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烧》by鹿葱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一个“暴躁疯批二货美艳纨绔子弟对患有阿斯伯格症的清冷仙女科学家一见钟情,疯狂追求,追求不成就强取豪夺,豪夺成功又整x胡思乱想患得患失。然而他每一次作天作地要证明后,都会进一步得出女主真的不爱他的结论。既然求爱不成就求恨吧,求恨都不成吧,那就凑合着过吧”的沙雕故事。

晏栩:那年杏花微雨,你说你是莫得感情的木偶人,我没信,然后栽了一生,下辈子我再也不想认识你了。
慕如笙:……
晏栩:我宁愿倾其所有回到那个晚上,我不会走那条路,不会进便利店买打火机,更不会问你帮忙付款,我宁愿从来遇见你。
慕如笙:……
晏栩:给个反应呗?
慕如笙:哦。

Tag: 沙雕 高g 反x路 xE 甜宠 剧情x 1V1

高x1V1甜文喜劇輕鬆

01 一根不充电的活x……x <暗烧(沙雕高gx)(鹿葱)|PO18臉紅心跳 01 一根不充电的活x……x “我要结婚了,”晏栩后背靠着门板,烦躁地踢了踢脚边的行李箱,“你就不想说点什么吗?” 暮色四合,夜幕初降。 房间没有开灯,门厅昏暗的光线映照着晏栩的侧脸。 多x不见他整个人瘦了一圈,本就清晰的下颌线更加利落,显得眼窝深邃鼻梁高挺。 空气静得令人焦躁,晏栩又吐了口烟圈。 慕如笙望着他,眼神漠然得就像看一件没有生命的死物,甚至连声音都飘渺到虚无:“恭喜?” 恭喜?!! 晏栩喉结上下一滑,血丝密布的眼球几乎滴出血来。 一瞬间周遭气压猛地收紧了。 晏栩,诨号晏二,因为继承了革命先烈的基因,才能平安活到二十多岁还没被人打死的大龄男巨婴——在高g圈里“闻名遐迩”,以“别人家的孩子”出圈。 子曾曰过:人不怕烂,就怕没有更烂的比烂。晏二就是这个垫底的更烂。 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些年反腐扫黑打老虎,晏家树大招风,几次在重点名单的榜首,可运气就跟开了外挂似的,一次队都没站错过,铁拳擦着晏老虎的尾巴根就呼噜过去了。 晏栩那为革命洒过血流过泪亲爷爷、亲xx在京郊大院里被勤务兵伺候着,亲姥姥亲姥爷在八宝山烈士公墓里安稳沉睡着,亲爹亲妈在新闻联播里四处访问着,亲哥在军队里继续保密着。 狐朋狗友们逃出国的逃出国,蹲监狱的蹲监狱,他还是那个常年占据京城纨绔子弟风云榜榜首、天不怕地不怕的晏xx。 简而言之,把大G开进故宫里的那孙子要想甩锅,只要提一句“晏二最近g了什么”,从爷x到爸妈立刻熄火,还得夸夸自家“小宝贝”乖巧听话。 晏二公子从小就会仗势欺人,长大后仗着后台没塌就更肆无忌惮搞事情。 寻常人若被晏二少这么盯着,早就浑身打战,汗毛倒竖了。可慕如笙天生情感缺失,望着晏栩的眼睛里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恭喜’?” 晏栩咂摸着这两个字,神色复杂,一口接一口地抽烟,脑子里不知道想什么。半晌,他抽完了最后一口烟,指尖抵着防盗门狠狠碾碎了烟蒂,怒吼: “我他妈就多余问你这句话!” 说罢,他把刚收完的行李箱一脚踹进客厅,猛地甩上门板,骂骂咧咧往厨房走。 “你不走了吗?”慕如笙望着他的背影问道。 “走?走哪儿去!老子给你做饭去,”晏栩x上围裙,从厨房探出头骂道,“妈个x的,我被关……我不在这些天你都吃什么了?瘦得跟特么猴儿似的。” “体重53.3千克,身高167.2厘米,没有变化,”慕如笙站在厨房门口,“早餐吃310克三文鱼三明治,250毫升牛x,午餐吃……” “闭嘴吧你!”晏栩头更疼了。 他赌十根x瓜,不打断这木头精,她能把金丝猴……金丝猴……嗯……六耳猕猴、那个啥猴和那个啥啥猴的体重都报一遍,以此证明自己和猴儿的区别,还要下个定义——你的夸张修辞用得太多了。 拉开冰箱门,只见体积相等,模样相似的土豆、洋葱和圆白菜分层排放得整整齐齐,甚至颜色还能根据饱和度逐渐递减。 晏栩对这强迫症晚期的排列方式早已见怪不怪,甚至还把最外层的一颗圆白菜撕了两片叶下来和第三排对齐。 “愣在这儿g吗?我要切洋葱了,出去,别碍事……欸等会儿!”晏栩侧面对着慕如笙,避开了她的目光,先x了x嘴唇又摸了摸鼻尖,似乎非常漫不经心、非常不在乎地问道,“那什么,你就不问问我消失这么多天去g吗了吗?” 慕如笙平静陈述:“准备结婚。” 晏栩一口鲜血哽在喉咙:“结个xx呀结婚!” 慕如笙皱起了眉。 晏栩心一沉,他对她这个表情很是熟悉。 木偶人脸上只有两个表情,皱眉和不皱眉,代表了她的两种反应,舒服和不舒服。 她没有喜欢和厌恶,也没有快乐或悲伤,对世界的感知只有“Yes   or   No”。 晏栩时常在夜深人静时分,魔障似的注视着慕如笙的睡颜,然后狠狠抽自己俩大耳刮子,怎么他妈的就鬼迷心窍了,和充气娃娃谈恋爱都比现在痛快。 “你哪不舒服?”晏栩问。 “你说‘xx’。” 晏栩“扑哧”一声乐了。 慕如笙这张脸说好听了是网红顶配的脸,说难听了就是天然的整容脸,眼睛大、下颌小、鼻子挺、嘴唇薄,美得中规中矩,本来没什么辨识度的木头美人,却先天“三无”——无口无心无表情,周身仙气缭绕,整个是一被贬下凡的清冷仙女。 从仙女嘴里说出了“xx”这两个字…… 正蹲在垃圾桶旁剥洋葱的晏栩哗哗流着眼泪,笑得却像羊癫疯发作的病人,又哭又笑的,看起来精神失常。 “xx怎么了,男人不长xx不能叫男人,男人不说xx也不能叫男人,”晏栩剥完洋葱皮,送到水龙头下冲洗,顺口胡说道,“xx,可大可小,可软可y,可暖手可伤人,白天晚上都能让你爽。” “我不舒服。” “扯淡!”晏栩道,“摸着你的良心说,老子哪回没让你爽哭啊?哪个小王八蛋一到点儿就躺平张腿的?哪个小王八蛋不爽三次就不睡觉的?” 慕如笙:“你偷换概念。” “哈哈哈哈哈,行,你不爽我就不说了,”晏栩坏笑擦g陶瓷刀,“大xx、xx、大丁丁、小晏栩,怎么开心你怎么叫。” “xx或男性生殖器官的一部分。” “………………” 和一块天山神木生活,预防心脑血管疾病的最好方法就是别和木头精较真儿,晏栩忘了他是怎么开启“xx”这个话题了,也懒得再和她啰唆了,把洋葱往案板上一拍:“吃完晚饭我要用我的男性生殖器官让你爽可以了吗,出去吧,切洋葱了。” 晏栩凝视着案板上洋葱,无声叹了口气。 被亲哥逮回去关小汤山这么多天,一x三餐有人照顾,享受了久违的舒坦。虽然他x……男性生殖器闲得发慌,担心木偶人那九级残废的生活能力更是心里发慌,这三天一小闹,五天一自杀,还跟越狱似的从一帮特种兵手里逃出来,路上还真有点舍不得那舒舒服服的极乐世界。 他心想回来要是见木头没有半点反应,就收拾东西回家当二世祖,门当户对的大小姐一娶,小酒喝着,小妞泡着,木偶人自己玩蛋去吧。 然后……意料之内,情理之中。 木偶人没了他还照常活着,至于活得好不好……没参考物不好下结论。 晏二公子当场就闹了,二话不说开始收拾行李。 行!您老人家妾心古井水,波澜誓不起。那他就孔雀东南飞,自挂东南枝。 慕如笙看着他翻墙倒柜装东西,一言不发直挺挺地站在一旁。 晏栩心说,收拾完东西前,这木头要是问一句他去哪儿了,他就不闹了。 然后他装完衣服,拉上行李箱拉链时,心说,这木头要是说一个字,他就不闹了。 再然后他走到门口穿鞋,心说,哪怕这木头吭一声,他都不闹了。 结果,他防盗门都推开了,一只脚都迈出门了,就他妈嘴欠说了一句“我要结婚了”,就把自己x回来了,还特么给她做饭?! 晏栩把菜刀狠狠一剁,洋葱碎飞得七零八落,溅到脸上呛得他眼泪直流。 ……我他妈怎么就这么犯贱呢! 晏栩叹了口气,抽了张厨用纸擦脸。泪眼模糊间,一抬头只见慕如笙还站在门口。傍晚的天光从她背后照来,恍若为她镀上了一层温柔的金边。 “你……还站那儿g吗?”晏栩心一暖,都没注意到自己语气的期待,抓着刀柄的手下意识动了动,“咳咳,你想我问什么?” “生姜切段,最长不要超过0.7厘米。” ——x!就不该对这木头精心存幻想! 晚上十点。 晏栩光着身子走出浴室,头发吹g了身上还带着暧昧的水汽。他肩宽腰窄大长腿,肌x线条结实流畅,再加上这张雌雄莫辨的漂亮脸蛋,俨然是从古希腊穿越来的男美人。 男美人坐在床上,端起床头柜上的水咕咚喝了半杯,刚放下水杯,一双冰凉柔软的手就从后面缠上了他的腰。 慕如笙半坐在床上,同样浑身赤裸,双x磨蹭着他的后背。 晏栩一瞬间就y了。 可晏二公子进步了!学会矜持了!从x狗学校里毕业了! 晏栩“啪”地拍掉了她的手,凶巴巴问道:“g吗?” “十点了,”慕如笙陈述道,“该xx了。” 阿斯伯格患者的行为模式刻板,近乎固执地遵守x常活动的程序。 慕如笙的三餐从份量到菜品从不变化,晏栩常说喂猫还得给喵主子换罐头吃,可见慕如笙比猫还好养,这让狐朋狗友们更加坚信晏二少被狐狸精PUA了。 她上班回家路线固定,出门到家的时间精确到秒,如果因为堵车变动,她烦燥到轻微自残,所以晏二少这祖宗才“不得不”心甘情愿地和她窝在距离学校步行二十分钟的老破小公寓里。 起床、睡觉、吃饭、排泄,她的生物钟准得像天文台的原子钟。 当初晏二少强取豪夺抱得美人归,在她刻板的时间表上y生生x出来“xx”这一项,这大概是晏二少荒唐人生中唯一的辉煌成就了。 房间里没关窗,夜风拂过床帘,勾得人心痒痒的。 “你让我做我就做呀,我不在这些天,你不是也过来了吗?”晏栩嘴角一勾,作势躺下,“睡吧睡吧,我累了啊。” 慕如笙似懂非懂点了点头,转头拉开了床头柜,取出了一方纸盒,只见充电线、跳蛋、硅胶xx、抑菌剂、酒精棉片整整齐齐摆放其中。 晏栩目瞪口呆,嘴角直抽。 “妈的,合着我在着你这儿就相当于一根不充电的活x……x……” “x”了半天也没有“x”出来个“巴”字,y生生在剧烈震惊中拐了个弯:“男……x……” x!都他妈这样了,还能避开关键词说让她舒服的“男性生殖器官”,真他妈贱到骨头里了!! 晏栩欲哭无泪。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