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获至宝》by嗜睡小师妹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如获至宝
作者
嗜睡小师妹

內容簡介
1v1,甜甜蜜蜜,双C。
“你在闹,他在笑。”这是我最喜欢的状态。
一直想写一个肆无忌惮玩闹的甜宠故事。
于是就不断飞出了很多片段。目前正在努力将所有片段整合起来。

这是一个满足一切幻想的穿越故事。希望大家喜欢~~各位看官,我们慢慢来讲哟~

简介:
明明是好心救人,自己反倒摔下山崖
醒来时,是一个江湖
怎么说她也是个心地善良又积极向上的好人啊,怎么是这样的回报?
可是,
遇到这个男人后,就不想回去了。
这个人明明背负苦衷,却任凭误会。
家人朋友,都一肩承担。
无欲无求似的,叫人心疼。
那张俊脸,也不怎么笑。
不行 不行,好想爱他!好想疼他!好想护着他啊!

老天爷说,
你看,好人有好报。
让你如获至宝。
不亏吧。

女性向甜文穿越

第一话 入江湖
黑夜的时候,四处寂静,只听得夜间虫鸟的叫唤声,和风叶之间的刷刷声。此刻,也只有些许灯火与星光大约能捕捉到一道人影在云月之间,飞檐走壁。

这道人影肩上此刻还背着一个几乎等身的包袱,可行走飞跃间,气息平稳,一瞬,便窜进云雾中,叫人以为是夜里眼花,看到了什么飞鸟走兽。

在包袱里被反绑的少女,觉得自己一路在这个人肩上颠着,都快要吐了,可是她被点了x,无法自主动弹。

来这个世界已经三个月了,这个世界,她简称为江湖。因为这里的人和她所认知的武侠世界相似,能飞檐走壁、刀光剑影。她费了好一番力气,去理解她的穿越,她也算是倒霉,爬山的时候能遇到了想不开的小姑娘轻生,她好心救人,拉了小姑娘一把,不料,自己反被重力所累,坠落山崖。她也是不争气,在坠落的中间就昏过去了,反正醒来时,被救于一个鸟语花香、云雾缭绕的山庄中。

不过山庄中的x子也算闲散,前一个月她只是养病,皮x伤好的七七八八,后两个月想着要寻找回去的路,但都没什么结果。

好不容易稍稍适应了一些,今夜又不知倒什么霉,莫名就被x了麻袋,一路被掳走。

……

终于感觉到一个力道,将她放下,但没有摔疼,xx下有软垫的感觉。可是麻袋还没解开,她只能从麻布的纹理中窥见一些光亮和人影。

“你还真去掳人了!”是个女子的声音,语气里有着不悦和鄙夷,“让主上知道,你就等着挨揍!”

“切,你不是也说么,我们主上老让那女人牵着鼻子走,每回她灵山门有什么事,哪次不是我们暗中相助!可哪一次,那女人给了好脸!我们主上对她算是千依百顺!她呢!什么时候给过好脸!我气不过,趁夜就将她一蒙,掳了来,等她成了主上的人,看她还犟!”

这男子的声音听起来是个直肠子。但是,这位大哥啊,你掳错人了。她能说什么呢,人要是倒霉起来,分分钟穿越的事,她对这种事都免疫了,麻袋中的少女暗叹。

“我真是嫁了个猪脑子!”女子声音叹道。

“娘子别气,气着身子,小心娃娃。”

门吱的一声,开了,两人都禁了声。

“这是什么?”

这个声音带着淡淡的沙哑,磁性如玉,少女看不见来人的脸,但光听声音,居然能脑补出一个绝世美男来,也算是服了自己。

“主上!魏羽他自作主张,叨扰了……婉音……姑娘……”女子想打圆场。

因为视线被遮,此刻听觉就变得敏感起来,总能听出两人在说道婉容姑娘时有一种怨念。

“你上灵山掳人?”声线渐渐低沉。

呀,这男子的声音怎么这么好听,连生气,声线都这么性感。

“主……主上……我看婉……婉音姑娘与主上之间总不能一直这样,灵山那不让好好说话,不如这里清净,我便去请……”男子话语一半。

“解开。”他说。

少女一愣,心口怦怦直跳,这好听的声音,会是怎样一张脸呢。

等了一会儿,

头上的捆带松了,麻布渐渐下滑,突来光亮刺了眼,少女本能的地眯着眼,又想要好好看清来人。努力睁开眼时,视线所能触及到的影象缓慢地清晰起来……

他轮廓分明,眉眼如画,浓密纤长的睫毛下引着一双能滴出水来的星眸,却深邃无温,可凉人心。高挺的鼻梁而下,一张粉色诱人入胜的薄唇,白皙的俊脸,若不是那浑然天成的寒意,真是想让人上前偷摸一把,唤一声美人儿。

少女痴愣,这三个月来,她不是没有见过好看的人。可那小说书中的才有的人物,恐怕也就只能及其一了, 本能地冲他一笑,他拧眉转眸看向一旁那个叫魏羽的男子。

男子一见,大惊,“姑娘,你是谁!”

呃……她被点了哑x,说不上话。

“你个笨蛋,还掳错了人!”一旁有着孕肚的女子敲着丈夫的脑袋。

少女忽的感到身子里血液一阵复流的感觉,本能咳嗽出声,大口呼吸着,想来是一旁的男子替她解了xx,“咳咳…….”

“姑……姑娘……你……你怎么在婉音姑娘的房里!”魏羽x着脑袋,一脸委屈。

少女苦笑不得,大哥你还委屈?“你说的那个婉音姑娘,我不太熟,不过你今天看到的房间嘛……..三个月前我就住那里了。”

看来是情报有误,魏羽一脸懊恼,抬眸就见自家主上寒烈的眼眸,长睫羽半敛去眸光,薄唇紧抿。

咚——那个叫魏羽的男子跪地。

少女一惊,不是没见过电视里跪地行礼的,可是真真就在眼皮底下,还是觉得很不适应的。

“属下办事失力,请主上责罚。”

少女转头看去那冰山美人一般的男子,乖乖,侧颜也这么好看,线条所能勾勒地地方都写着迷人二字。他感知到她的目光,侧眸瞧了她一眼,小东西嫣然一笑,他又褪回眼眸,看着魏羽,“你所谓的失力,是指掳错了人?”音域又低一分。

偏偏跪地的愣头青居然还点了头,少女惊眸,这位大哥!你家主上明明在生气啊,对你这强盗的做法生气啊!

“罚杖百。”字字清晰。

忽的,一旁的孕肚姑娘也跟着跪了下来。

“哎哎哎!”少女一激动,急忙起身,想要去扶那女子,可是身子长时间被点x,恢复地慢,踉跄着向一旁倒去。

男子一把抓着她的手臂,让她稳了身子,又施力,让她坐下。

“要不算了吧,也不是什么大事。”少女对着男子说道,看下跪地的孕肚姑娘,求情道,“他虽然掳了我,但一路上都是规规矩矩的!我也没受伤。说白了,也是误会。你的属下,就是冲动些,本质不坏。愣头愣脑,你让他娘子好好教育他就好了。”

跪地的两人看向这个陌生的姑娘,一脸感激。此刻看清了,才发现,这姑娘的装扮不似本地人,一头长发没过x口,带着自然的弧度,发色在光亮处微微透着紫色,姑娘脸蛋生的白净,大眼睛圆亮,话语间嘴角有两颗小梨窝。总觉得她不同与一般的女子。

男子看着一旁这个姑娘,急急忙忙替别人求情,“做错事,理应受罚。”

“可是人家是孕妇啊!”

男子拧眉,“怀孕的又不是他。”

跪地的魏羽一边护着自家大肚婆,一边和娘子互换眼神,主上可是很少会搭理旁人的呢!

“他们是夫妻嘛,夫妻一条心。你先让人家娘子起来吧。”少女实在见不得那孕肚姑娘跪着,“你罚了人家丈夫,妻子就伤心,一伤心就容易动气,对宝宝不好的!不然,你等人家孩子生下来以后,你再罚他。这样呢?”

“多谢姑娘!”跪地的女子感激地开口。

“红袖,你先起来。”男子语道。

魏羽立刻扶着娘子,让她借力起身,小心翼翼。

少女瞧着一莞尔,露出梨涡。

一旁的男子转眸,这姑娘到是奇了,换做别人不吵不闹就算少有,她居然还反替始作俑者求情的,问道,“他今x掳了你,你倒替他说话?”

少女冲着他一笑,这姑娘的眸子里满是星辰,“爱妻子的,都不算坏人。”断言。

红袖在一旁浅笑,看了眼自家愣头青的相公。

“魏羽,你起来吧,今x之事,待红袖生子后,你再去领罚。”

“是!多谢主上!”魏羽起身,又对着少女作揖,“多谢姑娘!今x是在下茹莽,谢姑娘海涵。”

红袖好奇地补道,“不知姑娘尊姓大名!”眼尖地瞄到,自家主上那盛世俊颜居然也露出了一丝好奇。

少女一笑,“我叫卿清。”

“卿本佳人……好名字,我叫红袖。”

“在下魏羽。”

少女点着头,随即美眸一转,看下一旁的颜值惊人的男子,想等他自报家门。

男子看向她,睫羽轻颤,俊美的脸上虽无波澜。

……

“你是灵山门的人?”他反个问题。

“灵山门?是指我住的地方吗?”卿清看了看魏羽和红袖,见他们点了头,便说道,“我不是什么灵山门的人…….我呢……..”她转了转眸子,想着如何能解释明白,“我呢,三个月前,不小心掉在他们山谷下了…….他们好心,把我救了起来,嗯……就是你们说的那个婉音姑娘吧,收留了我。不过呢,他们好像都很忙,我这段时间,也就在那个院子里和小丫鬟们说说话。x子就这么过来的,直到今天——”

魏羽抱歉地抿了抿嘴。

“魏羽,明x,送她回去。”

“……是!”

卿清见他下了命令,起身。心中莫名一酸,居然想要留下,也是奇怪吧。这个世界,她,终究是多余的一个人呢。还是早点找到回去的方法吧。

少女眼眸里的伤感和孤寂,落在男子眼中。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