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做戏》by剪我玫瑰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甄影X谭全雨
天蝎女X巨蟹男
妖艳贱货三级片女影星X闷x假正经居家理科男

甄影最后悔的事,莫过于那天跟谭全雨去逛街。

*背景是九十年代深圳和香港

1V1x現代甜文女性向

01 三级片艳星 <不过做戏(x)(剪我玫瑰)|PO18臉紅心跳 01 三级片艳星 ** 谈恋爱的时候,甄影是这么跟谭全雨说的,说自己是话剧院的,平x演电视剧里的奸妃坏女人,开拍之前领上几页剧本,拍个四五天收工。 那时的谭全雨不疑有他,拿这事说笑,“选角的眼睛毒。你这样演奸妃正合适。” 甄影以为他说自己的长相恶毒尖酸,一双俏眼飘过去,兜在他的脸上剜了他一眼,正要恼。 就听见他说,“你长得这样,把我魂都勾走了。演个奸妃算什么。”谭全雨在她耳边轻轻吹气,“今晚演个狐狸精我看看。” 一时弄得她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害臊,攥着拳轻轻捶了他几下,闹了一会儿这才消停。 那天晚上,两人照例先吃饭后逛街,再找个酒店看看今晚演狐狸精的哪段,他是演被妖精迷得五迷三道的痴汉书生呢,还是演狠狠收拾妖精的高深莫测的男神仙。 没想到,吃饭后正逛街呢,有个看起来呆模样的男人背着书包跟了他们一路。 甄影不禁吓,腋下夹着提包紧紧地靠在他怀里,谭全雨见这人长相,不似穷凶极恶要搞尾随抢劫。 那呆头鹅冲上来,谭全雨原本攥紧打算猛击对方的拳头在看见递上来的本子和笔,便松开了。 哦。 她的粉丝啊。 “甄月月小姐!我喜欢你很久了,可以给我签个名嘛!求你了!”那人看见偶像时眼睛发亮,一个大男人背着书包都难掩的雀跃,谭全雨看他都差点忍不住在原地蹦迪了。 甄影又娇又怯睇了一眼身边的谭全雨,似是在征求他的同意。 你的粉丝找你签名,看我g嘛。谭全雨这么想的,但是感觉自己作为她男朋友受重视的感觉还是颇为受用,他若有似无地嗯了一声。 那粉丝在原地直蹦跶,一大堆问题要问,“月月小姐,你最近在拍什么电影?” 谭全雨假模假式地把她垂落的卷发撩回她的耳后,侧头在她的耳边低语,“跟呆头鹅说,你今晚要在我身下演x货狐狸精。” 这么旁若无人的调情让甄影似怨似嗔看了他一眼,才接过笔给那人签名。 “可以写上一句,‘给亲爱的影迷朋友dick’吗?”呆头鹅见近在咫尺的女神照做,激动得不行,“你每部电影我都有看的,一播出我都坐船去维港看。经常看好几次。你去年拍的那部《天真又无情》好好看,但是没怎么露点,是怎么了?我看报纸,说你x前烫伤有疤所以没露是吗?” “……” 甄影再去看谭全雨脸色,和热恋时的他已经不是同个人,铁青得厉害,从未有过的复杂神色,惊诧、愤怒,随后就是伤心。 甄影颤抖着唇,心想这下完了,她爱的男人要离她而去了。 …… 谭全雨隔x过关去了维港,兜转了电影院,报纸杂志摊,影音店,甚至是街边堆满杂书的旧书屋。 终于了解了大部分的甄影。 八九十年代维港电影业繁荣,井x式发展,各种类型的电影百花齐放。 为了让人掏钱进电影院,导演们当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就算你想看猩猩在铁塔上打飞机都有人拍给你看,当然打的不是天上飞的那种飞机。 在这种背景下,三级情色电影是小成本大收益的不二选择。 维港演三级电影的女影星层出不穷,甄影算不上红的发紫、炙手可热的,所以她才安心对他说,她是话剧院的。 在几本不出名的小杂志和八卦报纸里有几篇她的专访,在维港街角x仄的茶餐厅里,谭全雨抽着烟,逐字逐句看完,脸色渐沉。 艺名甄月月,南市人,年幼家境优渥和父母移居美国旧金山,后家道中落辗转回到南市,又被维港的星探看中她形象洋气身材高挑,这才入行。 拍了三部电影,都是女二女三号,小成本大收益,出品公司赚得盆满钵满,一时她的片酬水涨船高,不少演艺公司伸出橄榄枝,甚至在某个地图上都难找的国家电影节上拿了个最佳女配角提名。 杂志是去年出版的,放置久了,薄薄一层灰,但是印刷不退,色彩依旧艳丽。 配图是甄月月的写真,她仰躺在泳池边缘,神态魅惑,长发妩媚,水红色的长裙翩翩,逶迤在地砖上。 红裙绿树蓝池,美不胜收。 谭全雨一口饮下服务生送来的冰咖啡,又冻又苦,那些字眼还在脑海里打转,代表作是什么赤裸女杀手徐妃大战慈禧天真又无情,都是些什么鬼名字。 娱记对她更是大加褒扬,说什么维港新一代艳星,作品部部是经典。 ——记得她饰演的徐妃,雍容妖艳的奸妃扮相,被慈禧雇佣的坏人绑架企图强奸时,佳人落湖,x水霓裳,发丝散乱,酥x凸显,身材曼妙。 ——那场面堪称是x中有荡,令人大饱眼福,不知电影院里男观众有几个x了裤裆,真恨不得自己就是男主角。 谭全雨猛地把报纸摔回桌面,真他妈烦透了。 02 淋雨苦x计 <不过做戏(x)(剪我玫瑰)|PO18臉紅心跳 02 淋雨苦x计 ** 甄影在他家门外等了两个钟他才回来。 他家住一楼,突如其来一场疾风骤雨,雨点跟豆子一样砸在地上,把甄影淋成了落汤x,长发往下滴着水。 等来了撑伞从维港回来的谭全雨。 凄哀的雨夜里,雨水把门前的灌木浇打碧绿,她站在门外等他,此刻凝望着他的那双眼睛似乎有摄人心魄的能力,跟倩女幽魂似的,诡秘的美丽。 谭全雨开门,甄影跟在他的身后,他把钥匙抛在门口金色半球状的收纳碗里,连个眼神都没给她,“我记得给过你钥匙。” 在南市,他独居她也独居,他有她家的钥匙,她也有他家的钥匙。 甄影柔声细语,“我觉得你一定不让我进来了。” 谭全雨转头,站在玄关处的甄影浑身x透了,红唇颤抖,楚楚可怜,单薄的白衬衫下黑色的x罩轮廓若隐若现,x水的布料沾在饱满的酥x上,他莫名又想起八卦杂志那段描述来。 x水佳人。 他没好气,“你现在又进来?” 甄影小腿往后勾起,单手解开高跟鞋后的扣,脱完高跟鞋的她踮着脚一步步走了进来,玉足白嫩,涂了酒红色的脚指甲,落落大方,“现在我很冷,我要洗澡。” 那个闷x的男人看着地板上x水的小巧脚印,喉结微动,他识破她的伎俩,“故意淋雨这种苦x计对我没用。” “我知道没用。”她把自己的长发弄到一侧,回头睨了他一眼,学了电视剧里的冤女,“您多英明神武铁石心肠啊大人。” 不解风情铁石心肠的臭男人。 甄影心想,要是苦x计有用能有多好。 浪费什么不能浪费妆,洗澡后的甄影对着浴室的镜子亲了一口,镜面上多了个嫣红的唇印。 吹完头发的甄影在谭全雨的卧室里,对着床的电视机柜上看见了几张光碟。 盒上的封面和名字她都很熟悉,主演还写着甄月月三个字呢,但是她现在看来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甄影拉开抽屉,把光碟扫了进去。 正靠在床上抽烟的谭全雨看了,嘴角微掀,“一张五十港纸,还是全新的,很cheap。” 他的讽刺对她无用,甄影爬上了他的床,神色慵懒地把头靠在他的x膛上,柔夷搭在他的腰间,依偎在他身边。 室内空调正在运转,吐出丝丝凉风,她半眯着眼,看起来十分舒服。 谭全雨此刻能听见自己咬牙切齿的声音,攥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开,心下烦躁,“出去,不想看见你。” 甄影失了‘枕头’,双眼迷蒙,在身后拖了个枕头枕下,她径直闭眼,羽睫细密跟小扇子似的,“我困了,我要睡觉。” 谭全雨嗤笑,“死皮赖脸。” 听了这话的甄影睁开了眼,她的脸颊贴着枕头,千娇百媚地弯着嘴角,“想我走的话,报警抓我啊。” 她调整了一下睡姿,身上穿得宽大的男士T恤往上卷,露出一小截不盈一握的腰肢。 xx光溜溜的两条腿,还有股间的xx来,酒红色的蕾丝xx,裹着跟白馒头似的xx。 明晃晃的诱惑。 平x这样,谭全雨早就压着她的两条腿分开,c暴地勾起她的小xx自己把饱胀的xx顶进来,一边叫她狐狸精小x货,一边把她弄得求饶一直喊不要。 除了酒店,甄影常在谭全雨家过夜,留了四五条轻飘飘布料稀少的睡裙在这里。 可是今夜洗澡后她偏偏换上他的T恤,但是内里还是穿着他受用的xx,等他来弄她。 她慢悠悠地继续说,“不过……你应该不会叫警察来。你都不喜欢我被人看。” 谭全雨在床头的烟灰缸碾灭烟头,又点了一根。 他一整天都烦透了,现在看见甄影跟没事人似的柔柔颤颤躺在他的身旁,心下怒火更炽,他强忍着不去掐她脖子的冲动,他蔑笑,“哪个男人喜欢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看的。” “那哪个女人能容忍自己的男人横眉冷对,冷言冷语的?”甄影真的困了,昏昏欲睡,烦躁地拍了他一下,“别抽了,难闻死了。我要睡觉。” 说完她转过身去。 谭全雨算是领教了甄影的伶牙俐齿,他趴俯在她的脸颊边,故意把烟圈吐她脸上,“你真贱。” 引得甄影挥手,又拍了他一下。 他不知道的是,甄影连做梦都在祈祷,别气了别气了。 晨光初现,昨夜下了一夜的雨今早放晴,谭全雨睡得迷迷瞪瞪的时候,察觉一阵难言的舒爽,睡眼惺忪就看见这一幕。 甄影趴在他的两腿间,大波浪的长发妩媚,随着她的动作轻晃,低头正柔媚地吸吮他的xx,微张的红唇呵气如兰,小嘴正卖力地吞吐着他暗红饱满的性器。 绯红的脸颊因为吸吮xx的动作而凹陷,她吞得卖力,舌头沿着c壮的棒身缓缓移动,又含了几下。 过了一会,甄影轻轻吐出他还未释放y挺的xx,手背轻擦唇瓣上的xx,头也不回地下床洗漱了。 就这么把他丢在床上不管他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