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掌中娇》by蜗牛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梁綢:我只想悠哉度x。
梁绰:我只想每天g梁绸!
梁绸:…… 我感觉摄政王可以培养其他的兴趣?

她是冷宫废妃的女儿,有着天仙绝色之姿,是被精心养大,要做和亲贡品的帝姬,可是在那软软糯糯的外表之下,她有一颗坚毅的心,她总想着有朝一x她要为自己而活

他是罪臣遗孤,在冷宫里面夹缝求生存,凭着毅力和恨意,他一朝反转成了大梁的摄政王,权倾天下却没办法强求她的真心,人们都说他只爱美人不爱江山,这是真的,他可以用万里江山只搏她对自己真心的微笑!!

难得的双处,有点强制爱,感觉会有很多x,应该是甜文,可是有玻璃渣(作者一直都是男主后母,所以基本被虐的都是男主)(遮脸)1V1 xE 期待(!?)十万字内完结(我期待我废话少一点)~

排雷1:我个人觉得男主有点病娇,女主因为各种原因所以前期很顽固,完全不理会深情的男主(?)可能顽固到让人想打她的那种程度。风格应该会跟隔壁重生皇后完全不一样

排雷2:由于蜗牛没注意到堂兄内不能成亲所以大设定出现了问题,只好当这个架空的梁国堂兄妹也可以成亲了,出现如此xUG蜗牛感到抱歉

高x1V1xG古代甜文

00 <摄政王的掌中娇(1v1 高x xE)(蝸牛)|PO18臉紅心跳 00 这一x梁国京城十分热闹,人人都出门凑热闹,来看摄政王梁绰娶妻的阵仗,梁绰娶的可不是普通人,他娶的可是梁皇帝的八帝姬梁绸,梁绰和梁绸之间的情感一直为众人津津乐道。 说起来,梁绰和梁绸之间可以说是颇有渊源,两人背后的族亲关系乱得如猫儿玩过的线球,但是梁绰对梁绸多年来情有独钟,在各方反对声浪之下一力弹压,终于在今x抱得美人归。 说起这个梁绰,和梁皇帝之间的恩恩怨怨,大概说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这回梁皇帝恐怕也是受到胁迫才把女儿嫁给他。 虽然梁国有皇帝,但谁不知道梁国皇帝根本只是个傀儡,实际的掌权者根本是摄政王梁绰。民间都盛传,如果不是这梁绸的薄面在,梁绰早就杀梁皇帝取而代之了。 梁绰被民间刻画出了个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形象,而梁绸则成了百姓热议,能够倾国倾城的美人儿了。 不管众人怎么热议,都无法看透其中的真相,皇宫内院所发生的事情,一般人根本无法窥见其真实样貌。 一般来说传说不可尽信,但是这一次的传说,可信度异常的高。梁绰确实倾心梁绸,也确实是看在梁绸的面子上,才没有在朝堂上掀起腥风血雨。 梁国皇帝没有任何谈判的筹码,他能活到今天,就只因为他生了个好女儿。 梁绰是个高大的男子,也是个天生的衣架子,大红的喜服穿在他身上让他g起来更加的英俊挺拔。梁家的男子外貌都是偏阴柔的,但梁绰却不是如此,他是个充满男子气概的男人,浓眉大眼,直挺挺的鼻子、薄薄的唇,任何女子看了,都要为他的俊俏而心动的。 梁绰骑着高大的骏马,领着军队来迎娶,可以说是既张狂又嚣张,他娶亲的仪制大大踰越,但没有任何一个礼官敢提出,他抬来的大轿里头终于装着他最在乎的那一块软肋,过了今x,绸儿就是他的了! 一想到心爱的人儿终于属于自己,梁绰的脸上出现了少有的笑意。 走过繁复的婚仪后,梁绸被送进了喜房,她端坐喜床上,双手不由自主的绞着身下的裙子,可以从她的身体语言看出,她目前是非常局限的。 喜帕下是一张风姿绰约的脸庞,眉目如画,而眉宇间尽是忧思。 对于这场婚姻,她是不安的,她总是摸不透那个可怕的男人,而且总是搞不懂为什么他对自己如此情有独钟。 梁绸自然不想嫁梁绰,因为梁绰就是悬在他们一家人头上的一把刀。而且梁绰和梁绸有血海深仇。 他们是亲堂兄妹。当年梁绸的父亲在争储的时候斗垮了梁绰的父亲,x得他的母亲自杀,他的兄长也没被放过,唯一躲过一劫的就是还在襁褓之中的梁绰,梁绰在太后的怜悯下留了性命,被养在冷宫中受尽了苦楚,梁皇帝对梁绰的折辱铺天盖地,在梁绰十二岁的时候就被丢到了边关历练,甚至被派上了必死的沙场。 谁知天佑梁绰,梁绰真的凭着实力让胡虏灰飞烟灭,带着无法被取代的军功班师回朝,并且在某一天,变成了摄政王,完全架空了自己伯父的皇权,从今尔后她的兄弟姐妹全部活在恐惧中,活在某一天就会被屠杀殆尽的恐惧中。 梁绰对梁皇帝一支血脉都不假辞色,可是却独独对她十分青眼,甚至愿意向父皇求亲,还向父皇保证,只要她下嫁,便能让他在龙椅上稳稳坐着。 梁绸总是想不清楚自己到底哪里吸引到那尊瘟神了,大概就是冷宫里那一年相伴的缘分吧,可是她自认好像也没对他那么好,他的执着到底从何而来? “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梁绸知道自己只能接受这样的命运了,女子的婚姻本就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况且形势比人强,他就是那个呼风唤雨的强者。 就在不安之中,时光也慢慢的流逝,门外的喧闹声宣告了那个男人的到临,她的心脏怦怦跳着,她只能隐约从喜帕xx瞄到他的鞋尖,他停在他的面前,没有其他人进来。 想想也是,这么可怕的男人,谁敢来闹d房? 那男人拿起了秤挑开了喜帕,她的视线终于和他对上,那个男人的笑容很温和,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每次看着他,都会有种说不出的忐忑,可是,这个人就是她要相处一辈子的男人了,古人都说生同衾、死同x,这便是夫妻。 只希望他以后妻妾成群,可以把注意力转移一些,别这么紧迫盯人。 “娘子。”他的声音温润好听。 “夫……君。”她的声音很小,而且目光移开了。 梁绰直接伸手攫住了梁绸精巧的下巴,x她与自己对视,”绸儿,从今往后你就是本王的娘子了,要学着大胆点。”他不喜欢她在成年后见着他就像老鼠见着了猫。可天知道梁绸也不是真的害怕他这个人,而是害怕他的权。 两人接下来行合钩礼,两人的手相勾,将要饮下交杯酒。梁绸杯就口,即将将酒水一饮而尽的时候,梁绰却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y生生地把酒杯往下拉。 他的俊颜凑近梁绸,”绸儿,本王就是想确认一件事,确认绸儿知不知道这杯酒有毒?”这个问题梗在他心里很久了,方才婚礼的酒水全部浸了毒,如果他和部将喝下去,那便是阴阳两隔了。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