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主》by千帆过尽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驯主(1V1 x)
作者
千帆过尽
內容簡介

文案一:
十八岁,酒吧包厢。
池妍坐跪坐在秦墨大腿上,一边压着他隆起的胯间若有似无的磨蹭,一边刮擦着他心口处的x肌,在他耳边吐气:“你为她做了这么多,她还是离你而去了,你这里一定很空吧?”
秦墨微醉的眸光有点冷,身体却越发滚烫。
池妍于是低头吻他,一边亲啄,一边伸手一颗颗自上而下去解他衬衣的扣子: “要我填进去吗?”

二十四岁,浴室。
秦墨将池妍按在洗手台上,掐着她的腰,c胀的xx一次深过一次地往她身体里顶,恨不得将整根都塞进去。
池妍气急败坏地推他:“出去,你给我出去——”
秦墨却越发用力,一下又一下,直至她终于丢盔弃甲,才压着她,在她耳边喘息道:“我的错。”
“我该早点告诉你的。”他拉着他的手覆盖上自己x口的位置,“这里,满了。”

文案二:
车祸醒来,池妍失了记忆,
只知道自己是被人包养的金丝雀;
而金主秦墨心头,住着一道白月光。

池妍:我同她长得像吗?
秦墨:不,一点都不像。
池妍:那你为什么选我?
秦墨:……是你先招惹的我。
池妍:?!

失忆的池妍并不知道:
驯服秦墨,是失忆前她人生一大宏伟目标。

失忆前后反差巨大的女主 VS 喜欢却不懂表达的作死男主
照旧剧情流x文,xE

1V1都會虐心甜文喜劇
新居

池妍看着眼前公寓。

这是一x位于顶楼的大平层,户型规整,大约四百多平的样子。

宽敞的客厅占了百余平,连通着开放性厨房、吧台等休息区域,剩下的是一间带超大工作室和私人更衣室和浴室的主卧,一间带洗手间的客房、一间书房。楼上还有一个大露台。

公寓地理位置优越,位于寸土寸金的CxD商圈,按照如今的市场,价格想必高得惊人。

池妍踏足其间,细细地打量着四周。

屋内的主色是黑白灰,凝炼的金属线条在设计中随处可见;连卧室都是低纯度的灰色作基调,一点也没有家的温暖、温馨氛围。

很现代、很商务。

这是池妍对于公寓的评价,虽说设计都是开发商一手打造,但通过那些冰冷的软装,她亦可以想见公寓主人性冷淡一般的审美。

据说这是她之前,也是她接下来要住的地方;可她环顾公寓四周,找不到任何熟悉的感觉。

主卧衣帽间里一溜大牌衣服、鞋子,都是她的尺码。

但从她住院期间无聊时随手乱翻的时尚杂志来看,衣服有好些都是她住院期间才出的新款,挂在这里,恐怕是刚被摘掉吊牌不久。

甚至连她脚上的拖鞋,都是崭新的,新得连鞋底的一张尺码签都忘了撕……这偌大的公寓哪里有她生活过的气息?

“池小姐,这是屋里WiFi密码,这是物业还有家政的电话……我都给你写在这上面了。”

池妍发愣的期间,方恒将一张便签递给她。

便签上面写着池妍注明着类目写着好几串号码,都是池妍目前可能需要用到的: WiFi、物业、家政……甚至还有她住院期间常吃的某家餐厅在这附近分店的送餐电话。

不愧是秦墨贴心的助理。

“有心了,谢谢。”池妍从方恒手中接过便签,划开手机,她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竟真没连上WiFi。

方恒看她疑惑,连忙出声道:“你之前的手机摔坏了,手上这个是秦总后来吩咐我帮你买的。”

池妍顿时了然:“那号码呢?”

“那我就不清楚了,手机卡是秦总给我的。”

池妍没再说什么。

方恒又等了一会儿:“池小姐你还有其他吩咐吗?要是没有,我也该回公司了。”

“不坐会儿喝杯水吗?”

“不了,公司还有好多事要忙。”

“我送你。”

将方助理送出了门;独自一人面对着这陌生的,偌大的公寓,池妍又转了一圈,决定先洗个澡。

浴室延续了整体设计的风格,深色的大理石搭配白色圆柱台盆,也是一贯的冷淡风。诧异的是里面没有任何女士用的护肤护品和化妆品。

之前医院用的,出院时都被丢掉了。

池妍将目光放到浴室内的男士沐浴露身上,黑色包装,瓶身上满是让人看着吃力的英文,不过气味却是让人愉悦的。

一种木质的香调,还有淡淡的青x味。

非常的成熟味道,有些像香水;倒是与池妍前几次在医院见到秦墨时他身上的味道吻合。

说起秦墨,那简直是霸道总裁人设的现实版。

x金单身汉,某家风头正劲的网络公司的创始人与执行者,最重要的是,他有一幅标准的衣架子的身材,同时还长了一张随时可以上镜的俊脸……

不过和大多数霸道总裁不太一样,秦墨并非含着金汤勺出生。

不是那些从小就拥有信托基金的世家子弟,毕业于一流名校,一出社会就有大把的创业资金和得天独厚的人脉关系……

秦墨的所有都是他自己一手一脚凭本事挣得。

这些年,互联网科技地高速发展赋予了某些人暴富机会;秦墨这类人,说的好听些是新一代财富阶层,说得难听些就是暴发户。

但池妍实在难以将秦墨同暴发户联系起来。

她不由想起之前在医院第一次见到秦墨的情形。

黑色西裤、藏蓝色衬衫,秦墨身材高挑矫健,黑色西装穿在他身上一身笔挺,配合着他整个人身上散出来的稳重自持的气质,简直像从偶像剧里走出来的男主。

那样这样一个男人居然是自己的金主?

池妍抹掉浴室镜上的雾气看着自己:黑发、大眼,鼻梁纤挺,唇红齿白;按照大众审美,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

但除了美之外,她似乎并没有别的技能。

在过去两个月住院的期间,她逐渐弄清楚了自己的处境,一个学艺术的穷学生。

艺术是个烧钱的专业,在遇到秦墨前,她在酒吧兼职,遇到秦墨后,她被他包养,成了他的金丝雀。

尽管秦墨轻描淡写地说她在酒吧是兼职做服务生,但池妍询问过他她同他相遇的经过,又陪酒又聊天的……

池妍想,那性质恐怕并不是服务生那么简单。

声色场所里卖姿色的女人,大多都有个瘫痪的父亲,或者得肝病无钱医治的母亲,又或者有个成绩优秀,却因为贫穷而前途无望的弟弟……

池妍也曾含蓄得询问秦墨自己是否有不得已的苦衷,但秦墨告诉她,她所有的亲人都已经过世了。

不管是酒吧陪酒还是傍上秦墨,都没有人x迫池妍,她能想到唯一的理由,也只有一条——贪慕虚荣。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