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琼花无恙》by童童童童童画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1v1和np双结局

宋慕辰喜欢了一个人十八年,爱了这个人十八年。
苏无恙嫉妒了一个人十八年,恨了这个人十八年。
宋慕辰为了留下她,三次企图终结生命,无数次凌虐自己。
苏无恙为了报复他,三次企图斩断联系,无数次转身离去。
十八年后,宋慕辰紧攥着送了无数次都没有送出去的钻戒,问她:“你还想看我死第四次吗?”

男主前期闷x偏执占有欲强&后期卑微忠犬自虐狂?女主没心没肺重友轻色盛世美颜

食用须知:狠虐男,男主高洁女主fc,女主三观正但不喜欢任何人,轻度女主控可入,重度女主控不可入!!!

我对学习爱得深沉
x大第二人民医院的心血管内科门诊室的走廊上,坐着焦急等待的病人和家属们,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消毒水味道,一位脸色苍白的中年人被叫到号,紧蹙着眉头进了诊室。
正值傍晚时分,夕阳的余韵透过走廊尽头的玻璃,洒在一位穿着白大褂的男子身上,挺拔俊逸的影子在安静的廊道上惊起微澜。过道上坐着的病人们抬眸,惊讶。即使穿着千篇一律的白大褂,随着步伐而微微摆动的衣服显露出他的肩宽腰细和修长的双腿。医用外科口罩上露出带着平光眼镜的眸子,好似漩涡,但有充斥着淡漠和空d。
“这也太好康了……”一个星星眼的女生病人眼睛黏在男子身上,看着他进了专家诊室,“x大二院居然有这么好看的学霸大夫,言情小说诚不欺我!”
诊室内。
“林主任。”宋慕辰站在门口轻唤坐在诊室内年近半百的专家医生,“楼下静脉注s科的老师找您要单子。”
“哎呀小宋,我知道了。现在几点了?你怎么还没走?”林主任抬头看着这个x大二院的“院花”,这个宋慕辰的导师是本院副院长,x大本博连读的高材生,性格好能力强,长得又好看,科室里的医生护士都非常喜欢他。
宋慕辰抬手,棱角分明的手腕上紧贴着一副格格不入的儿童手表,看得出来有许多年岁了,腕带都有些破损,但它的主人明显不想换下它。“六点半多。”
“你下班吧。对了今天看了一个病号,好像是你比较感兴趣的——比较罕见的心碎综合征,因为情况比较危急现在转到住院部了,你要去看看吗?我记得你天天研究这个根本不常见的病。”
宋慕辰抬眸,眼中的那潭死水被打破,泛起惊涛骇浪,声音微微颤抖:“心碎综合征?是……23岁的女患者吗?姓苏?”
林主任被惊到,印象中这个稳重的实习大夫从来没有这么失态:“不是……是个40多的男的,你怎么了?”
宋慕辰的眼睛归于沉寂,暗含着自嘲和失望。还在奢望什么呢?她不会回来了。
“没事,主任我走了。”扶了一下根本没有度数的眼镜,僵y地转身。
“哎你不去住院部看一眼?你今天怎么对这个病不狂热了……”
……
英国伦敦Angle学生公寓区。
“Eve,你为什么还要申请Phd啊?你又不打算留英,今年Master毕业拿证赶紧回国不就行了。”舍友看着坐在沙发上赶博士申请proposal的女孩,她长发乱糟糟地披散下来,还留着一撮呆毛在眼帘。
苏无恙抬头看了一眼舍友,又低下头继续跟法语文献作斗争:“因为我对学习爱的深沉。”
舍友翻了一个大白眼回房间了:“学霸的世界我不懂。”
早上的伦敦,阴雨连绵的天气使得街道上静悄悄的。
苏无恙伸了一个懒腰,把头发掀起来随意拨弄到后面,打算看一眼推特休息一下。然而刚打开推特,一阵手机震动吸引了苏无恙的注意力。她拿起手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显示的名字,停下了惯性想按下接听的手指。眉头短暂地微蹙,很快舒展开,点下了接听。
“温姨。”出声的同时鼠标快速滑动,熟练地浏览着推特寻找感兴趣的东西。
“哎,恙恙,你那边是早晨吧?吃饭没?”电话中的女子温柔的声音通过听筒传来。
x常寒暄几句之后,苏无恙不出意料地听到了她的真实目的:“今年春节回来不?你宋叔叔五年没见你了,还有慕……啊,温宇你也好久没见了吧?还有江家虽然搬走了,但黎洛她妈妈跟我说她也想见见你,你知道她身体一直不好,最近……”
“温姨,”苏无恙的鼠标停在一篇新闻上,名字叫《Z国大陆学生宋慕辰在国际顶级医学期刊发表文章》,两秒后迅速划过,“我春节想出去旅游啊,跟同学约好的,正好今年不忙了。”
温韵华只得作罢,又聊了两句之后挂了。苏无恙把推特关掉,又开始继续研读论文。看到了恶心的东西,只有学习能抚慰心灵。
……
x大二院心血管内科值班室。
“我这周都不回去。”宋慕辰脱下白大褂放进衣柜,拿下平光眼镜擦了一下又戴上,拿起手机准备挂电话。
“我说你有那么忙吗?我感觉你一个实习大夫比我这个董事长都忙啊,你今年一共才回来几次啊?”电话那头的宋家家主宋徵音量开始上升,“现在的年轻人真不着家,不光是你,你妈她今天打电话给……”
宋慕辰面无表情地挂电话,想想也知道他接下来又是长篇大论。继续整理自己的东西。回家?那个空荡荡的,孤寂地令人恐惧的大房子?没有她的地方,何以为家。
站在镜子前,宋慕辰看着自己这张面无表情的脸,扶了一下平光眼镜,尝试着牵起嘴角,想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是啊!我就是喜欢温柔可亲每天都对我笑的邻家大哥哥!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就像江子陵那样,你有意见?”
脑海中又浮现出她怒目圆睁的面孔和冷淡中带着怒意的声音。她的音容笑貌几乎完完整整地刻在他的脑海里,就像反转的艾宾浩斯曲线,越想遗忘,越是生根发芽。
看着镜子里比哭还难看的笑脸,他右手缓缓掀起左臂的衣袖,露出一道道结痂的伤口,有些已经旧得发紫,有些透着星星点点的鲜红,仿佛新添的的一笔水彩。
随意抠破一条结痂的伤痕,血水缓缓蜿蜒,他小心地调着角度,不让血污碰到手腕上破旧的儿童手表,神经被刺痛,大脑强行将原本从心脏处传来的无法忍受的痛意信号转移到手臂,用手臂的伤痛掩盖心痛,饮鸩止渴。
“恙恙,我又想你了……”我已经尽可能地学习江子陵的一举一动,你回来看看我好不好?
洗手池边的身影缓缓瘫倒,伴着颤音的呼吸和嗫嚅,一行热泪从紧闭的双眼中xx。
“恙恙,我想你……恙恙……”
“恙恙……回家……”
……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