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花蒸》by大姑娘浪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桂花蒸(民国)
作者
大姑娘浪

內容簡介
许二爷看着一只小蠓虫掉进灯油里,愈挣扎愈深陷,他嗓音温润起来:“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吾不是这样的人!”
“吾的白月光在皇城女中读书,你的大武生在宫里唱戏,相逢可期,却不是当下。”
“纳你为妾,免你受辱,不过是权衡利弊无奈之举,吾秉性明月清风,从不做迫人之事!”
……………..
桂喜满脸潮红望着鸳鸯锦帐飘飞,听着架子床嘎吱嘎吱要散架般摇晃。
“一年…..一年后你要放我走!”
“好!”许二爷喘息浓重。
她是有多蠢才信了这厮的鬼话。
唯一能信的,也只有他器大活好,x子久了,确是难以招架

簡體版1V1x甜文

第一章 许二爷
窗外有几株桂花树,碧绿叶子间密麻结着米粒大的骨朵儿,早抽瓣儿的悄泄了缕香气,闲引流萤翻墙来。

“许二爷有甚要求尽管提就是!”东三省那边的商客起了急,说话口音愈发浓重,虽打心眼里瞧不上南商做生意的磨叽劲,却也无可奈何,吐口碗大烟圈,x向烧鸦片丫头的脸面,这丫头大圆脸盘被烟一笼,倒有了些美人的样子,暗暗伸手抓揉了下她x脯,又瘦又软,跟小x崽子似的,让人提不起兴致。

许彦卿收回视线,噙起嘴角淡笑,一缕晚风掠过月白绢纱窗,隐约能听见前堂咿咿呀呀唱着西皮二x调。

这是朋友陈钧楠的府邸,今给陈老太爷过八十大寿,他过来一为贺寿,二为生意。

年前他携江南的丝绸和苏绣去了趟关外,送给号称“东北王”张大帅的正房夫人一件绣凤穿牡丹纹的旗袍;绸缎绫锦制的精巧细物、还有苏扬州的鹅蛋粉、桂花油、甜胭脂及惠山泥娃娃等满当装了几大箱,分送给小姐和姨太太们,皆惊奇欢喜的很,张大帅亲自选了闹市街口几间店面,予他南货北进做生意,除抽二分利外,再时不时给女人捎些稀罕玩意儿即可,许彦卿爽快答应,仅大半年时间,那边已是做的风声水起,他无暇多顾,欲寻当地商贾代为打理,张大帅便举荐了这王姓老板,彼此谈判眼望达成,许彦卿却起了犹豫,可把这商客心烧火燎急得不行。

听廊前一阵脚足响,陈钧楠挑帘斜身进来,见得许彦卿依旧泰然滑盖吃茶,不禁摇头,笑着开口:“容我来当这和事佬,王老板每年年关在加送人形老参一百枚,整张紫貂皮四百张,鲟鳇鱼八百斤,东珠三百颗,另獐狍鹿海参青羊随便给些不定数,你可允肯?”那王老板早被磨得没脾气,一拍大腿咬着声道:“四海皆兄弟,望许二爷x后莫当王某只是行路人,此番退让便值。”

许彦卿给陈钧楠个眼色,陈钧楠领会,走至窗边一张水磨楠木长桌前,拉开一方金边小屉,取出两张云纹砑花纸,上头写满蝇头小楷,侍仆手捧黑漆方盘,里装笔墨及一豆绿色镶嵌螺钿的圆盒红油泥。

先递王老板眼面前:“拟好的两份契约,您是贵客,先请过目,若无异议签名画押即可,接着由许二爷来。”

王老板大体看了遍照做,再送至许彦卿面前,许彦卿扯袖执笔落下名字,右指腹沾了红油泥摁下手印,捧铜盆热水的丫头连忙凑近伺候盥洗,陈钧楠将两份验过,分送他二人各一张,算是彼此交易达成。

王老板赞道:“王某自诩商海沉浮半生,签过契约无数,最数许二爷的字若称为二,无人敢称得一。”

陈钧楠颌首朗笑:“你倒是眼光毒辣,许二爷书的馆阁体正雅圆融、笔势恢弘,有董赵之风范,若不是大爷出了事,家中产业无可用人打理,二爷或许已走官途,成为金马玉堂中响当当人物。”

王老板醍醐灌顶,抱拳作一揖感慨:“早有耳闻南边有个生意人,曾入得殿试三甲,原来却是许二爷,泰山挡于前竟不识,失敬失敬。”

第二章 美人来
许彦卿一面擦拭指骨间的水渍,一面自谦几句,三人又聊了会话,明月过花窗,树影婆娑,两筒鸦片也已抽毕。

陈钧楠见王老板精气神足、目光炯炯的模样,心领神会。

他合掌拍了两下,门外等候多时的丫头鱼贯而入,在矮榻铺上绝细的斑竹篾条席子,摆三五艳红鸳鸯交颈枕,重烧了沉水香,有要去落帘,被陈钧楠阻了,只道窗外月色如银海,此般景致不可辜负,命将灯芯掐断两根,房里顿时明明暗暗的,又有两两抬把醉翁椅搁到窗前,王老板首次见,甚是纳罕,指着问:“这藤椅的扶手细长的很,有何用?”

“自是有它妙处。”陈钧楠轻笑,又低道:“今寻来取乐的不是娼妓,是给老爷子唱寿戏的四喜班子、其中个小花旦,艺名娇喜,兼工琵琶,也擅弹词。”

王老板怔后继而大喜,他在吃筵听戏时,就对这娇喜印象犹为深刻,扮相妖态艳妆,流眉送眼百媚增生,犹其那软曲腰肢,弯折抬压,是分外的撩人。

他c厚手掌拍上陈钧楠的肩膀:“都道陈老板最擅体察人心,果然是诚不吾欺。”

陈钧楠微挪一步,不露声色的拂平衣裳褶皱,一面微笑耳语:“她虽不是娼妓,也非处子懵懂,擅些风情手段,王老板莫要嫌弃。”

王老板摇头,未待说话就有丫头禀报:“娇喜姑娘来了。”

陈钧楠命领她入房,就听得帘栊簇簇作响,进来个女子,乌鸦发梳成缠髻儿,才卸了面上油彩,gg净净未施粉黛,只x漉漉淌着水滴儿,愈发映得脸白若瓷,斜襟鹦哥绿短衫,未穿裙,露着粉绸挑线裤,一双红绣鞋裹着天然俏足,越显出一番妩媚来。

娇喜偷瞧扫屋里三人,皆认得,许二爷垂首泰然自若地吃茶,辨不出喜怒,陈钧楠身材颀长,眉秀目俊,生性风流倜傥,再观那姓王的关东商客,亦是相貌堂堂,虎背熊腰,显得高大魁梧,心下便十分的愿意。

她原养在八股老朽之家,母早逝,因受不住严父痛责杖打,同乡中阿姑偷跑出来,不想那阿姑见她貌若娇花、嗓似萧管,便转手百两银子卖给江湖艺人,那江湖艺人延聘名角教授其花旦应学之技,两年艺成,便在徽州搭班卖唱,却也颇受戏迷欢喜。

娇喜正恰十四年纪,被巡警局的李司长看中,给了江湖艺人高价,夺了其处子血,哪想李司长妻如豹虎凶悍,放出话来,要唆使地痞毁她貌哑她喉,她无奈闻风而逃,碾转两三个野x班子,终在四喜班落定,逢着有贵客相中她时,也暗做些皮x生意挣些私房铜钿,班主乔四为分些骨缝x,倒也睁之眼闭之眼随她去。

她此刻朝陈钧楠看去,搭手见礼,陈钧楠命下人退离,挟起她的下巴尖儿,x吮红嘴儿,一面轻佻问:“今晚三人弄你可受得住?”

娇喜轻吐舌尖,却朝王老板瞟送秋波,话里生浪:“还得爷们多怜惜着才是!”

“x浪货色,就知你一准允肯!”陈钧楠将其一把抱起,走几步丢到矮榻上,再回首看向王老板,笑洒洒地:“还不来快活,你要待何时?”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