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云泥》by颜狗在此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美貌小皇帝*伪太监 1V1双处
(bg bg bg 高举bg大旗)

打小混迹于青楼妓倌识得情滋味儿的裘依引诱小皇帝贪欢。
阿娘说我是世间最卑劣低下的尘泥,那便沾染上这万人之上的云端,云端之人,与我一样,肮脏呢。

1V1x古代年下x文

红纱暖帐屋中啼(h) <弄云泥(年下)(颜狗在此)|PO18臉紅心跳 红纱暖帐屋中啼(h) “啊~好哥哥……你那处生得好大……x得奴家好爽……” 红妆榻上,一撅着臀儿的女人摇着腰肢,敞开的花x里头x着一青筋之物,正是男人的xx,噗呲噗呲x着,似是要将这女人x中的xx都榨出去,飞到床上去才好呢,力道大得很。 “你这x浪蹄子……这处儿可是x得很呢……” 男人似是对她这娇吟不甚上心,直掐上那女人的腰肢,大力撞开来,胯下的xx将那花x撑得极为满当,似是要x破了才好呢。 “还不是哥哥你做得好事儿?奴家被你x一遭儿,那可要修养上好些x子呢……啊~” “怎么?是老子给你的银子不够了?少些x子又何妨?” 男人在女人哼哼唧唧之间又掐着那雪白的臀x重重撞进去,似是连二人间的薄汗都要震落了去,力道大得很呢。 “哥哥那处生得又大又好,奴家喜欢还来不及呢……嗯嗯嗯……哥哥轻些呀~” “x死你这个勾人的浪货……让你去爬男人的床……嗯~” 不知何处惹恼了这男人,直x得那花x噗呲噗呲作响,力道大得很,似是真真儿要在床上x死这娇娇软软的花娘了,直让她哀哀求饶。 “好哥哥……慢些呀……要被x坏了……啊啊啊~” 女人膝盖都跪不住了,腿儿一颤一颤的,像是吱吱呀呀要倒了的花架子似的,被虫子蛀了,被木棍一捅,可不就是要倒了? “x死你个x娘们儿……夹这么紧做什么?” “啊啊啊……太快了呀~好大……好哥哥……慢些呀……” 这花娘x儿被人捉在手心儿里几经揉捏,软腻得很,像是什么好吃的糯米团子般,男人的指腹糙得很,捏了没几下,那团子便染上红痕了,可怜巴巴得很。 红纱暖帐,此间还燃了所谓的红烛,还真是有几分d房花烛夜的景致了,也无怪了,有些恩客便是喜欢这般了。 说到底,d房花烛夜,是人生三大幸事之一。 外头站着一大一小的丫鬟,似是在守夜般,不过那大一些的丫鬟脸都红透了,像是煮熟了的烂番茄,被热水一浇,外皮是红的,内里也是红的,她夹着腿儿,磨了几磨。 不过,那小一些的,似是早就习惯这花楼里每天上演的春宫戏了,只左耳进右耳出,淡定得很,连耳根子都没红一块儿去。 “你……你就不想男人?” 那大一些的丫鬟话儿似也打着颤儿,低声同站得直得很的裘依搭话,这丫头,才八九岁的模样,竟是如此老成了。 “左右是细小软的男人罢了,此等歪瓜裂枣,也就是容娘能咿咿呀呀的叫床了。” 裘依瞧了一眼那大丫鬟春香羞红了的脸颊,往门儿上一靠,甚至还掏了掏耳朵。 也是了,能要求d房花烛此类扮相的,大抵是满足不了自家新婚娘子,出来到青楼妓馆寻求安慰罢了。 春香被她这一番话儿闹得脸更红了,这……这公子瞧着是个清秀模样,竟是被裘依说成了歪瓜裂枣,真就靠xx那东西识人了? “去去去,你才多大的孩子,就会听声儿了?” 里头这活春宫还在演呢,床上的容娘娇声一声比一声响,似是被x到了极点,春香脸上的春意更是掩不住了,腿儿颤颤巍巍的,那处儿痒得很,似是要让什么xx去才好解脱呢,一磨,二磨,越发饥渴难耐了,唇瓣一咬一咬的,似是想得很。 裘依甚至还想打上瞌睡了,瞧似当个花娘还真不容易,听容娘这一同叫喊,怕是明x里嗓子都要废了去,是要备些肃清喉咙的蜜饯儿和汤药了。 也无怪裘依听多了跟个木头人似的,实在是这里头的男人让裘依提不起兴趣来,是了,从相貌看是中规中矩,从活儿上看是十足十的不合格,这寻男人,岂是光看皮相的?还得看活儿。 底下活儿不好,那生得再神武又有何用?进去便出来,x久了连那层膜都破不了。 裘依轻轻切了声儿,听着里头容娘这有气无力似是被xg到顶点的声音,思衬着,怕不是累了,懒得装了,反正也差不多到时间了,蒙混着也便过去了。 春香是不会想到这么一点儿的娃娃会想这么多,若是让她听着裘依这般心声,怕是要惊得眼珠子都落了去。 说起来春香也只比裘依大上三岁,二六,如花儿的年纪,入了青楼妓馆,又听了这几场活春宫,怕不是x后好被调教了,也是,只听旁人做这档子事便x到不行,若是真得了男人来,还没入便要去了半条魂儿。 —— 入宫 <弄云泥(年下)(颜狗在此)|PO18臉紅心跳 入宫 渐觉里头云雨初歇,容娘倦极了的声音传过来,颇有几分有气无力之样。 是要叫水了。 实则入了青楼妓倌接客的花娘,无一不是服了药去的,不过,以防万一嘛,一则是这男人的阳精留在里头于女子来说,着实是多害无利;二则这间真出过花娘得了种,肚子大了的丑事。 裘依嘛,就是这花娘的种儿。 裘依裘依,囚在这青楼妓倌儿里无所依,裴妈妈起名字起得是极贴切的,裴妈妈便是这妓倌儿的老板娘,生得丰腴,偏爱大红的花色儿,嘴唇一挑,便荡出抹笑来,勾人得很。 她这儿是不养闲人的,只裘依年岁小,打发她去做些杂事,也算是全了吃饭住宿的钱,本想着长大了些塞入京都哪位达官贵人家做个通房小妾,谁知裘依还有此等好福气,竟是被那宫中风头正盛的老太监瞧上了。 裴瑶殷红的唇儿微翘起来,大红薄衫裙摆一甩,便是那将将要露出来的xx都在荡,她生得丰腴不假,但身段儿也是顶好的,捏起裘依的下颚,笑道:“你既是入了贵人的眼,那便好好做了去,宫里可不比我这勾栏瓦舍,是吃人心的地方,是福是祸,皆是你自己的造化。” “知晓了。”裘依被她指甲掐得下巴生疼,却不皱眉,低低应下来。 裴瑶方满意的微点了下头,松落开手,转而将一直戴在腕间的玉镯子褪下来,塞给裘依,左右是从她这出去的,裘依这丫头一向是机灵的,她也喜欢得紧,算是全了情谊。 入夜走的,外头儿噼里啪啦下了好一通大雨,直打得裘依撑的伞儿也在晃,若是风再大些,怕是要掀翻了去,这青楼妓倌儿依旧是热闹得很,挑出来红灯笼一晃一晃的,还有娇客满意的大笑声,无人来送裘依,就连平x里与她一同守夜的春香都在年前挂了牌子,现下是跟着秋娘一同入了公爵府。 “还不快上来?”那掩着帘儿的马车传来沙哑的声音,像是枯落的树叶子被人捏着一下一下摩擦着地面儿,此话落在在雨夜里,像极了多年前持刀杀人的囚犯,可怕,可怖。 “是。”裘依不敢多想,踩着那不稳的矮凳,上了车,一撩帘子,对上了一亮晶晶的眸子,此人消瘦得很,不过面容隐在暗中,瞧不真切罢了,裘依弓着身贴着帘儿坐下了,她行礼少,只那削薄一层,瞧起来寒酸极了。 马车吱吱呀呀的走了去,此遭儿,便是入了宫,不知何x会被放出来了,也许,就回不来了。 —— 大概下一章就会看见软软香香的小皇帝了 年下还是香啊 这小太监,竟还咽口水了 <弄云泥(年下)(颜狗在此)|PO18臉紅心跳 这小太监,竟还咽口水了 皇宫大院儿,城墙高几何,乌压压的云雾,遮了那本就不太光亮的月,森森威严,是裴瑶口中的吃人地儿了。 因着裘依是做了青楼妓倌儿的小杂役,是男儿家的扮相,一遭儿冲撞到了这在宫中风头正盛的大太监冉秦跟前儿,未得处置,反倒是被瞧了去,巴巴的收去做了徒弟。 裴瑶向来是个有钱就开的主儿,既是点名要的裘依,管她是男是女,将人送过去也就罢,左右也未说清规矩,一锤子买卖。 冉秦寡言,吱吱呀呀的车轮子滚弄着,他身子一晃一晃的,却见那缩在车边儿的裘依正将那薄物包儿护在怀里,这才冷嗤了声:“那些个东西不要也罢,师傅给你更好的。” 别听着这是秋风扫落叶的枯哑声,却是含着不容质斟的威严。 这未入宫门,裘依那个小布包儿,便是被摔了去,落在雨水累积的湾湾里,还溅起水花儿来,竟是有几分分量的。 “小裘公公,这便是咱们大人给您备的屋子,您瞧瞧,还满意吗?” 那领头的小太监笑得嘴角都恨不得扯到天边儿去,微弯着腰,模样恭敬得很,一口一个小裘公公,大人嘛,自是说的冉秦,古往今来,也便独他一人被称大人,可见是在宫里有多得宠了。 窗边儿放的是待放的花儿,x在瓶子里,生出几分要探出窗的意味儿,书架子也是有的,零零散散摆着几本子书,小巧的香炉燃着,烟雾极淡,飘香似无,床榻上的锦被皆是洋洋气气的花色子,大喜之意。 “劳烦公公了。” 裘依忙还了礼去,步步笑着将人送了去,花楼里是笑脸陪着客,入了宫,也需得是笑着的,这是裴瑶教她的道理。 倘谁知呢,这刚合上门儿,没走多远的领头小太监便拉下脸了,太监都是没根儿的,冉秦此遭收了徒弟,还不如说是收了个儿子,x后等着继他的位子呢。 照理说,太监入宫,需得在那地方割上一刀,了却俗事,规规矩矩的做那服侍人的活计,可裘依呢,是冉秦带进来的,对外只说是天阉之身,可不是巧了?冉秦也是。 外头儿仍是噼里啪啦下个不停,偶尔会有闪电劈下来,照得屋儿都亮了下,且是惨白的景儿。 裘依缩在被中,将裴瑶赠的那镯子护在怀里,她与宫外的联系,只余这个了。 冉秦忙得很,裘依只见了他一面儿,且是在马车上,将人接入宫,便像是将她忘至脑后,怕是要想上半天才能想起她这一票儿人。 这新屋子未住多久,裘依便搬去三皇子池晏的寝宫了。 地处僻静处儿,往来的宫人也少上许多,宫门有些旧了,褪了红漆,多少有些破落意。 门只轻轻一推,便吱嘎一声开了,是虚掩着的,惊得那半倚在凉亭里看书的人儿撩起的衣袍一颤,捧起的书遮了半边脸,翘起的脚丫子急欲放下,反倒是将整个身子带得要栽到地上去,慌乱极了,因是低着头的缘故,垂下来的墨发栽在绯色衣袍中,揉得乱糟糟的。 “是奴才的错,惊扰了主子。” 裘依反应算是快的,当即跪下来了,小太监帽儿一戴,倒真像是个唇红齿白的太监了。 “无……无事。”躲在书后的人怯生生瞧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裘依,声音压得极低,却像是浸了糖的蜜饯儿,甜得发慌,“你起来罢。” 待裘依谢恩起身时,这还僵在座上的人不知是否是太过紧张,这掩面的书突然落了下来,砸入凌乱的衣袍间,三皇子的面容也瞧得真切,他生得极白,唇似是被贝齿咬过,染了一圈儿水色,唇色也是娇嫩嫩的红,那掩在发丝间的耳垂一点点染上红晕,手指掩在袖中,抖了几抖。 “你……你别看!” 小皇子整个人都要缩成一团儿了,这小太监,竟还咽口水了,像是翎贵妃养的狗遇上x包子般,恨不得马上扑上去咬上一口。 ——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