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佞》by阿濑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一直装愚扮傻大奸臣x跋扈心狠大美人

————————————

1V1古代強強

大婚 <奸佞(阿濑)|PO18臉紅心跳 大婚 “二爷,您该去那屋,错了错了,不是……” 屋内的女子早早换了喜服,懒懒地倚在美人榻上,散着一头青丝,闭眼养神。 旁边站着个婢子,捏着一柄羽扇轻轻地扇着,轻柔的发丝被风吹散开来,飘得人平端生起一股软绵绵的感觉,腿也酥了,手也软了,一点儿力气也没用。 伏在榻边的婢子揉按着那女子的手和腿,力道不轻不重,恰到好处。 门开了,几个下人簇着一身穿玄黑喜服的男子进来,为首的嬷嬷冲孙粲行了礼,“夫人,按规矩您要身着喜服等着二爷来揭盖头!” 那是伺候应冀的嬷嬷,仗着自己是老人的身份儿没少倚老卖老地欺压人,那双浑浊不清的眼珠直直地盯着那女子,欲要给这位少夫人一个下马威! “滚!”红唇微启,冷意凛然。 那嬷嬷仿佛是没听见般,继续道:“奴知道夫人身份尊贵,可夫人需该知嫁x随x嫁狗随狗的道理,便是那帝姬嫁过来也该遵着规矩处事。” 屋子里突然静了下来,只听见花烛的烛心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女子微微抬手示意两个婢子停下手上的动作扶她起来,袅袅走向那嬷嬷的面前,“你方才说了什么?再说一遍!” 她的声音微微带着几分沙哑,不过更多的是与生俱来的傲。 那嬷嬷正要开口,便见女子一个眼风,随即感到腰上一阵剧痛,人也随即扑在地上。 “大胆!见着夫人还不行礼,夫人的事也轮得到你来说三道四?”不知何时走到那老货后面的婢子喝道。 “你——”放肆二字还未说出,便听见女子悠悠道:“什么你啊我啊的,听着就叫人不痛快。来人!” 屋门再次被推开,几个身着青衣的下人走了进来,对着女子行礼道:“娘子有何吩咐?” “给我把这个刁奴拖下去,今x大婚,主子我先不动手,待明x——给我拖到院子里杖责三十,叫上这浣竹轩里的所有下人,要他们知道,什么叫奴才,什么是主子!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奴才就该有奴才的样儿!”女子抚了抚鬓发,似有几分疲惫,“带走吧,把嘴堵上,听着恶心。哦,还有那边的几个也带下去,人这样多的围着做什么,难道是不会走路了吗?” “喏!” 原本簇着应冀的下人皆被拖走,那应冀却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她,不悲不喜,无怒无笑,似泥人一般。 那女子生得冰肌玉骨,因为是沐浴过的缘故,衣衫半开,露着一小截雪腻的肌肤。抱手抬着下巴,嘴角微微扯着一抹弧度,倒像是讥讽。她很瘦,面色白得近乎透明,若是站着不动,活像是一副名家画得仕女图。 缓缓走到应冀的身边,那散着的鸦发光亮水滑,他不自觉地嗅了嗅鼻子,但因为角度的缘故,孙粲并未瞧见。事实上就是看到了,她也懒得去理会。 原来这就是应家的痴子。 宛若凝脂的手抬起他的下颚,轻佻。 “知道我是谁吗?” 应冀不说话,依然看着她。 那女子轻笑,缓缓吐字道:   “记住了,我只说一遍,若是记不清便让人打死你!我——叫孙粲!” 她抬高着下巴,身亮虽不及他高,但在气势方面却是略胜一筹,见应冀没有反应,孙粲眼里的神情都淡了许多,紧了紧手上的力气,她嫁了个痴儿,但不代表这个痴郎君可以不知道她叫什么,“念,孙——粲!” 她一字一句地教着他,见他不配合,直接动手拧他腰上的x,“快点念,不然我就拿针扎你!” 这痴子身上怎么这么y,拧的她手疼,况且这厮到底是什么意思,许久不见开口,莫不成是个哑巴? 孙粲敛眸寻思,若真是个哑巴倒也无妨,左右不在她眼皮子底下晃悠碍眼就成! 不过也得试探试探! 如此,她面上倒也显了几分笑意,之前动手拧他的仿佛是别人,“既然不说话那便是个哑巴,也无妨,我不计较你们欺瞒一事但若是给我知道你会说话——”指尖轻抚着他的下颚,在那处打圈,她的声音又轻又柔,似与情郎喃语,“到那时我可就真的要毒哑你了啊!” 说罢伸手替他理了理衣襟,抚去肩上不存在的灰尘,她身上香气缠绵,伴着她的动作或浓或淡地袭入他的鼻腔。 “孙……粲……”他突然开口,缓慢而不清晰,声音很c不像谢五郎温润,崔七子清冽,又或是她阿弟孙祁那般倨傲。 但总归不算很难听。 孙粲顿了顿,要他再念一遍,应冀乖乖照做了。 看来不是个哑巴,那方才就是装的气她? 孙粲抬手要掐他腰x,但又突然停下,到底是丞相之子,圣上特封的魏国公…… “既然会说话,那为何方才不说?”她不悦地抬着他的下巴,虽说女子的力气并不大,但到底是掐红了一片。 “我……说话……不如他们清楚。” 这话孙粲还是明了的,毕竟是痴儿,哪里和寻常人能比。 但她还是道:“那和我说话时清楚点。” 不然把你舌头割了。 应冀乖乖点头。 大婚 <奸佞(阿濑)|PO18臉紅心跳 大婚 见他听话,孙粲也不为难他,哄孩子似的从桌子拿了块糕点,“你要是乖乖的,我自然是会对你好的,可听懂?” 她笑起来真是明艳,应冀只觉得整个屋子都亮堂起来。 见他身上还穿着那身喜服,孙粲便要他去沐浴,一个痴儿也不知道在外头瞎疯多久,这身上定然是脏的很,唤了小厮进来,领着这个痴郎君去浴池。 李嬷嬷推门进来,见孙粲没骨头似的趴在榻上,上前道:“夫人可要吃些膳食?奴要人熬了些粥,用些吧!” 这嬷嬷是自小照顾她长大的,见孙粲点头,便唤了几个婢子进来,一碗清粥,三四碟小菜。 摆好了膳食,几个婢子行礼告退,李嬷嬷递了银箸于她手上,又往白瓷杯里倒了药茶,“娘子可勿贪多,仔细积了食。按您的吩咐奴已命人将二爷带到别处沐浴了,并未在这处的浴房。” 孙粲微微颔首,慢条斯理地夹了一箸x丝雪菜,“嬷嬷办事,我自然是放心的。” 她既然嫁过来了,那这院子里的东西就该由她处理,那痴儿怎么可以和她共用一个地方沐浴,别把那一身的痴气过到她身上。 李嬷嬷见那龙凤烛的烛光隐隐有要灭的迹象,忙拿了剪子去将坏了的烛心减掉,果然,那龙凤烛再次烧得旺盛。 “娘子明x还要给丞相请安,早些安寝吧!”李嬷嬷见她吃的差不多了便命人进来收了碗箸,孙粲起身在屋子里走了会,怕积食。 “那痴子晚上睡哪?”她拢了拢手上的镯子,轻声询问扶她的嬷嬷。 “这……按理说是要与您同寝的,您若将他赶出去,难免落人口舌,对孙家……” 孙粲不耐烦道:“知晓了,那痴子落池沟里了吗?怎的还没过来,嬷嬷,你去——” 她话未说完,就听见外头有人禀报,“夫人,奴扶二爷进来了!” 这倒是个懂规矩的,她抬眼示意嬷嬷等会给那小厮赏钱。 房门推开,应冀换了件半新不旧的袍子,似木人一般站在门口,那小厮轻声哄他,“二爷快进来,外面天黑,仔细被坏人捉去了!” 应冀抬头看他一眼,又看屋内的孙粲一眼,直直地站在门口,怯生生的。 时候不早了,孙粲向来早睡,哪里有心思与个痴儿计较,随即冷着脸道:“你们主子若是不进来便在门口铺层床褥给他,这样哄那样劝的叫什么?喂,你听见没?还不进来吗?” 应冀动了动,对那小厮道:“你去屋内找……褥子,我睡这。” 孙粲本是随口说来吓他的,哪知道这痴儿这般讨厌,当下便黑了脸,扔了条半旧不新的褥子,也不知道是奴才盖的还是哪随便捡的,“既然要睡就由你,别进来了,关门!” 那李嬷嬷哪里敢真的照办,上前走到应冀边上哄他,“您可是困了?进屋吧,莫怕,我们夫人最是心善,等会命人熬x糊糊给您好吗?” 说来那应冀的长姊那是中宫皇后,诞下太子那x陛下大喜,封了应冀为国公。这老子是丞相,底下的郎君不是将军都督就是国公什么的,倒真是威风。 但以孙粲看来,这皇帝痛快的封个国公也不过是因为这是个有名无实的封号,说白了也就是上朝的时候去点点道,也不用花什么力气脑子,况且国公听着也威风,显示了对太子与皇后的重视宠爱。 更重要的是,堵死了应桓的路。 听闻帝京城里曾来了个行脚僧路过护国寺欲在此小住,那寺里的住持极敬重他,亲自迎了寺里倒茶与他。后有一x,武帝微服私访,与应桓几个大臣来了寺里赏景。说来倒是奇怪,忽然下了大雨,便留在寺里休息,欲等雨停了再走。偏偏也不知是谁提了那僧人,惹得武帝好奇要去看他,见了面问了些问题,和尚都可一一解答,又道武帝眉间有忧愁之色,一问说是为嫡子之事所虑,故而笑曰:“龙子已到,不x可出,陛下无需忧虑。”说罢还对着应桓道:“汝家二郎x后必有所作为,痴傻不过一时,还得好好待他才是。” 果然没多久凤殿便有喜讯传出,应皇后有孕。 所以那和尚若真有点本事,应冀便不会痴傻一辈子,若是哪天好了,应桓必定是要给这个郎君请个职位什么的。与其等那时被动,壮大应家势力,倒不如来个一刀切,提前断了应桓的后路,给应冀一个虚职。 不过孙粲实在看不出这痴子哪里聪明的,还作为,去倒个夜香还怕撒了脏地。 但皇帝待他是极好的,常常留他在宫里小住,出行打猎也常带着他,早先还叫他做了侍中,不过没多久应冀便请旨不g了,也不知是什么缘故。后来一听应桓要给他娶孙氏女,即刻便下了旨,还赐了好些东西,什么绫罗绸缎,豪宅美院数不胜数。 见那应冀依旧傻愣愣的,李嬷嬷便要掺他进来,哪知还没碰他,那痴子便自己进来了轻声道:“不吃了,困。” 已躺在床上的孙粲冷冷道:“既然困就出去,不是给你褥子了吗?” 寒冬腊月的,若真叫他在外面睡一觉,恐怕这门亲事要结仇了,嬷嬷哀求着对孙粲道:“夫人消消气,您和二爷计较什么,左右他在屋子里也碍不着您不是?” “知道了,你们都下去吧,我乏了。”她抬手示意两人下去,那小厮临走前不放心地看了应冀一眼,但到底是下去了。 孙粲半倚着瓷枕,见那痴子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冷冷道:“愣着做甚,还不过来,自个儿去寻条毯子,别和我盖一块,你睡外头,别挨着我。” 说完便自顾自地躺下,因为出嫁,她早早的便被人拉起来梳妆,累了一天了,实在是乏的很。 侧边的床榻下陷,孙粲迷迷糊糊感觉到那痴子上来了,便又往里挪挪,中间空了两人多的位置。 万籁俱寂,龙凤烛烧烧得旺盛,应冀侧着身子打量起他这妻子。 孙粲…… 他自然是听过这名字的,富春孙氏一族的嫡女,母族为兰陵萧氏,出生实在是优越,若说是贵比帝姬也毫不夸大。 他轻抚着那散在瓷枕上青丝,嘴角微微上扬,可即便再尊贵的出生不也还是嫁给他了吗?嫁给他这“痴子”。 一想到方才这小娘子做的事情,应冀不由生出想掐死她的冲动,宽厚的大手游移在她的领口,慢慢靠近…… “你做甚?” 孙粲突然睁眼,直直地望他,在看不见的地方悄悄握紧一柄匕首。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