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无度:断袖夫君强制爱》by鱼子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宠妻无度:断袖夫君强制爱》作者:鱼子 1V1

內容簡介

谢嘉宝嫁过来发现夫君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心里有个白月光可这个白月光居然是……男的!

她战战兢兢的守着这个秘密。突然有一天发现夫君看她的眼神不对啊!看得她心里发毛发怵,不会是想杀了她吧!她对他发誓这个秘密将永远不说出去,直到带进坟墓里。

他邪肆一笑,对她勾勾手指:“宝儿想多了夫君怎么可能喜欢男人,不信的话宝儿大可以坐上来试上一试便知分晓……”

“不试了……不试了,我错了!是我眼拙。”谢嘉宝衣衫半褪气喘吁吁的趴在窗边,面色绯红,娇媚无比

€古道坡一战

罗城内,欢天喜地,锣鼓喧天,谢府嫁女,谢嘉宝谢府幼女。前来迎娶的是史部尚书的嫡子李琰。

喜轿一路缓行,街上前来看热闹的人很多。

突然有奔跑的马蹄声靠近,行人都避让到一边。喜轿旁,一红衣男子骑着黑马疾驰一闪而过,速度之快,没有人看清绝尘而去的男子是谁?

“嘉宝,今生不能娶你为妻,今x你我共着红装,这样的方式也算是与你拜堂成亲了吧!”红衣男子嘴角浮出满含柔情、畅快的笑容。脑里浮现出嘉宝身穿大红新娘服清美无垢,淡雅无双的模样。

红衣男子乃是赫赫有名的骠骑大将军傅君赫,过去五年战事中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

傅君赫第一次初见到谢嘉宝是在三年前的花灯会上,一位花样年纪的十三四岁少女提着玉兔花灯,一路小跑,身披鹅x色滚着一圈白狐狸毛的斗篷,随着她的跑动随意的摆荡起来,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颜,吸引着人群的目光。少女银铃般的笑声格外清晰,声娇软媚的勾着人心。明明是黑夜,却像是突多了几分鲜活春色,印入他的眼里,闯进了他的心扉。

傅君赫站在回廊下瞧着她明朗娇媚的笑脸有些走神,二十岁的他心有悸动,头一次有了想成亲的想法。于是第二天就派人去查了她的身份,谢忠最小的女儿,谢嘉宝,今年十四岁,尚未定亲。谢家世代书香门第,谢忠乃是城里最有名的教书先生。

傅君赫准备去提亲的时候结果接到圣旨要去边关镇压来犯的靳突人。一去就是两年,等回来的时候,身中奇毒,自知命不久矣!只得默默守护着她。愿她一世平安无忧……

就在前三x收到密报,今x将会有流寇突袭。

这一夜,城外古道坡,傅君赫发丝被白玉簪别起,几缕青丝半挡着凤眸,一袭红衣被落下的风扬起,薄唇带着笑在高悬的鼻翼之下,无不诱惑冷酷。持剑而立,一夫当关,满山横尸遍野,

“嘉宝今x你喜结良缘,能为你做的是就是守好此道,纵使千军万马,也扑不灭红灯一盏……”

€无望的爱:重生觉醒

第二x传来为保护城里的百姓,傅君赫将军率领手下奋杀流寇战死的消息,全城的百姓无不悲痛万分。

而另一头,谢嘉宝虽然已经成亲,但是只见了夫君李琰一面,喝了所谓的合卺酒,李琰便转身走到隔壁的书房歇息,d房花烛夜谢嘉宝一个人独守空房过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早上起来,谢嘉宝听帮她梳洗的丫鬟说起傅君赫将军为保护百姓战死的信息,或多或少有些震惊。虽然她没见过傅君赫将军,但是多多少少都听过他的英雄事迹,默默的为这位年轻有为的英雄人物感到惋惜。

梳洗完毕,只见李琰已经在门外等着她一起过去给父母敬茶。昨天谢嘉宝没敢抬头看清楚他的长相,现在她瞧见体形修长的他垂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晨光洒在男人白皙俊美的面容之上泛着柔和的光,像云端之上的幻影,遥不可及,一碰即碎。让她不由的看得痴了些。

李琰一副谦谦君子模样对着谢嘉宝微微一笑,“夫人我们一同过去吧!”

“好,让……夫君久等了。”谢嘉宝福了福身,有点不太适应对他的这个称呼。

“不妨事,夫人请。”

看似相敬如宾里面却透着一股疏远的味道,回廊上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并没有交集。

敬完父母长辈茶,两人回到屋中。李琰先开口说道:“以后我都睡书房,这里夫人可以自己支配,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大可告诉我便是。”

这是什么意思?谢嘉宝想不明白,他们不是已经拜过堂是夫妻了吗?为什么夫妻要分房睡?难道他对她不满意?

虽然她们家只是一般的书香门第能被家事鼎盛的李家看上,而且还是嫁长子嫡子确实是高攀了,但是既然不喜欢为何要向她提亲,成亲当晚让她独守空房这不是羞辱她吗?

谢嘉宝咽不下这口气,按她这样洒脱的性子势必要问个明白:“为什么娶我?”

李琰像是俨然知道她会这么问:“你八字重,与我合,我现在身体不好,以后在……”他手蜷成拳抵在嘴边咳了几下,脸色立刻变得苍白了许多。

谢嘉宝看他咳得费力样子身体确实虚弱了些,也不好再多问,以后的x子还长了,等他把身体养好再说吧。

这一等就等了将近半年,两人相处也算融洽,婆婆时不时的会暗示一下谢嘉宝让她加紧怀孕,谢嘉宝只得点点头,李琰也会在旁边掩饰道是因为他自己不想太早要孩子,但是这其中的苦,只要她一个人知道,李琰碰都不碰她一下如何怀孕,谢嘉宝曾有意主动靠近他几次,在书房帮他研磨时,触碰到他的手,他却避如蛇蝎一样甩开,瞬间露出厌恶的表情,见谢嘉宝惊讶的表情后,立刻恢复常态,对着谢嘉宝解释道,是因为他在作画的时候太投入了,不喜欢被人打断思绪,没有别的意思;她假装头晕往他怀里靠,却被他躲开,自己跌坐在椅子上;他在沐浴的时候,谢嘉宝把衣衫拿进去给他,被他大声呵斥“出去!”谢嘉宝羞愤的跑了出来。从此谢嘉宝就歇了心思,她想过和离,回去娘家的时候试探性的找父亲说过,父亲古板的性子意思是既然嫁过去那就是李家的人,和离的话他丢不起那脸。要是她真和离了估计会被气得半死,说家门不幸。

除了不碰她,李琰在吃穿用度方面都是给她最好的,谢嘉宝想着总有一天夫君会被她捂热的。

直到有一天,婆婆告诉谢嘉宝晋侯府的老夫人一个月后七十大寿,让她告诉李琰到时候他们夫妻一起去。

谢嘉宝走到书房门口,却没有小厮留守,等再靠近些听见里面隐隐约约传来男子c重的喘息声。

谢嘉宝附耳上去仔细的听着,那声音应当是李琰,那喘息声带着低沉带着性感,令谢嘉宝从耳根红到脸颊。再不没有经历过人事,此时也知道里面发生这什么。谢嘉宝心里的愤怒油然而生。当她是什么……

谢嘉宝用力的推开门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她看见了什么,天啊……天啊!

只见李琰俊美的脸上泛着潮红侧躺在卧榻上,如墨般的丝发缠绕着凸起的喉结处,更显迷离之色。旁边放着一男子的画像,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抚摸着画像上男子的脸,白色的衣衫半开,露出白皙的x膛,x口跌宕起伏,嘴里呢喃着:“宋清……宋清我喜欢你!”另一只手在暴露出来硕大的xx上x弄起来,狰狞的马眼处吐出晶莹剔透的粘稠物,粘黏着手指拉出银丝。

谢嘉宝忍不住尖叫一声,连忙捂住嘴巴不敢相信看见的一切。

被谢嘉宝的叫声一吓,李琰浑身一抖,尽数泄了出来,x白色的浑浊xx洒在画上男子的身上。

李琰从容的看着她,收拾好自己,把门关上。谢嘉宝正迷惑不解处于震惊久久不能回神中,手上骤然一阵疼痛,李琰抓住了她的手腕。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下意识地就想挣脱,忽然感到他的指尖不住地战栗着,竟是在发抖!

李琰看到她的脸色渐渐透出几分的惨白,他才逐渐放开了手。他身形一晃,重重跌坐回座位。

“你也看到了是吗?罢了……罢了,你只要发誓不将刚刚看见的事告诉别人半分,我就不杀你。”他双眼微眯,眼神添了厉色。

谢嘉宝忍住内心的惊慌问道:“你不与我圆房的原因是你心中喜欢的人是他,还是个男的?”

李琰不加掩饰的“嗯!”一声。也许是半年的相处,习惯了她存在。也许他也想找人倾诉,也想找人排解压抑自己多年的情感,可是这种有违常伦的暗恋能告诉谁?在被她发现以后,他就不想掩饰不想为自己辩解了,彻底的承认让自己心里的难受释放出来。

谢嘉宝现在才彻底的明白,她的夫君李琰原来喜欢的是男人,一个叫宋清的男人,难怪他不跟自己圆房,他娶她回来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自己家中无权无势又好拿捏,她当时还真是瞎了眼,对他们之间曾经也抱有幻想,以为自己是幸运的。原来现实却是如此的残酷,要自己付诸一生的帮他遮掩秘密。谢嘉宝眼里透着冷意的看着李琰。

“我们和离吧!”谢嘉宝冷静下来。

“不行,你发现了我的秘密,你觉得你还可以独善其身吗?”李琰不动声色盯着她。

“我答应你绝不告诉别人。”

“可我不相信,你只能待在我身边!”

“李琰你混蛋,你毁了我一辈子,你不和离的话,就算是死我也要你身败名裂!”谢嘉宝气得浑身发抖。

李琰步步x近她,俯身在她耳边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她:“好!很好!只有你敢和离,你全家人也会跟着你一起死!”

谢嘉宝心里一紧。

李琰看出她顾虑,放柔了声音:“我给你足够的体面不好吗?你只要做好表面的少夫人就好,如果你有情郎大可私下见面,只有不被别人发现,不然我也护不了你,这是我对你最大的限度。”

“我应该说李琰你真是大度的可以,还要感谢你咯!”谢嘉宝对他嗤之以鼻,拿着别人的一生来消遣的小人。

李琰唇齿间xx一声浅浅的叹息:“不如我们约法三章,这样对大家都好!”

谢嘉宝抬起头看着他并不说话。

李琰知道她是在默许。

“第一我的事不可对任何人说,不能和离,不然后果是你承担不起的;第二你包括你家里只要有难处,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都会全力相助;第三如果将来你遇到喜欢的人,可以来往,但要做得隐蔽。怎么样?”说这话时,他微颤的睫毛蜿蜒成如墨的一条细线,别样动人。

谢嘉宝颦了颦眉,叹了口气:“让我想想吧!”

“好!夫人慢走。”

李琰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刚刚被他的xx弄脏的画卷,眼眸里星光点点只容得下那画上的男子,俊美的脸上忽地绽放出一抹笑容,他笑得极其温柔。

谢嘉宝却从他的眸中无端地感受到他的怆然与悲凉。

爱而不得的悲凉……

李琰望着她离开的背影,默默无声的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谢嘉宝回到自己房中终于舒完了那口气,最后摸扶着床沿,慢慢地坐下去时,发觉自己的手竟是微微颤抖的,后背也出了一片冷汗,内衫紧紧地贴在了肌肤上,冷飕飕,叫人极不舒服。

她的指甲不由自主的拨弄着手腕上的翠玉镯子,本该是清脆入耳的悦人,如今却是浸着诡异的沉闷。

谢嘉宝思来想去百转千回,她低头看着白脂玉般的纤指,终是接受了这样的事实。自己夫君喜欢男人的事实,自己一生将困于这禁锢牢笼的事实。

人前他们恩爱有加,人后他们形如陌路。

晃眼间又过去半年,这半年时间李琰的身体越来越差,虚弱的只能躺在床上哪也去不了。

大夫也束手无策,交代就是这一、两天的事了。

谢嘉宝来到他的床前,李琰微微的睁开双眸见是她,说话的声音很轻很轻:“我知道我快不行,其实你挺好的。”本来李琰是想告诉她,他写了和离书放在书架上的黑漆檀木盒子里,但是看见她的一刹那,他改变了主意,她很美像天上璀璨的星星一样夺目,美得让人心生嫉妒,这样美的东西应该就属于他的。

谢嘉宝心中缠绕着复杂难辨的滋味,她看着他。

李琰几不可察地扬了扬唇,闭上了眼睛。

守在旁边大夫立刻上前查看,李琰已经咽了气,就在大家哭作一团的时候,下一刻,李琰猛的睁开了眼睛,布满了猩红的血丝像是从炼狱中爬出来一样,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煞气,吓得谢嘉宝跟其他人往后退了一步。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