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裆中有狐仙》by如意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裆中有狐仙(古言玄幻,GL,h,百合1v1)
作者
如意

內容簡介

古代架空,修仙玄幻,GL百合1V1
狐狸不是妖,性感不是x。那这话对凝嫣来说是不存在的,她既妖且x。
攻:郡主李瑶,受:狐妖凝嫣

x同性愛古代奇幻百合

第1章 沐南王府

狐于先秦两汉时,与龙、麒麟、凤凰一起并列四大祥瑞之一。汉时石像及砖画中,常有九尾狐与白兔、蟾蜍、三足乌之属列于西王母座旁,以示祯祥。

《玄中记》更有记载:狐,五十岁能变化为妇人;百岁为美女,为神巫,能知千里外事,善蛊魅,使人迷惑失智;千岁即与天通,为天狐。

※※※※※※

大武朝,朝曦国,沐南王府。

春末夏初,x木兴盛,一路过去,可见走道两旁水榭石雕巍然,林木郁郁葱葱,满目皆是行云流水的绿意。

刘太医捏着衣袖擦了擦额上的汗,紧赶慢赶神色匆匆,无心欣赏王府的瑰丽景色,挎着医箱的肩背又提了提。甫到苑前,就见沐王妃已在入苑处,神色慌张,来回踱步。

他正要作揖,沐王妃一见着他,直道:“请刘太医速速入内,为小郡主诊察。”

刘太医见王妃如此焦急,也顾不得礼数,点着头又拔腿向前。

入到寝居,屏风外已有三位太医,眉色愁苦,互相交头低语着什么。刘太医见状,便知沐王妃已换过诸位太医问诊,皆束手无策。

不容他多思,沐王妃已入到屏风内。刘太医速速跟上前,只见榻上的女娃娃双目紧闭,面若寒霜,小嘴中喃喃梦呓。榻前的侍婢正将她额上汗x的巾帕换下,又覆上新的。

刘太医将医箱随地一搁,近到榻前,静观了一会儿,又执其手腕,诊其心脉。

沐王妃急切问道:“刘太医,小郡主如何?这是生了什么病?她昨x去了一趟寺院回来后便这样了。”

刘太医放下小郡主的手腕,神色凝重。

这脉象有些蹊跷,时重时缓,重时如噪鼓,缓时如死水。若是常人,脉搏是规律平稳的,这重脉是肺腑衰竭,轻脉是脾胃殆殊,但两相交杂便难以言断了。

他沉思片刻,又不放心地要再诊一次。这回执起小手时,眼尖地发现郡主中指有破口,仔细一认,似是牲畜的齿啮。

这下算是找到症结所在了。

“小郡主当是被硕鼠啮伤,染上了七x风。”说着,他将小郡主手中的伤口指给她看。

能明症便能解症。王妃整x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点头道:“该是如此。寺院后有一片野林,小郡主当是去玩耍时被畜生伤了。”

刘太医颔首作禀,道:“下官这就为郡主开上内服的方子。那手上的伤口则以烈酒擦拭,每x三回。内外齐下,便可恢复康健。”

听到可康健,沐王妃登时展颜,“有劳刘太医了。眼下天色尚早,不如在府内用过膳再回。”

“谢王妃美意。下官还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太医帽下的眼色有些不自然,额上仍是涔涔汗意。

“如此,本宫也不好留你了。”沐王妃转头对侍婢道:“素清,差轿夫送刘太医回府。”

刘太医欲言又止,顿了顿,回道:“谢王妃赏。”

开过药方,直到入了轿,掩下轿帘,刘太医才敢将憋闷在x口的那口气叹出。

小郡主的脉象,若偏要断言,那许是五脏俱损,命不久矣。

他是医,也是官,为保顶上的太医帽,只得死马当活马医了。

只盼小郡主吉人天相

——-

第2章 郡主李瑶

“你愿意与我同修吗?”

紫瞳闪着异光,直直望进她的黑眸,温柔的嗓音在耳边,一遍遍地萦绕。

她听不见应有的蝉鸣,看不见原有的树林,仿佛眼前白茫茫一片,白得只剩下那张妖媚的脸,和那句问话。

“你愿意与我同修吗?”

耳畔又响起祂的声音,一声一声,温缓地穿透她的颅首,蛊魅着她的神思。

“好。”

她不明白什么是同修,却鬼使神差地点头应好。

她看不清祂的样貌,甚至看不清那是不是人的模样,隐约有着人的轮廓,影影绰绰,却能感受出极妖冶又极仙然,让人不觉害怕,反倒想伸手去摸一摸看是何模样。

她答应了。祂似乎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随即,她的指尖一阵剧痛,薄嫩的手指似被钢针猛然扎透,痛意直窜心扉,仿佛心肺也被扎穿。

“唔!”李瑶惊坐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四周。

一直侍奉榻前的素娅听榻上响动,赶忙上前,关切地询问:“郡主又发梦了?”

李瑶面色惊慌,怔了数息,待看清自己是在榻上,眼前是贴身侍婢,紧绷的身子才松软下来。

又是那梦境。这十年来都是同一个梦,近x却是发得有些频繁,几乎每三x就要梦一回。

她抬起手,有些发愣地看着那白嫩的指尖。没有破口也没有伤痕,但指上仍传来微微的刺疼,仿佛她刚才真的被扎过一般。

见她又晃神,素娅贴心地道:“郡主,要饮水吗?”

李瑶回过神,下意识地抿了抿唇。确实有些口g。

见状,毋须吩咐,素娅转身去桌案上沏了玫瑰花茶。

沐南王府一切用度堪比皇宫,哪怕仅是一壶花茶,也是取了蜀南半开的玫瑰花,其品质最佳。制成茶后,甜香扑鼻、滋味甘美,有理气解郁之效,郡主平x最爱饮这茶。

素娅想到郡主,一阵惋惜,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郡主肤白貌美,一身王贵之气,风仪有度,只可惜落下这病根子。唉,郡主这年岁该是婚配的佳龄,来沐南王府说亲的权贵人家也不少,门槛都踩坏了好几个,只沐王妃心疼郡主身子弱,外姓人哪有自家人这般爱护有加,万一有个好歹来,白发人送黑发人,就是说什么也不让郡主出嫁。

李瑶等了半晌,有些燥了,唤道:“素娅,好了没?”素娅手脚一向麻利,怎今x这般磨蹭。

李瑶自十年前的那场怪病后,身子便有些孱弱。饶是沐南王府重金聘请名医在侧,搜罗天下灵丹妙药供其滋养,这副残躯仍是弱柳扶风的模样,更有诸多名士断言李瑶活不过及笄。

只也奇怪,她这看起来随时要仙逝的身子,竟是安然活到了十八岁,平x也不见有大病,与常人一样偶有个头疼脑热罢了。

若要说有何奇特之处,便是每月十五月圆夜,浑身热血翻涌,身子烫得可煨熟生x蛋,且当夜生龙活虎,有别于平x的萎靡不振,待白x醒来后又恢复柔弱不堪。起初母妃也忧虑她这奇怪的症状,时x久了,见她无甚大碍,也就松下心来。

“来了来了。郡主,小心烫。”素娅端着茶托,茶杯中尚冒着热气。

这花茶,要用滚沸的水才能彻底冲出那韵味。

李瑶见茶还烫着,便让她先搁在矮几上。又问:“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回郡主,已是丑时了。”

李瑶点点头。抬首时,不经意瞧见了素娅眼下一片乌黑,想她该是倦极了的。便道:“你且歇下吧。我今x已发过梦魇,无事的。”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