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茉莉》by千帆过尽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侵占我,用你的唇;
审问我,用你的眼,
如果你愿意,
就让我驾船一样驶过你的名字, 让我在那儿休息。”

一个妹妹勾引了自己亲哥哥的故事。

1V1x現代甜文

楔子 <小茉莉(骨科x)(千帆过尽)|PO18臉紅心跳 楔子 病床上的人合着眼,微弱地呼吸,手上挂着点滴,旁边监护仪不停地闪烁。 最近,她的治疗变得更激烈、更频繁。 一次次的采血、检查、化疗让她头发掉了大半,蜡x的的脸上,平x竭力掩藏的细纹,晒斑,一下子全都出来了。 完全看不出,她其实只有三十几岁。 郝嘉带来的饺子,床上人看都没看一眼,便推到一边。 她的手指和脚趾神经质地抽搐着,痛苦地蜷缩在床上,喉咙里发出呼噜的痰鸣声。 郝嘉见她疼得难受,上前想要帮她翻身,然而刚凑过去,就被她一脚蹬开,她用胳膊肘支着床,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她……眼神里空d又陌生。 她现在不认识她了。 神志不清是癌症患者命不久矣的征兆。 医生自然不会把这么残酷的现实告诉一个七岁的孩子。 但本能的,那个时候的郝嘉,就是意识到了——病床上的人,可能没办法再好起来了。 “我妈妈是不是要走了?”她问身边的人。 旁边的人没有出声,只用力握紧了她的手。 沉默,有时候也是一种答案。 她即将失去她的母亲。 失去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和庇佑。 寒意掠过背脊,泪水忍不住从她眼眶xx。 她咬住自己的下唇,竭力让自己不发出声响;可身边的人还是从她抖动的肩头发现了端倪,转身轻轻地把她搂入他怀中,让她的头紧靠着他的肩膀。 “别怕,我在这里。”他把她卷曲的拳头伸向他的x口,轻拍她的背脊,柔声地安慰。 ………… 那是郝嘉第一次被郝振抱。 他的x膛很温暖,她抬头看他。 大她四岁的少年用手揩去她脸颊上的泪条:“我答应过你妈妈,我会照顾好你的。” 此后十余年,他一直履行承诺。 他迁就她,保护她,把她纵得像个娇贵的公主。 但他从来不是她忠诚的骑士。 她只占据了他生命中的一小部分。 年岁渐大,当她逐渐懂得他人投向他目光里的那些爱慕,暧昧。 她感到属于她的东西被觊觎。 嫉妒,不满,酸涩……占有欲混合着别的复杂的东西,像藤蔓一样冲破她的x口,扼住了她的喉咙。 抵达 <小茉莉(骨科x)(千帆过尽)|PO18臉紅心跳 抵达 这个夏天,长江以南一带格外多雨。 郝嘉抵达S市时,已经是傍晚。 原本两个小时的航程,因为天气造成的航班延误,足足花了她一个下午。 机舱播报提示S市小雨,室外温度只有27摄氏度,提醒畏寒旅客可以适当加件外x。郝嘉完全没有在意播报说了些什么,在手机设置里关闭了飞行模式,便给郝振发去消息:我到了。 她现在有点紧张;不是折磨人的那种紧张,而是愉快的紧张。 一想到即将见到郝振;她x腔前部肋骨底下便仿佛有团热乎乎的气体在往外挤压;像香槟一样浮躁地不住冒着汽泡。 噗、噗,一声声轻微又愉悦的响动,让她完全忽视了外界的声响。 她为这次行程精心打扮了自己。 就像她身上这条裙子,看上去只是一条平平无奇的小白裙,恰到好处的裁剪却暗藏心机。 尚未完全停止发育的两个x房被裙子紧身衬褡撑得隆然,腰肢在修身的布料下,显得盈盈一握,尽管略微蓬松的裙摆遮住了她的大腿,她白净的小腿和玲珑的双足一样令人遐想。 妆容、头发、指甲…… 她用掏出包里的小化妆镜一一检查确认后,又起身理了理自己久坐的裙摆,这才道谢着接过空姐帮她取下的行李,准备下机。 她是怀着目的来的。 她的行李箱里还有好多裙子,更性感,更修身。 她拎着行李从飞机上下来,一路往到达大厅而去。 人群中,郝振就在那里。 挺拔的颈项,平缓宽阔的肩,高挺结实的躯g…… 他穿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浓郁的黑色,领口露出白色的衬衣,整个人看上去沉稳又g净;就那么站在那里扫视着出来的人群,挺直的鼻梁与下颌连成了弧度完美的线条,引得路过的男女不时侧头看他。 郝嘉不止一次听她的朋友、同学说郝振有多帅。 甚至在郝嘉还不能完全理解什么叫“禁欲系”之前,她的朋友这样形容过他。 他有磁性低沉的嗓音,有漂亮的鼻子和冰冷的嘴角,对任何人都保持着安全的疏离感,浑身散发着冷静和距离。 简直偶像剧的标配霸总,朋友如是形容,并多次央求让她把他介绍给她认识。 但每次,郝嘉只是笑,然后都找理由推拒了。 “哥——” 冲着人群里的郝振喊了一声,郝嘉拎着行李箱朝郝振而去。 郝振看到她时明显愣了一瞬,然后紧绷的下巴微微放松,勾起一个浅淡温和的笑。 都说女孩的长大几乎就在一瞬间。 远看时,郝振没觉得;等她到了他跟前,他才发现,不过两年没见,她就出落得这般亭亭玉立了。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她时,她假小子的形象。 那年天气闷热,大概也是在七月这样的时候,父亲领回一个孩子,据说是他妹妹。 那年他十一岁,郝嘉七岁。 她留着乱蓬蓬的短发,穿着中性T恤和短裤,她没张口之前,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性别。 “你以后就住这里了。”郝毅如是交代了一句,因为还有别的事,又匆忙的走了。 郝嘉像个拘谨的客人,局促地站在客厅中,新奇又不安地打量着广阔的屋子。 他从二楼下去,同她打招呼:“你就是嘉嘉?你好,我是郝振,你哥哥。” 许是他当时表情不够友好。 郝嘉抬头看她,哥哥两个字在喉头咕噜了半天,还是没能叫出来,只低头“哦”了一声。 “开始留长发了?”郝振接过郝嘉的行李箱,认真地打量着她。 “好看吗?”郝嘉眨眼 实际上,她不止留了长发,还做了造型,染了颜色——茶褐;不过用郝振直男的眼光来看,大概是看不出的。 她展示一般用手轻轻拢了拢头发,事先在耳后x了香水,气味就那么传到了郝振鼻尖。 若有似无的花香味。 如果他对女人的香水了解一些,他就应该知道,这是祖马龙的白茉莉薄荷。 新鲜的薄荷配着茉莉,还带着一点茶香。 像是盛夏的午后,轻风拂过窗台边的薄荷,清爽凉意中混着不知从哪传来茉莉花香和x香。 冷冽又阳光;很夏天、很少女、很青春。 郝振注视着她头发下亮闪闪的某点:“什么时候打的耳d?” “前两个月。” 郝嘉拉着自己耳朵给他看,白皙饱满的耳垂上,一支银色的耳钉穿过。 “其实打了两次呢,第一次长拢了,因为没有每天戴耳钉……”:她用手指捻着那耳钉转动着,撒娇一般地同他絮叨着。 大厅偏冷灯光打在她微侧的脸上,她的皮肤细腻得像是白瓷上抹了一层淡淡的胭脂。 郝振恍惚的看了一阵,别开眼:“走吧。” 他的车停在负二楼。 等电梯的时候;他想起她发之前的短信:“你说过来实习?怎么大二就出来实习?” 性幻 <小茉莉(骨科x)(千帆过尽)|PO18臉紅心跳 性幻 郝家是做建筑装饰生意的,主要从事建筑装饰系统的研发设计、生产制造、安装施工与技术服务。 郝振出生后没多久,公司盈利不错,郝毅投钱进入地产,恰好赶上x金时代,让公司规模进一步扩张,在A股挂牌上市。 尽管这几年建筑装饰行业竞争x趋激烈、房产x金时代退潮;郝氏集团也在积极变革,寻求新的利润支点——这是他毕业后就来了S市的原因。 但这些,都不是郝嘉需要x心的。 她大学填报的是艺术系;郝振实在不太明白,她这才大二,出来找什么实习? “下学期就大三了。”郝嘉纠正,又问,“那个Udjat美术馆你听过吗?” “浦西那个?” “嗯。”郝嘉点头,“之前他们在公众号上招暑期生,我试着投了一下,谁知道就通过了呢。” “再说,你不是在这边吗,我正好过来和你作伴啊。” 郝嘉挤到郝振的身侧,从包里掏出纸巾,给他擦额头的汗水。 连x的降雨让最近S市的天气有些潮,他又穿着厚重的西装,额头不知何时泌出了细密的汗珠。 郝嘉抬着手,细心的帮他擦拭。 这样亲密的举动,对于已经成年的他和她来说,终究有些不妥。 况且她凑过来时,之前那若有似无的花香又再次萦绕在了鼻尖。 他于是轻轻正好按下她的胳膊。 正好电梯到了,他往前两步按住按钮,扭头示意她和另外几个等在门口的人先进去。 机场的电梯从来都很宽敞。 郝嘉进里占了一个角落,身边还留有足够给郝振和行李箱的位置。 只是如果下一层还有人要上来的话,这位置便将变得拥挤。 考虑到这一点,郝振最后进电梯时挨着另一个男士站在了郝嘉侧前方。 自从两人相继成年以来,郝振便格外注意他同郝嘉之间的男女之防,时刻回避身体任何部分的接触。 真是个老古板。 郝嘉忍不住在心头暗笑了一句。 然而,当她从后面看着他那被西服修剪出的腰身时,她却忍不想,那样劲瘦的腰,抱上去会是什么样的手感,设想她从后面贴上去,咬他的肩头…… 郝嘉今年春天刚满过二十。 男女间那些该知道的事,她都知道了。 说起来她的“启蒙”老师还是眼前这位呢。 那是在某个夏天。 某个八月初的下午,阳光明媚,微风很轻。 郝振打球回来,在洗衣房换衣服。 他将满是汗水的T恤从身上脱下来;房门没关,郝嘉经过,借着不明不暗的光线,看到里面赤身裸体的少年。 麦色的肌肤,匀称的骨骼。 微凸的锁骨往下是好看的x肌线条,属于少年人的的肌x纹理清晰,并不贲张,却恰到好处。 他劲实的x膛随着呼吸的频率缓缓地起伏,平坦的腹部往下,两条人鱼线曲骨沿伸进那低腰运动裤。 那里有一个明显的凸起,从裤子系绳前部凸出;她的目光从上面游移而过,脸颊迅速地泛起一股红晕。 那天晚上,郝嘉做了个春梦。 梦里的郝振像她下午她在洗衣服看到的那样,赤裸着上身将她压在身下。 “嘉嘉……”他低沉地唤她,有力的手臂环绕着她,把她紧紧地搂在他那肌x结实的身体上。 他们的身体是如此贴近。 她感到她的xx在他的摩擦下一点点变y,大腿根部连接直小腹处先是疼痛,然后潮x;她不由自主地挤压起双腿、摩擦……最终在一种难以言说的快感中醒来。 身上的睡衣乃至薄汗x一片,腿间亦是反常的x热、腻滑。 她踢掉了汗涔涔,甚至脱掉了背心,试图在高温下舒服一点…… 然而却再没法入睡。 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她的身体里激荡、肆虐,滚烫又狂热地顶着她x口;令她辗转反侧。 让她闭上眼,满脑子都是郝振的脸,他诱人的身躯。 青春期。 那夜过后,郝嘉花了几x,最终在某本杂志上找到了答案。 杂志上说,男女进入青春期,会因为荷尔蒙的大量外泄,对异性产生遐想,甚至是性的渴望…… 杂志还说,青春的少男少女对异性的渴望是懵懂的、泛化的,只要是好看的异性,都能激起他们躁动与幻想。 但郝嘉的幻想却只有一个——郝振。 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微笑都让她上瘾,她喜欢他身上独有的气息——靠近他,她就会觉得温暖觉得安全;同时体温升高…… 她甚至会渴望与他之间的亲密:他渴望他宠溺的摸她的头,她渴望他抱她,他渴望他牵她的手、他抚摸、轻拍的背脊…… 但仅有这些还不够。 她甚至会幻想他亲吻她,对她做那些她在电影里看到的“过分”的事情。 青春期吗? 郝嘉也曾问自己。 直到这两年,她约会了许多她有好感的男孩;在无数半途而废的吻,毫无感觉的拥抱,永远无法进行到下一步的亲密中,她终于发现——她对郝振的渴望不只是青春期,和荷尔蒙作祟。 她对他的幻想,并不是幼稚轻浮的白x梦。 也许在过往岁月里,在他的保护下、纵容下,她对他的感情早僭越兄妹的感情;发酵、变质成某种更深沉、更焦渴,同时也更难以启齿的东西。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