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满人间》by不换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福满人间 限
春回大地,福满人间!
不换
xx – 高x – 古代 – 爽文
小甜饼

拜年文,宗旨就是甜甜甜!

腹黑老王爷×娇蛮小书生

第一章

丝绸旧道,本是汉时的商道,千百年下来已经荒废,尤其本朝另辟了通往西北边境的官道,这条崎岖的小道更少人行,山高林密,鸟虫低语,便是在炎炎夏x,也有阴凉之感。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这人迹罕至的旧道上传来阵阵马蹄声,一车一马正昂然向前,马车车帘被一双玉手掀开,露出一张宜嗔宜喜的脸来,这美人做书生打扮,雀跃的观赏着美景,忍不住吟诗一首。

车夫“啪啪啪”的挥着马鞭,对这景这诗不做评价。

“少爷…….啊,不对,是县太爷,咱们才到天水地界,还有好几百里地才能到边关呢,您这诗吟早了!”车窗里又露出一人的脸,是个十四五岁大的少年,稚气未脱,做书童打扮。

“无知!”书生斜眼瞥了眼书童,“啪”的一声打开折扇,潇洒的扇了两下,豪迈之感顿生,“咱们此番去雁回镇虽不是我本意,可我大好男儿也有建功立业的雄心,更要未雨绸缪,未到边关却要有已入边关的气势来!”

“…….可您前两天还哭鼻子说不想去那儿呢。”书童小声嘟囔,脑袋立刻挨了书生一折扇敲打,书生涨红了脸,与他分辩,“那不是以为我大哥能给我下放个好地方么,现在连我大哥也被下方到东南闽省,闽南水患严重,与他相比,我又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书童才挨了主人的敲打,又立刻替主人叫屈:“若是先皇还在,必然不会让老宰辅的两个孙子受这种苦楚!”

“唉,多说无益!”书生长叹,望着天上漂浮的白云,心中怅然。

这书生便是出了三个宰辅的林家嫡次子林如意,润安林家,世代耕读传家,无论朝代如何更替,林家始终是豪门大家,自大庸朝开国,百余年出了三个位极人臣的宰辅,烈火烹油、显赫至极。林如意是家中嫡次子,生下来一年父亲染病去了,母亲伤心过度,卧床两年也跟着走了,祖父祖母十分宠爱他,他从小长得白嫩可爱,如仙童一般,且聪慧非常,三岁便会背诵百余首诗,四岁便正式启蒙,开始学习四书五经。

林如意的书读的非常好,可从小被一家人宠爱长大,便有些娇娇之气,如今已经十八岁快行冠礼了,还是一副天真孩童做派,十分多愁善感,听书童提起故去三年的祖父,又想起早已故去的祖母,他心中闷痛,默默的流出一行泪来。

“少爷…….”书童从红木匣子里掏出一张柔软的绸帕子,将林如意腮边的泪擦g净,小声安慰他,“等三年后回京述职,咱们走动走动那些故交旧友,争取留在京里…….”

林如意摇摇头,他虽不大通人情道理,可也明白人走茶凉的道理,两个月前先皇驾崩,太子才刚登基就急匆匆的将先皇的嫡系故臣打散了贬谪出去,还令皇子们即刻就番。林家是先皇嫡系,哥哥林如耀更是先皇一手提拔上去的…….如今新皇才不到而立之年,在林如耀和林如意有生之年怕是很难再调回京了。

就在林如意颓丧之时,后方突然传来阵阵马蹄声,声音十分沉闷又十分整齐,林如意掀起帘子,从窗户探出半个身子查看,没想到迎面与一人对视,那人穿着c布短褐,骑在高头大马上满面风尘,却不掩其出众的风华和高贵的气质,林如意与那人皆愣住。

“三皇子、不对,是三王爷?你……..”

那人正是三皇子齐云州,他被新皇册封为云郡王,番地就在西北肃地,想来他也是前往西北就番,可林如意伸脖子再瞧了瞧,除了跟在他身后的二十骑人马,再无其他,就这样去就番?

“你不是去雁回镇上任,怎么不走官道?”齐云州看到林如意也十分惊诧,他特意走了小路与大队人马分开,想早一步去西北部署,哪想到在这里遇到林如意?

林如意心想,你不是也没走吗?可话又不能这么说,只能挠头道:“想重温丝绸古道,缅怀先人遗迹……..”

齐云州颔首,他与林如意只是点头之交,与他的哥哥林如耀却是至交好友,林如意的祖父林寻道是他的老师,他只知道老师十分宠溺小孙子林如意,也曾从好友口里知道林如意聪明绝顶,是个读书的好苗子,去岁也过了殿试,有了进士出身,可被家里宠坏了,四肢不勤、五谷不分,娇养的像个闺中小姐。

说来这次林如意会被外调到雁回镇,也是自己的手笔,齐云州想到此处,见林如意面颊红润,不像是舟车劳顿的模样,精神头也很好,没有颓丧之气,便满意了几分,心道果然是林家子,就算娇生惯养,也能宠辱不惊。

齐云州着急赶路,与林如意也无话可讲,与他客气的道别,扬鞭策马,与那二十多个人一溜烟的跑到前面去了。

林如意见到齐云州灰暗的心情也好了些,心想有皇帝的亲儿子陪着去西北吃沙,想想也挺有趣。

没想齐云州才走一盏茶功夫不到,后面又有一队人马追了上来,林如意故技重施又从车窗里探出半个身子,那骑在前面的一排人瞬间一齐看向林如意,眼神凶狠,像是要吃人的狼一般,林如意被他们盯着打了个哆嗦。

说来也怪,他们只是看了林如意一眼,又齐齐扭过头去,仿佛刚才的那一瞥是林如意的错觉,他们很快从林如意马车旁穿过,留下一阵上扬的尘土。

林如意本以为没什么事了,哪想到那队人马刚走过去,马车突然加速,林如意和书童一个不妨扑跌在厚厚的羊毛毯子上。

“做什么?!”林如意鼻子被磕到了,痛呼一声,马车依然在极速颠簸着,“马夫!马夫!你做什么?!”

不论林如意在车里怎么呼喊,车夫都没有应答,林如意和书童想往车外爬,可车厢被颠的根本走不了路,连爬也爬不动,刚爬到车门边上,又被一阵颠簸晃了回去。

“坐稳了!”车夫在外面大喝一声。

林如意还没来的急痛骂,书童指着窗外说:“…….公子!车夫在往林子里走!怎么办啊!”

“车夫!………要银子我给你!你不要害我们!”林如意大声喊道,他以为车夫将他们劫持了。

这车夫并不是家中惯用的奴仆,而是临走前,兄长专门给他的,说他为人老实本分,赶车也稳当,没想到兄长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车夫没再回应,只能听到“咻咻”的马鞭声,和他大声斥马的声音。

等马车车速降下来时,林如意已经被晃晕在马车里,人事不知了。

书童还清醒着,怎么推、怎么晃,林如意都不醒,周围满是喊杀声,和噼里啪啦刀刃相撞的声音,书童不知这是哪里,发生了何事,才打开车门闩,一把被人从车里拎了出来,定睛一看,那人正是马夫,他浑身是血,拥着刚刚才分手的齐云州上马。

“王爷快走,咱们到十里坡碰头!”马夫说着,用细软的刀柄狠狠抽了下马臀,那马嘶叫一声,高高扬起蹄子,齐云州熟练的握住缰绳,同时砍翻一个追上来的贼人,他对马夫道,“安全为重,不要与他们纠缠!”

“是!”马夫应声,一个飞身加入厮杀。

书童已经吓傻了,连滚带爬的滚进了x丛里,看着那群贼人骑马去追齐云州,他恨不得昏死过去,小声呜咽着,“少爷…….少爷……..”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