的妹妹余欢交上了男朋友,是个生物系教授,有了生物系教授秦骋的特效药之后,余意的发情期就好过了很多,但是余意还是忘不了一个人被关在小黑屋里度过发情期的时光。

拉着窗帘的小屋子里,四周黑乎乎的,只有一盏小夜灯在狭窄的空间里散发出微弱的光,一针又一针的抑制剂通过冰凉的针头被余意颤抖着的手推进皮肤,真凉啊。

余意把手里的针管丢到一边,纤细的手颤抖着伸向自己xx的x口,没有人抚慰的地方不住地冒出xx,冰凉的双手顺着自己大腿上的xx摸上颤抖着的花核揉搓着,另一只手大幅度上下撸动着自己秀气的xx。

“不够,要xx去······嗯······”余意的眼前浮现出司季略显凌厉的脸,咬着下唇、并紧自己的食指和中指xx去“哈······还想要,司季······还想要······后边也想要······”

太羞耻了,想着别人的alphaxx的那段x子,余意觉得自己简直比撅着xx求x的小婊子更x荡。

由于现代社会发展,人们分化得普遍比较早,相对应地,发情期也来得早,但是不是每个omega发情的时候都有伴侣,各式各样的抑制剂和临时伴侣应运而生。

余意也曾经考虑过找个alpha做临时伴侣陪自己度过那漫长的七天,但他知道,再钱货两清的交易都会在自己的人生留下痕迹,何况是事关自己的一辈子的alpha的选择。如果对方在这一个周里控制不住标记了自己,那就更麻烦了,与其为别人的意志力承担风险,不如自己一个人来的g净利落。

往明面上说,余意不愿意相信任何一个alpha。

所以,在那漫长的七天里,即使是把自己能咬到的地方全都咬得血x模糊;即使自己妈妈在门外声嘶力竭地哭,一声一声地喊着:意意你开开门,让妈妈看看你;即使是被一阵阵汹涌的情潮欲海吞没到几乎失去理智,余意都只会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抱住自己不住颤抖着的身体,看着自己面前遍地的纸巾、注s器和道具不住发抖。

夜晚来临时,持续安静的环境又格外可怕。

晦暗无光的房间里待着的那几天,余意总是格外频繁地想起司季,司季身上淡淡的红酒信息素的味道也在余意的记忆里被无限放大,黑暗里,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去找他!去找他!求他x自己!快,就这么撅着xx找他!带着一身xx找他!

管他有没有心上人,老子就是要用自己不断流水的xx把他夹s!

于是,在仅有的一丝理智的阻挠下,余意咬得更狠了,秀气的手腕上的伤口又深了不少,沾满了xxxx的手指更加用力地在自己xxxx着,发出让人脸红的噗嗤水声。

耳边似乎响起司季的声音:“小x货,自己玩爽吗。”

发情期,对于其他有伴侣的的omega来说或许是一场盛宴,对于余意来说,更像是一场试炼,像是蟒蛇褪皮,像是凤凰涅槃,是一个必经的过程。

当这场试炼结束时,余意会撑着疲惫又伤痕累累的身体躺进放满热水的浴缸,狭小的水域温暖着余意每一寸皮肤、浸入余意身上的每一个毛孔,冲洗这自己身上几乎已经凝成固体的xx和xx的混合物,当一股股水流肆意地撕咬着余意身上的每一处伤口的时候,余意竟然觉得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被救赎的快意。

拉开窗帘,穿着g净的衣服站在阳光里抱抱七天没见过的妈妈和妹妹,失而复得的满足感大约也是通过试炼的奖品。

第一次度过发情期回学校上课的时候,全班的人余意的表情都像是看个凯旋的将军一样,唯独司季,侧着身子撑着头看向窗外浓绿的树荫,手指骨节有些发白。

余意想起发情期时的x靡不堪的自己,红了红脸,并没有主动和司季搭话。

后来余意才知道,自己发情期的那段时间,余欢每天课间都溜去隔壁班找x良哭,趴在走廊的栏杆上,肩膀一抖一抖地,向来爽快不娇气的余欢被吓成这样,一时间在很多人都没分化的班级里造成了不小的恐慌。

放学后,余意听着x良这么说的时候,想起司季看向窗外的身影,下意识地拉了拉衣袖,笑着对x良说:“余欢这人就是喜欢大惊小怪,嗯······或许是因为自己也是omega所以自己提前开始害怕了。”

从余意和x良身边路过的司季一手揽过x良的肩膀,手腕一抖,不露声色地往x良身后的背包里塞进一盒药。

余意这个人真变态,余意伤痕累累地度过自己人生第一个发情期的那年,司季对x良说。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