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夫》by黛妃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双夫(x)
作者
黛妃

內容簡介

很久之后,景姮才知晓,记忆空白的背后,掩藏了那两个男人可怖又变态的爱。
可惜,为时已晚……这一狼一虎她终究没能逃过。

————————————————————————————

颍阳侯景氏女,字姮(heng),姿色端妍,颖敏聪慧,幼配广阳王太子濯,是嫁之年,太子身负疾,易位王弟烈,广阳王后主婚事改许,年十七,景氏女出嫁广阳国,正位太子烈元妃。
——《汉史·孝武昭皇后纪·前章》

【剧情+强取豪夺+xx+x暴+全处+一女两男+黑化+病娇+xE】

楔子 xxx
鲛绡纱,明珠幔,芙蓉榻上鸳鸯乱……

起初的抗拒挣扎,此时也便化作了抵死逢迎,少女颤颤娇啼断续,压抑着哀婉,靡乱着情欲,一声声的颠动哭泣,软入了人心,刺激地欲兽更加狂嚣。

只见她莹润雪白的腿心,紧贴于男子壮实的胯上,生的最是精美的娇嫩处,正被人用极端的方式撑开占有,花一般的轮廓嫣红鲜艳,其间c狂硕物来回的猛烈磋磨,淅淅沥沥的蜜液横流,不住翻撅出各种x艳羞耻的水泽声,凄美又可怜。

“啊~啊!”

不堪重捣的柔美身姿在男人怀中剧颤,似极了风中落叶无助飘零,倏地,他过于c暴的横冲直撞深入到了最隐秘的敏感处,她尖呼着向前倾去。

满是情潮的凌乱榻间,竟还坐着另外一人。

他接住了她,细长的凤目幽邃,如玉白皙的长指撩起了她鬓间x乱的发,乌鸦鸦的青丝在他指腹间仓促滑过,他捉住了她小巧的下颌稍稍抬起,呼吸微窒。

那是世间罕有的绝色,足以让任何人为她而心动。

“哭吧。”

他着迷地摸她着莹彻如脂的脸颊,擦拭着洁白额间的淋漓香汗,看着那双蒙着靡丽薄雾的美目不住滴出水来,明亮的瞳里渗满了恐惧和怨恨,痛苦的瞪着他。

从身后捣撞而来的力度愈发凶悍,咬不住的小小樱唇被迫xx难耐的呻吟,许是不愿看见面前的人,她落着泪缓缓闭上了眼睛,蝶翼般的长睫凄凄轻颤。

抵入她身体的男人吃味儿了,掐住柔软的腰肢将她扯了回去,y硕炙烫的x柱自下而上,顷刻贯穿了稚嫩的花径,任由蜜x如何紧致排斥,也挡不住他一次又一次的猛入,契合处白腻x沫溅起。

“不不要……呜唔!”

她极力地想挣扎,无暇的藕臂却发软撞在前面那人的x上,他神色从容,抬手解开了缚在她双腕上的黑色缎带,捆绑多时,纤细雪白的皓腕已勒的於痕深深。

明明是哀求乞怜,却又婉转的销魂。

忽而,他将双指塞入了她的檀口中,骨节分明的指微凉,探寻过贝齿,便挑弄着她温热的妙舌,是那样的软,那样的滑。

她咬住了他,齐整的贝齿死死的咬着他的手指,泄愤一般不肯松口。

“嗯?”他低吟了一声,竟然在剧痛中尝到了一丝难以言喻的快感。

很快,呜咽零乱,鲜血混合着口液从她嘴角丝丝流溢,漫过雪嫩的下颌,顺着曲线如珍珠光泽的脖颈蔓延,纯稚中染上了妖媚的蛊惑。

浪情狂肆,身后的少年极是不满的伸手抓住了她x前盈晃的浑圆椒x,大力的揉捏依旧不满足,霸乱的吮吻着她仰起的雪颈,极尽占有的掌控十分可怖。

“唔唔呜呜——”

腰间的钳制甫一撤离,娇小的她便被撞的高高弹起,滴着水的xx刹那分离了久塞在体内的xx,可还未彻底逃开,便又跌了回去,敏感的幼嫩花x再一次被撑的密密实实。

痛极胀极的酸慰感x的她张开的嘴,含着鲜血哭叫起来,她受不住了,仓惶低头时隐约可见自己平坦的小腹,被抵出了他的形状。

“啊!!!”

嘭嘭嘭……捣入尽头的水声剧作,x浪的响亮直盖过她的尖呼。

腹内的滚烫让她猛地痉挛,狂乱中窒息的狠狠颤抖,有什么东西x薄在体内,烫的她一阵酥麻,耳畔是男人骇人的c喘,应是畅快极了,紧紧的契入膣道,久久也未曾泄完。

一丝不挂的男女就如此赤裸裸的紧拥纠缠在一起,攀上了无尽的极乐,沉沦在无边的欲海,一个强势,一个娇弱,渲染着最是刺激旖旎的画面。

着实让人血脉x张,尚且穿着素色中衣的男人凤目微眯,欣赏着这一幕,欲念在眼底燃起。

她渐渐瘫软在了少年臂间,似极了破碎的玉娃娃,蓄满了眼泪的美目空d涣散,殷红的小嘴微弱的急喘着,潮红娇晕的桃腮被人掐开了,一碗早已凉透的药汤递来了唇边。

“阿婵怎么可以爱上别人呢……乖,喝下去,永远忘记他。”

面对着惊恐的她,他温柔的说着,深邃的眸黑沉如暗夜,是冷厉也是残忍,苦涩的汤药入口,她开始挣扎了起来,却又哪能敌得过两个男人,遒劲好看的手一边掐着她的脸,一边将大半的药汁强灌。

“不——咳咳咳!!”

另一人将她紧紧圈在怀中,他还停留在她体内,这样的挣扎磨出了异样的奇妙快感,在她最恐慌的时候,他又开始xx了起来,就着x泞的x濡,一下一下的用力冲击着。

“你有我们就可以了。”

身后的人轻笑着含住了她的耳垂,紊乱着呼吸,逐字逐字的宣告着……

广阳王太子
仲夏时蔷薇花盛,苑墙上藤枝蜿蜒,花叶交映,红的、白的、粉的争奇斗艳,花光疏影,流水淙淙行过假山花池下,芭蕉翠绿半掩着水榭华亭。

飞檐下轻纱文绣,暑风掠过芭蕉丛再入亭中,清爽了几分的风摇曳纱幔,里头一道倩影隐约绰绰。

景姮懒懒的趴在香木雕栏上,云锦广袖微乱,露出一截纤细无暇的皓腕,剔透的白玉镯更衬得雪肤柔嫩,单手撑着下颌,将捻在指尖的鱼食洒在了花池中,涌来的锦鲤直拍的池水哗哗,涟漪急荡的无根红莲飘去了几方。

忽而,脚畔有什么东西在拱动,

她低头看去,一团雪白半趴在珍珠绣履上抓挠着她的裙摆,笑着便伸手去将那只长毛兔抱了起来。

“诶,你把我的裙子抓破了。”娇音清啭,难得一闻的悦耳动听。

自大病初愈后她忘却了诸事,同稚子般无二,xx便不愿出府去,这只小东西还是前几x吴王刘翊寻着送来陪她玩的。

“侯女,广阳王太子来了。”

外面女侍轻声通报,景姮侧首看去,就见刘烈大步踏进了亭中。

他今x是与曹太子刘琚去了上林苑狩猎,衣裳都不曾换下就来了颍阳候邸,玄色的猎服飞龙游走x月,张狂傲极,虎步生风,直接坐在了景姮身侧。

“刘琚那厮平x瞧着文雅,身手倒是不差,奈何养在深宫困于妇人之手,可惜了。”口中说的是可惜,却是半分都不觉可惜,他甚至还幸灾乐祸的很。

女侍送了清水来为他净面,他却挥退了,自己从盆中拧了软巾,将满额的热汗擦去。

景姮往旁边坐了坐,离他远了些,抱着长毛兔的手不觉紧了几分。

他是广阳王的嫡次子,亦是她的从母表弟,两人相差不过四月而已,婚事改易后,他成了她的未婚夫婿。失去记忆的景姮浑浑噩噩了好一段时x,近月才清醒的,不免从女侍们口中探听这人的往事。

一听便心惊了许久。

此事还得从昔年说起,景姮甫出生便被从母广阳王后做主,与表兄王太子刘濯(zhuo)订下婚约,若是一切顺遂,她及笄之年就要嫁去广阳国的。

未料她十四岁那年,大将军桓泰于西地犯乱,祸及郡国,郭太后着令广阳国出兵伐之,刘濯身为太子被定做主帅,围剿桓逆已胜券在握时,将叛军一路杀退至洈水,却遭了桓泰之子桓术的暗算,被毒箭穿了两腿落下残疾。

而刘烈,那年亦才十四岁,愤然为兄长报仇,带兵活捉桓术,刖其腿,剁之手足残埋于土坑中,连观三x方让桓术毙命,其余三万俘虏俱是活埋坑杀,手段之凶残震恐朝野,骇人听闻。

正是因为刘濯腿残,王太子之位改由刘烈来继,更匪夷所思,连同景姮的婚事也改了……

“在想什么呢?来,张口。”

他突然凑过来,将景姮吓的不轻,看着他指尖剥了皮的紫葡,迟迟不张口去吃。

十七岁的刘烈正是头角峥嵘时,大汉诸王之子哪个也不及他名声大,便是宫中的皇太子刘琚恐怕也比不得他,如此也造就了他狂妄桀骜的性子;而他的容貌更是承袭了广阳王与王后的所有优点,俊秀近乎妖异,殷红的唇薄艳,笑起来时晃的人目眩。

“吃呀。”

景姮不低头,他便抬手往她口中喂,她躲不及,汁水甜蜜的紫葡入了口中,连带他的手指都放进了她嘴里,她傻愣愣的看着他,他却漫不经心用手指摩挲着她娇若鲜花的唇瓣,动作暧昧又危险。

倏地,他大笑,放肆又狂鸷。

“阿婵如今愈发笨了。”

他从不称她为阿姊,就唤着她的小字,景姮被他如此戏弄,气恼了,张口就要咬他的手,他却比她还快,手一抽,她便生生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唔!”

舌尖的剧痛,疼的景姮美眸瞬间萦满了盈盈水光,若秋水明泠,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呜咽,还不忘狠狠地瞪着刘烈。

她捂在唇间的手指白皙,因为疼,双颊不禁泛起了桃红,愈显得肌肤剔透莹嫩出奇,姝色艳丽无双,让身后的繁花都黯然失色了。

刘烈淡了笑,只这一刹那,他被她蛊惑的怦然心动。

“让我瞧瞧。”

不由分说就握住了景姮的手腕,过于的纤细让他情不自禁的加重了力道,将削葱般的玉指从她脸上扯开,粉唇上染了血丝,她还在恼他,坚决不肯张口给他看,特别是现下,他目光灼灼的慑人。

她不张嘴,他也有的是办法,两指掐住她的桃腮轻轻一用力。

“啊~游夜(刘烈)!”

他又凑近了几分,强势灼热的呼吸在她面上痒痒徘徊,对上那双不染是非的纯净美目,心中有个地方逐渐扭曲……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