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配》by茶茶好萌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作配
作者
茶茶好萌

內容簡介
葛佳宛十九岁就跟了顾湛。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标准的女配命,只要听话本分知进退,总会有拿到遣散费的一天。

爱演戏的情人x爱看戏的金主
xG/1v1/xE

不是娱乐圈但女主是戏精/变相女配上位文/和谐向强取豪夺/天凉王破的狗血x路甜文/不喜点叉

高x1V1xGx文甜文

第一章 假装女友

葛佳宛与杨执来到雨画坊时,就在门口,她崴了脚。

“要不要紧?”

一股钻心的痛像麻绳一样拧紧了脚脖子,葛佳宛皱眉,摇了摇头,“没事,进去吧。”

说好要帮杨执的忙,她总不能在这时候扫了兴。

杨执目露担忧:“就怕伤到骨头,要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一定记得和我说。”

葛佳宛嗯了一声,没有忽视他伸过来的手,“谢谢。”

女人的手又软又柔,细白如玉,连茧子都不曾有,仅仅是搭在自己手背上,杨执差点就软了半边身子。

说起来,这还是他追葛佳宛的三个月以来,同她最近的一次身体接触。

葛佳宛太难追了。他不止一次这么想。

油盐不进,软y不吃,无论他做什么,糖衣x弹连番轰炸也好,故意冷落失去踪影也罢,她都没有当过一回事。

像块石头。

当然,就算是石头,葛佳宛也肯定是最漂亮的那块石头。

不然他费那么多劲去追求还有什么意义?

雨画坊是一间私人会所,以府邸改造,入坊小桥流水,楼阁台榭,听说晚上还会有戏曲表演,葛佳宛特地看了看,台上台下相距一片湖,估计看表演也看不清人脸,只能听声了。

没有伤到筋骨,走几步路后痛感便慢慢退了下去,只是高跟鞋穿着,一浅一深地走,葛佳宛总有一种自己是高低脚的错觉,她忍了一路,直至穿过抄手游廊,才说:“我给我朋友打个电话。”

她得找人给她送双鞋,再这么将就下去,就是没事也得出事。

杨执下意识看向她的脚,“是不是疼?”

葛佳宛摇头,“不疼,但是得换双鞋。”

杨执顿悟,懊恼自己刚才被美色迷了眼,竟忘了这件事。他亡羊补牢地拿出手机,边给助理打电话边说:“是我疏忽了,我这就让人送来。”

葛佳宛想了想,没有推脱。

她这算因公受伤,也没必要为一双鞋矫情。

就餐的厅阁在雨画坊的最北边,七拐八拐,沿途风景别致,私密性极好,二人停在包厢门前,杨执向葛佳宛示意了一眼。

葛佳宛垂眸,下一秒就进入了状态,她挽上杨执的手,冲他笑了笑,看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

杨执轻咳两声,再不敢多看。

如果葛佳宛是真心在对他笑,那他真是就地被她彻底x牢也甘愿。

可惜不是。

葛佳宛仅仅是过来假装他的女朋友而已。

起因是上个月源大出了桩事故。

葛佳宛所带研究组的某个组员在上山采岩实习期间脚滑掉进了深坑,差点没命,人虽是抢救过来了,但这会儿还在医院里躺着,不能下地。家长跑来学校大闹,首当其冲找的就是带队老师葛佳宛,口口声声要她还公道,否则决不罢休。

发生意外时葛佳宛和组里的几个学生正在基地门口水果摊那里挑西瓜,所有人都知道是那个组员擅自背离组织出行造成的意外,可这世道就是弱者有强理,葛佳宛吃了哑巴亏,也只能认栽。校方没辙,便暂时停了葛佳宛的项目,让她在家里先待上一段时间,等风声过了再归校。

对葛佳宛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而她也知道,自己此时能相安无事,正是因为杨执在中间替她疏通了关系。

如今杨执只不过让她扮扮女友、还个人情,多大点事儿啊?人没顺着杆子往上爬都算好的了。不得不说,抛却上个月她进山,前两个月大大小小的轰炸,全部加起来都不如他没有趁火打劫这一行为来得加分。

但也仅限于此。

听到是要替杨执给前女友营造一个“离开你以后我依旧过得很好”的印象,葛佳宛郑重其事地从箱底里掏出了三年前在江南订制的一件旗袍。

石青色的底,白梅星星点点的在裙摆缀着,穿上即显身段,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正正好好,x得葛佳宛连早餐都没吃,一天下来,腰细得好像走两步就能断。

门口的服务生将门打开,葛佳宛不觉腰板挺直,又将下巴抬高了一点点。

包厢不小,但饭桌再大也不过一眼。

葛佳宛左右睃巡一番,本意是找杨执的前女友,却不料,视线跟被吸了磁的铁似的,猛地与坐在主位的男人对上——

完了,顾湛为什么会在这里。

————

第二章 换鞋

算算时间,俩人已有四十二天不见。

本该在外地出差的男人这会儿回到了赫城不说,身边还坐了个妆容精致的清秀女人。

韩龄,也就是杨执口中的前女友。

多稀奇,包厢里坐了那么多人,葛佳宛独独只见到了他。

撇开出众的相貌不提,偏休闲的白色衬衫,松了两粒扣子,他自得闲适地坐在那里,气场全开,却是叫人讨厌不起来的矜贵。

看到他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且眼神只在自己身上停留一瞬就移开,摆明是要将陌生进行到底,葛佳宛头脑风暴一遭,刚建就崩塌的自信风范很快又立了起来。

本来他们就是见不得光的关系,他能置之不屑,那她还怕什么?

强忍下放开挽着杨执的手的冲动,葛佳宛始终带着浅笑,听杨执与旁人介绍自己,轮到他也不动声色。而后她又乖巧的陪同入座,正好与主位离了两个位置。

真要命,居然还有人特地安排自己坐在前任和现任中间的。

葛佳宛吐槽韩龄的同时,韩龄也在打量她。

蓬松浓密的黑色卷发,巴掌大的脸,五官出众精致,尤其是那双眼,盈盈秋水,本应故事感十足,却淡泊疏离,好像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只游离在边缘界限。韩龄想了想,这相貌身段确实对杨执口味,不仅是他,在座的某些男人也没能管住自己乱瞟的眼,从葛佳宛进来,就心思毕露。

除了顾湛。

韩龄心下一松,顾湛什么人没见过?想要倒贴他的人那么多,无一不美,他当然是看不上这等货色的。且若不是她的母亲好容易搭上了顾湛继母这条线,她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大大方方地安排他与朋友见面。

只是韩龄忘了,顾湛对于审美的上中下等的评判在哪里,谁也不知道。

“葛小姐很面生呀,以前怎么都没见过。”

韩龄笑眯眯的,在座的各位都是人精,立马就从这抹笑中嗅到了一丝火药味。

葛佳宛倒不太介意这个。想当年她爹还没落马的时候,她也算是这个圈子里的一员,只不过时间太久远,大家早就忘了葛家当初的辉煌史了,哪还晓得她姓甚名谁。

她道:“我比较闷,工作地方不是山里就是研究室,休息时间也不爱出去玩。韩小姐没见过我,正常。”

韩龄扬眉,“葛小姐是做什么的?”

葛佳宛思忖着说专业名词似乎有些唬人,便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研究石头的。”

石头?

顾湛乜了她一眼,继续喝茶。

韩龄则微微蹙眉,杨执这是从哪里找来的托?没等她接着问,杨执助理来了电话,说是给葛佳宛买的鞋子送到了。

简单解释了两句,葛佳宛起身走出包厢,看到杨执助理时,一下觉得他比平常顺眼了不少。

“葛小姐,您的鞋。”

“谢谢。”

这头葛佳宛拎着鞋往专门的更衣间走去,包厢那头的顾湛突然拿着手机离开了包厢,眉头紧锁,像是有什么要紧事要谈,也没人敢问。

他一出去,包厢里的氛围顿时松缓下来。

向来如此,无论是什么场合,凡是有顾湛在的地方,在场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拘谨,担心祸从口出,再聒噪的性子在顾湛面前也得乖顺得像个哑巴。

没办法,顾湛在外的名声太过利落冷血,除去早年刚接手顾家时有过昙花一现的亲和做派,x子越长,人的野心就暴露得越多,几年来不断扩张领土,坐拥赫城半壁江山,走在路上,百步可见顾家产业。能做到这样的顾湛,从来就不是什么善茬,手段分明,从来不留情面,唯利是图,标准的商人嘴脸,偏偏一出生就坐在了最高的地方,再怎么让人不爽也只能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吞,鲜少有人敢y碰y。

今天这场饭局是韩龄安排的,叫来的人皆是她的好友,目的就是介绍自己身边的顾湛。而为了给前任下马威,自然也少不得竹马杨执这个名额,这才有了葛佳宛的事。

把控氛围的人一离开,几个刚刚还少言寡语的男人忽然就打开了话匣子,多半是在围绕顾湛的话题来议论,后面才司马昭之心地扯到葛佳宛。

“杨执你是从哪儿找来的女朋友,我怎么就碰不上这样的?”

杨执笑笑,瞟了一眼韩龄才说:“源大的老师,追了小半年了才追到手。”

“哟,知识分子啊?”

“行啊杨执!”

“那她身边还有没有和她差不多水平的同事,介绍介绍呗?”

“就是,你不能自己吃香喝辣忘了我们几个啊。”

七嘴八舌,独独那个“小半年”抓了韩龄的耳。

她眸中怒意一闪而过,自己和杨执才分手几个月,这厮就已经追了人小半年?

就算知道他有气自己的成分在,韩龄还是没能控制好情绪,面色沉沉地站起来。

“我去趟洗手间。”

话音刚落,杨执回过神来。

葛佳宛不过是换双鞋,怎么去了这么久?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