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成为黑帮老大的玩物》by蜗牛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卧底成为黑帮老大的玩物
作者
蝸牛
內容簡介

凌雪琅的父亲是一位正直的警探,用且锲而不舍的精神追缉各种犯罪者,最后却摊上了国际犯罪集团『黑隼』,最后命丧交火之中。
雪琅的母亲是朵菟丝花,没有丈夫的灌溉后决定放弃自己的生命,留下了幼小的女儿,雪琅最后踏上父亲的后尘,进入特警队,追查神秘的犯罪组织,并且选择了卧底着身份。
她的容貌,完全符合犯罪首脑荷普的喜好,在特警队的安排下,她掩藏了身份,化身为父亲欠下大笔赌债的雪伦. 李,为了还父亲的债务四处打工,被卖到了『鎏金』。
鎏金是黑隼的产业里面最高级的性招待所,鎏金会把最高级的处女留给高级g部挑选。

1V1xG都會x文甜文

00

  凌雪琅的父亲是一位正直的警探,用且锲而不舍的精神追缉各种犯罪者,最后却摊上了国际犯罪集团’黑隼’,最后命丧交火之中。
  雪琅的母亲是朵兔丝花,没有丈夫的灌溉后决定放弃自己的生命,留下了幼小的女儿,雪琅最后踏上父亲的后尘,进入特警队,追查神秘的犯罪组织,并且选择了卧底着身份。
  她的容貌,完全符合犯罪首脑荷普的喜好,在特警队的安排下,她掩藏了身份,化身为父亲欠下大笔赌债的雪伦.   李,为了还父亲的债务四处打工,被卖到了’鎏金’。
  鎏金是黑隼的产业里面最高级的性招待所,鎏金会把最高级的处女留给高级g部挑选。
  雪伦穿着暴露的礼服,和其他五个年轻的女孩站在一起,那些女孩看起来有些惶惑不安,也有些带着   势在必得的气势,她们都是鎏金层层筛选后,容貌最端正、体态最优良、有处女身且欠债最多的女子。雪伦知道自己必须要一举吸引荷普的眼球,否则整个计划就失败了。
  她的脸上有着惶惑和紧张,警队收到的情资,荷普会出席这场g部的拍卖,但如果这个情报是错误的,她很有可能被卖给某个不是目标的高级g部。
  她暗暗观察四周,她们站在一个昏暗的玻璃屋里面,从里面往外看,什么也看不见就是一堆能反s自己影子的镜子,而从外头看,却可以看清里面的一举一动,其中四个女孩是白种人,她们高倒的而   且性感,她们不畏惧的x首弄姿,其中有一个看起来是拉丁裔   的女子,她很不安,都快哭了,雪狼是唯一的x种人,她穿上了一袭丁香紫的礼服,前开后开,后背露出了大片美丽的肌肤,前面的景色也不错,浑圆的x部不大,但是有着完美的x型,正好可以一掌掌握。
  她的细腰下的一双腿,不是病态的鸟脚,而是一双长期运动过后的美腿,荷普一眼就相中了雪伦这个女人是他的完美典型,荷普非常的高大,是东西方的混血儿,他特别迷恋x种女子,却不喜欢那种太过瘦小的,他喜欢有健康美感的女子,他已经在脑海中幻想着被那双大腿纠缠住的感觉。
  但他还想再观察一番,那女子现在正在安慰那个哭个不停的拉丁裔女孩。
  几个金发尤物很快的就被拍卖主持人请出去了,剩下拉丁裔的女孩和雪伦两人,雪伦无奈的拍着希西莉,从她刚刚的哭腔,雪伦知道她是被好毒的母亲卖了。
  她没有办法有任何安慰她的说词,因为她知道沦落到这个场合,恐怕就会踏上一条和普通人截然不同的道路了。
  主持人是把希西利拖出去的,看来镜子后也有人喜爱这一味的,希西莉是个很能引起男人征服欲的女子。
  雪伦开始思考,难道自己滞销了?   这个想法让她勾起了苦笑,穿成这模样还画了个大浓妆,结果滞销了,是自己女性魅力值太低了吗?
  雪伦还在胡思乱想,主持人又进来了,主持人也是个大美人,就不知道为什么会开始从事像这样的工作,雪伦的骨髓夜如果流出来,那流出来的东西都叫正义感吧!   她痛恨这种光明世界下的黑暗,如果可以,她真想把所有人上铐带走,也想让希西莉回到正常的生活,可是她现在什么都不能做。
  雪伦走过弯弯绕绕的通道,有些厢房似乎已经传来媾和的声响,她听到了一声凄厉的哀嚎,那声音优该是西希莉,她握紧了拳头,压抑下救人的冲动,她一个人深入虎x,和警队之间的联系已经为了安全全部断了,如果她冲动了,不但会会有生命危险,还会让警队面临危机,她必须压抑住骨子里所谓的正义感。
  「小姐,请你和主子说话,务必注意自己的言行。   」主持人的声音冷冷的。
  雪伦没有回答,就这么走进去了。
  这是一间华丽的包厢,雪伦的眼睛飞快的在包厢内绕了一圈,回到那个存在感无比强大的男人身上。
  那男人有着混血儿的容孔,可以看出有东方血统,可能混了拉丁裔,他有着黑色微卷的短发,五官深邃,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那深邃的眸子,雪伦的目光定在那那人身上,不再前进,她是一个胆子很大的女子,可是在这男人面前,她感受到了忌惮。
  「过来。   」那男人开口了,声音像雪伦想像中的一样,非常醇厚好听,他浑身上下都是男子气概,是个能够迷倒任何女子的模样,与一线男明星相比起来丝毫不逊色,可惜的是,他是个犯罪者,手上沾得血可以让他下十九层地狱了。
  宾果!   这是荷普无误,这个珍贵的情报,是她的同僚伊莱莎用生命换来的,雪伦脑海里不禁浮现被大卸八块的同僚,心中的情感逐渐被她屏弃。
  雪伦没有迟疑,不疾不徐的走了过去。
  「怕不怕。   」男人笑了。
  「不怕。   」雪伦y着头皮回答,她真的不怕,只是有些紧张,已经下定决心要献身警队,却在此刻退缩是多么的丢人?
  可是光是面对面站着,她就可以感受到他眼里那贲张的欲念。
  「两年。   」男人开口,「两年,你可以还完你父亲的债,结束後可以选一x你喜欢的房子,这两年,你是我的,头到尾都是。   」
  「我想要读书。   」雪伦提出条件,如果这两年都没有离开的机会,她要如何完成她的任务?
  「哈哈哈哈哈哈哈!   」荷普笑了,这个女人特别大胆,是唯一一个敢额外向他开出条件的女人。
  「只要不影响你的『工作』,你就去注册吧。   」
  没料到居然这么顺利,雪伦松了一口气。
  「把身上碍事的东西脱了。   」男人坐在沙发上,翘着脚,大方的命令。
  雪伦深吸一口气,在他目光灼灼之下,起了一身x皮疙瘩,她正和身上的衣服奋战,因为没怎么穿过这种礼服,她脱不下来。
  荷普被逗乐了,这女人实在很有趣,这年代二十二岁的处女也不多了,他才刚读过她详实的背景调查,这个女人在他心中就应该是个会正常上大学,找个无趣的老公的女子,偏偏有个没用的父亲,才会让他有机会碰到她。
  「过来,坐在我腿上。   」他招招手。
  雪伦的手还卡在背后,默默的把手伸出来后,她一脸羞愧的走过去,依言坐在他大腿上。
  荷普三两下就把她身上的那一块布取下来了,他很满意自己看到的,现在雪伦身上只有一件不能称之为xx的xx,那是一件黑色薄纱款绑带xx,xx的中间还开了一条缝,根本是为了方便男人取乐。
  不得不说,事到临头,雪伦还是紧张了,「呃……   开始前,我可以至少知道怎么称呼你吗?   」说完她自己都想咬舌自尽了。
  「可以,哈哈哈!   」荷普笑到快翻过去了,「这样等会儿很舒服的时候,你才知道要怎麽叫是吗?   」他低下头x了下她的耳垂,雪狼不自觉的缩了缩,「我叫荷普,雪儿。   」他自创了个爱称,听起来很甜腻。
  荷普攫住她的唇,诱她唇舌相交,雪伦很纯情,这些年来还没被这么稳着,一瞬间脑昏耳热了起来,他c糙的大掌柔捏着她x前的蓓蕾,雪伦觉得全身都烫了起来,她手脚无措,只能任他恣意妄为,她无法思考了,只能随着他,深深一个长吻结束,雪狼喘息着。
  荷普的吻落到锁骨处吸吮着,慢慢的移到x前,沙发很大,雪伦已经被压在沙发上,唇舌下移的同时,他的手指分开了小xx的缝隙,在他抚触那没有男人碰过的禁地时,雪伦的身子不自觉的颤抖。
  他老练的用两指揉捻属于女性的珠核,让那核心充血肿胀,一种没有过的快意涌上,雪伦忍不住,「嗯~」的呻吟出声,柔媚的声音让荷普裤头肿胀。
  突然间,他伸入一指,邪似的搅弄着,雪狼的呻吟更柔软了,他再伸入一指,未曾迎君的花径很紧致,他的手指前后勾动,雪伦不断的喘息着,难以言喻的x动侵袭着,有什么像要从身体里破茧而出,荷普的拇指摩挲着外面的珠核,双重刺激下,让雪伦的身体被推上了巅峰。
  「嗯~」她的眸子x润,没想到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居然可以带给她身体上前所未有的愉悦欢快。

01 破处

  实在没有经验,雪伦以为这已经是传说中的xx,可是她接下来才发现她想岔了。
  她已经混身瘫软的摊在沙发上,不住喘着,这时荷普将她抱起,放在大床上,她已经混身赤裸,xxx润,小裤黏着,他却全身上下穿着整齐,雪伦的脸上红润不已,产生了自然而然的羞愧,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因为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眼睛睁开。   」荷普像君王一样命令,确实她是个像君王一样的男人无误。
  雪伦摇摇头,她才不要看!
  荷普也不废话,他拉开她的大腿,让她呈现一种极度羞耻的姿势,她的双腿大开,所有的风景呈现在她眼前。
  「不想睜眼,我一样直接去啰。   」他冷冷的宣告,雪伦耳边传来拉下裤裆拉链的金属声响,她又吓得睁眼了。
  眼前的庞然大物她在课本看过,也预习过影片,她看过各种图片,可是实在没看过实物,男性的象征真的模样不好看,可是却又有一种特殊的气势在。
  雪伦吞了吞口水,突然觉得很不服输,为什么女人在床上就要这么弱气,如果这是一场任务,她需要当被害者吗?   当然是要好好享受这一切,才不负她父母给予她性命。
  不过他还有个疑问,「你不戴保险x吗?   」这很重要。
  一般男人听到这个问题可能要软了,荷普却很理所当然的道,「以后避孕是你的事。   」
  雪伦很想大骂一声沙文主义的猪,但是接下来的接触实在太销魂,让她忘了咒骂。
  灼热的男性象征在她女性的柔软处磨蹭的,荷普非常慢条斯理的在她外头吊着她,让她开始心生期待,萌生了想要被占领的心情,她不知道这究竟正不正常?
  「嗯…   」她呻吟了一声。
  「身体好诚实,想要就说出来。   」荷普很坏心眼的往内推了一点,她的身体差点不受控的迎合过去了。
  雪伦咬了咬下唇,终于点点头,「想要。   」她唇里发出来的声音自己都不认识了,她什麽时候变得如此了?
  「想要什么?   说清楚!   」
  脑中轰地一声,他笑得好可恶,可是不知道是荷尔蒙的关系还是怎样,她觉得他真的是帅惨了,她真的很鄙夷自己,怎么可以这么无法抵抗男色的诱惑?
  「想要你来!   」这个时候矜持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吧?   雪伦放弃了,她说出口了,虽然很小声、很害羞,他还是听到了。
  她的嗓子实在让他血脉x张,他终于挺身与她合为一体,温暖潮x的xx紧紧包覆住,那是他最喜欢的感觉,征服处女的身体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
  撕裂的疼痛袭击,可是可能因为前戏充足所以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疼痛,雪伦不由自主的用大腿夹紧了荷普的腰,性爱的醍醐味就在于这种直观,不管是处女还是经验丰富的女子,都一样,身体会不由自主的求取更多。
  荷普耐心的等待雪伦脸上的痛楚消逝,在痛苦过后夜种说不出的欲求袭击,雪伦张开迷蒙的眼,与荷普四目相交,瞬间沈溺在那双可以包容一切的眸子里面,雪伦觉得很不妙,身上好像有一块什么被他夺走了。
  荷普开始扭腰抽刺,每一次的的搅弄都带给雪伦的身躯一股喜悦的刺激,雪伦的脚在荷普的身后交叠,精巧的脚趾头因为兴奋而蜷曲着,腰肢自然而然的配合他的律动,以求取更多更多的快感。
  荷普有些惊讶,一般来说处女不会这么放得开,他很喜欢她的态度,如此纯粹的接受欲望的洗礼,毫不矫揉造作,用身体来请求他的爱怜,用身体来赞叹他的男性雄风,温暖的xx完美的紧紧吸附着他。
  荷普的动作逐渐加快,激烈的拍击声在室内回荡着。
  「啊~~」雪伦在荷普在她体内释放的时候同时达到了xx,她的身体抽蓄着,花x不由自主的要把从外入侵的液体往内吸,成全人类最原始的繁殖欲望。
  荷普伏在她身上一阵子,欣赏着她在极度喜悦中的美丽容孔,之后才缓缓抽身,他让她敞开大腿,满意的看着浊白的液体从她两腿之间流沁出来。
  他本就是个精力充沛的男人,雪伦的模样实在太诱人,还没休息太久,荷普就感受到两腿之间的欲望再度被唤醒了。
  雪伦还累着,见他又见雄风,心里实在有点吃惊,他听说男人没有那么快回复的,可是偏偏她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反例。
  「睁大眼睛看好了。   」荷普在她耳边吹气,让她忍不住缩了一下,荷普把她的身子拉起来,让她趴在床铺上,并且让她正对穿衣镜。
  雪伦马上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他要她从镜子看,看清楚自己是怎么被这个男人无情的占领的。
  雪伦还来不及说出拒绝的话,他已经从后方挺进她的花x里,而她的身子也不争气的因为这样的动作而有一股电流窜过。
  这一次他的动作c鲁了很多,抽动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雪伦以为经过一次xx,身体已经疲惫了,谁知在他强势的顶到深处的时候,她的身子还是像海水纳百川,完全的包容了他的一切,并且一步一步的被推上的巅峰。
  「啊~~」在达到第二次的xx的时候,她已经瘫在床上了,不过荷普犹不满足,他把几个想要试的姿势全部来过一次以后,才放雪伦去洗澡。
  雪伦在浴室里面冲澡,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满身欢爱的痕迹,鼻间可以闻到男欢女爱后特殊的一种气味,直到这个时候,泪水才悄悄从眼眶内跌出来,她自问这样到底值不值得?
  可是始终得不到答案。
  我所做的一切是希望阻止黑隼为恶,她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所有的牺牲都会得到回报。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