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斗朱笑》by鬼水红颜百度云txt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他一笑,她销魂,脸红心跳,哆嗦两下;
他一吼,她无视,看准目标,拍死苍蝇。
温润如玉的楚阎云才是她白朱朱念念已久的白马王子。
瞧那眼神,瞧那笑容,瞧那容貌,别说是正常女子,就是她这个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性冷淡都心乱如麻,双腿夹紧。
可是——为什么那个以冷北牙为首的腹黑太子党们老是出来搅局?
一个个都是些霸道自私又腹黑的男人们,
一再阻碍她通往正常的男欢女爱的道路。
只懂渴望,难解情爱,她何时能够才能和她的白马王子谱爱曲?
什么?
他阴谋重重?他冷酷无情?他久经磨难?
他死里逃生?霸王和王子,到底哪个真?

NPx狗血暗黑療癒

第一章 001-006
001
“白朱朱,今天周末,不去健身?”
埋首文件之中的女子头未抬,直接回到:“不了。东西下周一老总要的。”
“那我们先走了。周一见。”
时间继续,工作不停。夜色渐深,依然不见那女子抬头起身的迹象。
“滴答——滴答——”墙上闹钟坚持不懈催促着忙碌之人快快回家。
“哎!好累啊,终于是完成了。”伸手,大展懒腰,那女子终于起身,推开手中文件。
简单白色衬衫显得清爽整洁。白净的脸庞没有多少惊艳的明媚,却沉静似水般闪动着双眼的灵性。白朱朱脸带疲倦之色,扫了眼桌上文件,微晃了头,关灯,穿衣,走人。
安安静静生活,平平淡淡工作,岁月很快,她白朱朱已经快过28岁了。爱情却离她很远很远。
002
“哈哈。白皮猪。白皮猪。”孩子围成堆的嘲笑声响起,此起彼伏。
“胡说。我叫白朱朱。不叫白皮猪。”小女孩撅嘴抗议自己的绰号,语带哭腔。
又是画面一变,声音一转,好友若依的声音:“朱朱,快来看最新出炉的好东西。”伴随好友说话的,还有电脑里面“嗯啊——啊——咦啊”暧昧难解的男女声音。
半天之后,两个女孩,一个看的面红耳赤,一个看的昏昏欲睡。
“白朱朱,天下只有你这个迟钝女人看这种片子当看动画片的。”
大学校园景象一现,腼腆的男孩轻声说道:“我喜欢你。朱朱。”
情侣间内,男孩带着青春的涌动,激烈的拥吻着旁边的女孩,红潮泛起,情色盎然。女孩眼睛瞪大,努力感受,却毫无感觉。犹如被千吨卡车压过之后,全身瘫痪,没有半点知觉,麻木的冷淡。
失恋,然后在失恋。
003
早晨起来时候,感觉头疼。都怪自己昨晚做了些过往的奇怪梦,现在整个人还摇晃着。
早饭时,手机响起。好友若依的笑脸在屏幕上闪动。
“喂——”有气无力,白朱朱顺手将手上面包丢入口中。
“又加班了?拜托小姐,你现在已经28了,不是18。前阵子给你介绍的那个航空飞行员怎么样了?”
脑子瞬间空白,想了许久才记起那个什么飞行员的事情。嘴里塞满面包,口齿不清到:“吹了。”口带唾沫星子,外加面包粒一起。
“吹了????你确定这么一个优秀品种你就给吹了?”
“他要对我发情。我没有发情,所以——吹了。”
“小姐。那不是发情。人家和你亲热下,增进感情啊。不行!我前天给你买了最强力的新品,等下到你这里来给你吃,我就不相信还没有效果。”
004
挂掉电话,白朱朱无奈的看了眼灰掉的屏幕。
自己这个好友为了自己可是豁出了她的老脸皮了。
从大学时候知道自己失恋的原因后,就开始为自己量身打造了全新情欲燃起计划。
chun药——吃了又吃。别说,那味道比什么x精,人参精好多了。可惜,越喝越精神,效果胜过那脑白金。
用具——别说这几年科技发展,连那东西也x新月异。什么花样的都有,尺寸大小,颜色缤纷,形状各异。短短几年来,若依给自己弄来号称无敌x器,塞满一整理箱。
到后来,自己xing冷淡的情况成为了十里八乡的公开事实,而若依也成为方圆百里所有情趣商店老板最喜欢的顾客。一有新货,准是想到这个几年来的老主顾。
爱情,已经是奢望了。
005
“小姐。你的两杯半糖咖啡。”
“谢谢。”接过咖啡手提袋,白朱朱匆忙走在街上。那瓶被号称无敌强力药剂被自己喝下肚了。左右晃荡了半天,却只是感到昏昏欲睡。无奈,上街去买咖啡,以免自己光荣因为喝了chun药而睡着。
“小姐。小心。”春风如沐般轻柔的嗓音在头顶响起。
微楞的看着两杯散了架的咖啡,在瞧了眼眼前男式衣服上那斑斑褐迹。白朱朱慌忙抬头,欲开口道歉,却话在口中,迟迟无法发音。
怎么的父母才能够精卵结合的生下眼前这样的男子。白色休闲装的男子背光而立,光线于挺拔身躯勾勒出耀眼光晕,如神衹般卓然孤傲。他低垂着双目,色泽莹润的唇角含着微笑,如天上的神仙.
见白朱朱呆滞不语,男子浅笑着从口袋中掏出精美的名片夹,十指修长又充满着男性的力量。
“这是我的名片。小姐,你的衣服弄脏了。我负责把它g洗g净还给你吧。”
006
男子的话还仿佛在耳。手里拿着那张烫金般名片,白朱朱有些恍惚。
今年她28岁,早过了年少青春。可是在回望人群之中的那名男子,那身白衣如雪,祥和宁静。
他走在人群中,就像是鹤立x群。那如月辉般雍容温雅的气度,那如远山般精致清淡的眉目,勾勒出了一个仿佛从画中走来,绝美的翩翩古世佳公子形象。
她记得那个男子的脸上始终保持着的淡雅笑容,像是波光映月,又像是清风吹雪。
她还记得,自己恍惚中将自己的号码写了那个男人。她还记得那个男子说明x会联系自己来取弄脏的衣服去g洗。她甚至明明记得——她的衣服上不过沾上了几滴,而他那件一眼就知极为昂贵的衣服上面满目狼藉。
魂不守舍的接了电话,耳边时若依急切的声音:“死朱朱,买个咖啡这么久?”
“依依——”话托了很长,白朱朱感觉自己心跳如鼓。
“怎么了?出事情了?朱朱?”察觉到白朱朱不正常,若依有些着急。
“依依。那药在哪里买的?太有效了——在去多买些回来!”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