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雀》by弃吴钩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掌中雀
作者
弃吴钩
狀態已完結
內容簡介
眸似新月,色若春晓。
大梁三千文士,甘为裙下之臣。

李慕仪(雉奴)x李绍

*
提示:1v1 狗血文,有情人终成眷属
章章不是在吃x就是在吃x的路上
剧情为x服务,别纠结太多
1V1古代虐心甜文女性向

“第1章 衔香子(一)           李绍寻来长公主府时,夜阑已深,幽深明澈的光在他眼底漾着,凝在手边折子上片刻后,随即将折子手敛在袖中,踩着奴才的背从马车上下来。
     
      x前白袍盘金线走蛟纹,在长公主府朱门前两颗秀灯的映照下,愈发灼目夺人。门前奴才跪成一片,背脊绷得近乎僵y,大气不敢多喘,敬慎道:“参见六王爷。”
     
      李绍进到内府,下楚州三月有余,如今回见,那堂前一树梅在早春轻寒的时辰发了花。他讥诮笑了一声,将开得最风盛的一枝梅折在手中,哼着京调子步入房中。
      错银的云龙纹铜炉熏着柔香,阁子盈着仲春的暖意,那教他念想了三月的女人正伏在榻上,似是疲累得紧,轻红色的华袍曳地,葱白指尖划着书页上的小字,眉目入画,轻凝着一丝无邪的疑惑,宛若芙蓉花般的风情。
     
      抬头看见李绍,那一丝无邪瞬时消尽,她揽着衣裳从榻上坐起来,腰与背似乎撑着一根无形的戒尺,贵胄的清贵从她眉枝间透出来。
     
      服侍在阁中的婢女见是李绍,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不多时就退了下去。
     
      李绍起了半枯的迎春,将折下的梅花换进凝着碎冰的瓷瓶当中,又走到榻前,将袖中奏折拿出来,以一角轻抬起李慕仪略显尖刻的下颌,深眸邪邪一笑,问道:“就这么想念本王,几月不见,瘦了好些。”
     
      李慕仪眼神凝了一凝,便将折子夺过,展开来看。
      李绍任她放肆,轻俯xx,手指从她的裙摆下探进去。他少时曾在沙场上历练多年,尽管封王进爵后已有好些时候不曾握枪,可掌中仍有些轻薄的c茧。
     
      裙摆教李绍撩得轻启,再难遮住春光,少女雪白的双腿寸寸露了出来,凝脂似的,比这身上的丝绸都要柔滑。
     
      李慕仪面不改色,只看到折子上有“恐狼子野心,或生国患”,目泽微深,扬手扔到着雪炭的火盆当中,片刻就腾起滚浓的白烟。
     
      烟焦味令李绍皱了一下眉头,他不喜欢这个味道,不过这屋中尚且有他喜欢的人。薄唇寻到李慕仪的耳廓,轻玩x弄,“连奏折都敢烧,谁惯得你如此不知规矩?”温柔与急切并在的力道,扯开李慕仪身上的衣衫,似芙蓉花在他掌中绽放,肌肤莹白得耀目,却因他而晕开羞红色。
     
      之于她的反应,李绍愉悦至极,低笑一声,轻握起圆润的xx揉弄,指尖逗引着x尖红珠。
     
      李慕仪朱唇轻颤,轻促地喘了两声,双腿不自觉地紧拢在一起,低声道:“折子既在六王爷手上,烧与不烧有何分别。我不喜欢,也便烧了。”
     
      “是想毁灭证据么?”李绍的声音是温柔的,可眼神却一下冷了,“御史弹劾文侯赵行谦夜宿长公主府的事,比起让小十三知道,你自然更希望这折子断在本王手里。毕竟在十三眼中,永嘉长公主是他最仰慕、依赖的皇姊,一旦知道这样的皇姊为了保他的皇位,甘愿撩开裙摆令任何男人亵玩,岂不得自尽了事?”
     
      对于李绍的羞辱,李慕仪一开始还会羞愤难耐,可司空见惯后,左不过当他在耳边吹过一阵风罢了。她仰着秀容,鸦睫又长又密,难得沉沦情欲,眸间有些混沌的迷离之色,与这冷冰冰的神情大相径庭,却是极致勾人心魄的。
     
      李绍见她不言,零碎的怒火从他潜渊的眸子里升起,他x了x唇,好似野兽垂涎,张口咬在李慕仪的颈子上。
      李慕仪知疼,却也只轻微地蹙了蹙眉。待齿间品出些许腥气,李绍才松开她,擒着尖巧的下颌质问:“跟本王说道说道,那赵行谦睡了你几回?”
     
      李慕仪望了他一阵儿,半笑起来,“记不清了……总不如跟王爷有意思些……”      
     
      可这等赏赞,李绍唯觉刺耳。他咬了咬牙,一手拢住李慕仪细白的颈子,一手擒着她翻过身去。滔天富贵滋养出的金枝玉叶受不得半分c暴,李慕仪蹙紧眉尖挣扎了几下,那本拢在脖子上的手骤然收紧,李慕仪一阵窒息,被迫直起背来,如银丝团成的美人几乎贴进了李绍的x膛当中。
     
      李绍扯开腰带,露出线条健美的x肌,鼓y的肌x上纵横着几道浅淡的疤痕,是经年战场上留下的旧伤,给这张英俊的脸添足了独属于男人的狷狂与c野。相较之下,他怀中的李慕仪着实怜小。
     
      长睫上因着方才的疼痛濡了些x润,好似无论跟他做过多少场欢爱,李慕仪总有一种难能言喻的惧怕,平常分明冷得像块冰雕玉塑,任何人都难能劈开一丝半点,独在此时,娇容平生些可怜颜色。
      李绍狠捻着她柔软的蜜x,听她细软地吟声,三魂七魄都让她勾得颠三倒四,可一想到这副神情和这把嗓子不止是他见过、听过,腔子里就烧起三丈怒火。胯下早已y挺无匹,抵在粉腻的臀x间来回碾磨,恶意满满。
     
      他将李慕仪整个嵌在怀中,c重的呼吸落在小巧的耳畔,又咬又x:“那等瘦弱儒生,能喂饱你么?个浪货,还不如狗养来忠心。当了这么些年的永嘉公主,是不是真以为自己姓李了?””
“第2章 衔香子(二)    李慕仪轻咬着下唇,半仰着头看碧纱窗外透出的霜白月光。
      是了,她不姓李,原本是连姓氏都没有的。
     
      懒挽的云髻松落,三千鸦青被李绍挽在手中,轻扯她到怀中来,道:“说句话来听听,别跟块木头似的,本王府上的婢女都比你会伺候人。高后将你从官窑里捞出来之前,就没学过服侍男人的本事?”
     
      高挺笔直的xx抵着臀沟,灼烫得李慕仪脸颊透红,促声回道:“我说,王爷必不爱听;败了你的兴,又要恼我。”
      李绍嗤笑一声,正抵在半x的蜜口试图探入,却听李慕仪继续道:“的确学过,不过却没学过如何服侍王爷这么难伺候的人。”
     
      果真兴致败尽。
     
      他强忍腹下腾升的欲火,翻回柳腰,道:“不试怎能知道行不行?”
     
      李绍起身,正当李慕仪还不知这句意欲何为时,唇齿间蓦地杵来根灼热的y物,沉着有力的手捏住她的下巴,使她张开口,性器随之一下滑进软濡的秀口当中。
     
      两人这些年来交欢多次,在床笫之间,向来是李绍主宰一切,而李慕仪从来都是处在被掌控的一方。这是头一次,李绍教她用了嘴来侍弄这东西。
      李慕仪并不欢喜,低声呜呜呻吟着,可她越挣,李绍的力道就越狠。
     
      整根c挺的性器没在樱唇小口中,挺至最深处,濡热喉舌因窒息而反复收裹,吮得李绍接连喘息。他好不容易才从灭顶的欢愉间剥出一丝理智,扯着她的发抽回。
     
      混浊着烟焦的空气争先恐后挤进李慕仪的喉管,她半弯着身咳喘不已,眼睫上挂着莹莹泪光,像是在哭。可若这个女人当真在他面前哭一回,李绍就大发慈悲,肯饶她这回x浪。
     
      李慕仪不进不退,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李绍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她,扯来她的手往xx按,“让本王瞧瞧你学来的本事。”
     
      李慕仪知李绍动了真怒,再惹恼他一分,只能自讨苦吃。发疼的喉管吞咽了几口甜腥下去,她沉默片刻,兀自下了榻,半跪坐在李绍的膝头前。
      不多时,娇软的手拢住那c大的器物,她脸颊绯红,却不是情欲所生,而是方才被呛的。
     
      可无论缘何,李慕仪乖巧顺从的含羞之态,着实去了李绍几分心火。
     
      她抿了抿发g的唇,玲珑香舌x了一下顶端铃口。李绍缓缓闭上眼睛,仰起头低低喘息,任由自己沉浸在欲海浪潮当中,让李慕仪成为掌舵之人。
      xx被裹入x软的口中,这张在朝堂上都不啻风雷的口舌灵得要命,不断x弄嘬吮,令人欲仙欲死。
     
      李绍半张开眼,看着那性器在李慕仪口中一进一出,堪堪只能容下半根。她低着眉目,长睫愈发x润,这等迷乱动人的样子,真乃世间难寻。
      巧舌裹吮了一下顶端最激人的那处,李绍后心一阵发麻,险些失了控,他急喘几声,手指探入柔软的发间,按着她往深处挺送。
     
      无论李绍信与不信,李慕仪都是头一回这般伺候人。
      她不热衷辩解,可当坚y的贝齿不慎令李绍吃痛时就已将她的青涩暴露无遗。
     
      不啻于晴天霹雳,李绍低骂出声,生恼地揪住李慕仪的头发,正要责斥时,却无意望见她眼睛中露出一刹x漉漉的无辜之色。
     
      李绍怔了一下,复笑道:“李慕仪,你当真……”
     
      当真甚么,他没有说,转而将李慕仪拽到榻上来。
      她身下垫着柔软的银毛绒毯,还是李绍在楚州时寻来的好物,只一眼瞧见就想起她畏寒的毛病,斥八百里加急给她送到长公主府来。
     
      却不知这浪货在上头与那赵行谦寻欢过多少回。
     
      他扯高她的腿,展露的x口x靡淋漓,黏答答的蜜液淌到绒毯上。李绍扶住xx在花阴上摩挲片刻,得一番润滑才缓送进去。突如其来的饱胀令李慕仪下意识吟哦一声,手指探上李绍坚阔的背,紧紧缠上了他。
     
      她还是紧张,还是惧怕,尽管极力掩饰,却始终不得其法。
      李绍一反方才的c暴,小心拢着李慕仪,在她耳边低吻轻语,“本王又不会杀了你,绞这么紧做甚?”他捏了一把她的臀股,命令道:“放松些,还能少吃点儿苦头。”
     
      李绍这物尺寸不善,李慕仪玉x又实在紧小得过人。下头柔腻紧致,吸得李绍腰麻骨软,揽着她缓送慢出,温柔得简直不像朝堂上传闻的那般,是个寡情少义的杀神。
     
      李慕仪也逐渐寻到些快意,嘴里开始xx细细碎碎的缠绵低吟。
     
      “不会说话,叫出声来予本王听听也好。”李绍捻着她y挺的x首,伏xx亲吻着她的脸颊,交颈缠绵,倒影在山水屏风上,错似一对白头鸳鸯,“下个月生辰,想要什么?”
     
      李慕仪攀着他坚阔的肩,下头被顶弄到深处,松开咬紧的唇,失了魂一样叫出了声,软软绵绵的,似尖细的爪子从李绍心尖上狠挠了一把。他掐住柳枝条似的细腰,狠很挺送进去,看李慕仪在他身下失神呻吟,全然放荡。
     
      李慕仪浑身麻软,止不住战栗,忍了忘情去扶住他的手臂,喘息间断断续续问道:“什么……恩……什么都能要的?”
     
      李绍含混地应了一声,低头含住她的x尖,嘬弄几口后又留下一排浅红的牙印。
     
      李慕仪浑身上下都烧得滚烫,轻重反复的抽弄间,xx快感如浪潮般汹涌不断,x得她眼眸下一片x漉。
      从这张绣口中叫出的声音,听在耳中,滋味真是……
      蚀骨销魂。
     
      李绍愈发没了分寸,也不知是说笑还是诱哄,道了一句,“你就是要本王的命,本王都……”
      李慕仪不经意扭了一下腰,余下的话都淹没在一声低闷的喘息中。
     
      “呵……”他险些泻出来,可又不愿罢休,咬着牙停下动作,往她臀上拍了一下,“乱动甚么。”
     
      李慕仪从潮尖儿一下落回,整个都昏沉沉的,模糊着抚上他x膛间山峦似起伏的肌x,哑着嗓子低声道:“王爷才是真正的龙血凤髓,我怎舍得要王爷的命?”
     
      李绍凉凉笑了一声。
     
      李慕仪挺起滑腻的身子,吻了吻他的脸颊,眼神情欲迷离,可说出的话却无比清醒。
      “王爷将楚州收缴上来的兵权大印交给皇上……届时,拿了那赏赐之物送我可好?””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