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为卿下奴》by水村山郭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前世,他为沈氏明卿,她为木氏夕颜。夕颜是雌伏于沈明卿身下的奴,被他困宥于那深深庭院,恨他入骨,不惜用死狠狠摆了沈明卿一道,让沈明卿的后半生,再无片刻安宁。
今生,沈明卿仍是那个沈氏明卿,那个杀伐果断、狠辣无情的沈氏七爷,却因那南柯一梦,将他的奴变成了沈氏怜儿,拿那十年如一x的真心,怜她入骨,终让怜儿成了他的妻。

愿以吾之姓氏,冠你之名,困你一生。
——沈明卿

口嫌体正傲娇苟男人✘身娇体软娇媚大美人

本文涉及一些不雅情景,满满都是xx,虐身不虐心,文风偏甜,不,现在就是本甜文,结局he,自我感觉还带着些沙雕。

高x1V1SM古代甜文

奴娇院的奴 <怜为卿下奴(古言高x 1V1)(水村山郭)|PO18臉紅心跳 奴娇院的奴 奴娇院内,天微微亮。 庭院两旁杂x丛生,一片寂静,院内屋舍破旧,似乎久未见人清理维新,十分萧瑟破败。 “还不起身,一群贱货,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大家小姐不成,是不是欠打……” 在一群c壮仆妇c鄙的呵骂声中,二十几位少女被从床铺上揪扯起来,催着洗漱后赶到院子里,屈辱的跪坐在庭中坚y冰冷的石砖上,脸上带着十分慌乱的神色。 这群女子看着大都不超过二八年华,容貌美丽,体态婀娜,身着华贵的丝绸罗裙。 在压着少女们跪下后,仆妇们推开院子里那扇暗沉褪漆的大门退了出去,只在院中留了两个人看守。 “夕颜,我们会被怎样,我好怕。”一约十五六岁的少女望向跪坐她右侧少女,轻声问道。她瑟缩地缩着身子,双臂紧抱着,透过那袖口还隐隐可见那白嫩肌肤上被人用力掐出的紫青瘀痕,脸上还带着细碎的泪珠。 听着昨天刚结识少女的话,夕颜回想着从昨天被送来起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事,面上苦涩。 会被怎样,被当成礼物送过来,不过是跟个青楼妓子一样被人玩弄,运气好了被人讨走还能当个妾,运气不好怕是连这个破院的院门都出不去。 我又能比你好到哪里去,长了这样一张脸,有什么好羡慕的。好歹你还有个真心疼爱你的人,而我,怕是从来到世上便不知何为真心,何为亲人。 夕颜没有对旁边的少女说什么,只在心里暗自喟叹。 夕颜姓木,是京城三品大员木锦程的女儿,在家中女儿中排行十二。按理说,她本是不应来到此地做个女奴,但奈何她有个攀炎附势,还能生的爹。 木锦程后院女人成群,但是庶女便生了近二十个,这群庶女大都是被当成通官路的礼物送到权贵之家,被送人时有的甚至还不及十二岁。 夕颜的母亲不过是木锦程的一个通房,连个妾都不如,美貌尚存时还能得到宠爱,容颜不再时过的连个小丫鬟也不如,很快便被后院的女人磋磨至死。 木府的庶女卑贱,在家中时甚至没有名字,以排序称呼,只在一顶小轿被送出府之际,才会被当家主母xx起个名字。 小夕颜五岁便没了娘,按理应是在后院被当野x般长大,在需要的时候如木府其他女儿一般被送出府。然她那张脸,或许着实是受上苍垂怜,清丽绝色,清水芙蓉,不外如是,故而在小小年纪便以显现出来。 奇货可居,被她那精于算计的爹看到的第一眼,便给她起了名,被当成一只金丝雀般在嫡小姐身旁养大,不同于木府其他庶女,养到及笄之年才被送进了沈氏这个世家大族。 夕颜,落x的容颜,何其绚丽,却又何其短暂易逝! 然再绚丽的颜容,却也摆脱不了这被当成玩物,在这深深庭院中被玩弄的命运。或许正是因为这份绝色,才更加重了她的悲剧。 在漫长的等待中,也不知过了多久,夕颜感觉膝盖都跪的没有知觉,饥寒交迫,只能用那双白嫩小手磨搓着已经青紫的膝盖,来让自己好受一些。 忽的,“吱吖——”那扇沉重阴森大门从外面推开。一位身着褐色罗裙,约中年女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十几位丫鬟和仆妇。 那些面无表情的丫鬟手上,有的拿着托盘,有的拿着暗红色皮鞭,仔细一看,那皮鞭上的暗红色竟像是人血g涸后的颜色,十分吓人。 夕颜微微抬眼转头看着从中间穿过的一行人,目光触及那红色的皮鞭,身子不由得一颤,那分明是…… 抽回脑海里那想要继续深究的思绪,趁着从仆妇们进来就一直未停的说话声、惊吓声,不着痕迹的拉了拉刚与她讲话少女的衣袖,低声说了句“莫悠,莫要再出声了。” 那名被唤莫悠的少女疑惑地看着夕颜,夕颜摇了摇头,立马低下了头。莫悠看着她的动作,看着手臂上的淤青,似乎明白了什么,立马跟夕颜一样低下了头,让人再也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只那颤抖的身子,显露出了几分少女的情绪。 那名中年女子长着一副刻薄尖酸的面相,脸上满是冰冷之色,在阶梯台上那把一开始就放置好的太师椅上坐下后,一双狭眼扫向底下有些吵闹的少女们。抿了抿刚才仆妇递上的茶水,发出了一声讥笑,慢悠悠地出了声,“碧青,看来刚来的这群女奴认不清自己是什么玩意,你去教教她们”。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