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逃》by洲肆夭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遁逃
作者
洲肆夭

內容簡介
多年未见,以为终生不见。
她留在他们的家乡,勤恳工作,努力生活,心存可笑幻想。
他走出半边天空,精彩半生。
本没有交集的两个人,却因为一场意外有了藕断丝连。
花俏,因为相亲对象又流氓又花哨,装一肚子怨气,骑上小毛驴儿上班。
凌筑,因为未婚妻劈腿惨顶大x原,装一肚子失望,开着大奔回乡臊羞。
在十字路口,她的电动车撞上了他的大奔,他的大奔撞上了她的电动车。
她躺在地上耍横讹钱。
他不服下车来理论。
半生未见
她呆了
他口若悬河
究竟是继续讹钱,还是遁逃?
遁逃、遁逃、遁逃
最终她还是落荒遁逃。

高xNPxxG現代x文

第一章:喜从天降
花俏:

【性别:女,年龄:29,性格:内x外静,职业:某家食品公司检测员,喜欢的人:凌筑。】

自从大学毕业、工作稳定后,花俏就被母亲列入大龄剩女的名单,接踵而来的相亲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还不能拒绝。

单位里的同事总是调侃,“花俏,又去相亲啊?”

花俏勉强微笑,“嗯。”无奈又无助。

已是二十九岁高龄的她,母亲今年是真的下定决心将她嫁出去。

相亲对象,是母亲精挑细选的优质男。

然,见过面后,花俏吃一肚子怨气回家,沉默沉默再沉默。遇见过无数奇葩相亲对象,再也没有比今天这个更奇葩的,金色眼线、绯色口红、蓝色耳钉、透视大红衬衫、粉色短裤,又x气又花哨。

不愧是优质男,极品中的极品。

第二天,天气:阴,阴恻恻,见谁都跟欠她五千八百万似的。父母噤声,尤其是母亲。

花俏从五平米的小车库c暴的拖出玫瑰金小毛驴、头戴淡粉色的头盔,没有系扣子,直接跨车按照平时的路线闷声闷气骑行。

凌筑:

【性别:男,年龄:30,性格:阳光温暖,职业:游戏制作人,喜欢的人:初恋女友——肖茵。】

感情稳定、年龄老大不小,水到渠成面临婚姻,凌筑举办了一个盛大的party,在聚会xx时,忽然关了音乐,众目睽睽之下,捧一束九十九朵玫瑰、举一克拉钻戒单膝下跪向女友求婚。

女友感动的热泪盈眶,答应了凌筑的求婚,并且补办了一个正式的订婚仪式,婚礼定在三个月后。

一切都在有序进行,感情却有了微妙的变化。

女友的态度急骤冷淡,QQ微信不回,电话不接,见面不理不睬,凌筑活成了透明人。

在婚礼前一月的第一天,凌筑找到了原因:女友劈腿好兄弟,聊天信息暧昧露骨,私底下常常单独见面,尤其是那条兄弟发来的“那晚我们都喝醉了,不该做出对不起凌筑的事情”的消息,将凌筑彻底打入万丈深渊。

都是成年人,装什么纯情少男。凌筑克制脾气,尽力说服自己,最终还是逃不过心理障碍,发了条短消息给女友:我们分手吧。

怂怂的遁逃。

头顶青青x原,看啥都x原,去哪都x原,气大伤肝的凌筑最后选择回乡散心,脾气暴躁,逮谁咬谁。

驾驶奔驰从徽城一路向东出发,骂骂咧咧,游荡了两天两夜,终于回到老家淮昕城,绕几个马路口就能顺利到家。

花俏骑小毛驴沿人行道一路向前,马路坑坑洼洼,颠簸的头盔左歪右倒,空出一只手来扶,单手骑行,车子摇头摆尾。

在第二个十字路口,适逢绿灯左拐,花俏忙不及打车头拐弯,手心一滑,拉的车子“嗖”的飞了出去,迎面一辆高级轿车,又紧急刹车,车轮冲进一个凹陷的坑里,颠的座椅上的人上下动荡,控制不住车龙头,直直的朝轿车飞了过去,末了条件反s的右打车头,还是没能避免惨祸。

而这辆大奔也抱有侥幸心理,眼看绿灯一闪而过,x灯三二一倒秒,焦灼的猛踩油门临脚一闯,哪晓得忽然冲出一辆小巧的电动车,急忙踩刹车,仍然没有躲避祸端。

倏忽之间,电动车车头猛地撞在大奔的车身侧面,剐出一条很长的刮痕,车壳凹一个窟窿,顺带刮掉一个车灯,电动车则贴着轿车的咕噜翻倒在地。

花俏也被掀翻在地面蹭动,头盔“咚”的一声击在地上,柔弱的小身躯颤颤的,脑子里空荡荡,足有五秒钟没有反应过来。

等眼前的金星散去,花俏赖坐在地上,半斜身子,两手摩弄头盔,坡口大骂:“你是瞎吗?红灯看不见吗?闯你妹的闯,十字路口还加速,怎么不和货车赛跑去?我告诉你,你现在把我撞出内伤了,不赔钱,别想走,要是残疾了,你还得负责一辈子!”

昨儿点背,没想到还能传染,今儿更背,遇到个男司机,马路杀手,真撞残废了,哼,别想溜之大吉。

通过面罩隐绰看见一道挺拔的身材,判断是个年轻男人,具体对于一个近视六百度的睁眼瞎来说有待商榷。

哦,眼镜也撞飞了,花俏眯着眼睛折身趴在地上摸索。

凌筑脸都绿了,回乡第一天就遇到个碰瓷儿讹钱的,肺里火烧火燎的,压抑沉沉怒火。

放在平时,一笑而过,绅士的给个几张红票子,就当施舍乞丐了,偏今儿兴致不高,非得把是非对错掰扯清楚。

凌筑解了安全带,推车门跨出一条长腿,向赖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女人走来。

“喂,我说你这人说话怎么那么c鄙,文明礼仪,你爸妈没教你吗?老师忘了说了?还有,明明是你不遵守交通规则,没被撞死就是天大的恩赐了,居然调脸讹钱?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脸皮比充了甲醛的陈年老墙都厚。”字正腔圆的男声吐出来的字字句句都带刺,尖酸轻蔑。

见对方下车挑衅,言语之间极尽侮辱,把她的脸面压在地上摩擦,花俏怫然变色,一把抓了眼镜,从地上弹起来,扶正头盔,横眉怒目威胁道:“我不管你说什么,今儿没五万块,我还……”

瓜子脸白皙如玉,潋滟桃花眼流转着鄙薄轻视,丰润的红唇勾起不屑的弧度,双手x在西装裤口袋,神情傲慢自大……

谴责之声戛然而止,花俏眨了眨眼睛,竟一时手足无措。

一个被打入心灵深渊的名字,缓缓地打开了奢望的缺口……

凌筑……aliyszl

见女人牙尖嘴利,凌筑脸狰薄怒,反唇相讥,“呵,既然如此,打电话报警处置好了。”

晦气来了挡都挡不住,花俏作死也没想到讹的人居然是凌筑,万一他认出了自己,会怎么想呢,会不会觉得自己丑陋无耻?

脑子里乱哄哄的,思绪千回百转,花俏脸颊一热,慌不择路的扶起车推着跑,跑出几步远,小短腿一跨,右手一拧手把,落荒而逃。

“嘿,我还没说完呢。”看着遁逃的背影消失在大马路上,凌筑嘟囔,眉飞色舞,郁闷顿时烟消云散。

唇枪舌战激活了凌筑,心情颇舒畅的折身回车,刚踏一步,就踩到了一个光滑又y质的东西,低头一看,是张证件。

凌筑挑了挑眉头,鬼使神差的捡起证件,来回翻了翻,“花俏?”嗫嚅两片丰唇念了几遍名字。

挺奇特的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

一看照片,一张大众脸,模糊不清,即使在哪里见过,也是过目抛。

凌筑拿着女人遗落的证件返回车内,随手扔进扶手箱,启动车子,绕了好一番的路,才回到家,倒在宽大柔软的床上就呼呼大睡。

花俏骑车到公司,停车在车棚,忙奔打卡机,一看迟到十五分钟,心凉了半截,再摸摸口袋,证件不知何时不翼而飞,灰心沮丧的想把自己捶死。

这造的什么孽,车祸、迟到、丢证件,意外频出,转而想到那张面如冠玉的脸,又燃起一簇簇的火苗,可能是被凌筑给拾了,开心的手舞足蹈。

又想凌筑随手丢在马路边,扔进垃圾桶,不由得愁云惨淡。

同样迟到的实验室同事见花俏站在打卡机前又笑又丧,拍了拍花俏的肩膀揶揄道:“你这g啥嘞,不打卡进去,等主管请你进去?还是昨天见的相亲对象过分优秀,你乐不思蜀,恨不能飞奔回去再见他一面?”

“啊?”花俏嚇嗤一跳,肩膀哆嗦,见是认识的人,笑眯眯道:“我的证件掉了,正要去补办一张。”

“证件掉了这么倒霉的事儿,你笑得跟朵桃花儿似的。”同事挤眉弄眼,用胳膊肘戳了戳花俏肩窝,“说,是不是有好消息了,分享分享,我绝不会外泄。”

是挺倒霉的,花俏暗忖,只不过有人是她的喜从天降,冲散了所有的阴霾。

“瞎说什么呢,没有的事情。”花俏收回缤纷的表情,腼腆一笑,带了新话题绕开了。

工作八小时,花俏都神动色飞,眼中藏不住的小确幸。同事们都很好奇,平x里恬静的仿佛不存在的姑娘是打了什么x血,乐支的浑身上下洋溢着幸福,百般试探,问不出个所以然。

愈发的想刺探点什么。

花俏越是像老河蚌,把壳儿密的紧紧地。

一到五点,下班时间,花俏一阵龙卷风似的冲了出去,怔的同事们呆若木x,跑进车棚,骑车就颠,毫无一点淑女文静形象。

“我们是不是被她的外表给骗了?”同事们喃喃嘀咕。

公司在郊外,离繁华城中心也不是很远,出了门左拐,直线骑行两个路口右拐,再直线骑行,在第三个路口左拐,就进入了属于都市的郊区,沿着路一直骑行,一排排高楼林立,绿树成荫。

花俏刹车在一处叫罗马的小区附近,停了车子在路边,旁若无人的走进小区漫无目的又带有目标性的游逛,搜寻那抹挺拔的背影。

这处罗马小区,是凌筑的住所。

十四年前,凌筑放学回家,花俏就鬼鬼祟祟的跟在他身后,眼睁睁的看他进了这座小区。当时天色已晚,寒风凛冽刮得树梢沙沙作响,怕凌筑发现,胆子也小,就没有再往里跟。

后来凌筑去外地上大学,花俏堪堪考个本地学校,这才断了所有的妄想留在了属于他们的家乡。

思念的x子煎熬漫长,花俏时常来这座小区闲逛,以至于门口保安大爷都认识了她,一个不是本小区的业主,却常常幻想在这儿买上一x一居室房子,只为靠他更近些。

如今,远在天边的人回来了,花俏的生活重燃希冀,乐的手舞足蹈,欢蹦乱跳的想象凌筑牵自己的手走在每一寸土地上,嗅着花x树木的芬芳。

然五个小时过去了,都没有偷窥到凌筑的身影,反被母亲一通诘责的电话吆喝回家。

临走,一步三回头,期盼那抹熟悉的背影能忽然冲出来,抱住她,柔情脉脉的说:“你别走。”

晚上,花俏躺在被窝里,打开手机QQ空间,在凌筑的留言板匿名留言:你是我的喜从天降。

【小剧场:相亲花俏遇x气花哨对象,脾气躁;结婚凌筑头顶x原一片绿,回乡臊。

十字拐口冤家碰,大车窟窿,小车翻。张嘴讹钱怒容目,心有不忿下车论。

仰面相看落荒逃,一张证件路边遗。名不副实惹孽缘。】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