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父》by孟还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继父 限
作者.孟还

【已完结】老公死了,可老公的儿子却还活着

原创小说 – xL – 长篇 – 完结
xE – AxO – 现实主义 – 生子
年下

杨晓光哼了一声,阴阳怪气,开始开地图x,“Alpha有什么好,眼睛长在头顶,从不正眼看Omega和xeta,整天就想着那个,你说他们到了床上还有没有点人样,真不是个东西。”

方知有想起吴意,心中忍不住赞同,确实不是个东西。

小妈/寡妇文学,双向救赎,后期涉及生子

  第一章
  方知有到达吴意公司时正赶上午休结束,一群穿着光鲜亮丽的男男女女三五结伴,每个人都像是有什么十万火急的大事,连等电梯的一时三刻都不愿放过,争分夺秒地快速交流。
  电梯一到,众人鱼贯而入,方知有被身后人流推进电梯,下一秒电梯超载,发出警告。
  “不着急的等下一趟吧!”
  “有没有谁愿意下去的。”
  有人问,却无人动。
  高大的Alpha躲在电梯内侧,神情漠然,沉默的xeta低头专注看着手机,只有位个子娇小的Omega女性站在最外侧,一手提着外卖袋子,一手托着咖啡,本应放置四杯的托盘y是又挤了两杯进去,电梯超载的警告声衬得她整个人越发狼狈局促起来。
  她徒劳无功地坚持了一会儿,最终默默走出电梯。
  方知有不知想到什么,跟在她身后一起走了出去,体贴地接过她手中的托盘,指了指她的脖子,善意道,“你的抑制贴没贴好。”
  Omega低呼一声,条件反s性地捂住自己的脖子。
  方知有拿出一片新的抑制贴递给她,下一趟电梯到达,方知有带头走了进去。
  Omega偷偷打量自己身边这个对她提供帮助的陌生人男人,见他衣着整齐,约莫着三十岁出头,眉眼也好看的很,不由得心生好感,又见他和自己按下同一楼层,忍不住开口搭讪道,“嗨,我是星海的实习生,你也在这里工作?我之前没有见过你啊,新来的吗?”
  方知有摇头,晃了晃手中提着的袋子,“我来找人的。”
  说话间二人到达十七层,Omega自己接过咖啡慌忙道谢,一路小跑进会议室。
  方知有既没有工牌也没有预约,被前台拦在外面,无奈之下只能给吴意发信息让他来接自己。
  今年是吴意大学毕业的第一年,他从大四起就在这家广告公司实习,凭借着出色的个人能力与上司的赏识顺利转正,前不久刚和上司去北京出差,一走就是两个礼拜,中间只和方知有打过三次电话,还没说上几句,方知有就听到电话那头有人喊他的名字。
  吴意只来得及在电话里叮嘱方知有按时吃饭,便匆匆挂掉。ali
  方知有今天难得休假,早上刚一睁眼就收到吴意发来的信息,说他已回到上海,让方知有来给他送几件换洗衣服。
  言下之意就是工作繁忙,要在公司住上几天。
  吴意没有回复方知有的短信,半个小时后才一阵风似的从会议室刮了出来,只见这个Alpha神情疲惫,三两口喝完手中的咖啡,身边跟着方知有在等电梯时碰见的Omega,吴意一边走一边接过她手中的电脑,点出几处文案上的逻辑漏d。
  Omega抬头,见方知有面带笑意看向这边,顿时惊讶又欣喜,只是她还没来得及生出些别的旖旎心思,身边的吴意却把手中电脑一合,又塞回她怀中。
  只见他大步朝着这个温柔又体贴的男人走去,一手接过他手中的袋子,一手拉住方知有的手,冲前台打声招呼,便把人带了进去。
  她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跟过去,那个人被吴意牵着,一副温吞顺从的样子,后颈腺体的位置贴着一张抑制贴。
  原来他跟自己一样,是个Omega。
  Omega愣了愣,还没来得及做出一副少女心碎的凄然表情,走在前面的吴意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一样,回头不悦道,“何月,过来,还有事情跟你说。”
  何月哦了一声,垂头丧气地跟着二人进了茶水间。
  方知有打开保温饭盒的盖子一一摆好,两菜一汤,辣子x丁,尖椒炒牛x,酸辣汤,吴意只囫囵扒了几口便放下筷子,接过何月的电脑开始给她安排工作,说到一半又起身走到一旁去接客户电话。
  何月悻悻地松了口气。
  方知有问她,“吃饭了吗,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眼里只有工作,没有性别,对着Omega也心狠手辣的,跟着他实习很辛苦吧。”
  何月摇了摇头,“不不不,意哥虽然不像别的Alpha一样对Omega有性别上的照顾,使唤人的时候也不手软,但他特别尊重Omega,不会因为我是Omega就在工作上对我有所区别,别的组Omega不能做的工作我们组的都可以,跟着他实习可以学到很多,就是……”
  何月偷偷瞥了一眼还在接电话的吴意,小声对方知有抱怨道,“就是看起来太凶了。”
  方知有忍不住点头赞同,“是看起来很不好惹,不过他十五岁就是这个样子,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
  吴意挂了电话,二人同时收声,吴意盯着方知有看了一会儿,突然让何月去他工位上拿个红色纸袋。
  方知有以为吴意让何月拿的是他这两个礼拜攒下来的脏衣服,顿时有些不高兴,正张嘴要骂,一抬头却见吴意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他身边,整个人极其强势地压下来,一手搂住方知有的腰,一手去摸他脖子后面的腺体。
  是个占有欲十足的姿势。
  吴意轻轻咬着方知有的嘴唇,Omega被咬疼了就轻哼一声,吴意没有趁机把舌头伸进去,而是顺势向下,有些焦躁地隔着抑制贴亲吻方知有的腺体。
  方知有察觉到吴意的意图,轻轻推了他一把。
  吴意亲吻的动作缓和下来,不甘心地x了x犬齿,最后不轻不重地朝他腺体上咬了一口才作罢。
  他伸手撕下被自己口水弄x的抑制贴,又朝方知有嘴上亲了又亲,低声问道,“我十五岁的时候怎么了……?”
  方知有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正努力平复着心情,抬头狠狠瞪他一眼,神经质地搓了搓自己的腺体,咬牙切齿道,“和现在一样不要脸!”
  吴意把这句“ 不要脸”当做夸奖照单全收,赶在何月回来前提方知有整理好衣服。
  何月踩着高跟鞋蹬蹬蹬跑回来,把手中稻香村的糕点往吴意眼皮子底下一搁,嗓门洪亮道,“意哥!给!”
  吴意接过,道了声谢,顺手递给身边的方知有。
  方知有一把接过。
  与其说是接过,倒不如说是气急败坏地抢过,何月的眼神在二人之间转来转去,见方知有面色古怪,嘴唇红润,反观吴意,神情惬意,肢体十分放松,若无其事地拿筷子挑挑拣拣,把青椒炒牛x里的青椒都挑了出来。
  何月一时间摸不着头脑,只当方知有是吃了两口菜,被辣的,正要去给方知有倒杯水,方知有却摆手拒绝,拿脚尖踢了踢吴意,“我走了。”
  接着他与何月互道再见,头也不回地转身走出门。
  方知有刚一走,何月就忍不住八卦道,“意哥,他是你的Omega吗,他太温柔了吧,刚才在电梯上还帮我拿咖啡来着!我还在想这是哪个新来的xeta,一点信息素都闻不到,谁知道居然是你的Omega!”
  她在一旁喋喋不休,还沉浸在方知有善意里,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吴意听到“你的Omega”时,眼中一闪而过的阴鸷与不快。
  不过他从来都擅长掩饰自己,在何月意识到他的反常前就收敛好情绪,xx一张纸巾擦了擦嘴,漠然道,“他不是我的Omega,是我父亲的遗孀。”
  何月顿时目瞪口呆,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令尊竟然去世了!失礼!失礼!”还是“你小妈条靓盘顺!厉害!厉害!”。
  吴意像是怕她理解不透,又好心补充道,“我继父。”
  何月悻悻地哦了一声,茫然地抱起电脑,整个人沉浸在这个巨大的八卦中,同手同脚地走了。
  她打开茶水间的门,一抬头,吓得差点抱不住手中的电脑。
  只见本该离去的方知有淡定地站在茶水间门外,不知把二人的对话听去多少,他还是一贯的好脾气,整个人透出一股温顺与服从,何月却莫名地胆战心惊起来。
  吴意抬头,也只是惊诧了一瞬,便又落得个从容模样,朝方知有面不改色道,“怎么了?”
  方知有不说话,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腺体。
  何月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过去,同为Omega,她当然知道盯着Omega的腺体看其实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可这个Omega的腺体上却布满陈年疤痕,周围的皮x外翻发白,看样子像是被人拿刀割开过,引得何月不由得多看上两眼。
  吴意的继父,竟然是一个腺体残缺的Omega!
  方知有笑了笑,若无其事道,“没事,就是忘了问你,晚上还回不回来。”
  吴意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道,“手里的案子正在收尾,可能要留在公司过夜,我争取明天早点回去。”
  方知有点头,没再说什么,这次是真的走了。
  他回忆着刚才吴意的回答,想着今晚上他不会再回来,便回到家洗了个澡,拿出片抑制贴贴好,拎起书包打算去图书馆自习。
  今年是方知有的而立之年,也是他高中毕业后的第十一年,他趁着吴意出差不在,报名了成人高考班,决定重新参加统考。
  出门前他瞥了眼桌上放着的稻香村,沉默片刻后又坐到桌前去,捻起一块枣泥糕,把外面那层x香扑鼻的面皮啃g净,里面甜腻的枣泥馅他一直不爱吃,打算留着给吴意解决。
  他在穿衣镜前仔细照了照,直到确认被抑制贴盖住的残破腺体露不出什么端倪,才放心出门。
  吴意手中的案子已经到了收尾阶段,他本来已经做好了在单位通宵加班的打算,谁知临近下班的时候自己的Alpha上司顶着啤酒肚踱步到他工位前,左右张望一番,见无人注意才低下头拍着吴意的肩,笑得见牙不见眼,一脸“可真有你的”的表情。
  吴意一头雾水,Alpha上司压低声音,“真够谨慎的!全公司上下没有一个人知道你有Omega!”
  吴意刚想习惯性地解释,接着又意识到这话中的不对劲来。
  方知有由于腺体损害的缘故信息素非常淡,经常被误认为是xeta,就算吴意与他朝夕相处,也只有在特定的时刻才能捕捉到他微弱的信息素,他的上司又是怎么知道方知有是Omega。
  对面坐着的何月鬼鬼祟祟,一脸心虚,见吴意朝自己这边看来,猛地拿起面前的文案挡住脸。
  吴意面无表情,隔空朝她点了点。
  Alpha上司又开始打圆场,说吴意的Omega长得斯斯文文,和他登对得很,又朝吴意背上狠拍一记,语气骤变道,“怎么我看见他走的时候好像不太高兴,是不是你出差这么久他不高兴了。”
  他想起自己家中彪悍的Omega,当即一哆嗦,看在吴意连轴转了半个月的份上,立马给他三天假期,还毫不吝啬地向他传授着哄老婆的经验。
  吴意本要拒绝,想尽早把手中的案子做完领到奖金,眼看年底要发年终奖,他可以拿着这笔钱去买辆二手丰田,用来接送方知有上下班。
  可一想到今天何月开门时方知有的表情,吴意心里又有些发堵,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心不在焉地坐到下班时间,挤在下班的人流中,赶上了回家的地铁。
  方知有虽过了几年苦x子,但身上还是有些少爷习惯,吃饭挑嘴的很,只吃自己喜欢吃的,对离家两站远的一家街边小店情有独钟,非说他家的麻辣兔头跟别家的不一样。
  他吃着好吃,别人也同样,晚上七点一到,小店准时开门,小灯一亮,大铁门一拉,排队等着的人蜂拥而上,不到一个小时便兜售一空,吴意读大学的时候陪着方知有来抢过几次,后来他开始半工半读,就再没时间浪费在排队上。
  今天他特意提前两站下车,穿着西装,踩着皮鞋,给方知有提了一袋子麻辣兔头回去,走在这烟火气中,突然有了些过x子的味道。
  吴意打开家门,屋子里静悄悄的。
  方知有在家时安静的很,喜欢带着耳机追电视剧,这是他在吴意高考备考时养成的习惯,看到好笑的地方也不会太过忘形,嘴角向上一提,又立刻拿细长白净的手指捂住,像是把礼仪家教刻在了骨子里。
  可他这个人又在某些方面矛盾的很,对着吴意可以说是肆无忌惮。
  比如说饭桌上拿小碗装着的枣泥,一看就是方知有吃剩下的,上面还沾着他的牙印。
  吴意早就习以为常,三两口吞下,一边扯领带一边朝卧室走去。
  许是Alpha天生的领地意识让吴意第一时间发现了房间里的不对劲,床边的床头柜上,调理方知有信息素紊乱的药不见了,不止如此,衣柜上面的小行李箱也没了踪影。
  吴意冲进浴室,又打开衣柜,站在少了几件衣服的衣柜前沉默不语,他拿出手机开始拨打方知有的电话,毫不意外地,电话无人接听。
  方知有不接,他就一直打,一边打一边翻箱倒柜,直到看见最底层藏着的方知有的身份证与银行卡,这才稍稍冷静下来,却依然胡思乱想。
  他心中闪过无数可能,是不是今天自己说方知有不是他的Omega他不高兴了,还是他早就计划着要离开,所以才在走之前问自己今天是否会加班。
  吴意的手止不住地颤抖,背后冷汗一阵阵的。
  他呼吸越来越急促,不耐与焦灼的情绪占据了他的大脑让他无法理智思考,手机里还在持续不断地传来无人接听的提示声,他暴躁地扯下领带扔在地上,用力喘了口气。
在这一片兵荒马乱中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易感期到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