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柑》by姜茶老豆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胡桉曾以为这场爱情游戏里她才是输不起的那个人,没想到最后面目狰狞、歇斯底里的是温成悦。她看着温成悦如同一只被人用乱棍追着打了三天的流浪狗一样趴在地上,死死的抱住她的脚,她只在心里冷笑了几声,抬脚踢开了他,转身离开了。

*女主身世略惨
*前期慢热,玻璃碴多
*虐男绝不手软
*男主爱哭鬼

簡體版1V1現代羅曼史虐心

第一章 <酸柑(姜茶老豆)|PO18臉紅心跳 第一章 胡桉感觉自己又被骗了。 她这个月已经足够倒霉,周一面试之前洗头洗一半热水被停,周三中午洗碗的时候有个黑色的小东西从脚边嗖的窜过,周六顶着7月中午的大太阳在将近40度的天气里穿着熊本熊在西餐厅门口发传单还负责和小朋友以及撒狗粮的小情侣合照,更是不幸的被一个女孩撒了一身x茶。 她从熊本熊的的嘴巴里看到那女孩手忙脚乱的从包里拿出纸巾帮她擦熊本熊的肚子,脸颊红扑扑的,嘴里还喃喃的说着真的对不起,是真的很抱歉的样子。胡桉也是真的不好意思让人家一直这样道歉,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她慌忙笨拙的摆了摆手,往后退了一步,对着那女孩做了一个滑稽搞笑的动作,然后又摆了摆手。 她看见那女孩噗嗤一声笑了,虽然还是面红耳赤的。然后胡桉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很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声音在她面前响起: “你在这g什么呢。” 胡桉觉得她大概永远也不会忘记这样的声音,有一点淡淡的沙哑,不是适合唱歌的声音,却在某一年的夏天抱着吉他在胡桉宿舍楼下唱歌,唱郭顶,莫文蔚,陈奕迅。唱到嗓子嘶哑,终于把胡桉唱下楼。当时楼下早已经围了里里外外三四圈人,温成悦坐在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高脚凳上,地上放了一大捧玫瑰花,是粉色的玫瑰,旁边还点缀了满天星。地上还摆了一圈的心形的蜡烛,蜡烛的光摇摇曳曳,随着夏夜的风飘摆着。 温成悦喜欢她早已经不是秘密,虽然温成悦在唱歌的时候没有提一句她胡桉的名字,但是女生宿舍C栋楼下的吃瓜群众们没人不知道这场俗x但是浪漫的告白女主角是谁。 所以当绯闻女主角出现的时候,吃瓜群众们一阵喧闹,随后又变的安静起来,因为这样的浪漫,这样的时刻,这样的男女主角,他们除了纷纷掏出手机记录下来,屏住呼吸等着后续,也无法做什么。 胡桉其实一开始不知道温成悦要搞这么一出,那一天她从外面吃完火锅回来,把手机充上电,随后拿上洗漱的盆就去澡堂洗澡了。偏偏那一天那个时间洗澡的人不少,胡桉前面有三个人还在排队。等她洗完澡出来一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她端着脸盆回到宿舍,室友叽叽喳喳的迎上来,一脸兴奋的说: “胡桉胡桉,快下楼!” 胡桉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摁开了手机。微信上俨然的红色99+,班级群还在不断刷屏,是温成悦各个角度的照片,视频,还有人在不停地问胡桉在哪。 可是胡桉没有收到来自温成悦的消息。 胡桉事先不知道温成悦的表白,温成悦在楼下也没有提到胡桉的名字,只有吃瓜群众的猜测。 “桉桉你在g什么呢,温成悦都唱了一个多小时了,你还不下去吗?”室友张思星比她还要着急。 胡桉不知所措的抖了抖嘴唇,喃喃的说:“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找我的呀,万一,万一他喜欢别人….”但事实上,她在拼命抑制自己不住上扬的嘴角。 温成悦除了喜欢她,还能去喜欢谁呢。 “这怎么可能啊,温成悦喜欢你全世界皆知了好吗,姑xx快下去吧,你把他晾了这么久了,快去成全一段佳话。”张思星急急忙忙将她推出宿舍门,然后又大声嚷嚷了一句: “胡桉!等你凯旋归来!作为我们宿舍第一个脱离单身狗行列的女子!” 胡桉不知道自己怎么站在温成悦面前的,她还穿着从澡堂回来的20块钱大T恤和短裤,穿着夹脚人字拖,头发x漉漉的。 她的心跳地无比剧烈。 温成悦还是那么好看,他穿了一件条纹的宽大衬衣,戴着一个银色兔子吊坠的项链,那是胡桉送他的20岁生x礼物。他穿的鞋子也是胡桉送的,他们俩一人一双,一样款式的白色球鞋,特别的地方在于鞋舌,是胡桉亲手画的简笔小恶魔。 她看到温成悦抬起头来,不再专注于手中的吉他。他的刘海有点长了,微微卷曲着,一双又大又明亮的眸子带着一点笑意,亮晶晶的瞧着她。周围里三圈外三圈的同学都纷纷拿出手机拍照,录像,还有伶仃两个人嚷着: “亲一个!” 胡桉听见自己声音小小的说:“你找谁。” 她与他对视,温成悦的眼睛真好看,也在看着她的眼睛。他们就这样彼此看着对方的眼睛,仿佛能看到心里去。 “来找你。”她听到温成悦说。 “来送你礼物。”他又补了一句。 胡桉承受不住他柔软又明亮的目光,将头扭到一边去,然后指着被他放在地下的花:“这是礼物吗?” 温成悦还是带着笑瞧着她:“不是,是这个。”他指了指自己:“你要吗?” 胡桉羞的瞠目结舌,顿时手足无措起来,只能羞愤的盯着地上的玫瑰花,不敢去看周围围着的人,更不敢去看温成悦。 吃瓜群众开始起哄: “答应他!答应他!” 胡桉没有被别人这样追求过,曾经她看见别的男生也用这样的方式向女孩表白,从来都是嗤之以鼻,觉得俗x又尴尬,而且相当幼稚。然后不屑一顾的匆匆走开,更是连围观的兴趣都没有。 但是今天,此时此刻,俗x的男女主角换成了她和温成悦。温成悦做着那些曾经她觉得幼稚又尴尬的行为,而她变成了一个自己往x会嗤之以鼻的俗人。她走上去踮起脚紧紧搂住了温成悦的脖子,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了自己的眼泪。胡桉听不到吃瓜群众们的欢呼,也听不到宿管终于冲出来想要赶走围观的学生,她也感受不到很多人在给他们拍照。她能感受到夏夜凉爽的风,能听到宿舍门口榕树上的知了叫,能闻到那一大捧玫瑰花的香气,能感受到温成悦搂住她的双手的温度。 她要勇敢一次了,胡桉要为爱情勇敢一次。 第二章 <酸柑(姜茶老豆)|PO18臉紅心跳 第二章 胡桉在熊本熊里热的死去活来,她在有限的视野里看到温成悦皱着眉对那个慌张的女孩说:“你在这g嘛呢。”然后扯着那女孩的手腕离开了她的视线。他一眼都没有看过来,看这个可怜的、被洒了一身x茶的熊本熊。 最终胡桉给领班赔了60块钱g洗费,垂着头回家了。她饿了一天,身上有一股她自己都很嫌弃的味道,穿着皱巴巴的x色T恤,那还是温成悦之前送给她的情侣款。 两年不见,温成悦好像还是有一点变化的,好像更瘦了,穿衣服的风格也和原来不一样了。原来温成悦和胡桉一样,都喜欢戴首饰,叮呤咣啷的东西,戴项链,手链,和很多戒指,今天的温成悦手上gg净净,只戴了一只手表。两年不变的黑色微微卷的头发剪短了很多,露出了眉眼。胡桉还是喜欢他以前的样子,像一只柔软的大狗狗,暖洋洋的。 而且温成悦的手指很长,骨节也不是很突出,戴戒指和手链都很好看。他们在一起时,胡桉总是乐此不疲地拉着他一起买各种各样的对戒,情侣款的项链,手链。她一向喜欢在这些小的细节上彰显自己的占有欲,虽然他们穿的衣服并不一样,出门也没有时时刻刻都黏在一起,可是只要有人细心发现,就会知道,啊,他们两个是一对。 胡桉在地铁上昏昏沉沉,只觉得自己伤心欲绝,浑身无力。在地铁的半小时里,她还接了一个张思星的电话,提醒她去晚上的聚餐。那是张思星男朋友罗皓轩的洗尘宴,他大四的时候和张思星在一起,随后立刻头也不回的去了美国读研。胡桉当时和温成悦在一起如胶似漆,张思星每x守着电话以泪洗面,胡桉劝过张思星分手,毕竟当时她们才21岁,没有必要一直等着一个不知道要等多久的人。张思星抿着嘴摇摇头说: “等等看吧。” 时过境迁,张思星带着她的倔强和坚持终于等到罗皓轩回来,而她同温成悦却分手了。 时间回到现在,胡桉有点愤怒,她觉得自己被骗了,再一次的,被所有人嘻弄了。 当她踏进饭店包厢的时候,虽然人很多,但是她还是一眼就看到了穿着一件橘色T恤的温成悦。她这次没有熊本熊的外壳能包裹住自己,也不能从熊本熊的嘴巴里偷偷的、贪婪的看着他。她避无可避,无处可逃。 温成悦坐在圆桌很里面的位置,懒洋洋的在玩手机,他身边围着三四个在大学时就一起玩的朋友,正勾着他的椅背和他说话。 幸好、幸好。胡桉庆幸自己进来的消无声息,也可以出去的悄无声息。 如果,她今天穿的再漂亮一点,生活得再体面一点,她或许有勇气进去,也能笑嘻嘻的和他打招呼,装作时过境迁的样子,若无其事的和大家吃饭。 如果,她到今天为止完全忘了温成悦这个人,她再也没有那些关于他们一起的回忆,胡桉还是有勇气进去,和他大方的打招呼。 可惜,没有这些如果,胡桉做不到勇敢。 胡桉拉开了包厢的门,走了出去。 刚走出包厢,胡桉的手机就疯了似的响了起来。是张思星。 “桉桉你到哪里了!” 胡桉压下心中像小火苗一样往上窜的怒气,低声说:“你不是说温成悦不来吗,为什么他在这里,那既然他来我就告辞了。” 张思星那边停顿了三五秒,随后胡桉听到后面的门唰一下被拉开了。 张思星拿着电话站在门口,对着她笑嘻嘻; “桉桉,站门口g嘛,快进来啊。”她嗓门真的大,一嗓子叫来了很多人,胡桉的老同学们迅速拥簇过来,推着她走了进去。 温成悦当然能看到她进来,他放下手机,懒洋洋的看着胡桉。本来拥在他身边的几个朋友看到胡桉,也都面色出现了或多或少的几分尴尬。这几个人胡桉当然都认识,是见证温成悦同她恋爱全过程的几个人。包括后来,温成悦和她“和平分手”的收尾工作,都是这几个人帮忙做的。搬家,换锁,退还东西,这几人帮的面面俱到。 胡桉心里再怎么不自然,脸上还是迅速调整好了表情,笑嘻嘻地对大家打了个招呼,然后坐到张思星身边,嗔了她一句,然后轻轻地打了她一下。 张思星面上微窘,附到她耳边:“桉桉,这次算我对不起你,回头再跟你解释。” 温成悦坐在她对角的位置,并不是正对面,但是余光还是能瞟到。胡桉并不想说话,她这两年过的其实大家都有目共睹,并不怎么样。胡桉埋头苦吃,松鼠鳜鱼,小米辽参,她都很久没吃到了。连着一周她吃的不是不到10块的路边摊,就是自己在家随便煮的面和速冻饺子,距离上次下这样高档的馆子已经是挺久以前。 没骨气的胡桉正在专注于盘子里的扇贝粉丝,忽然被人冷不丁的拍了一下,她懵懵地抬起头来,饭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安静了,十几双眼睛都盯着她,包括温成悦。 一个女生打破寂静: “胡桉,我们刚刚说到了A行实习的事,你之前不是过了面试吗,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下经验呀。” 胡桉其实没想到张静静会问这个问题,因为她真的是很久,很久之前参加的这场面试。当时拿到了实习资格,而且是凭借自己的实力,并没有靠父母的帮助。胡桉激动了很久,她收到邮件说的上班通知之后激动地把脸埋到温成悦怀里,控制不住的爆c口,然后捧着手机举到他面前,x着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出来。温成悦笑着捏了捏她的脸,然后摁着她的头狠狠啄了一口,他说:“我知道宝宝一定行的。” 但是谁也没能想到,胡桉没能去参加实习。 胡桉吃完粉丝,慢吞吞地说: “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呗,而且我也没能去实习,你们找个现在在实习的问不就得了。” 随后,她想了想,带了点恶意的说:“听说我没去之后有人顶上了我的名额,你们可以问问他呀。”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