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妾》by花美人百度云txt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当朝丞相裴翊位高权重,然,已过而立之年,却无妻无妾。
裴家老夫人年岁已高,抱孙心切,遂寻一血统高贵的前朝大臣之女塞给裴翊做妾。
裴翊心有思慕之人,拒之。然,其心孝顺,终妥协,与妾行敦伦之礼。
时隔数月,思慕之人归。彼时妾有孕,裴翊欲弃妾留子。
红颜薄命,妾怀胎十月,诞下一男婴,后难产而死。
上天垂怜,沈鸢一睁眼竟回到给裴翊做妾的前夕,她又悲又喜,暗下决心,这一世,见到裴翊定当绕道而行。

重生、1V1、双处、he、追妻火葬场,有x有剧情。

1、孕育子嗣的妾
傍晚时分,天边的彩霞艳若红脂。
裴翊刚下朝归府,便有婢女侯在门前,一见到他,急匆匆的道:“相爷,老夫人的心疾又犯了,您快去瞧瞧。”
裴翊听了脸色骤变,连朝服都未来得及换下,步履匆忙的往西苑赶去。
他一踏进厢房内,便担忧的唤道:“祖母……祖母,您的身体可安好?”
床铺上卧着一鬓发斑白的老妇人,她捻着手帕,掩嘴轻咳:“咳咳……我这把老骨头,怕是时x不多了……”
裴翊上前握着老妇人的手,另一只大掌轻抚着她的x口,给她顺气:“祖母别说胡话,您会长命百岁的。”
裴老夫人缓了口气,她凝目望着裴翊清俊的脸庞,语气叹息:“我家翊儿模样生的俊俏,真是怪了,怎么一大把年纪了,连个媳妇都讨不着?”
“祖母……”裴翊无奈,对于自己的婚姻大事,他似乎并不想多言。
裴老夫人反握住裴翊的手掌,眼中盈满泪光,她早年丧偶,中年丧子,人生很是坎坷艰辛。
现下回想起往事,心里酸涩,哽咽道:“翊儿,我们裴家子息祚薄,整个家族便只有你一个男丁,你可知祖母心里的担忧?”
裴翊的父亲生前贵为骠骑大将军,出征挂帅,捍卫国家疆域,不幸战死沙场。
裴翊的母亲生他时身子落下了病根,身子本就有些虚弱,听到丈夫战死沙场的噩耗,便一病不起,没多久,也去了。
裴老夫人饱受丧子之痛,白发人送黑发人,含辛茹苦的将裴翊拉扯大。
裴翊也聪慧懂事,机敏过人,自小便孝顺,勤奋好学,擅属文作章,所引观点新奇而切于时政。
年纪虽轻,却喜得圣上青睐,刚过而立之年,便登上丞相之位。
可,唯有一点不好,便是他的婚事迟迟没个着落,这可愁坏了裴老夫人了。
看着裴老夫人白发苍苍的容颜,裴翊心里愧疚。
虽然先前拒绝了几次纳妾的事情,但这次,他似乎有些动摇了。
他不忍祖母伤心难过,点头,轻声道:“是孩儿不孝,令祖母伤心了,孩儿听从祖母的安排便是了。”
裴老夫人悬着的那颗心终于落了下来,她这个孙子有时真是倔得很,认定了的事,便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虽然他不肯娶妻,但肯纳妾已是很难得了。
裴老夫人知道他心里头有个结,一时半会也解不开,她也不x的太紧。
先纳妾也好,早x生下孩子,为裴家开枝散叶,他x再娶正妻也不碍事。
裴老夫人给裴翊寻了个血统高贵的前朝大臣之女做妾。
那姑娘名叫沈鸢,生得貌美,面容姣好,身段玲珑,自小学习琴棋书画,知书达礼。
美中不足的是,沈鸢是奴籍,所以她只能做妾。
一个身份卑微、孕育子嗣的妾。
沈鸢的气质是极好的,亭亭玉立,宛若出水芙蓉。
即使为奴两年,身上也未露出卑微的奴性,举手投足之间倒是时常显出一种潜在的贵气。
沈鸢的父亲,是前朝大臣,前两年朝代更替时,其父不愿归顺今朝,以头撞柱而亡,以表忠烈之心。
当今圣上也是个开明的,对于一代忠臣的逝世表示敬佩和惋惜,并未作过多的追责。
只是下旨抄了沈家,后将沈家几十口人都贬为庶民。
沈鸢是嫡女,为沈家大夫人所生。
沈家大夫人早亡,沈鸢自小便是个可怜见的。
所幸沈父尚算宠爱她,家道未衰败前,她也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京中贵女。
可沈家二姨太是个黑心的,被抄家后,为了给自己的小儿上私塾,竟将沈鸢给卖了。

2、保大还是保小?
沈鸢被卖时,才将将十四岁。
她知世道变天了,自己再也不是从前那个被众人吹捧的贵女了。
被卖到裴府后,她倒也安守本分,温顺听话,上头吩咐下来的事,都是尽心去完成的。
沈鸢在裴府只是个小婢女,不能到相爷亦或是老夫人跟前伺候。
她平x里待在洗衣房里负责洗主子们的衣裳,两年过去了,也没见着几次相爷。
路上远远瞧见时,也不敢靠近,恭敬的立在远处,便垂首行礼。
是以,两年过去了,她也不知相爷生得如何,只依稀瞧见一个模糊的轮廓,应当是俊美的。
昨x,裴老夫人把沈鸢叫到跟前,跟她说了给裴翊做妾之事。
沈鸢受宠若惊而又惶恐不安,自小教养嬷嬷便告诉她,像她这样身份显赫的贵女,他x是要嫁到富贵人家里去做正妻的。
所以,做正妻的思想早已在沈鸢心里根深蒂固了。
虽说沈家败落了,但她心里还是想寻个老实本分的普通男子,嫁与他为妻,为他生儿育女,过些平凡安乐的x子。
这两年,她一直在偷偷攒银子,想着等攒够一百两,便可赎回自由身,出府去寻个靠谱的男人嫁了。
但令人恼恨的是,沈家二姨太贪得无厌想多赚几十两银子,卖沈鸢时,竟将她卖了死契。
按照卖身契的规矩,沈鸢从头到脚,整个人都归裴家所有。
她虽不情愿做妾,但因卖身契在裴家人手里,也别无他法,只好认命。
不过说来,也是稀奇,这世上总有些光怪陆离的诡谲之事。
昨x,从老夫人那里回来,夜里,沈鸢做了个噩梦。
梦里,她挺着个大肚子卧在床上,xx撕裂般的一阵一阵的发疼,鲜红的血液汩汩的往外涌。
身下的罗衾锦被鲜血浸染成深红色,沈鸢疼得脸色发白,气息奄奄。
接生的稳婆见了她这副模样,一脸惊慌,急忙催促道:“姨娘,您再加把劲,再用力些,孩子快要出来了。”
沈鸢身子虚弱得很,额上沁了一层汗珠,先前的半个时辰已经耗尽了她的体力。
她轻咬贝齿,玉手紧握成拳,想使劲,但身子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一丝力气。
她跌回床上,气如游丝的道:“大娘,我没力气了,使不上劲。”
沈鸢玉白的双腿间还在淌着汩汩的鲜血,情况瞧着不容乐观。
稳婆顿时慌了,她急忙往门外跑去,对着那个身形颀长,负手而立的男人道:“相爷……姨娘难产,保大……还是保小?”
裴翊一怔,他转过身,眸色深沉的望着屋里。
空气霎时变得有些安静,男人沉默不语。过了会,他瞌上双眸,艰涩的开口:“保……小。”
屋里的沈鸢听见门外男人的答复,心尖一疼,脸色愈发苍白,眼角滑落一滴透亮的泪珠。
她的身子愈发虚弱无力,xx的疼痛开始扩散,蔓延至骨髓里,呼出的气息愈发微弱,视线开始变得模糊,长睫轻眨两下,那双清丽动人的杏眸就这么合上了。
稳婆接了指令急忙跑回屋里。
裴翊立在原地,脑海里突然闪过那x沈鸢笑得甜美娇俏的小脸。
他倏地睁眼,叫住了稳婆:“慢着,都保,大的小的都保。”
稳婆闻声停了脚步,有些为难的道:“可是……相爷……”
裴翊拧眉,厉声道:“别废话,尽量保,如有万一,保大。”
“是,相爷。”稳婆接了话,赶忙跑回屋里。
*
“啊……肚子好疼……”沈鸢双手捂着腹部,突然从噩梦中惊醒。
她惊坐起来,急促的喘息着,眼神茫然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屋里烛火昏幽,布置简单,一床、一茶桌、一妆台,都是些用旧的家具,瞧着有些简陋。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