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的人,他不爱我》by一条小鳑鲏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我爱的人,他不爱我by一条小鳑鲏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x / 正剧 / 虐爱 / 温馨
腹黑控制欲超强的人妻攻X内心戏特多的敏感受

三观不正/又虐又甜/xE/误会梗/攻十分十分腹黑,易引起不适/骨科ntr乱入/一点点暴力情节

年少同窗,久别重逢,误会与谎言交织。爱是占有、毁灭、不择手段,爱也是为了你而变成更好的人。

端午节

这是七年前的夏天,着名火炉城市D城从五月份就开始升温,学生们在一夜之间就换上了短款的夏季校服,而到了六月份,气温更是又攀升了一个台阶。天上没有云层遮挡,火辣辣的阳光径直照s下来,体育特长生们都被晒得转进了室内体育馆训练。
闫欢他们这届从高二就开始周末补课,赶着进度把高三的内容都上完了,一到高三就开始做统一的复习扫荡,课表也全给改了,只有语数英物化生和自习,音乐体育这些常被以各种借口占用的素质课就g脆直接消失不见。一轮接着一轮的复习接踵而来,到了第三轮结束的时候也到了五月。天气越来越热,高考的x子更是一天天x近,学生们普遍都出现了不少的心理问题,学校赶紧安排了一批心理老师挨个开解,临门一脚的时候,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乱子。
今年的端午节正好赶在高考前一个星期的周末,学校g脆就给备考的高三学生们痛痛快快放了一天假回去过节,这对于一个月只休息半天的他们来说已经是个很难得的假期了。
闫欢背着一本理综的五三回了家,到现在这个时间点复习也没多大用了,他只想再做做题保持手感,剩下的全听天由命。
家中空无一人,闫欢也习以为常。他面朝下躺在自己的床上,脑子里乱哄哄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微微发着抖。他也在为即将到来的考试而紧张着。
不知道别人这一天的假期会怎么过,闫欢和平常一样在五点种醒来了,他的精神一直保持着有些亢奋的状态,晚上也没怎么睡着。他决定去买点菜,今天是端午,他不想随便下碗面填饱肚子。
菜市场小贩仍在卖力吆喝着,但买菜的人少了很多。闫欢称了一点新鲜排骨打算回家做糖醋小排,路上却看到有个老婆婆蹲在不显眼的位置卖着xx小葱,面前还摆了几捆青绿的箬叶。闫欢不禁驻足,今天是端午,本来就是应该吃粽子的节x。
闫欢差点忘了自己还会包粽子,还是小时候xx教他的,他的手巧,包出来的粽子小角尖尖,又紧实规整,xx一直夸他聪明。可是自从xx去世之后,他就再也没包过了。
回到家里,依旧同他出门以前一般冷清。闫欢把糯米和青豆泡着,拿着箬叶在水下一片片刷洗。这是早上新采摘的叶子,青翠坚挺,脉络清晰。他把两片叶子叠在一起,卷成圆锥形,用小勺子往里面慢慢填着糯米和青豆,在中间又放了一块切好的腊x,用筷子抵着包出三角的形状,再用绳子紧紧缚住。他做得那样熟练,仿佛每一个步骤都记在了心里,从未忘却。
一个又一个,闫欢坐在小板凳上慢慢包着粽子,他专注于手上的动作,心也渐渐静了下来。
——xx,保佑我高考顺利吧。
晚上的时候父亲回来了,看见闫欢在家有些惊讶。
“今天放假?”
“嗯,端午放一天。”
再是无话。闫欢拿了几个粽子给他,父亲接过,却是放在手上出神地看着。
“你今天做的吗,从前和xx在一起的时候你每年都要包粽子的——”
父亲的话戛然而止,想起故去的老人,终忍不住动容。从前跟xx坐在一起安静包粽子的小孩子,现在已经长得这样大了。他对这个孩子的感情一直很复杂,可是他终究是无辜的,大人们的事不应该让孩子来承受。
“晚上和爸爸一起吃顿饭吧。”
闫欢欣喜异常,却也识趣地没问母亲和小嘉去哪儿了,只钻进厨房给父亲打着下手,两人谈起学校里的生活,就像是一对普通的父子。
“别紧张,好好考。”
一大早,父亲甚至亲自送他去了学校,临行时叮嘱的这句话一直在闫欢脑海里响起。暌违已久的父爱让他有些受宠若惊,连带着也没有那么紧张了,整个人被爱包裹着,仿佛浑身都充满了力量,走路都像是要飞起来了。
“喂”,后面有人拍了下他的肩膀,闫欢回头,迎上一张女孩子笑眯眯的脸,是他班上的副班长夏若。
“这么早呀~”
“老李说的今天还要上早自习,这个点也不早了啦”,闫欢心情很好,从包里拿出一个粽子给她:“我自己包的,x粽子哦。”
夏若笑嘻嘻地接过,嘴上却还在打趣他:“你怎么这么贤惠,我要是个男的就把你娶回家了~”
闫欢乍一下听着这句话有哪里不对,但是夏若一直这样大大咧咧的,他也没多想。
“诶,陆广你怎么跟在我们后面呀~”
闫欢回头,看见陆广面无表情地在后面走着,和他们隔了一段不远也不近的微妙的距离。
“你也来这么早呀”,闫欢g巴巴地说着,却被神经大条的夏若当场戳穿:“你这人怎么回事,刚才是你说的现在不早了,这会儿又说早,你脑子瓦特了吗?”
“我……”
闫欢语塞,他在看见陆广的瞬间脑子就罢工了,心砰砰直跳,费了好大劲才想出这一句寒暄的话,却没注意这话和刚才夏若说的一模一样。他支支吾吾地想要解释,窘迫的样子让夏若一下就笑出了声,连陆广嘴边也泛起了一丝笑意。
陆广快走几步和他们俩并排,眼神瞟过夏若手上拿着的粽子,夏若喜滋滋地炫耀:“欢欢自己做的,x粽子哦~”
她的注意点全在x粽子上,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闫欢亲手做的粽子居然给了夏若?陆广平白灌了一瓶醋,那点笑意当即就消失得gg净净。
“快走吧,早自习要开始了。”
陆广语气平淡地说着,像是生气了,只有夏若那个c神经浑然不觉,还在一边叭叭地说着什么味道的粽子最好吃。闫欢偷偷瞅他,其实他早就准备了陆广的那份,但只是藏了点私心,看起来就明显比别的要大上一圈,如果现在拿出来的话,夏若看见了必然是要闹上两句,他只得再找个时间偷偷给陆广。
三人一起进了教室,同学们都来得七七八八,闫欢带了十来个粽子,给平x关系好的同学一人一个,陆广看见,脸上更是直接沉了下来,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同学们都没太注意,闫欢却一直用余光偷偷瞄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不高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没有给他粽子。
整节自习闫欢都有些坐立难安,陆广一直对他挺好,在心里应该也把他当成了好朋友,他就像被发现出轨的丈夫一样愧疚,焦急地想着要怎么告诉老婆大人一切都只是场误会。
好不容易捱到下了早自习,同学们都三五成群去食堂吃早饭,教室里顿时空了不少。闫欢把那个最大的粽子偷偷从书包里拿出了,做贼一样用衣摆掩护着,趁着没人注意走到了陆广的座位旁边,蹲下来戳了戳他的手臂。
“g什么。”
陆广转过头来看他,语气冷淡,细边金丝眼镜下的眼睛透着无机质一般的冷光。
“我……这个给你……”
闫欢把他藏了许久的粽子偷偷塞给他,陆广见状脸色缓和了不少。
“不要让别人看到啊,给你的最大了,里面放了好多好多的x。”
闫欢认真地说,那模样仿佛真会有人抢了去一般。他煞有其事的小表情真可爱,陆广心里有些发痒,像是有谁在一下下抓着他的心。
“好的,谢谢你。”
后来闫欢问起粽子的味道怎么样,陆广含糊地说了句“好吃”,但其实他一直没吃掉那个粽子,而是珍惜地用一个铁口盒装着,放在了自己的卧室的一个大箱子里。闫欢写过的x稿纸,分给他的橡皮,生x送的礼物,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东西,都被陆广好好地收在里面。他一遍一遍地翻看着那些东西,就像看到了闫欢笑着的那张闪闪发亮的脸。
“我好喜欢你。”
空荡荡的房间里,陆广拿起那个鼓鼓囊囊的粽子,轻轻说出了声。
正文
第一章

陆广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客厅里的灯亮着,沙发上趴着个人,手里拿着的平板上领奖的达摩还在一跳一跳,看来是没打完就睡着了。
陆广有些烦躁地捏了捏鼻梁,用脚踢了踢沙发上那人垂到地下的腿。
“起来了。”
没有反应。看来睡得挺沉。
陆广心中顿时“飒”地一下平地燃起了火苗,他深吸了口气,俯xx拍了拍那人的脸。
“闫欢,叫你起来听到没有。”
陆广很少叫闫欢的名字,最多就是“喂”、“喂”地叫。
“喂,别睡了。”
“喂,把我领带拿来。”
“喂,腿张开点。”
……
只有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连名带姓地叫“闫欢”,冷冰冰的像机械一样的声音敲在闫欢耳膜上阵阵地疼。

闫欢正在做梦,梦里同桌的男孩子板着脸,却偷偷递给了他一块x糖。
被拍醒的时候闫欢看着眼前的男人脑子还有点懵。他眯着眼睛坐起来,
“你回来啦——”
话没说完就突然被狠狠甩了一个巴掌。
脑袋嗡嗡地响。闫欢捂着脸低头笑了起来。真特么疼。
陆广察觉到他神经质的抖动,有些气急败坏。
“你又发什么神经!”
他抓起闫欢的头发让他抬起头来。闫欢抬眼望向他,头皮被扯得生疼,但嘴角依然带着笑。仍旧是一副欠揍的表情。
“……”
“你白天g什么去了?”
闫欢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十分赏心悦目。衬衫西裤衬得整个人挺拔得像棵小白杨。
“打游戏呀,今天终于抽到了灯姐姐,厉害吧~”
陆广没有说话,只是“啪”的一声反手又给了闫欢一巴掌,
“我问你白天g什么去了。”
闫欢疼得“嘶”地吸了口气,嘴角不自然地扯动。真下得去手,这么大劲儿也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
男人茶色的眼珠在镜片后透出点点精光,像月夜里盯着猎物的狼,按捺着潜伏在x丛里,焦躁到了极点。
“就下去吃了个饭,一直在家打游戏。”
闫欢轻松的语气随着男人解开皮带的动作有了轻微的颤抖。陆广对折手中的皮带,捋了捋。像是要给他最后一次机会似地等待了片刻。片刻静默后就是铺天盖地的抽打。闫欢其实是很怕疼的,上大学那会儿体检抽血疼得他差点没当场哭出来。他蜷成一团的身体扭曲着滚到地上,火辣辣的痛楚从背上一直烧过大脑。闫欢疼得眼泪都出来了,终于受不了叫了出来:
“陆广,陆广!好疼!”
有些凄厉,又带着点点委屈的声音一下子将陆广从滔天怒火中拉了出来。他看着脚边已经被抽得见血的闫欢可怜地在地板上缩成一团,细瘦的脊背不住抖动,心中就顿时有些心疼。但一想到他背着自己跟别的男人乱搞,想着他在别人身下娇喘呻吟的样子,就又恨不得直接抽死他。
客厅里断断续续回荡着闫欢带有哭腔的喘息声。
陆广最后还是丢开了皮带,他有点累了。这些x子有个大项目一直在疯狂加班,好不容易忙完却看到闫欢下午去了家酒店,他在闫欢手机里装了定位,闫欢也知道这事儿。闫欢在那儿待了两个小时才离开。两个小时,xx都够了。
闫欢以前玩得很开他是知道的。当年俩人再见就是在个乱七八糟的派对上,当时陆广奉命去把老板家的小崽子拎回来,在一片烟雾缭绕男男女女中就无意间瞥到了几年不见的老同学正靠在墙上被谁x得春色无边。闫欢明显喝高了,陆广一把推开他身上的男人就顺手把他捡回了家。
那时候的闫欢漂亮、滥交,张扬得似乎什么都不在乎。但就是因为陆广不喜欢,他甩掉了各色朋友,住进了陆广的房子,成为了陆广豢养的雀鸟,一只只属于陆广的雀鸟。
现在这只鸟儿想飞走了,要怎么办才好。
陆广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地上人细白的后颈,不禁想象起血x横飞的场景。
“下午,你g什么去了?”许久陆广才艰涩地开口。虽然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但心中却涌动着无尽的愤怒、却又有轻轻潜伏着的恐慌和无助。强行让自己面对的感觉并不好受,可是又隐隐希望闫欢有个好的理由。
他烦躁地走到沙发旁坐下,平板上的红达摩还在坚持一跳一跳地等着哪个家伙来领奖励。
“我,我去吃生煎包了。”
闫欢从地上慢慢站起,走到厨房端了个白白的小碟子出来。
“你看,我还给你带了,一直在电饭煲里热着,很好吃的。”闫欢想笑笑,却扯动了嘴角的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
两个小小的包子无辜地紧紧挨着,上面撒着有黑色的芝麻和绿色的葱花。
“……”
陆广死死盯着一脸神色如常的闫欢,想要看出个究竟来。这不就是自己期待的结果吗,无事发生,一切都只是场误会。
“所以你去酒店吃包子,吃了两个小时。”
陆广心底还是有隐隐的怀疑。他感觉闫欢有点不太一样了。陆广想起了“特修斯之船”。
闫欢看着陆广阴晴不定的脸色没吱声,半晌才轻声“嗯”了下,然后委委屈屈地软着声音说:
“陆广~我疼~”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