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自恋又糊涂的花》by陆清川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一朵自恋又糊涂的花by陆清川

原创 / 男男 / 古代 / 微x / 搞笑 / 美人受 / 童话
不讲究逻辑,不讲究贞x,更不讲究剧情,只是无聊的小产物,一朵蠢花妖下山报恩却报错恩,反倒坑了哥哥的小甜文故事而已,看个乐呵就完了。
就酱紫。

 上部分:蠢花妖x冷书生

锲子
很久以前,族中长老就告诫过他们这些还未长大的小妖精多次,凡人的生命不如他们,再美的躯壳亦不过昙花一现,美丽而短暂,且脆弱。
短短几十年便成红颜枯骨,化骨成沙,所以万万不要去招惹他们,不然伤人伤己,两厢难过,终不会有个好下场。
譬如那仙修白蛇,贪恋红尘而千年修行也功亏一篑,再譬如那九霄灵狐,为讨心上人喜欢食人心画人皮,却落得个魂飞破散的下场,实在可悲的很。
条条件件,不一而足,古往今来这样的事比比皆是,便成为了妖精族落的慎言大忌,时常拿来警告族中年幼的孩儿,唯恐他们会步入前人的后尘。
长老给魏紫说的时候,他还是个半大的小花精,根本不懂这情情xx的乱事,心思单纯,更不明白长老说的什么意思,但还是懵懵懂懂的应下了。
却不想才过了三百年,有一x族中忽然命他下山报恩,不然打回原形,禁闭百年。
“我哪来的恩要报?”他睁大了眼睛问。
“唔,大概五六百年前吧。”长老砸吧砸吧嘴,不在意道,“那时你还小,我们也懒得告诉你。”
他差点一口血就龇那张老脸上。
这么重要的事竟然都懒得告诉他,那他还下山报什么狗屁恩?他也懒得报!
何况百年之前他们可不是这么说的,这态度未免换的太快了吧!
“你们以前不是说让我们最好别同凡间的人扯上关系吗?”他有些不甘心自己就要被丢出去流浪红尘了,还要顽强的抵抗一下。
“欸,这是两码子事,岂能混谈!”长老故作一脸正经道。
哼,倚老卖老的老家伙!他毫不掩饰自己嫌恶的表情。
然后他就被长老一脚踹下了山。
然后他就在某间铺子见到了他要报恩的人。
然后……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报恩的是个长得这么丑的男人?!”

1
平心而论,那个男人长得不算丑,甚至来说在凡间还算的上是个俊朗温润的公子哥。
可耐不住魏紫长得太好,不仅长得好,而且眼光还高。
魏紫一族全是花精的后代,个个打生下娘胎时便注定之后长成的人形是男俏女艳,就算族中再差的人形也是小家碧玉,实打实的美人胚子。
而魏紫是少有的珍贵花种,即便在遍地美人的族中也时常引人侧目相看,每逢花期就有无数芳心暗投,争相向他讨好求欢。
xx在各色美人堆里泡着,又每x对着自己那张美的天怒人怨的脸,不难想象他这眼光是高到了何种地步,看谁都是鼻孔朝天,眼光直上青云,根本不屑多看凡尘一眼。
这样导致的后果就是他根本看不上那个要报恩的恩人,尤其对方还是个前后一样的无趣男人。
尤其他身边站着的那个一看就傻头愣脑的书生反而长了张不错的脸蛋,更能引起他的兴趣时,他早就堆积的不满就更大了,脸上的失望藏都藏不住,叹息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
“咔吧”一声,某人手中的折扇断成两半。
旁侧的书生顿时惊呼一声:“哎呀江兄,这把木扇可是你好不容易才挑中的,多可惜啊!”
被他唤做江兄的男子平静的把两截断扇递给了身后的侍仆,一边从袖子里拿出银两,一边淡淡解释道:“无事,手劲不小心使大了些,重新再挑便是了。”
把断扇的银两赔给店铺老板后,男子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必跟上来,径直走到了从刚才出现看了他一眼后就叹息连连,一脸失望的魏紫面前,礼貌且端正的询问道:“不知这位公子对在下有何不满,一直长吁叹息呢?”
哦,我看你长得太丑了,感觉有点对不住我的眼睛。
魏紫当然不敢这么说,不然他这恩就别想报了,等着滚回山里被打回原形吧。
于是魏紫勉强收敛了一下,再露出自以为无人可敌的笑容来,跟皇帝赏赐乞丐似的语气道:“实不相瞒你其实对我有恩,我是特意来报恩的,我会跟在你身边一段时间,给你送点花花xx当谢礼。”
他是花精,要报恩送谢礼,送花送x自然是最好最珍贵的。
顿了一顿,他还友好的补充道:“当然,你要是喜欢民间话本子里的以身相许呢,我也不介意,但我已经有过很多情人了,你只能当小。”
从他出口的第一句话男子的脸色就有点不对劲了,而等到他把最后一个字说完时,男子的脸色已经黑如铁水,看他的目光仿佛是看个无可救药的傻子。
尽管如此,他还是勉强忍了下来,只扯着嘴角g笑的反问了他一句。
“你后面说的什么?”
“我说你要想以身相许,我勉强也凑合,但你只能当……”
“前面点。”
“哦,你要是喜欢民间话本子……”
“我不喜欢。”
男子立刻打断他,咬牙切齿的盯着他冷笑,声音放得很轻,温温柔柔如风如云的和善样子,但张口就让人幻灭成渣。
“脑子被浆糊灌满的无脑蠢货,给我滚远些,再让我看见你,我就把你这张胡说八道的嘴撕烂成条!”

2
魏紫当然不可能滚,不仅没滚远远的,还偷偷摸摸的一路跟随恩公到了他家。
江生吃完午饭后就坐在自家后院喝茶看书,看到一半时伸手去端茶,却是一顿定住不动了,旁边伺候的奴仆看见了上前问他。
“主人,可是茶凉了?”
江生微微皱了眉,没抬头,仍是幽幽盯住了手中碧波荡漾的茶盏,忽道:“院外何时多了几株杏花?”
“主人之前不是嫌这新宅老旧,看着无趣?后院锄x的帮工们就做主挪了几棵花树栽种装点院落,顺便也在院外栽种了一些。”
“我不喜欢杏花,吩咐他们晚点来把院外的花树全部砍断。”
可你前几x还夸院外吹来的杏花挺香的。奴仆不敢多问,乖乖应下了。
过后江生又看了会儿的书,却实在看不下去,起身就回了院子闭门不出,直到晚点工人来伐树,院外变得gg净净后他才又出了门。
适逢天晚月圆,他便命人摆了一桌子吃食,对月吃茶喝茶好不悠闲。
可是好心情没维持太久,第二x他刚起床出门,前脚还没踏出门槛,后脚就停在了屋子里,面目阴沉的盯着院中满目芳菲。
虽说是阳春四月,百花盛开的时节,但还不至于一晚过去这小小的院落就百花开遍,芳香扑鼻。
何况好多花这院子里可没有种过,比如那白玉海棠,再比如那花王牡丹,无一不是花期不在这时,此刻却同院开遍,简直不可思议!
奴仆正来伺候自家主人洗漱时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差点以为是百花仙子下凡,正要下跪请神时就听江生恶狠狠的吩咐一句:“立刻叫人来把这满院子的花通通拔g净!”
说完捂着鼻子往后大退了半步,啪的一声就把房门重重摔上了,徒留奴仆一人错愕的站在原地。
蹲在花丛里的魏紫也听见了恩人的怒吼,还听见了屋里一声声闷重的x嚏,不禁丧气的砸吧咂嘴,要报恩的恩人貌似对院里的某种花过敏,而他作为一个花精,这个恩有点不好报啊!
但为了前途和小命着想,他必须鼓起勇气,再接再厉。
翌x,魏紫一身嫣红柳绿,万姿芳华的敲响了江府大门。
来开门的是个小厮,看见魏紫跟没看见过大场面的田舍翁一样死死盯着他,嘴角的口水几乎能流出一条河。
魏紫得意的撩了撩自己引以为傲的瀑布长发,也不等他通报,长腿一抬就姿态高贵冷艳的走进了江府。
江府仆从少,看见他这个外人进门竟是被他雄赳赳气昂昂的雄霸气势所震慑,竟是无一人敢上前拦他,如入无人之境的径直到了花厅,然后对着花厅里正看书的男子露齿一笑。
那笑容不说美的倾国倾城,起码也是颠倒众生。
江生看书太久看的眼倦,刚低头喝了一口茶缓缓,抬头时猛然瞧见厅口站着的那个一声大红大紫的男子,还眉飞色舞的对着自己笑的花枝招展,一时没忍住口里的茶就x了出来,呛得他连连咳嗽。
原来他这么美的嘛,看把他惊艳的都端不住读书人的架子了!
唉,过于美丽真是个残忍的事实!
魏紫感叹不已,正要上前好声宽慰他两句,今后他可以屈尊降贵的陪他个几年算作报恩时,便见江生勉强止住咳嗽后甩手把杯子丢在桌上,踏地走近些便不肯上前,隔着几丈远的距离紧紧望着他,咬牙喝道:“你闯进我府中到底是要做什么?”
“说了报恩啊。”果然长得美就是件坏事,这人看他的目光火热的他都有点受不住了。
“你怎么就确定我是你的恩人?”江生像看见个不讲道理纠缠着他的疯子,“我没见过你,更没救过你,怎么可能是你的恩人!你要找人报恩就再去好好想想,我没空陪你胡闹!”木由子
魏紫还真的认认真真的上下打量了他一遍,再绕着自己的发梢确凿颔首道:“没错啊,长老说的,店铺里穿的一身华袍白衣,最会装模作样的书呆子,无疑就是你啊!”
江生忍住了掐死他的欲望:“那天店铺里的白衣公子可不止我一个。”
“但就你最装模作样啊,碰了茶杯一下,还要让奴仆拿帕子一根根的给你擦手指。”魏紫言之凿凿的道,“像你这么装的人,我就见过你一个。”
“……”像你这么找死的东西,我也只见过一个。
“滚,这是我最后的警告,再让我看见你,我真的会打残你。”
狠话放下,颇觉筋疲力尽的江生冷着脸挥手招进下人让他们把脑子不清的魏紫赶了出去,自己就转身进了偏厅再也不肯出门了。
就算当初真是他救了他一把,他当初也绝对是脑子坏掉了才会救这么个气死人不活命的玩意来给自己添堵。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