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葡萄》by日下舟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烂葡萄(骨科年上)byx下舟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x / 正剧 / 年下受 / 腹黑攻
【1V1,年上,兄弟骨科,总体算个甜文,不甜把我头砍掉。】

只对弟弟温柔的渣苏年上X只对哥哥痴汉的直球年下。

我们的目标是:可可xx!没有脑袋!

CP:严郁X赵韶正。

严郁只看了赵韶正一眼,他就知道,迟早有一天,他会咬烂这颗青涩却烂熟的葡萄;而赵韶正,做梦都想被这个他叫做哥哥的人吃掉,连皮带x,一点汁儿都不要剩下。

 01偷穿母亲内衣的男孩

1.
偷穿母亲内衣的男孩

“小正,妈妈今晚上不回来,桌上留了钱,自己买晚饭吃知道吗?”
接着是一阵窸窸窣窣的穿高跟鞋的声音,然后砰的一声,大门关上了。客厅里静悄悄的,仿佛没有人在一样。
过了几分钟,侧卧的门被推开,一只白净又赤裸的脚踏了出来。

赵韶正今天有些低烧,所以请了假没有去学校,而是留在家里休息。但其实他身体好得很,只是不想上学,于是撒了谎。赵丽莉是不会探究儿子到底是真病假病的,她一天忙得很。老师那里也好解决,谁都知道赵韶正家里的情况,他没有爸爸,妈妈又是个不对他上心的主,他平时又那么乖巧,只要在给老师打电话的时候咳嗽几声,没有人会怀疑他。

他身材瘦弱,上身穿着一件宽大的洗得发白的T恤,下半身什么都没穿,露出两条白花花的腿。他轻车熟路地走到赵丽莉的房间衣柜前,然后在一人高的穿衣镜前脱掉了自己身上的T恤。
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他全程都没有什么表情,那张肖似母亲的漂亮脸孔上只有漠然。
张韶正看着镜子里自己赤裸的身躯,觉得丑陋极了。他站直了些,舒展开x脯,让x前的两颗小小的x尖更清楚地展示在镜子中,他犹豫了一下,伸出手,将手放在了下x的位置,试探着将薄薄的一层xx往上推。
镜子里,他白皙的脸颊上飞起一片淡淡的红霞,可眼睛里依旧没有过多的神采——他觉得好奇怪,平时里洗澡的时候也会碰到这里,那时候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是为什么现在也只是摸一摸,却会有很奇怪的感觉,从脚趾头一直到头皮?
细长的手指捏住了紫红色的xx,可能是没掌握好力道,捏得有些痛,他忍不住弯了下腰,喉咙间xx一声轻哼。他不敢再多弄这颗小东西了。
手指沿着肋骨往下,从平实的小腹一直到无精打采的xx。这和他在教科书上见到的不太一样——更加的,像一根装饰品。
他倒是希望它更丑陋一些。

赵韶正用修剪得圆润挺括的指甲盖子扣了扣最上面的x道外口,一阵像是疼痛又不像是疼痛的感觉席卷了他的全身。
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体毛稀疏的腿,因为体脂过低,这双修长白皙的腿远看上去就像是青春期的女孩子。
不知道哪里的风吹过来,他感到有一些冷,忍不住用脚背蹭了蹭小腿,这让他险些站立不稳。
索性旁边就有一个长的放置衣物的架子,他扶住了架子,于是没有摔倒。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发现手里抓着的是一件樱花粉的内衣。
赵丽莉总是把它们叫做“x罩”,她跟男人打电话的时候会用黏糊糊的声音让对方猜自己今天穿了什么颜色的x罩,如果对方猜对了,她就会花枝乱颤地笑,手上拿着的烟也跟着一起摇晃,烟灰落在地毯上,烧出一个又一个d来。

赵韶正摩挲着手上的内衣,表面细密的蕾丝和里面柔软的海绵被他紧紧攥在手心,他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感觉。他不由地想起了全班发育最好的那个女孩子,她的x房圆润y挺,被包裹在不算太合身的夏季校服里,每次跑x的时候,男孩们的眼睛就随着她x房跳动的线条上下移动。
她的x是软的吗?她的内衣里也装着这样的海绵吗?赵韶正觉得自己真是个恶心的变态,可他脑海里不断地冒出那个女孩子的x部、会透过T恤的内衣的轮廓、偶尔露出来的带着碎花的肩带。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张开双臂,把那件樱花粉的内衣穿在了身上。有着娇俏曲线和浑圆凸起的内衣在男孩子g瘦单薄的x膛上显得非常怪异,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赵韶正肌肤白皙细腻,竟然也不难看。
他的手从内衣边缘伸进去,推挤着绵软的xx,再把内衣扣子扣住,竟然看上去有点像个贫x的女孩子。
只是xx的男性特征实在是无法忽略,在他侧着身子欣赏x上的“x罩”时,两腿间的xx就像是一朵被雨打x的大喇叭花一样晃来晃去。

所以一件同样樱花粉的三角xx是多么必要。
这件xx除了在腰间有一圈小小的花边之外,除了裆部有一小块布料外,其余的部分都是半透明的薄纱,耻毛透过薄纱间的缝隙探出头,看着有些不和谐。他一只手拉着xx的边缘,另一只手伸了三指从xx边缘探进去,把蠢笨多余的xx拨来拨来,试图把它藏在两腿间。
在他努力进行尝试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一阵钥匙晃动的声音。
客厅里传来赵丽莉进门的声音。

“小正,他要见我们,快起来!”然后是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卫生间里传来稀里哗啦的水声。赵韶正僵y地xx手,捡起地上的T恤,然后走回了自己的卧室。
等赵丽莉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赵韶正已经穿上了T恤和牛仔裤,坐在沙发上等他。
赵丽莉擦着头发从他身后走过来,有些嫌弃地扯了扯那件洗得破了d的T恤,道,“去换一件,这像什么样子。”
“哦。”赵韶正应了,走回卧室。
脱下T恤后,他摸了摸x口的蕾丝,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没有把它摘下来,只是又从衣柜里拿出一另一件T白恤,然后想了想,又在身上罩了件牛仔外x。
“走吧,”赵丽莉利落地涂了口红,让他挽住她的手,眉眼里满是喜悦,“带你去见你的新爸爸。”
“嗯。”赵韶正低低地应了一声。
他抬了抬肩膀,内衣带子好像有些歪了。
【作家想说的话:】
哥哥下一章出场。

 02偷看学长xx的男孩

2.

偷看学长xx的男孩

赵丽莉领着赵韶正去了一个别墅区。别墅区和普通小区也没多大差别,照样有门卫,有x泉,有树有x有花,有人走来走去。

赵韶正坐在车里,看着道路两边的热带树种,想,这倒是挺别致的。

这种平静的心态一直持续到他踏进那栋房子、看见那个温和的中年男人身后的少年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往赵丽莉的身后躲了躲。

赵丽莉笑着说:“孩子有点怕生。”

赵韶正露出半边脸,刚好对上了严郁的眼睛。他看着严郁的表情从不耐烦到唇边带上了一抹微笑。严郁认出他了。

赵韶正咽了咽口水,他觉得怕,但同时又忍不住地盯着严郁看。

严郁的脸是带着点y挺的方正,轮廓分明,不说话的时候看着很唬人,但是他偏偏又生了一双和母亲类似的水一样温柔的眼睛,瞳仁黑亮,眼尾细长,笑的时候菱角一样的唇微微勾起,看着又亲切极了。

他惯会用这样的笑容来骗人。

那天在厕所里,严郁就是挂着这样的笑,把赵韶正班上的那个x部发育得最好的女孩按在洗手台上的。就连咬开女孩x前扣子的时候,他嘴角都是噙着笑的。

笑得温柔又多情。

这个仓促的会面对严郁来说算个意外之喜——谁能想到严世铭要带他见的会是这么个人呢?他所谓的新弟弟。

真可笑,严世铭还满口夸他乖巧,他知不知道,此时此刻这个怯生生躲在女人身后的男孩,其实是一个变态?一个躲在厕所偷看学长xx的变态?

严郁当时发现了却懒得管他。

周芹是他最新到手的漂亮玩具,就算天塌下来他也要好好吃上几回。

早在他把周芹按在旧厕所的洗手台上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第三者的存在,那个人躲在洗手台右面的一堵墙边,镜子里反s出他的衣角,周芹看不到他,严郁却看到了他,他本来以为是周芹的某个爱慕者。

一个胆小的、只敢尾随和偷窥的爱慕者。

这种人多得是,充其量当作他品尝周芹时附加的开胃菜。

可是在他咬开周芹x前的扣子、对方丰满白嫩的x房弹出来蹭到他的鼻尖时,在他掀开周芹过膝的短裙后扯掉里面x透的蕾丝xx时,在他对这个女孩做出更多更亲密的行为时,那个偷窥者都还保持着足够的淡定,一种下作的淡定,自以为隐蔽地将手伸进了裤子,看着周芹近乎赤裸的身体——但就在某一个瞬间,这个可怜的偷窥者呼吸突然急促了起来,然后慌忙地逃走了。

现在再见到赵韶正,看到他的脸,严郁忍不住地笑了。他想起了那一个瞬间,赵韶正也是这样乖巧安静的一张脸。

然后他顶着这样乖巧的一张面皮,目不转睛地看着严郁的脸,s了出来。

严郁头一次知道自己的脸还有类似av女郎的效果,比起生气他更多的是觉得有趣。他记住了那张脸,却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到了他。

严郁站在严世铭身侧,好整以暇地看着赵韶正。

他已经快比父亲还要高了,高高瘦瘦的,宽阔的肩膀撑起黑的篮球背心,下摆空荡荡的,裸露在外的手臂上有着不大不小的伤疤。

他朝赵韶正露出一个笑,然后微微地张了张嘴唇。

“抓到你了。”

赵韶正认出了他的口型,抓着赵丽莉胳膊的手猛然松开了。

赵韶正不知道赵丽莉是怎么钓到严世铭这种金龟婿的,就算她美丽有风情,就算她事业再成功,但只要他这个拖油瓶还跟在她身后,她就一直是愁嫁的。

更何况她这样的单身女人,泼辣能g,名声能好到哪儿里去——他实在想不通严世铭这种有钱有名声的大教授怎么会看上赵丽莉。

只是因为漂亮吗?他想不通,就算赵丽莉是他的母亲,但是坦白来讲,赵丽莉没有任何内在的美好品德,除了一张妖娆美丽的脸。

想不通便也用不着想了,住进新家,适应新的家人才是他更应该做的。

他需要好好想一想,怎么应付严郁。

严郁这样的人,像是有毒的植物,有毒的植物总是美的,远远看着赏心悦目,但是沾上了就会要人的命。

现在这株要人命的植物正在他的房间里。

严郁自来熟地坐到他床上,问:“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吗?”

赵韶正躲开他的眼睛,低下头顶着床单上的一处印花,回答:“都好。”

“是吗…… ”严郁四下打量他的房间,笑着说,“爸爸知道我们是一个学校的很开心呢,让我多照顾你。”

赵韶正的手无意识地揪住了床单的一角,他冷不丁抬头,问严郁,“那你会吗?”

严郁此时已经站了起来,正抱着手臂,欣赏赵韶正从自己家带来的一副x历,听到他这样问,一时没反应过来,皱着眉,问,“什么?”

“我说那你会吗?你会像爸爸说的一样照顾我吗?”

严郁脸上那副亲善的笑容已经完全地消失了,即使嘴角还是上扬的,“你竟然已经开始叫他爸了。”

他走到床边,弯xx子,凑近了赵韶正的脸,挑眉问道,“你想让我怎么照顾你?”

他冷峻的面容近在咫尺,赵韶正低着头不敢看他。“说啊,你想让我怎么照顾你?”严郁又重复了一遍,说话时候的热气就吐在他的面中,激起肌肤的一阵颤栗。

赵韶正放在腿边的两只手不自觉地握紧了,他脑子一片混乱,像是失去控制的机器。

两片单薄的嘴唇上下碰撞,舌头x过牙床,他感觉自己的喉咙g燥得像是一片沙漠。

他低声说,“我想和你xx。”

空气在一瞬间凝滞了。

【作家想说的话:】
还是直男的哥哥:嚯,小变态。
小变态本人:揪床单。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