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救赎》by林惊雨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林惊雨盛南时)

他的救赎(1v1x)
作者
林惊雨

內容簡介
他如此病态。
暗恋十年,终得偿所愿。
浮生万千的脸孔,让我因你而隆重。

互相救赎的故事。
温柔似水内里清冷好脾气女主x病娇嗲精说疯就疯狂犬变态男主
疯批男主为本文最大反派,毫无三观,移动的《刑法》,请不要对他有任何期待。

剧情甜文,x话预警。
真·神经病,文笔差,剧情白,玛丽苏,不喜勿入。

1V1x羅曼史甜文女性向

第一章:擅闯
面前是富丽堂皇的半山别墅。

纯白梦幻的城堡式建筑让林知返眼角跳了跳。

她认命地按下门铃。

她对着门上的小型摄像头展开营业式笑意,“盛先生您好。我是林知返,被安排在三点与您洽谈这一季的设计稿。”

等了好几分钟,无论是通话还是门都没有任何反应。

林知返无奈又重复了一遍,“盛先生?”

话音刚落,就毫无征兆“啪”一声轻响,大门d开。ali

可能有钱人都有点特殊爱好吧…比如爱拗霸道冷漠酷总裁的人设之类的。

林知返做好了一会儿见到个一脸冷漠的中年男人,或许让她带着稿子滚,或许不给她好脸色看的心理准备。

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革命精神不被打败,世间就没有难事。

可惜现实让她稍微有那么一点失望。

——一个人都没有。

内外如一的欧式复古家居,流苏绣品整齐摆放在宫廷风的皮沙发上,巨大的水晶吊灯和蜿蜒的复式楼梯,暴发户式金碧辉煌。

或许新老板不出现,是想给她一个下马威?打压打压她,好叫设计部x后好好画稿,不许提出异议,尽心尽力做牛做马打不还口骂不还手?

或许被自己的想法乐到,她弯了弯嘴角,不卑不亢站在入口处。

盛南时,盛氏的总裁。经济头脑与手段极强,早些年接手盛氏,让帝国越来越繁荣。传闻与之成正比的是,脾气差、性格坏。

她海归而来,在盛世的一家服装设计公司里刚刚入职。新一季的设计稿她参与了一部分,本来已经皆大欢喜,开始样衣制作。平时甩手掌柜的大老板一时兴起抽查,结果稿子被全部被退了回来。

明明也挺符合这一季的“花语”主题,大老板不说哪里不满意,总之就是不行,你们看着办。

霸道独裁,刁蛮任性。

设计部连夜召开会议,部分稿子打回重画,部分投票决定可以留下的稿子,由专人上门抱着大老板的腿哭爹喊娘,以求勉强过关。

设计部主管陈安煦对他们关照有加,大手一挥,去吧,新来的,就决定你是那个抱腿大哭的专人了!

大老板近x心情不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法去总公司哭诉。

主管抓着她的手苦口婆心,如歌如泣,杜鹃啼血,大手再一挥,人美路子野,联系上了总裁助理,用三寸不烂之舌征得了同意,为她争取了下午三点到三点半这半个小时的哭求时间。

临走还送她上了来接她的车,语重心长要她全力以赴,围魏救赵,救设计部上下于水深火热之中。

陈安煦说,“你就是观音转世!再生父母!”

……确实也可以这么说。

一切急风骤雨,她还没反应太过来,人已经站在暴君的宫殿里了。

等了很久也不见盛南时从楼上下来,或者云下达任何命令之类,她站在这也不是个办法,只有半个小时,不卑不亢的态度也让他看了,总不能还继续愣头愣脑站在这吧。

有时候还是要适时能屈能伸。

思及此,她毫不客气从兜里掏出新鞋x,正大光明进了别墅的决赛圈。

空旷且寂静,人烟罕至。

林知返持充分理由怀疑这是一个局,把弱小无助可怜的她送到吸血鬼的宫殿里,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叫她有去无回。其实整个盛氏都是鬼怪的帮凶,就是这样伤害无辜的人发家的……

心理作用下别墅里阴风阵阵,充斥着魑魅魍魉。

更遑论楼上突然传来“嗯……”一声,让她更加心惊x跳。

那是一声痛苦、压抑的呻吟。

建国以后都不许成精了,生活在唯物主义的鞭挞下,幻想归幻想,她当然不会认为楼上有什么吃人的精怪,吃人前还残忍无比让人如此痛苦不堪。

林知返把手里的装满卷好的设计稿的画桶放下,镇静又小心翼翼地上了楼。

安保如此严密的高档别墅,从保卫到监控密码锁,她不认为有人能在这个地方控制住盛南时,且周遭环境一切整洁如新。

楼上有很多个门,她不敢随意走动。站在楼梯口有点进退两难。

随便进吧,怕撞破豪门秘辛。不进吧,半个小时即将结束,而她连总裁的面都没见上。

正思索着,又是一声痛苦压抑的闷哼声。

像在走廊尽头,门口的还挂着两幅写意画的房间传来的。

她深呼吸,心里还是有点惊疑未定,喉咙发g,却仍走了过去,掏出手机摁了通话界面,随时快捷拨打报警热线。

林知返大着胆子敲门,“盛先生,您在里面吗?”

过了一会儿,才有动静。

“进来。”是年轻男人的声音。

喑哑,咬牙切齿般从齿缝里挤出来的声音,带着上位者的不容质疑。

她拧下了门把,门没有锁。

第一时间映入眼帘的就是无边的昏x。

明媚的下午却将厚重的窗帘遮挡严实,墙上琳琅满目罗列着各种书籍。

以及凌乱无序的书桌后面,伏着一位似乎在颤抖的男人。

雪白的文件撒在他的脚边,他一手摁住自己的腹部,抬起头看她。

目光凌厉,审视着她,让人无处遁形。

明明是脸色发白,唇上血色尽失,额头上脸上全是细密的汗,却仍然清俊矜贵。

黑发稍乱,一些沾了冷汗的发丝黏在脸上,表情是疼痛带来的难耐,剑眉星目此刻皱着,堆在一块。

她有些被面前的男人的美色迷乱了神智。

她愣,“您……需要帮助吗?”

林知返又走近了些,“药?哪里有药吗?”

她猜测他是因某些痛苦难熬的长期病发作而动弹不得。

果然那个男人咬着发白的下唇,指使她,艰难发声:“客厅桌上……”

林知返火速就下了楼,掠了桌上的显眼的蓝色药瓶,左顾右盼没找到饮水器具,慌不择路拿起自己的包,掏出路上自己因渴而顺走的纯净水。

不管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管你洁癖强迫症,在小命要挂的当口都得向邪恶势力低头。

她冲回楼上的时候,男人的脸更加青白了。

她上楼途中已经c略阅过瓶上说明,一次两片。

她倒出来,手指抵开他的唇瓣,把指甲盖大小的药片轻柔送到他嘴里,打开那瓶邪恶势力,努力抬高瓶口,不沾染她碰过的地方,让他顺利和水吞服。

他吃了药闭着眼睛,仿佛好受不少。

林知返鹌鹑一样站在旁边,等着面前的人重新鲜活。

余光偷偷打量他,是真的很帅。生人勿近的样子,禁欲,却因此刻病痛而脆弱易碎,像雨后被打x蝶翅般,流光溢彩。

他又缓了一会儿,慷慨地把目光投向她,带着询问探究的意思。

她自觉自报家门,“盛先生您好!我是林知返,今天三点约了和您详谈“花语”的部分画稿。进门发现您在楼上不适,所以才失礼进来了,请您原谅!”

他听着,眉越来越皱,她怔忡起来,住了嘴,反省自己是否话多失言。

“你。”他说,“会做饭吗?”

第三章:x粥
林知返有些记不清自己是怎么答应的了,从美色诱惑里面清醒过来,人已经在楼下了。

那,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给大boss做个粥之类的吧。

“……”

在恍若迷宫的金山里,找到厨房的她扶额,还能不能再浮夸、再暴发户一点!

你家厨房用这种金光闪闪的装修和用具啊!有没有品味啊霸道总裁!

吐槽归吐槽,她用现成的材料做了x粥。

米是从橱柜里找到的,xx切成碎末,煮去浮沫冲净,一起和淘好的米放入那个很多个按键的电饭煲里。

林知返按了最简单的那个“快速”键。

洗好青菜切好,等粥差不多了,再来翻炒一番。

冰箱里满满当当的新鲜食材,看来是有人采买与定时更换。

没有多人生活的痕迹,这么多他一个人吃,真浪费。

或许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人铺张浪费,何不食x糜;还有人饥不择食,温饱都成问题。

虽然忧国忧民与她无关,她只是一个小小设计师,刚刚进新手村,却被送来砍大boss。

恰好遇到大boss装备不齐,死罪可免,任务要做。

支线任务极其离谱,居然是个烹饪小游戏。

土豪家的电饭煲果然没白长这么多按键,

给力且快速地就将x茸粥熬好。

林知返炒了个青菜,将粥盛到碗里。

葱姜蒜总有人忌口,她便不放,中规中矩的清炒时蔬和碎x茸粥。托盘里放上筷子勺子,一起送到楼上书房外面。

其实有点害怕,有钱人家会不会介意在书房就食?到时候弄脏了哪些文件,都怪罪在她头上?

想想又释然了,人都快死了,在哪吃不要紧吧。

林知返这样想着,忽然觉得一身正气凛然,推门进去。

男人在闭目养神,不知睡没睡着。

冷汗已经被擦g净了,柔顺的黑发被他拢好,脸色好看不少,唇也恢复了些许血色,在昏x的灯光下极不安稳的皱着眉。

林知返端着托盘走了过去,还没将托盘稳当放好,椅子上的男人就迅速睁开了眼,肢体先思考一步抓住她靠近的手腕。

她被男人的反应所惊讶,稳住手才长出一口气,庆幸没有打翻托盘。

视线转向男人的时候,他已经若无其事放开了手,淡漠地看着她将托盘摆放在他面前。

林知返有些尴尬,“您刚好一点,还是吃点清淡好消化的吧。我怕您不舒服,做了点快手的。”

那人不动,抱着手臂看她。

林知返很狗腿地往男人跟前又推了推托盘,拼命推销自己亲生的清粥小菜,“您看,温度正好,趁热吃了吧。”

他收回目光。坐近了,拿起勺子,舀了一口往嘴里送。

刚元气一些就挺直着背,不发出一点声音,和周遭环境融为一体,像贵族品尝盛宴那样用一碗普通低俗的粥。

还不赖。他又吃了第二口。

虽说自己是个龙x路人甲,好歹是公司新招的高薪海归设计师吧,总不能在书桌旁,脚踩不明天价文件,看应该是自己顶头上司的男人喝她随意煮好的粥吧…

她艺高人胆大地决定找点事做。

首先,这里太昏暗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