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腰》by情根深种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她喜欢高大英俊的男人喘着c气将她拥进怀里,喜欢看他们餍足地对她笑,说爱死了她的软腰和滚烫的温柔乡。
她是个散兵游勇,自己接客,佛系开价,深爱自己。

NP,有剧情,有感情戏。

簡體版NPxG現代校園x

在男生宿舍破处 <软腰(NP)(情根深种)|PO18臉紅心跳 在男生宿舍破处 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拍打在男生宿舍的阳台上,阳台上没收进来的衣服此时被淋成了蜡油,蔫蔫的耷拉着。 门开了,先有一双修长好看的手伸进来拍亮了灯,瞬间被黑沉沉的天压得昏暗的宿舍被点亮。 “进来呀,傻站着g什么?”男生声音铿锵有力,身上淋了雨,白T恤黏在身上,让他稍微有点急躁。 把外面一头黑长发的女生拉进来,眼睛不由自主的往她被浇的透明的衣服上看。 淡蓝色的,带花纹,尺码小了,x沟都兜不住。 男生咽了咽口水,锁上门开始脱衣服。 “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女生声音发颤,不知道是冷的还是紧张的,“我......我自己来吧,能......能关了灯吗?” 男生看向她发着冷白色光的脸,有点不情愿,这么白,身上一定特别好看,“关不关其实都一样,大白天的......”他说着去关灯。 灯被按灭,屋里瞬间暗了几个度。 他尴尬的笑了两声,也不好意思再打开了。 男生引着她往角落里自己的床上走去,床上的方格床单洗的发白,被子乱糟糟的卷成一团,枕头也睡褪了色。 不过好在有床帘,陈年想想这样也不算太糟。 他把被子团成团塞到床脚,开始急切的脱衣服。 陈年也脱,只不过动作跟他比起来显得慢吞吞的。 “你叫陈年?”男生拉上床帘,慢慢压在女生身上。 “嗯。” “我叫季风,冬季风夏季风的那个季风。” 陈年并不感兴趣他的名字,对于她来说,这个长得俊朗的翩翩少年只是豪掷一千块买她初夜的嫖客而已。 他伸手往她身下摸了摸,头埋在她x前啃了起来。 陈年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异样从与他接触的地方传出来,她情不自禁的嗯了一声。 季风抬起头看她:“你真是第一次吗,叫起来真苏。” 他打开陈年的大腿,跪坐在她腿间。 陈年低头看了一眼,有些吓住了,心想怎么这男生看着高高瘦瘦的,那东西怎么那么c大。 外面雨声大了点,噼里啪啦的打在阳台塑料盆上,门没关,冷风从阳台吹进来,陈年打了个哆嗦,蹭了蹭光溜溜的大腿。 季风迫不及待的握着xx开始往她看起来又细又小的d里塞。 “啊疼!”陈年拽住了捶到床边的帘子,紧紧的攥在手里。 她疼得皱紧了眉头,季风进不去,卡着个头在里面,开始冒汗,抱起她的大腿,身子往她身上压,xx重重一挺。 季风个毛头小子,不知道怎么疼个处女,光顾着自己爽了。 “啊!”陈年长叫了一声。 这种破处的感觉对季风来说很有成就感,他进去后为了彰显自己的男子气概,快速xx起来。 季风在她身上喘着气,说你要叫出来,心里想什么就都说出来。 陈年想着这样没准以后对赚钱有帮助,就按他说的做,被顶上床头栏杆的时候叫了一声,再被顶一下再叫,渐渐地摸到了技巧。 “嗯嗯嗯啊......啊啊......” “你叫的真好听,觉得爽吗,爽的话就说出来。” 季风夹在她腿间,窄臀快速耸动着,戳的陈年抓紧身下的床单,“疼......啊啊......” 可能是里面太紧了,季风没几分钟就s了,他吸着凉气臀部后退,缓缓xx偃旗息鼓的xx。 用xx戳了戳她曲起的小腿,“陈年,你睁开眼看看。” 陈年往下看去,立刻红了脸,那根大家伙上沾满了透明的液体,白色的xx不均匀的抹在上面,根部的位置还隐约可见几点猩红。 这一刻陈年才真正明白了自己的变化,她成了一个女人了。 说感觉也没多大感觉,只有疼、麻,没有A片里女优表现的那么爽。 可当季风再来第二次的时候,她开始有了一点舒服的感觉,身体里潜藏的欲望被渐渐唤醒。 才隔了半个多小时,她的手已经从抓床单改为抱住他的背,会主动张开双腿迎合他的耸动。 “嗯嗯嗯......啊啊......” 季风的xx拍在她沾满了xx的xx上,x体拍打的声音从xx传出来,让陈年疯狂。 原来,这是她自己身体发出的声音。 “啊啊啊......我好热......啊你慢一点......” 这次,陈年体会到了xx。 当季风的xx在她身体里快速擦动时,她想让他深一点,重一点,再快一点,那种将到未到的快感就在边缘徘徊,令她欲罢不能,仰着脖子去够。 “啊......啊啊啊......” “你真是个小x货啊,真想g死你。” 季风加快速度,猛烈撞了几下,狠狠地s在了她里面。 真爽,陈年想。 雨小了,淋淋沥沥的雨点慢慢断了线。 陈年侧头闻到枕头上男生特有的汗味,有点酸,还能感觉出阳光,味道混在这一方小空间中有夏x雨后的清新中,掺进欢爱后的x靡里。 xx真的会快乐,身体快乐,心里也轻松,难怪男人会花钱找女人。 这一千块钱对陈年来说到手的太简单了,张张腿的事,所以当季风说以后常联系,每次三百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几次后季风提出让陈年做他女朋友,陈年对拿走自己第一次的人到底有点不一样的感情在里面,就算清楚他是不想再掏每次的三百块钱了,也还是答应了。 之后她开始频繁的出入季风的宿舍,趁他舍友不在的时候和他在那张铁架床上大g一场,床被晃得咯吱咯吱的,她在季风身下叫得又x又荡。 有一天她刚和季风做完一场,正躺在床上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季风突然被导员叫走了,陈年答应了再让他g一场,就藏在床帘里等他。 “多少钱买你一次?” 她头顶的床铺上忽然传来声音。 陈年吓了一跳,赶紧抱紧x部,拽床脚的被子盖上。 “三百,你在宿舍,为什么不吭声。”她话还没说完,男生就直接从上面跳了下来,陈年吓得缩到床角:“不过我只跟季风睡。” 陈年认得他,体育部的部长,上半年还代表学校拿了块马拉松全马冠军回来。 平头,五官y朗,肤色偏深。 “你确定就跟他睡?多亏啊。” 他说着探进床帘,拽起她的胳膊往外拉:“让我x一下,我给你四百,妈的,你叫的也太x了,睡着都给你叫y了。” “不行......”她犹豫是因为多出的那四百块钱,拒绝是因为季风的关系。 “不愿动那就在这x,在季风的床上,你就把我当成是他,还能挣四百块钱,多好。” “可是他要是知道了怎么办?” “不会。”男生听她这么问知道八成是成了,长腿一迈钻了进来,上来就掰开他的大腿:“我快,一会就完事。” 说好的快呢,陈年被健硕的身子压得一动不能动,xx被x得啪啪作响,一遍又一遍xx过去,男生s里面好几回了都。 “你什么时候好啊......我......我受不了了好大......” “再x一会儿。” “啊啊啊......那......那你快一点......季风快回来了啊......” 男生劈开她的大腿,c大的xx可怕的在她粉嫩的xx里穿梭,进去时塞得她难受,出来的时候还带出一片嫩x,他重重的抽动了几十下,s出稀稀拉拉的几滴xx来。 “小x货,你看看,都让你榨g了。” 楼道传来脚步声,陈年赶紧撕纸把腿间流出来的东西擦了。 男生拽着床栏,往上一翻上去了,上面的窗帘一拉,宿舍又恢复了安静。 季风回来,火急火燎的要扒她的xx。 她刚被xxx,被季风又xx去,充血的xx被重新挤开,致使她尖叫了一声。 床又开始咯吱咯吱的响了。 十几分钟后,季风最后挺了一下,喘着c气跟她说:“导员让你去找他一趟。” 陈年他们的导员是新来的,长了张神颜,不爱管事,陈年不是班g部从来没和导员接触过,她也不知道他找自己g什么。 是不是被x得腿软了 <软腰(NP)(情根深种)|PO18臉紅心跳 是不是被x得腿软了 季风又往里捣了一下,连连吸气:“陈年,你怎么跟第一次似的那么紧,爽死了。” 季风像拣着宝贝似的往她脸上亲,陈年推开他:“我得去找导员了。” 说着开始在床头摸自己的衣服,x上内衣xx,开始x背心。 季风贴着她的背蹭:“那你什么时候再过来?” “到考试月了,可能就不过来了。” 陈年x上牛仔裤,站起来往腰提,抬头看了一眼季风的上铺,他正侧着身子支着脑袋看向陈年,用口型说下次见面给钱。 陈年瞪了他一眼,说是很快,结果g得她腿心直发抖。 “季风,你上铺叫什么?” “叫景盛啊。” 陈年嗯了一声,往上再瞟了他一眼,整了整头发走了。 因为季风回来之后又做了她一次,所以耽误了点时间,她到导员办公室的时候他已经准备下班了。 见她进来,周临捏了捏鼻梁,扣扣桌子:“陈年是吧,过来。” 陈年只在全体会上见过这个新导员一面,还是远远地看的,第一次走近了看发现他长得真是年轻,据说已经三十了,但光看脸觉得也就是个学长。 他戴了个无框眼镜,她过去的时候他就给摘了,露出一双深邃的眼睛,只抬头看了陈年一眼,陈年就好像被他窥探到了心事,她慌忙低下头:“老师,您找我什么事?” 他动作轻柔,把手机摆在她面前让她看。 上面是一张表白墙的截图,是她发布的“卖身”消息,一千卖第一次,还附上了联系方式。 陈年没想到这事会让导员知道,她声音有些发颤:“老师......” “陈年,有什么困难可以找老师,你是缺钱吗?” 陈年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这时候只能说缺钱,再说她也真的手头紧。 周临起身拿起外x准备往外走。 陈年什么准信都没得到,心急之下拽住了周临的胳膊:“老师,我......” “陈年啊,你知道卖x犯法吗,这件事要是让学校知道可是会开除你的?” 几个词一出,陈年顿时被吓住了。 “我要下班了,你要是想解决这件事晚上来我宿舍一趟,我们慢慢商量。” 从导员办公室出去陈年就一直心不在焉的,舍友方雅带上她一起和男友吃饭,她闷着头一直喝汤,连他们叫自己都没听见。 “啊,什么?” 方雅和她新交的传媒系男友对视一眼,互相喂了口菜。 “没事,就是觉得你最近怪怪的,身体不舒服吗?” 陈年说了没有,可一起回去的路上腿心抽痛了一下,她腿一软往旁边没人的地方歪了下去。 一条用力的胳膊越过方雅拽住她。 陈年赶紧站好,连说了几句谢谢后赶紧和他拉开距离。 又走了一小段,方雅遇上了一个学姐,想咨询对方点事情,就把两人晾在了原地。 陈年一直低着头,没注意到男生不知不觉的已经站在了她旁边。 耳边幽幽的传来一句笃定的话—— “是不是被x得腿软了?” 陈年抬头一脸戒备的盯着这个她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朋友的男友,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很快方雅回来,他们挽在一起走了。 回到宿舍陈年就在自己桌上看到了一x和方雅之前收到的同一个牌子的名贵化妆品。 不确定导员什么时候能忙完回宿舍,陈年先去澡堂子里洗了个澡,回来把半g的头发梳开,换了身规规矩矩的衣服。 “陈年,天都黑了要去哪啊?”舍友问了一句。 陈年不敢说是去找导员,怕她们追问是什么事,只说约了朋友。 周临已经把白衬衫换成短袖,一身休闲装来给陈年开门,没了师生的严谨语气,轻松的叫她坐。 刚一坐下就被递上了一杯水。 陈年哪还有心情喝水,她x了x嘴唇,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老师怎么发现的那件事,又要怎么处置她。 她不喝,周临就把水放到了她面前,他紧挨着她坐下。 “你先别着急,这件事目前只有老师一个人知道。” 陈年松了一口气,乞求道:“那老师您能帮我保密吗?” 她眼睛水汪汪的,又大又亮,眼尾上挑勾人的很却偏偏看着一副清纯样,周临毫不掩饰对她的欣赏,与她对视,“当然可以,不过......” “不过什么?” 周临把水杯不着痕迹的往她面前推了推,“这个不着急,你先喝口水,老师去里面打个电话。” 周临的教师公寓不算大,g净整洁,一室一厅,卧室门被他进去后关上了看不见里面什么样,但客厅不大,只有电视沙发和饮水机。 陈年打量的时候去摸茶几上的水,一不下心给掀倒了,杯子被接住了,水洒了得还剩个底。 刚洗完澡的缘故,陈年也觉得渴了,把杯底的水一饮而尽,又去饮水机那接了半杯回来灌了下去。 周临的说话声很快停了,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陈年仰着修长白皙的脖颈喝水的画面。 有水珠顺着嘴角流下,沿着颈部线条滑进了圆领T恤里,再往下看是挺拔的两团x脯,看上去形状完美弧度大小俱佳。 周临咽了咽口水,叫了她一声。 陈年听见声音赶紧停下喝水的动作,杯中最后一滴进了肚,她x了x嘴唇站起来叫老师。 “喝完了?来,进来说。” 陈年乖乖的进去了。 他的卧室也很简单,一张稍宽一点的单人床,床边有张书桌,正对着窗户。 只有床可以坐。 周临依旧是坐在身边,陈年以为他要提要求了,结果他开始问起她的学习情况,从刚入学开始问,大大小小都不放过。 陈年觉得可能是洗澡时间有点长了,感觉脑袋被冲的晕乎乎的,眼皮子打架老想闭上。 还是洗出幻觉来了,她怎么说着说着坐到了老师的腿上呢。 “老师......助学金什么......”她头往下磕了一下,磕到了周临的肩膀上。 周临吸了口凉气,缓缓将她的上衣往上褪,“嗯,继续说。” 陈年感觉x沉了一下,束缚的东西没了立刻轻松了,她想去抓揉着自己x的大手,边往里伸进去找边继续说:“助学金......要什么......时候......” 眼睛再也没有睁开的力气,她趴在周临的肩膀上坚持着小声把后面的话念叨完。 去捉“凶手”的手半路上被截胡,带去了别的地方。 她还感觉到老师在解腰带,再握着她的手伸向深渊......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