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饮红影》by三侗岸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二饮红影
作者
三侗岸

简介:

我们,和好吧。
他不爱她,最后认命投降。
一个等待与深爱的故事。

【破镜重圆】【救赎治愈】【虐恋情深】【主剧情】

【思维迟钝的呆傻软萌妓女女主 宋轻轻 X 表面温润如玉内心强势而黑暗的男主 林凉】

– 女主只做口活(很多男性),介意慎入。男女主双处(是指整段故事中,男女主身心唯一。男女主已在年少的回忆向里做过了。多x叙剧情,见谅)
-女主控慎入,虐女也虐男,余华忠实粉丝。
-现实向男主排斥女主是有原因的,女主做妓,信任和听男主话也有原因的。不到故事结尾请勿妄加揣测。
-凤凰木与檀香。是以前他们关系的最好解释。
– xE
注:此文不现实。有虚构也有生活的影子。考据党见谅。介意慎入

1V1xxG虐心女性向


1

这里的人,都知道。

宋轻轻是个傻子。

准确意义上不大算,只是言语、神态、动作、举止,反应上都慢了好几拍。所以背地里,大家都纷纷议论。

有说她是徐嬷亲生的,但是因为脑子不好,因此让她出来卖。

也有说她是被徐嬷骗来的,说是从没看见过她拿钱,每天只知g活儿,吃三餐,哪也不去。

只一个在这g了八年的阿姨,吸了口烟,鄙夷的说着。“她是自愿来的。”

自愿?

人们都不大相信。

宋轻轻算是她们见过的绝顶俏的姑娘,再是为了生活所迫,也该去高级一点的风月场所,哪屈尊在这个破按摩院里呆着。

那阿姨却没说话了。

她看着门外坐在塑料胶椅上,撑着脸的姑娘,悠悠的叹了两口气。

这个按摩院没有门牌,只有一个玻璃窗,两片粉色帘,还有坐在沙发上的一群女人。

由于坐落在A市最好的中学附近,所以这个隐蔽的场所,生意还不错,多是些学生和外来工人。

这里的女人大多二三十岁,姿色一般,多是为了钱来的。还有的阿姨,除了票子,还有寂寞。

这里大都来的都是学生,g净清秀的,不像是些工人和老人的,又脏又臭,所以这里的阿姨,大部分都情愿留在这。

但谁会瞧得起做x的呢?

王姨便是离了婚为了孩子,养家糊口做了这活,她的房子租在这附近,她孩子在别的中学读书,也省得她提心吊胆的。

小翠倒是被迫来的,她十五岁,十岁那年被拐走卖进大山里,解救出来已经十四了,所以生性胆小,唯唯切切的,又碰上她的不良男友,被他x着出来卖身,挣的钱给他卖酒喝。

这里的人,大都有着悲戚伤人的故事。

宋轻轻也是。

只她自己,是为了等一个人。

她在这只做口活,卖身的事,管事的徐嬷一强迫她去,她便像个疯子般,把客人抓得几处见血,徐嬷没法,才同意她只做这个。

五十块一次,无论时间长短。

但做过这个的,都说她弄得不错,不愧是老手,所以她还有好几个熟客,但做个两三次便觉得无趣了,因为她不肯卖xx,一谈起这个,她便打人。

真是个认死理的傻子。

只因宋轻轻,一点也不在乎钱多钱少。

在这里,妓女都被称为猫儿。

宋轻轻如往常般坐在小椅上,撑着脸却低着头,看着凉鞋间穿过的蚂蚁,轻轻的呼了口气,看着蚂蚁被风吹跑,她咯咯的笑出声来。

一片黑影下一秒便笼罩她的全身。

她缓缓的抬起头。

是一个张扬的,长得俊俏的少年,校服衣领一丝不苟,背着一个简易的黑色书包,皮肤却白如雪般。

他皱着眉,似乎有些嫌弃般,指了指她,声音不耐烦的。

他说,多少钱?


2

房里的女人们瞧见这夺目的少年,便开始捂着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也有偏着头磕着瓜子打量的。

但大多都是带着些惊异的。鹤立x群般。

虽说这儿的少儿郎来得不少,但激起她们一份少女心的俊孩男,是稀罕的。多是些带着羞涩的,青春懵懂,寻求温暖的少年。

哪像这个。

一副孤傲又屑意的样,彷如月藏深林般,却不肯落入凡埃。

少年见宋轻轻只睁着眼看他,像是瞧得什么个新玩意儿般,偏着头,眼珠子大得像是鱼目,就是不说话。

他随即皱了眉,以为她没听懂般,又问了一遍。

“做一次多少钱?”

“五十。”这一次她倒是开口了,只不过是回答的上一个问题罢了。

他听了,眉反而皱得更深了些,眼里嫌弃又不屑的味,在眼角化开。

房里的女人全以为他要走了时,他却没动,只收了手捏紧了书包的背带,捏得皱巴巴的。

“五十。”这次,她回答的是第二个问题。

话音刚落,他便拉起宋轻轻的手,用了点力气将她扯起,五指收拢着她的手腕,领着她走进了房。

房里的女人看着少年,不耐烦的走进屋里,再看见她们后,呆怔的停下了脚步,也松了手。

徐嬷刚好出来,看着这少年也愣了下,随即又摆出常年的笑容,领着他和宋轻轻进了最里面的房子。

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徐嬷才缓缓的说着,那些熟练又老x的话。

“轻轻只做口活的。别看她长得小,年龄已经二十六了,g这行已经有八年了。”

十八岁起。

少年瞟着眼打量着,低着头不停玩弄自己头发的女人,习以为常的等着徐嬷的解释,自己却垂眸不谙的,想来真是个老手了。

“不做全?该不是得病了做不下去吧?”

徐嬷一时有些怔了,瞧着对面揣着手,面露鄙夷的贵气少年,一霎又摆出那副笑来。

“没有,哪能啊。轻轻八年前就只做口活了,一让她卖身,她就大哭大闹的,房子顶都要被她翻了。”

少年终于面露出了一些笑意来,松了点眉头。只不明显。

再瞟眼看着对他来说已经算老的女人,一面声音不轻不淡的,说着。“也行。”

徐嬷便退出去了,关上了门。

林玄榆站着,低着头,垂下的睫毛闪堕如灯花。

她蹲下了身子。

他看着宋轻轻的双手,附上他的校服裤子,手掌小拇指一侧的x,暖热的隔着布料,烧着他的大腿x。

他的手有些痒痒的,摸了摸她的后脑发。

林玄榆记忆里的宋轻轻,永远是坐在那塑料红色小凳上。

别的女人身着吊带,仿佛深知男人喜好般,x衣的沟缝,挤着一条小线,那衣裙的边缘,总隐约的露着丝绸的xx。

只她。

或是望天,或是俯地,身上都是一身单薄的青色碎花衬衣,和一条天蓝色的长裤。

三个月前,他路过这,第一眼,却是停了几秒,在这个身轻素白的女人上。

她是爱笑的。笑时两个酒窝便如盛了酒般。

醉得他也顺着她的眼望去,却只是树上一朵新开的白花。

那时,他鬼迷心窍般,总要花一些时间,假意路过这。

可这个女人,却没一次,正眼看过他。或许一次偶然的对视,她也稍快的偏离,他的模样,还不如她脚下的一只蚂蚁,能让她停留目光。

三个月后,他终于踏进这个肮脏的地方,一个小小的按摩院。

宋轻轻慢慢的扯下他的裤子,手掌附上那一团xx包住的东西,她轻微的抬着头,询问着他,像是,可以吗?

只这眼神,分明更像是在问他数学题般,大眼里的疑惑,像是在问。

呐,林玄榆,这道题这样做可以吗?

林玄榆顿了一声,点了点头。

宋轻轻褪了他的黑色xx,或许她还不知这条小小的布料,抵上她二个月的收入。

他本该有更好的选择,可他选择了宋轻轻。

他看着那红樱的嘴,附上他最黑浊的东西,嘴角的鼓动,吞咽的刺激,在时间的流逝中,所有的感官放大。

林玄榆禁不住按着她的头,埋着她最深处,憋得宋轻轻难受的拍着他的腿。

完全释放的那刻,宋轻轻咳嗽了好几声,捂着喉咙,难受的脸色发红。

嘴边属于他的白色液体,滴答的落在地上。

林玄榆像是圆了自己那股执念般,心里大约想的不过是些,什么素白纯净,不过还是个猫儿,为了钱,她的眼神可以随时的挂在他身上。

真俗不可耐。

这样的少年,是不缺女人的。因钱因貌因才,也不会停留在一次五十的女人上。

林玄榆穿上裤子,从皮夹子里,掏了一张五十,放在了一旁的床上。

意兴阑珊。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