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爹》by失眠孤独症患者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g爹by失眠孤独症患者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喜剧 / 美人受 / 年下受
任性小受哭闹着要与老攻分手

xx生子产x,年上强制,伪父子,1V1,xE

 1

 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饭菜香,陈君元靠在客厅的沙发上闷闷不乐玩手机。4K高清的大彩电上默默无声地放着最近一档很火的综艺节目,陈君元却一点没心思看。
 
 刷完了微博热搜,陈君元又点开了一个关注的社交账号,就听到厨房里响起一道温和的声音:
 
 “元元,吃饭了。”
 
 过了几分钟,厨房里的男人端着炒好的最后一道菜,边摆上餐桌边解开腰上的围裙,擦g手又冲着客厅里喊了一句:
 
 “吃饭了,宝贝。”
 
 陈君元刷着手机的手一滞,听着身后徐徐的脚步声,心里泛起一阵不适。陈恽抱住他的时候,他堪堪将手机切换到热搜界面,陈恽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捏住他的手机,不太满意说:
 
 “看什么呢,这么出神。”
 
 手机界面是一则很热的社会新闻,陈恽翻了翻其他界面,没看出什么名堂,就锁了屏亲他的脸:
 
 “不看了,去吃饭。”
 
 鼻端传来男人清爽的剃须水味,以及一点淡淡的厨房油烟味,男人g燥的唇摩擦着他的嘴,自然地将x热的大舌头探进他的口腔。陈君元侧着脸还是被亲,难受地推开他,却不料男人一时来了兴致,吸住他的嘴唇,两臂将他抱得更紧。
 
 “唔……”
 
 纤瘦的男孩被大力亲吻,白皙的脖颈因为承受不住身前的重量,无力后仰。男人的吻一如既往的炙热熟练,舌头毫不留情卷入他的口腔,嘴唇吸吮他的唾液。
 
 亲了一小会儿,陈恽满意地放开他,啄着他红嫩的小嘴,宠溺说:
 
 “去吃饭,老公今天全做的你最爱吃的。”
 
 却不料身下的男孩突然委屈了起来,很是不耐烦说:
 
 “我不饿。”
 
 陈恽心口一滞,今天一上午都不见他怎么高兴,自己特意翘了一天班,亲自去市场里买了最新鲜的食材,兴致勃勃地给他烧了一桌子菜,小心肝却又给他耍脾气。陈恽耐着性子将人抱到腿上,哄着他说: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是有些不舒服,也确实没什么胃口,陈君元推着他,皱眉:
 
 “你别抱这么紧。”
 
 正是暑假,屋子里空调开得没那么低,两个人紧紧挨着,不免有些热。陈恽轻笑一声,轻轻放开了一些,还是两只手搂着他,抵着他额头说:
 
 “老公辛辛苦苦做了一上午,好歹也要吃一点。”
 
 却见怀里的人更委屈了,似乎烦闷到了极点,推着他的x口突然大叫起来:
 
 “我都说了不要吃了!!”
 
 声音尖利,像一只发怒的小野猫,陈恽盯着他发红的眼睛,心口一冷。男人的脸色凝重下来,陈君元看着他变冷的神色,心里微微害怕,同时难过更甚,低头回避他的视线:
 
 “我不想吃。”
 
 不过是一顿饭,陈恽也不愿意勉强,但男人辛苦忙活一上午,到底不是滋味,两指捏住他的下巴,还是好言好语问: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没有胃口?”
 
 一边又摸了摸他额头,试探他有没有发烧,但怀里的男孩似乎不乐意让他碰,被他摸着直往后躲。陈恽脸色骤然冷了下来,绷着下巴,眼睛冰剑一样直梭梭盯着他。陈君元心里难受,憋了一个月的话始终说不出口,此时被他严厉地瞪着,只觉抑郁的情绪再也不受控制地想要发泄。
 
 男孩低着头,被亲得x漉漉的嘴唇微微抿着,眼泪突然吧嗒吧嗒掉。陈恽见他竟然哭了,一下子慌了神,将人好好搂着,拍着他的背问:
 
 “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老公做的菜你不想吃,不吃就不吃,老公带你出去吃。”
 
 语气极是呵护讨好,怀里的男孩的确受了些安抚,心情好受了些,还是流着泪说:
 
 “我不想吃,我不饿。”
 
 不是不饿,是不想和他g爹在一起。两个人在一起大半年了,g爹帮他还了助学贷款,每个月又好吃好喝地供着,还给他大笔零花钱,按道理他应该感激知足,可这种关系到底不是他心里真正喜欢的,和男人不清不楚睡了这么久,他想分手。
 
 他才大二,刚刚满十九,g爹已经三十二,足足比他大了十多岁,不正当的关系始终让他羞愧难当。陈恽却不知道他心里的这些心思,当初在学校捐赠仪式上一眼看中了他,又因为同姓,就认了这个男孩做g儿子。g爹却不正经,见了几次面就将人抱上床,被窝里好好照顾他。
 
 陈君元这几天都因为想提分手心神不宁,此时被男人搂着,实在没什么胃口。抱着他哭了一阵,情绪到底发泄了些,听陈恽还在问长问短,甚至想打电话叫医生,更觉烦闷。
 
 男孩撑起身离开沙发,慢吞吞走向餐厅,陈恽忙拉着他手问:
 
 “元元去哪?”
 
 陈君元不耐烦应:
 
 “吃饭。”
 
 若是真不吃饭,今天一天都别想清净。见他有了胃口,陈恽也变得高兴,大步跟上他,将人带到座位上,一边给他盛汤一边叮嘱:
 
 “今天的芦笋汤不腻,宝宝先喝口这个开开胃。”
 
 小汤碗里的笋丝切得细细的,配上熬得软烂的番茄和x丝,的确一点都不腻,尝起来鲜美可口。陈君元喝了一碗汤,又勉强吃了些菜,就借口吃饱回了房间。
 
 陈恽见他脸色还是不怎么好,似有些反胃,也不再勉强,简单吃了点东西,就进厨房给他切水果。各种进口的水果切了一小盘,男人又淋了些酸x和榛子碎仁,就快步给他端进房间。
 
 来到房间却见他的宝贝已经躺在床上睡着,身子侧着,呼吸均匀舒缓。男人看看手中可口诱人的甜点,轻轻叹气,将盘子放在床头,轻轻拍男孩的脸:
 
 “元元?”
 
 睡梦中的男孩皱了皱眉,似乎很贪睡,陈恽叫了他几声也没醒,只好端着盘子又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陈恽又进来,轻手轻脚进了浴室洗把脸,换好了睡衣,也躺上床挨着男孩午睡。
 
 陈君元的身体纤细柔软,泛着淡淡的甜香,陈恽嗅了嗅他脖颈,看着那截白皙细腻的嫩x,终究是压下了欲望。时间不过十二点半,陈恽定了两点的闹钟,就挨着他的心肝也闭上了眼睛。
 
 一中午都没怎么睡着,他的宝贝却睡得很香甜,几乎动都没动一下,陈恽心疼他昨晚没休息好,一直没敢动作。闹钟两点准时响起,男人关了闹钟,又靠在床头刷了半个小时手机,看身旁的人还是没动静,终于忍不住,轻轻拍了拍他的宝贝:
 
 “宝宝?……宝宝?”
 
 睡梦中的男孩轻轻嘤咛了一声。陈恽微微一笑,放下手机,从后面侧搂着他,亲他耳朵:
 
 “起来了。”
 
 耳垂上的嫩x白嫩细腻,男人轻轻啄了一口,就忍不住嗅着他的体香重重吸吻起来。耳侧的嫩x被吸得发红,x淋的口水在皮肤上凝结出一层淡淡的水光。男人这段x子都没做够,此时不免有些急色,盯着他睡意朦胧的小脸,手掌大肆动作起来。陈君元自然被他摸醒,难受地用手肘顶他身体,却耐不过男人力道凶猛,大掌直接从睡衣下摆摸进他的x口,握着那对柔软的x房重重揉捏起来。x尖极是敏感,被带着薄茧的手指轻轻碰了碰就颤抖着挺立起来,男孩呼吸发颤,心里恶心讨厌,身体却不受控制,软绵绵呻吟出声:
 
 “嗯……嗯……”
 
 嫰x被男人大掌揉摸,睡裤也被另一只手掌探入,修长的大手顺着半勃的男根直接来到他腿心,指尖在xx隐藏的xx周围探寻摸索着。雌x昨夜还被进入过,饥渴地含过男人c大的xx,此时被轻轻一摸,又泛出了x淋淋的水渍。
 
 陈君元被摸得全身上火,紧紧夹着腿,不想让男人的手指探进来,绞紧的嫩x却更加剧了快感,两根指头不顾他的排拒直接x了进去,直接摸到油滑的内壁,男孩x心一痒,仰着脖子大叫一声:
 
 “啊……”
 
 x心被手指x了x,里面泛出更多xx,媚x紧嫩收缩,陈恽大掌摸着他,只觉得xx又烫又热。男人出了一身汗,还是耐着性子哄他:
 
 “乖,把腿分开,爸爸想xx去。”
 
 在床上喜欢自称爸爸,这也是认他做g儿子的恶趣味,不然陈恽一个未婚未育的钻石单身汉,犯不着为了包养一个男孩先让他认自己做g爹。有了g爹这层关系,床上x起来才更带劲。
 
 男孩一听到这个羞耻的称谓就难过地咬紧嘴唇,陈恽还是摸着他,两只手都退到他下半身,用力扯了他睡裤,连同紧贴的xx一起扯下来,两只手在他腿间轮流揉摸,声音沙哑得如同淬了火:
 
 “把x分开,爸爸想x你。”
 
 男孩的小x是两个人共同的秘密,x秽又色情,明明是个男孩,却又发育了x房和小x。陈恽用两根指头顶着他的x,另一只手伸到后面解了自己的睡裤,将勃发的性器贴到他的臀上,c喘说:
 
 “想x你。”
 
 “x死你”
 
 中午的时候和他甩脸色,现在就想g死他,g得他夹着xx求饶,抱着男人的大腿恳求他轻一点。陈君元难过得哭出声,这副身子自从被他攫取后已经玩烂,被内s,被x得失禁,被强迫夹着xx和xx一起睡。幸亏他不能怀孕,不然两个人没戴x睡了这么多次,他的肚子早就鼓了起来。
 
 陈恽一边摸着他的xx一边将xx贴了过来,听着他细细碎碎的哭声,心底莫名生出一股怒意,男人xxx里面的手,带出一串x滑的xx,就着他哀乱的吟叫,扶着自己xx,就毫不留情地x了进去。
 
 性器进入x内有些钝痛,xx太大,又c又长,还没x到底陈君元小脸已有些煞白,好在两个人时常做着,陈恽微微x了他几下就让他适应。x内开始冒出油滑的xx,陈恽在被子里抬起他一条腿,就着侧后方的姿势就开始重重地x弄起来。xx像根棍子一样在他x里面深捣,男人刚开始还算体贴,没有次次全根进入,不过九浅一深,还是g得他呜呜哭叫。xx里又痒又胀,被g了这么多次还是适应不了男人y长的尺寸,每次后面的大xx全部贴上来,xx似乎都要顶到他的xx口。
 
 男人的囊袋也形状硕大,鼓囊囊的睾丸拍着他,让他又爽又疼。陈恽x了他一会儿,腰眼渐渐酥麻,心里的闷气因为x着他的x得到发泄,不禁咬着他的耳朵,轻轻笑着说:
 
 “想不想看爸爸是怎么x你的?”
 
 男孩正捂着嘴巴拼命克制哭声,听到这句话,更是难过伤心,陈恽却似看不到他的委屈,不断啄吻他的耳垂,喘息道:
 
 “自己把被子掀开,低头看看爸爸怎么x着你。”
 
 怀里的宝贝再也抑制不住,呜地哭了出来。不想再这样了,不想再和他上床了,自己比他小了这么多,每次陈恽来学校找他,同学都以为这是他家中的长辈。他被g爹抱在怀里,男人下腹耻毛浓密,xx的xx没有廉耻地x在他的x里,重重拍打。结合处满是xx,陈君元渐渐抑制不住呻吟,快感越来越强烈,即使心里难过,xx也不受控制地收缩起来。
 木由子
 陈恽听着他越来越兴奋的浪叫,猛地掀开被子,用力掐着他的腿,xx撞得更沉:
 
 “低头看看。”
 
 两个人都出了一身汗,x里面撞得越来越急,陈君元快到顶点,绯红的小脸胡乱蹭着枕头,被咬得红嫩的小嘴也大大张开。男孩感受着x里的快感,不受控制地往下瞧,看到xx的xx活塞一样急不可耐地在他x里xx。xx根部泛着一层油滑的水光,都是他体内的xx,自己秀气的xx被g得一甩一甩,腿间不断有xx被x得飞溅出来。男孩xx酥麻到快要痉挛,再也无法顾及心中的不满,饥渴地扭过身,伸着舌头去x身后男人的嘴唇。
 
 陈恽口中总是带着一股极淡的烟x味,陈君元不喜欢他抽烟,可是被x时闻到他口中的烟x味又忍不住觉得性感。陈恽大掌钳着他脸,xx还在狠狠g着他,上身也急不可耐地含住他整张嘴,恨不得将他整根舌头都吞下去。
 
 男孩口腔被c鲁地堵住,哭喘都不能,很快被狠撞几下后就酥麻地泄了身,xx来得又快又猛,嫩x猛烈收缩时陈恽还擎住他的嘴,xx也恶狠狠地全根抵进。
 
 陈君元脑子发蒙,颅内像涨了潮水一般,汹涌的浪涛不断打来,xx还被狠狠x着,快感如同狂风骤雨般袭来。男孩仰着脖子,在接近窒息的快感中剧烈潮吹。陈恽索性伏在他身上,感受着他x内猛夹的快感,重重压在他身上喘气低哼。男人又x了百来下也觉得受不了,抱着他的腰狠狠地s了进去。被内s时陈君元泪眼朦胧,酥软到说不出话,只能张着嘴轻哼:
 
 “嗯……嗯嗯……”
 
 xx直接s到xx里面,被xx堵着一点也流不出来,陈恽揉着他的x,xx还在他体内浅浅xx,贴着他耳朵说下流话:
 
 “有没有g死你?”
 
 男孩全身泛起红潮,早就没有力气哭喊。陈恽吸着他下颌角上的嫩x,脸上的汗珠滴在他睫毛上,心满意足说:
 
 “就是欠x。”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