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绿》by概率论与数理统计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钟绿
作者
概率论与数理统计
內容簡介

bg

李玩 X 钟绿

冷漠 X 无情

两家为项目联姻。

主角二人也很有眼力见,毕竟总不能拿起碗吃饭,放下碗就要追求自由与爱。

由此,两个对婚姻失望的人结婚了。

“一纸凭证,对相爱的人不算什么,对不相爱的人也算不得什么。”
簡體版1V1xG現代強強
chapter 1

钟绿刚回国,就被叫回家吃饭。

姚姐来机场接她。

“待会我自己开车去。”钟绿坐在后座,背靠后仰了仰。

虽然很累,但她很难轻易入睡。

回去洗了澡,换了衣服,钟绿开车去近郊的一处别墅区。

进门,看来钟堂还没回来,钟绿把一个深蓝色纸袋递给许敏敏。

“母亲。”

“你来了啊。”许敏敏看钟绿来,眼前一亮。

“爸爸他们还没回来吗?”钟绿自顾自地坐在沙发上,叫人给自己拿了杯水。

“我今天刚榨了橙汁,别人农场给的几箱橙子,喝这个吧。”

“好。”钟绿应着,把盒子从纸袋里拿出,“您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许敏敏打开,里面一对珍珠耳坠,一条珍珠坠子链。

“哎呀,可好看了。”许敏敏忍不住拿起耳坠在灯光下看。

钟绿跟着笑了。她知道许敏敏最喜欢珍珠。

“妈!”yzbb

钟许先进屋,他把西装外x脱掉给一个家政拿着,转眼见到钟绿坐在沙发上。

“回来了。”许敏敏应了声,眼睛光看着那吊坠。

钟绿帮她拿起,“我帮您戴上试试?”

钟许瞥了一眼,嘴里啧声,上了楼。

项链刚戴好,钟堂进门。

“爸。”钟绿叫他。

“嗯。”钟堂嘴里应着,看了一眼许敏敏。

钟绿主动,“爸你看这链子好看吗?”

钟堂认真看了许敏敏十秒才说好看,接着去了洗手间。

许敏敏转头和钟绿相视一笑。

吃饭时钟许才下来,还是让人叫了好几遍。

钟绿坐在钟堂一边,留了许敏敏一旁的位置给钟许。

动筷前,钟堂先说明此顿饭的用意。

“你们两个年纪也是时候考虑结婚了。”

钟许不置可否,他照样夹菜吃饭。

钟绿沉默,她知道钟堂说出这话就已有所安排。

钟堂看一眼钟许,“先说你吧,悦美的二女儿杨旗,我之前叫你接触看看,你现在什么想法?”

许敏敏也帮腔,她见过杨旗几面,深得她心。

钟许咽下一口汤,没好气地说,“我能有什么想法。”

钟绿懒得绞进他们的家事,默默夹了几片莴笋,脆脆的很好吃。

“你们结婚,我觉得还不错。”

钟许哼了声,重复了钟堂的话,他觉得可笑,“你觉得还不错!”

钟堂没太听清这小声嘀咕,又看了眼钟绿,她不住家,还是先说她的事要紧。

“钟绿,你现在有没有交往的人?”

钟绿嘴里还嚼着饭,她都懒得咽下去就为回他这一问,直接摇了摇头。

“李克的儿子,李玩,你没见过,我和你哥都接触过他几回。”

钟绿有点震惊,她知道最近有风声说双宇和利隆要合作,没想到是这种方式。

自己这个局外人也被掺合了进来。

钟许也惊讶钟堂这拉郎配,合着他爸从小这么宝贝的女儿现在要指配嫁给一个人尽皆知的玩咖。

钟绿看他嘴角都快收不住,瞪了他一眼。

许敏敏没多说话,虽然她很少参与这些事情,但圈子里的风评多少也听过。

她担忧地看了钟绿一眼,对方倒是很平静,最后像安慰似的说了句,“也才二十六岁嘛,可以先试试接触一下,不用着急。”

钟绿抬头对她笑了笑。

钟许不爽,“妈,你刚刚怎么不帮我说话?”

钟绿觉得这样的人大概永远三岁吧,经历多少也白瞎。

又自嘲,唉,人家有父母,再大也是个孩子不是。

chapter 2

钟绿来到这家时正好七岁。

她妈妈病逝,跟着生父回家是理所当然。

虽然钟许恨她,但许敏敏对她还不错,叫一声母亲不为过。

小学初中国际学校读完,就出国读高中大学,一直到常春藤硕士毕业。

之前她也试图求证她妈妈没那么不堪,或许有难言之隐。

但事实就是如此,她妈妈就是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的x足者。

她的父母就是一对道德观念低下的男女。

所以从这个方面,她或多或少能理解钟许对自己的态度。

她也同情甚至心疼许敏敏,只是钟绿并不认同钟许对这件事的看法。

钟许觉得造成他破碎家庭的罪魁祸首就是她妈妈和她,然后才是连带着他爸。

钟绿觉得可笑,一个男人,或许包括绝大部分人,永远只觉得女小三可憎。

然而她认为,出轨男同样可恨。

从这看,钟绿多少还有些佩服李玩。

钟堂说她没见过人是真,但两家作为商场上的同业竞争者,没做过功课的话是她不及格。

况且就算商场上不了解,娱乐版她也看过这个大名不少。

想着,钟绿就点开了娱乐八卦页面,她刚吃完饭回来,换了身衣服躺在床上。

今天首页全是某对明星离婚的新闻,钟绿划了几下,终于看到“李玩”二字。

这次女主角换了两个钟绿不知道的女演员,照片里一行人正前后脚从某间酒吧往外走。

李克今晚吩咐秘书查查李玩的近况,本想问问他最近公司运行如何。

可惜秘书汇报得事无巨细,然后他就看到了几张高清照片。

“你马上给我滚回来!”

早知道他这儿子胡来,但有徐从玉护着,他也多少睁只眼闭只眼算了,以为他会收敛,谁知就快变本加厉。

“再不回来,老子最后一面你也别见了。”

李玩听完差点笑出声,没想到有朝一x,他爸也开始了“以死相x”。

还能怎样,只能回了见了。

李玩进门,看到李克坐沙发上,正戴着副眼镜看报纸,比电话里平静不少。

徐从玉坐旁边那张,眼睛瞅着墙上挂着的电视。

“妈,还没睡呢?”

李玩走过客厅,径直到厨房冰箱拿了瓶冰可乐。

李克喊他,“去哪呢?”

李玩边喝着可乐边走到沙发坐下,“现在我喝口水也要请示了?”

徐从玉拦了拦李克,说了句李玩,“你大晚上的别喝那么多冰的。”

李克从头到脚看了李玩一眼,一副吊儿郎当样,“你那照片怎么回事?人家记者都要上门来问我了,我们家丢不起你这个脸!”

李玩也没理,眼睛直勾勾看着电视里一个牙膏广告,“那都是谈项目,生意场上的事,这不都跟您学的?有其父必有其子您还不高兴?”

徐从玉看了李玩一眼,转而看向李克,抢先出口假意骂了李玩一句,“你爸也是想问问你最近怎么样,那做生意也不能这样做,都把身体搞坏了。”

李克本就是借题发挥,本意不在此,见徐从玉说了,也不再讲这个事。

“今天我和老钟见了一面,他儿子比你大两岁,还有个小女儿,今年二十六。”

李玩“呵”了一声,他就知道李克今晚醉翁之意不在酒。

“你什么态度?”李克语气强y。

徐从玉见李克怒气上来,忙拉住他,“李玩,你平时玩归玩,不闹出事来我和你爸也就算了,可你看看你上新闻的都是些什么模特演员,哪个靠谱的?这次你爸说的我也同意,大家门当户对,也算知根知底。”

李玩有点困了,既然两人都这么说,他点头就是,也没什么损失。

“行,我就去见见你们这个靠谱的。”

chapter 3

钟绿约李玩来她的画廊。

刚回来那年,钟堂给了她一间画廊、一间美术馆,说女孩子嘛,浸润浸润艺术总归是好的。

虽然与她的专业没什么关系,钟绿当着兴趣来做,也算个消遣。

一年后,钟堂才让她进了双宇。

钟绿从来不争,至少明面上,钟堂叫她做,她就去做。

好不容易这次让她选,钟绿去了后台财务。

钟许抓着市场大头,以为她要来分自己一杯羹。

钟绿可不会不识好歹,抓住钱,对她就够了。

恰好明天来一批新展,钟绿打算借今x自己先见见。

自从转到双宇,画廊展馆虽在她名下,但x常运营都转接给了别人。

李玩早到了十分钟。

不同于他,钟绿很少有新闻报道,更别谈照片。

只有圈子内的人,才知道双宇还有个小女儿在做事。据说是从小在国外练琴,七岁才回家上学。

李玩交际这么多人,也没见到哪个和她有交集。

他看了入口处的一幅画将近十分钟才见人来。

钟绿今x穿牛仔裤白罩衫,看见面前这个和她同穿牛仔裤的男生,确认了句,“你是李玩?”

李玩看她,顺着回她句,“你是钟绿?”

钟绿嘴角笑笑,“是我。”

李玩第一眼只觉得她白,脸、露出的颈部、手臂,全都跟那白墙壁似的。

他随口说起,“听说你在国外长大?”

钟绿和他并排走,只是笑笑,并没说话。

这个可能是她来历“流传”最广的版本。

李玩当她默认,他看着墙上又一幅画,“你是艺术生吗?”

“当兴趣做而已,我学数学的。”钟绿也停下,跟他一同看那画,“你好像也是理科生?”

其实答案不言而喻。

“是,物理。”

李玩意外,没想到走出校园这么久,工作私下都和人谈了那么多年的项目、女人与钱,今天与一个刚见面的人竟然能聊起学科知识。

其实他对钟绿的印象不错,她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就连模样也是一切都刚刚好,给人的感觉特别像家境殷实、一心奉献给艺术的那类乖乖女,如果他不知道云雾资本是她创立的话。

怪不得,原来不是从小培养的艺术家。

她学数学,学金融,看起来还对物理很感兴趣,只是当年留遗憾。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